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他和她们的群星 天涯 他和她们的群星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亚修刚从地上爬起来,竟然第一时间就发现了余连的白眼,顿时大声分辨道:“这,这不是理所应当的吗?每个灵能者都是宇宙之灵的天使,本来就是一家人,这可是圣殿的古山大师说的。我拿走了他的灵魂残片和力量结晶,无论是做成宝具还是换成金钱,都让他得到了另外一种意义的永生啊!”

    不得不说,某种意义上他说的还真有道理,你看,就连那边的赫森大长老不也同意了吗。他发出了狂怒的吼叫。正在环绕着他的狂风完全停歇,从落地粉尘之中钻出来的,竟然已经是一个雷电聚集的人形。

    他把自己元素化了。在这种情况下,普通战士们的动能子弹对他更没什么用了。

    什么,可以用爆能枪轰?这么近就不怕轰到我自己嘛?

    “所以人,退后二十米!”余连对士兵们大声道。

    帕金中尉点了点头,越来越觉得这个月球人小长官真是个讲究人。他分明就是为了不让士兵们白白送死,方才决定亲自出手的啊!

    觉醒者们的武德,精英月球人的担当,如此便可见一斑了。如果咱们的军官都是这一款的,地球人早就要混成银河霸主了。

    至少比余连高上一个头体重体型差点就是他两倍的中尉先生抹了抹根本不存在的眼泪,感动地说:“所有人,退后!做好警戒!”

    哦对了,余连和亚修刚才对话用的是联盟通用语,语速还特快。只有高中学历的中尉根本听不懂。

    却只见元素化了的赫森长老已经迅捷地扑向了刚刚从地面上爬起来的亚修,整个人就像是把自己变成了一发电浆炮弹。亚修下意识地想要闪避,但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已经挪开了半步的猫式流体又硬生生地拔了回来,光剑迎头劈下。

    光剑和元素体发生的撞击还真的引发了电浆的四溅,闪得周围一片炽亮。

    这一次,吃了大亏的却是亚修,他被电得头皮发麻毛发倒树,连双眼都有点发指了。如果不是这家伙好歹是个觉醒者,自身所在的“旅者”星盘姑且也算是战斗系,身体强度被强化了不少,此时怕已经要糊了。

    饶是如此,他也依然在咬牙支撑,压根就没想要退开,端的是硬汉一枚啊!和死要钱的德行真有点不搭。

    “笨蛋!切第二型!”余连一边快步从身后赶过去,一边大声提醒道。

    正在使用星云守护剑术的第四型,也即是传说中的“对人型”的亚修微微一怔,但他的身体却比脑袋要快,爆力一架,将对方撞得退开了几步,乘着这个间隙持剑一舞,把光剑在自己身前舞出了一个水泼不进的扇面。

    这并非比喻,而是字面意义。星云守护剑术的第二型乃是“破矢型”,说白了就是对密集的火力有着相当的防御力,理论上是用来对付数量众多的持枪敌人的。

    于是乎,当光剑挽成扇面当即展开的瞬间,亚修便马上后悔了。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手动的比脑子还快,嗯,一定是因为那家伙的口气太理所当然了,理所当然地就像是训练营里的教官似的。就连骂自己的口气,和最后那个加重的尾音都和当年那位冷面冷心的剑术教官如出一辙……

    亚修特抖了一个激励不敢再想了。他赫然发现,自己下意识展开的第四型剑路,在这时候却起到了奇效。

    却只见元素化的对方再次转化了形态,将自己转化成了成百上千的雷电集束呼啸而来。若自己没有变招,恐怕是要真的被打得措手不及,甚至可能被这些如箭雨般的雷电集束打成筛子。可这一次,刚刚展开的光剑扇面竟然完美地接住了对方的每一次攻击。

    缠绕的电弧依然如同灵动的毒蛇一样跳过了光剑的扇面屏障,不少还是撞到了亚修特的身上,电得他不断惨叫。然而,余连却总觉得这家伙的吃痛的叫声中总洋溢着一股喜气,顿觉毛骨悚然。

