百度搜索 他和她们的群星 天涯 他和她们的群星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余连愣住了。亚修愣住了。大家也都愣住了。当然,就连熊人巴卡也是满脸懵逼,哪怕是被沙民的褐红色血水和涌出来的脏器淋了一脸。

    直到大长老赫森那平滑的两扇肉体落在地上的时候,大家还依旧在茫然中。

    “这,这算是谁的?”过了好一会,亚修才忍不住道。

    “大头当然是他的。”余连理所当然地指了指熊人巴卡。

    “这,这,这……”

    “这不公平是吧?受的伤出的力都是你最多,但我可以证明,他造成的伤害最大!”余连忍着笑一本正经地道。

    “长官,我,我不用……”巴卡一副惭愧且畏缩的样子,慌忙地摆上摇头。忽视了他的块头和一脸血外加肩膀上挂着半拉肠子,还真是个老实巴交的老农样子,自然是绝不敢和余连这样的“长官”和亚修这样的“觉醒者老爷”抢战利品。

    “闭嘴,我说有你就有!”余连道。他现在的心情很好,大长老被砍死了就说明历史真的改变了,学姐应该不会在培养皿里躺半年了。至于谁砍死的,要不要多个人分战利品,真的是旁枝末节的小问题。

    熊人上士闷闷地闭了嘴,缩着脑袋不说话了。他依然觉得自己受之有愧,心中满是惶恐,觉得自己就像吃了地主老爷家西瓜的猹。

    余连恨铁不成钢地看了对方一眼,又看了看对方尸体上凝结出来几枚色彩各异的晶体,确定应该是几枚七曜石,而且品质还不低。不过,也就如此而已了。七曜晶石虽然也是零元素,但却是零元素中发现最多,(已知)储量最大,同时也是应用最广泛的。

    品质和纯度都不低,但肯定还不如我那袋秘银值钱呢。余连做出了这样的判断,便对亚修道:“你方才之所以没有躲而是硬抗,是怕伤到别的普通士兵吧?”

    亚修一怔,随即又不置可否地一笑。他没有说话,但其余人看他的眼神顿时便完全不一样了。

    余连指着七曜晶体道:“那些东西你可以先拿着,估估价,或者说想象是不是可以制作适合自己的宝具,考虑好了再和我们商量。巴卡,你看这样可以吧?”

    熊人自然不敢有什么意见,忙不迭地点头。亚修带着一脸“劳资亏大了”的便秘表情,在尸体上捡起了晶石,但东西一到手,却又是喜笑颜开。

    再“常见”的零元素也是零元素,何况品质又那么好呢。

    帕金中尉用嫉妒的目光瞪着熊人,不过更像是身边中了一亿大奖的同事而产生的自然反应,倒是没什么特别的恶意。他咬了咬牙,这才道:“长官……呃,准尉,我们是不是要处理一下,呃,敌酋的尸体?”

    如果按惯例,赫森应该是要被斩首示众好几天的——这是总督府对待反抗者的正常操作,人权自然是不可能留给殖民地土著的。不过,人家好歹也是个灵能者,大家又拿走了他尸体上产生的七曜结晶,那自然是要按照《觉醒者守望公约》来操作的。

    余连虽然对公约中人为将灵能者化为一个阶级的提法嗤之以鼻,但觉得给予对手的尸体应有的尊重也没什么不对的。他看了看大长老半拉尸体上死不瞑目的死鱼眼,叹了口气,心里一边道着歉,一边用队长机上自带的拍摄头从各个角度拍下了大长老的尸体照片,又记录下了位置。这才用灵能冲击在地面上推出了一个坑。

    “巴卡,你才是结束他生命的战士,葬礼就你来主持吧。嗯,沙民们有火葬的传统。带几个战士,去寻几根图腾柱,对,就是他们的旗帜!给赫森先生搭个台子,火化了罢。骨灰保留下来,到时候就洒在内湖里。”余连对熊人吩咐道。

    熊人自然不会反对。他觉得自己能主持一个强大的灵能者,哪怕是敌人,实在是莫大的荣誉,眼中满是感激和憧憬。

    “哦,对了,要是学姐……波拿巴长官的军队杀到,就把这里的一切都详细告知。”

    熊人巴卡又一次露出了压力山大的茫然无措。波拿巴长官,那么大的领导?我,我怎么和她说话啊?

    “那我们……”亚修扶着腰一副站立得很勉强的样子,面带期盼。

    “继续啊!我不是说过了,没有见到卡兹汗的尸体,就不算功成!”余连道:“另外,别摆出一副伤势沉重需要休息的德行。你在游击士训练营不是有‘九命鸟亚修’这样很拉轰的绰号吗?意思是说你有九个头九个肺,体力无限血条也无限啊!”

    亚修觉得好一阵疲惫,捂着脸站直了身,就连分辨的兴趣都没有了。

    他当然更难理解余连为何会如此认真,便指了指正东方向:“那边倒是有细微的灵能波动,但我不确定是不是你的目标。”

    余连也感受到了,但他仔细思索了一下,想了想“后世”记载中的卡兹汗的行动,摇头沉声道:“不,我们往回走!回阿尔奇高地那边!”

    呃,瞧你这心事重重的样儿,那个什么卡兹汗恐怕很不好对付吧?可我听都没听说过,大约也就是不知名的部落小酋长吧?这么大怨念难不成是抢过你的妞……等等,让这位疑是圣殿当代巡礼者联盟执剑人甚至是皇帝私生子的家伙这么上心,难不成会是什么绝世大魔头,只是伪装成了一个小酋长的样子?

