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他和她们的群星 天涯 他和她们的群星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余连当然不是鬼鬼祟祟地爬上去,而是堂堂正正地跳上去的。他是未入门的敏感者,上辈子的高深强大的灵能技就算是知道原理也自然是放不出来的,可他至少知道,若把灵能冲击往地面上一砸,是可以把自己的身体弹起来的。

    于是,他就这么带着残破贫弱的身体和一肚子仿佛正在悲鸣的纳米机械,跳到了砾龙的背上,提着战锤狠狠挥下,猛地砸在了这怪物的天灵盖上。

    砾龙的身形再一次出现了不受控制的抽搐和颤抖,似乎连双翼都哆嗦了一下,便再也没法继续爬升了。在地面上的巴卡上士看了一个真切,发出了一声特别野兽但就是不太像人的咆哮,如同一只捕猎般巨熊一般扑了过来,再次拽紧了砾龙拖后的触手。

    他额头上青筋乍现,双臂腰腹紧绷着,仿佛把躯干都涨打了一圈似的,随即大吼了一声:“比恩巴卡!”,居然硬生生地把对方再次拽回了地面上。

    ……嗯,这场面确实很魔幻,但姑且还是能算在比恩熊人的“天生神力”这个范畴中。还好他倒是没有把堂堂的砾龙砸在地上,然后向甩麻袋似的抡过去轮过来的,要不然余连真的会怀疑这货是个深藏不露的觉醒者了。

    优优中士嚎叫着冲了过来,一锤子敲到了砾龙的肚子上,可惜没有破防。反而是身体已经被点燃了的蒙德森中尉却闷声不吭地支起半身,奋起余勇,恶狠狠地将链锯剑捅入了对方的伤口中,用力地一搅。

    砾龙的尾巴甩了过来,将中尉和黑大个一起扇开,却无法阻止站在它头顶上的余连又一次将动力锤砸在了其脑袋上。

    庞大的龙躯终于坚持不住倒了下来,余连也再没办法保证身体平衡,从它的头上滑了下来,全身连背直接bia的一声整个砸在了地上,一瞬间觉得所有的骨头都散架了。

    然而,即便是这样,它依然没有死。砾龙用自己挂着残破翅膜的前肢支撑着身体,仰起了龙头,对着就在自己脚边的余连张开了血盆大口,就准备咬过去。必须要庆幸这家伙虽然号称是“龙”,但终究是没脖子,否则早就把某人一口嘎嘣脆了。

    这时候,似乎没有人还能来救援余连了,除了刚刚从打完了炮弹的哨戒塔上跳下来的伊娜·希里卡军士长小姐。

    是的,炮弹又打完了,而装弹手也被砾龙方才的那一发炸弹吐息轰到了墙边上爬着苟延残喘中。

    然而,未来的神级狙击手伊娜小姐大约是后世的灵魂附体了,生生地用手摇机炮打出了精确点射的效果,再加上城墙上的重火力和城墙口两辆装甲车的机炮配合,他们居然将所有的虫龙都击落了,堪称战果辉煌。

    或许兵站里的“屠龙大战”实在是太引人注目了,大家竟然都没注意到城外IDE情况。

    伊娜准备亲自下来换弹,这样才能继续对正面提供火力支援。要知道,空中的敌人都被击落了,但地下正面的战场还远没到结束的时候了。

    可是,她刚刚从塔楼上跳下,看到的正好便是余连从龙头上滑下来的一幕。军士长小姐几乎没有任何迟疑地,提起了一直挂在腰间的步枪,抬手便将一梭子子弹打了出去。

    不得不承认,伊娜大概是在娘胎里就把射击方面的天赋给点满了,明明连起码的射击姿势都来不及摆出来,却凭本能几乎把所有的子弹都砸在了砾龙的脑袋上。其中一发甚至还击中了它的眼睛。

    身负重伤的怪物再也无法启动立场护盾,只能任由子弹打穿了自己的眼睛。它面前的视野一片漆黑,再也看不清楚面前的敌人所在,自然也是咬了一个空。它还没有来得及失望,腹部便又穿来了钻心的剧痛。这是反应过来的余连已经滚到了它刚刚支起的肋部之下,抓住了已经没入对方躯干内的剑柄,猛地向外一拉,再尽全力往里面地一送。

    砾龙就像是被掐住了神经似的,僵硬而扭曲张开了大口,干咳了一声,却并没有咳出血沫子,而是最后一团能量束。它在生机断绝的最后一刻,还是完成了一次攻击,冲着城墙上的热源又喷吐出了一发能量爆弹。

    那热源所在,正是伊娜手中步枪的枪口。

    “轰隆!”钢铁的城墙上再次腾起了火焰和电弧的冲击波,铁板就像是脆弱的塑料片一样,当场就被拉出了一道扭曲的豁口。伊娜虽然已经早一步从豁口上跃了下来,却也依然被冲击的余波扫到了背上。

    她觉得自己就像是被一辆正在飙车的坦克撞了个正着,五脏六腑都要颠倒。若不是身上还穿着动力骨骼,刚才那一下就已经可以要自己的命了。

    军士长小姐直接以一个相当不雅观的大字型砸在了地面上,灰头土脸耳晕目眩,足足缓了几秒钟才恢复了正常呼吸。她被周围的士兵们手忙脚乱地搀扶了起来,发现自己居然被甩到了城墙外,正在砸在了战壕边。