    然后,便只听得“轰”的一声爆炸,亚修特被撞得倒飞了出去,又是一次比方才还狼狈,直接便是一次四脚朝天。可是,大长老赫森却也同样也被立场和灵能最直接也最激烈的冲撞反震动回来。

    作为三环的高手,他的灵能强度比亚修特不知道高到哪里去了,倒是不至于也当场被掀翻。可饶是如此,几次猛烈的攻击都没有奏效,对他的精神也有着相当的影响。短时间内,他再也无法元素化形的状态,重新恢复了原本的肉体凡胎。还没有来得及喘气,身后的风压吹得自己的脑后的鳞片生疼。

    “你这杂兵也来送死!”暴怒的赫森用大家都听不懂的沙民土语骂了一句。大约在大长老的朴素认知中,链锯剑这种工厂流水线上下来的玩意就是杂兵用的,一点都没有灵能者应有的格调和品位。

    于是,他就连闪避都没有,只是回过了身,将双手横在了身前。他的双臂鳞甲也多了一层亮银色的温润光泽,优雅而神秘,分明是把自己的双臂秘银化了。

    不过,他“区区”一个三环,也就只能让自己身体很微小的一部分秘银化。

    “噹!”链锯剑斩在了赫森的“秘银臂甲”上,火星四溅,紧接着便是一阵让人牙酸的金属切割声。

    余连觉得自己整条包裹在动力甲中的手臂都在颤,知道这是“秘银模拟”形成的灵能冲击效果,干脆便收回了剑,随手一看,发现上面的锯齿居然都被磨烂了不少。

    对面的大长老赫森咧嘴一笑,露出仿佛大型食肉爬行动物一样的利齿,就像是在嘲讽。然而,余连却回应了他一个嘲讽,横剑一扬,摆出了一个奇特的起手式。

    大长老呆住了,在这危机四伏的战阵之上竟然呆了超过一秒钟,随后,她的身体方才不受控制地颤抖了一下,赶忙将全身收紧,用近乎于哀嚎的声音惨叫道:“你,你们终于要向我动手了吗?”

    他的话音未落,余连便已经舞着剑斩了下来——当然了,因为锯齿被磨平了,倒不如说是砸下来更恰当。赫森却依然在迷茫中,只能下意识地用自己秘银化的手臂格挡着对方,惊惧和失措溢于言表。

    余连很得意,他觉得仗着信息优势欺负人真的很有趣,怪不得自己上上辈子看到的那些穿越者和重生者前辈们都那么嗨。

    他刚才摆出来的架势是虚灵圣殿的持戒僧兵们秘传的“戒令破邪”,乃是一种融合了刀剑枪棒的灵能武技——当然了,只是起手式。

    这毕竟是“高级”的灵能武技,没个三四环的力量根本发挥不出其半分的威力,反而很容易沦为花拳绣腿。

    后世的新闻报道应该是真的,赫森大长老确实是从圣殿那里学来的灵能术法。

    当然了,具体的过程倒是众所纷纭。后世的共同体媒体说他只是混进圣殿的仆役,挖空心思偷学了一些灵能术法;敌国媒体则说他是正经的圣殿学徒,为了家国大义而中断学业毅然返回了家乡。

    当然了,小小玉门星的土著独立运动,沙民们的未来,对虚灵圣殿来说只是偏远地区的小冲突,反正到余连被星龙之王喷死的时候也没见他们出面澄清过。

    不过,看大长老这惊弓之鸟的样子,前者的可能性应该更大一些。

    是的,圣殿的持戒僧兵们是有理由有义务也有责任处决那些“叛逃者”的。

    可,可是,我就只是在图书馆打扫的时候偷偷拷了点第一层的资料啊!你们不是说好了第一层和第二层都是可以面向大众的吗?只要交钱谁都可以拷的啊?是的,我当时没钱……但我现在可以还啊!加上全宇宙最高的滞纳金还就是了啊!至于出动持戒武僧来追杀我吗?