    嗯,这种情况却也不是不可能呢。对于有些高位的特定灵能者来说,不说是伪装成个沙民,就算是把自己边做一只变形虫在小行星带里游泳都不是做不到的呢。

    所以说,这件事看上去只是土著对殖民政府的反抗,但背后说不定牵扯到了更大的阴谋吗?一个足够让圣殿、联盟和帝国都卷入进来的大阴谋?

    亚修觉得自己可能是有点脑补过度了,但却实在是控制不住这么想。不管怎么说,那个叫“卡兹汗”的家伙一定非同等闲,必须好好应对。

    在一夜之间几乎失去了一切的卡兹汗,当然不知道自己已经被亚修脑补成了宇宙级大魔头的形象。这位在未来的沙民“独立之父”在这时候表现出了超凡的心理素质。他在原地呆愣了只不过一分钟不到,然后舔了舔嘴,将一直抱在怀里的妻子的遗骸一口吞到了肚子里,然后又寻到了一柄铁枪,支撑着自己站了起来。

    他环顾着四周的环境,就宛若一个局外人般看着沙民们四散奔逃。他聆听着炮火的方向,又望了望天空,随即一瘸一拐地向顺着溃退的人流,向东北方向走去。

    他一边走着,动作却似乎是越来越轻便了,步伐也在加快中。他的伤势似乎在减弱,体力也正在恢复。

    几分钟后,当他已经完全可以放弃铁枪的依托,直立起来走路的时候,身后传来了弥薰的声音。

    “卡兹?卡兹!太好了,终于找到你了。”

    卡兹汗回过头,看着骑着一匹速龙又牵着一匹的弥薰向自己跑来,脸上先有喜色,随即却又多了悲色。他没有看到导师的身影,以他的聪明自然猜到发生了什么。然而,他还是抱着一丝连他自己都不敢相信的希望,艰涩地问道:“赫森老师呢?”

    “……他留下断后了。说是要我一定要带你杀出去。卡兹,他已经把希望寄托在你身上了。”

    “是,是吗?”卡兹叹息了一声,却也仅仅只是叹息了一声。

    他当然悲伤,但此时却连默哀的时间都没有了,相反的,注定是要成为英雄的他,更多感受到的沉重的使命感和责任感。

    “丢下速龙!这只是个靶子。”卡兹汗对弥薰道。

    弥薰犹豫了几秒钟,最终还是选择相信对方。

    “到处都是敌人。天上,地上,哪里都是。我们也没办法重整部队断后的,这么没头没脑地跟着大部分溃兵,更大可能是被地球人的飞空艇追上……现在只能向北走。”卡兹汗又道。

    “北?啊,内海?”弥薰恍然大悟。

    “是的,我们可以从内海潜过去,脱离战场!”卡兹汗道。

    新玉门是一个缺水的干旱星球,图隆北面毗邻的内海便是这颗星球第二大的水域了,大约有里海的面积。不过,沙民虽然生活栖息在这个日夜都是风沙和岩石的世界中,却毕竟长了个爬行动物成精的模样,下颌中藏了一个气囊,是可以在浅水中进行长时间潜泳的。

    这难兄难弟都是果断的人,既然决定了就马上要去做,当下便真的抛下了坐骑,混杂在大部队中,一点点地走向了北方。

    卡兹汗的判断是正确的,在之后的一个多小时的逃亡中,他们真的没有遇到追兵。最大的危险也就是一架无人机丢下的炸弹在50多米外炸开而已。在这期间,弥薰还顺便给同伴兼自己未来的领袖兼别的什么,治疗了一下伤势。

    站在内海边,看着衍生到了视线之外的水波,弥薰对卡兹又道:“你的途径将给你带有最强的恢复力和体力,但这毕竟是有限的,一定要慎重。另外,若是情况紧急,请一定要保护好自己,甚至完全丢下我逃跑!”

    “别傻了!我今天已经失去了太多,不能再失去更多了!大长老的梦想我一定会替他完成的,可我一个人做不到!知道吗,我们必须一起。”

    弥薰还想要说什么,却被对方直接打断。

    “出发吧!为了沙民的未来,我们也必须要保护好自己了!”

    弥薰的脸可能是想得太多了,有些羞涩,但很快反应了过来,跺了跺脚,咬牙跟了上去。

    两位沙民的觉醒者精英默默地潜入水中,躲在靠近海滩的浅水中,让山峰和高地的阴影遮盖住了自己水中模糊的身影,小心地前进着。

    然后,又是一个多小时过去了,他们终于渐渐将战场的喧闹和血腥抛到了脑后。卡兹汗透过水波,却也能看到进出高地之上不断升腾的离子光幕,将周围的湖水都带上了绚丽的幽蓝色,何等的壮观,又是何等的绚烂!

    “这原本应该是铭记于我们史诗中的壮丽啊!是我们击破图隆的战鼓声啊!”卡兹汗想到这里,更是悲痛欲绝。

    他努力将这些情绪驱散,加快游泳的动作,想要尽快离开这里。

    可这时候,红色射线忽然从水面上扫了过来,便像是发现了猎物的鱼鹰一样,直直地定在了他们所在的位置。

    “扑扑扑扑”的密集声,带着水压和强烈的危机感,当头罩了下来。

百度搜索 他和她们的群星 天涯 他和她们的群星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他和她们的群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流血的星辰a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流血的星辰a并收藏他和她们的群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