    透过城门边的火堆和烟尘,她看到了余连正一步步从倒地不起的巨兽尸骸身下蹭了出来,才刚松了一口气,便被旁边的士兵手忙脚乱地拽入了战壕中。

    在战壕中刚刚站定往前方一看,军士长小姐便再轻松不起来。她赫然发现,敌人竟然已经冲到了这个地方。

    是的,经过了刚才那条砾龙出现引来的一系列混乱后,从地面进攻的怪物们终于穿过了封锁的火线。似虫似兽的狰狞形态纤毫毕现,它们的甲壳、肌体和爪刃似乎没有任何一处浪费,完全就是为了杀戮而存在的,看得人毛骨悚然。

    不少第一次和它们接触的士兵们已经发出了失控的惊叫声。

    向怪物开枪和同怪物肉搏完全就是两个概念,大多数普通士兵可做不到后者。

    伊娜小姐咬紧了牙关,忍着疼痛决定死战不退,于是她自然也就没看到,余连从那头巨兽的肚子底下钻出来时,手上攥着一枚晶体。

    那是砾龙的龙晶,它之所以是“幻兽”的能量集结,精神具象而成的物质体,听起来就很值钱,完全可以当成魔药主材料至少能卖个千儿八百磅的吧?

    事实上也确实如此。

    当然了,因为世界观不同,这里的超凡力量晋升靠的可不是嗑药和演技,而是非常经典非常老套也非常玄学的“领悟”、“觉醒”和“修行”三件套。

    领悟这个阶段余连已经算是已经通过了,他现在已经能自如地使用基础的灵能技,剩下要考虑的便是觉醒这个必要阶段了。只有经过这一步,才能打开所有敏感者们的灵魂深处,那被称只为“星环”的精神宇宙。

    如此,方才可以无所不在却又无形无相的宇宙灵能达成共振,形成内外两个“宇宙”的天人交感。如此,才算是正式踏入了灵能者的大门,成就飞天遁地遨游星河的超凡之路。

    至于觉醒的方式,其实也是多种多样的。有被打得半死但就是不死痛出来的,有被丢下悬崖吓出来的,有被灌了毒药磕出来的,有从大喜大悲中悟出来的,有按照秘典按部就班修行出来的,有被高手灌顶胀出来的,也有被电出来的……总而言之,只有你想不到没有做不到的。

    已知宇宙的智慧生物数以万亿计,哪怕是“千万人才能出一个敏感者”的比例是真实的,这也是相当庞大的模量了。如此大的体量,其觉醒方式自然也是千奇百怪的。

    砾龙的龙晶,便完全可以充当把人“电醒”的主材料了。

    具体来说的话,已经有了一点灵能感知的敏感者,可以用自己那细微的能力探索结晶,和其内部的能量源头寻找到内外交汇的公正,再把它们全部注入自己的体内。

    你将感受到精神被满溢的充盈感,认知被变形的扩张感,以及灵魂被重塑的虚无感。你必须坚持下去,坚持到拨云见日花开月明。当您的灵魂被超越身体负荷的力量完成了撕裂和重组的时候,你便能见到宇宙,开启生命的另外一重境界……

    当然,更有可能是直接开启另外一段生命。

    “靠‘电击’来觉醒是邪道,好孩子千万不要学!”

    全宇宙,但凡是稍微正经一点的灵能修行团体都是这样告诫学徒们的。

    余连当然也不准备这么做。他倒不是觉得自己会被撑爆,但这世上有的是按部就班平稳正常的觉醒手段,何必非要受这么一次苦呢?又不是M。

    而且砾龙的龙晶可以炼化成不错的超凡宝具,实在不行还可以卖钱呢。

    更重要的是,根据自己的生日来估算,今日对应的元星是永恒或平衡,要是举行仪式并成功的话,自己的星盘大概率会是纯白色的星云,也就是世人所俗称的“修士”。

    这种星环的进阶途径便有了两个分支,“调能者”和“潜行者”。前者偏向于精神修养,后者擅长隐于幕后,但纯以战斗领域来说,都是从力到敏到智到红到蓝全面发展。无论是武技还是体魄到灵能术样样兼修,但是样样都不怎么精通的类型。

    纯白嘛,不就是好作画的意思吗?

    在前世,余连还这没听说过走“修士”路线的出了什么大能,而且据说其两条分支途径在第七环后更是彻底断了传承,也没有哪个开了主角光环的把其补完。

    说白了,没啥前途。

    余连上辈子是一位“自由骑士”,“巡游”星环第七环高手,是从“旅者”一步步晋升上去的。他虽然这辈子又被迫成了唯心主义蠢货,但既然走上了这条路,又怎能不去看看第八环后的风景呢?

    向宇宙之灵祈祷,这一次我要当一个一剑刺破九重天的“星界剑主”,或是指燃恒星手搓黑洞的“苍穹导师”!

    综上所述,龙晶可以暂时留着。

    余连一边这样地琢磨着,一边从砾龙的尸体之下爬了出来。然后,他第一眼便看到了城门之外的场景:恐爪虫们已经冲上了缓坡,锋利的钩爪若利刃般劈下。战壕之中的士兵们抱头鼠穿,惶恐茫然。唯一没有逃跑的军士长小姐屹立于战壕的墙掩上,宛若不倒的雕像。她一手持枪将一头恐爪虫的脑袋打碎,一手挥剑挡住了另一头的巨钳。血沫和火星飞溅在了她漫不尘土的脸上,却宛若撞上了山峦。

    可这时候,一只跳虫已经跃到了伊娜的身侧,伸出钩刃瞄准了她的脖子。此时的军士长小姐却浑然未觉,或者说就算是察觉了也来不及做些什么了。

    “去你大爷的宇宙之灵!”余连掐碎了龙晶。

百度搜索 他和她们的群星 天涯 他和她们的群星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他和她们的群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流血的星辰a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流血的星辰a并收藏他和她们的群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