    大长老越想越委屈,也越想越恐怖,于是便也愈加地手足无措,肩膀,腰腹乃至身后的尾巴都被砸了好几下。他的伤势越来越多,痛感越来越明显,这才终于意识到,对方这乌七八糟地乱披风砸法算是哪门子的“戒令破邪”法啊,或许是在虚张声势……

    不对,普通人就算是摆出那种架势也更像是在跳舞,根本本不可能是那种宛若恒星照耀般的压迫感。这家伙,莫不是在引诱自己露出破绽……

    对,一定是在引诱自己!

    赫森觉得自己掌握了真相。他对圣殿的恐惧早已经深入了骨髓,为了沙民的未来而死战不退的勇气在这时候便已经烟消云散。他甚至连还手的意愿都没有了,一边左支右挡一边想着怎么逃跑!

    余连将对方的反应看在了眼里,乐到了心里。他很想试试,自己以现在一环的实力,到底能把前世已经掌握的高端灵能武技发挥个几成,于是便换了一套又一套。

    星界骑士的陷阵枪术……呜,根本冲不起来啊!

    星海守护剑术,极光八击……嗯嗯,太散了打不出效果啊!

    破晓启明?呜,才只是默念了一下运劲手法脑袋就有点晕了。

    好吧,没了内力,就算你懂全套的六脉神剑和降龙十八掌也打不出啥威力,更有可能把自己玩废,以后一定要慎重!

    以上的比喻大约有点出戏,但大宇宙之外的观察者们应该理解得很直观吧?

    这具身体还是有点贫弱啊,越来越怀念我靠着这些绝学,和帝国女皇,联盟大统领都能谈笑风生的上辈子峥嵘岁月了啊!

    余连这边还在琢磨着,但旁边的士兵们却已经看呆了。他们当然不明白余连的动作是些啥,只觉得又华丽又帅气又厉害,甚至一个个看得热血沸腾血脉贲张,觉得自己就是一场史诗般大战的见证者。是的,电影上那些灵能者的战斗对决,哪有这般绚烂精彩啊?

    巴卡觉得自己应该来一段他们熊人的战吼和战舞来助兴,便将斧头举了起来。

    至于亚修特,却只觉得惊惧异常。所谓内行看门道,他虽然不可能分辨得出这么多灵能武技的来历,却也总能感受到其中的精妙之处。

    这,这家伙到底是谁?不,共同体的情报人员可不会有这般牌面?圣殿的游方学徒?或者说这一代的圣殿巡礼者?联盟十三家的持剑者?帝国哪位塞王或诸侯秘密培养的精英?要不干脆就是皇帝的私生子?

    以上哪一种都没什么根据,但哪一种的可能性好像都挺大的,亚修特的心更加拔凉拔凉了。

    而大长老赫森自己,却愈加恐惧,乃至于羞愤欲绝。

    他,他不但在引诱我!还在戏耍我!

    赫森没觉得羞愤,却愈加恐惧,最后的战意彻底消失了。他大吼了一声,双手一切,拼着胸膛被余连一斩劈开了硕大的伤口,却硬是搓出了一个空气爆裂,将对方逼退了几步。他的身体接着这一次冲击,一跃而起,飘开了数十米,就要落出圈外。

    然而,这时候,站在坦克上,准备给大家来一次战舞助兴的巴卡已经抬起了自己的战斧,下意识地大吼了一句:“库玛!”,兜头就是一挥。

    赫森大长老胸口的伤口正好挂在了巴卡举起的动力斧上。工厂流水线上下来的碳素水晶斧刃切入了他鳞片之间的缝隙,然后深深地没入了腹腔之中。

    “刷!”一声平滑得让人心悸的撕裂声后,赫森的身体就这样被分为了平滑的两片,仿佛是在屠宰场被齿轮切开的整猪似的。

百度搜索 他和她们的群星 天涯 他和她们的群星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他和她们的群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流血的星辰a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流血的星辰a并收藏他和她们的群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