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御剑踏九天 天涯 御剑踏九天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赵安楠,赵氏王朝第一位公主,赵氏王朝皇帝非常疼爱这个刚出生半年的公主,几乎是每天处理完事务后,便一头扎进皇后的寝宫去都他的小公主。
“楠楠,快叫父皇!”
皇帝陛下怀里抱着一个婴儿宠溺的晃悠着身子,那婴儿已经不似之前那般模样,黑溜溜的大眼睛异常漂亮,但是这婴儿对于这个男人的话充耳不闻,就是不说,尽管她现在才牙牙学语,会说一些话,那婴儿像是耍小脾气似的一偏头,自顾自的看向一旁,仿佛眼中的小门帘都比自己这个父皇好玩。
皇帝陛下也不在意,看着这小家伙的小举动,顿时心都要融化了,谁能想到一个一国之君,在朝堂上不苟言笑的君王,私下里竟有着这么温柔的眼神,或许这也是这个君王唯一能够释放心性的地方吧。
“柔儿,你说楠楠为什么还不叫朕父皇?”
皇帝陛下一旁的身穿金黄锦衣的女子温柔笑着说道:“恐怕楠楠再与你做游戏吧!”
皇帝陛下一下子就被逗笑了,笑得身体直抖,这下他怀里的婴儿可不答应了,伸着她那短短的小手就要去揪他的胡子,皇帝陛下连忙低下头将胡子递了过去,婴儿立马就兴致勃勃的在胡子上打着小圈圈,甚是可爱。
“柔儿,你说楠楠以后会嫁给一个什么样的人呢?”
皇后叹了口气,有些悲凉叹息道:“这还不是要看陛下的意思,女子生来苦命,恐怕还是难免要被和亲的。”
皇帝陛下一瞪胡子,果断道:“朕就不做,朕就这么一个女儿,可不能委屈了她!”
皇后浅浅一笑,轻轻嗯了一声,“陛下说的是!”
待这位小公主玩够了睡着之后,他轻轻将她放在婴儿床里,随后单手扶腰,调笑道:“这小祖宗可算是睡着了。”
皇后上去温柔的揉着他的腰,笑着说道:“还不是陛下你要抱,非要等她睡着。”
说完,手上不禁又用力了一点,顿时皇帝陛下一阵舒爽,忍不住叫出声来,随即连忙捂住嘴,看着还在酣睡的小祖宗,顿时松了口气。
这时皇后有些心不在焉的道:“我听说那北方那个地方又有行动了?”
皇帝陛下随意嗯了一声,“他春秋堂做他的事朕不管只要不涉及底线就行。”
皇后停下手来,担忧的看着他,“陛下,还是要小心为是!”
皇帝陛下有些不耐烦的道:“朕就是来看楠楠的,不是说这事的,好生按着。”
皇后叹了口气,随即也不再多说什么,眼睛是不是的瞥向那自己的孩子,她总感觉有些不好的事情要发生,她知道自己的感觉一向很准。
钧天境内,赵氏王朝已经统治了九分土地,但总还是有那一分土地就是吞并不了,不是不想吞,实在是无能为力,这一分地高手云集,谁也不知道这里会出现什么样的高手。
说不定就连一个普普通通的小伙计就是一个不出世的小伙计,所以在这个地盘里做事都得小心翼翼,而在这个一分土地里,还有着一个谁也不敢得罪的存在,这也是为何那么多高手云集在这里的重要原因。
这个存在便是一个名叫春秋堂的小赌坊,表面的的确确是做着正经生意的小赌坊,但是在私底下却是一个九天闻名的暗杀组织。
这春秋堂也是这一方土地的地底皇帝,或许这只有不足三个城池大小的地方所牵扯的地方可以说蔓延九天之内各个地方。
曾经春秋堂主有传言说过,若不是天门不开,要不然自己的谍子自然会在里面。
只要春秋堂接下一个任务,就没有一个任务失败的,当然要想要春秋堂做事,价钱就不是普通人所能付的起的。
春秋堂内,赌徒的声音到处嚷嚷,但是人们似乎都是习惯了这个感觉,默默看着这一切的一个中年男子,没有丝毫表情,仿佛就像是沉寂了一般。
这时他的身后来了一个人,在他耳边轻声说了几句话,那中年男子点了点头,随即便起身跟着那名男子走到后面。
这后面可是大有名堂,还没进去,就被一人蒙住眼睛,由两人带着走了进去,但是只要是经常来做这春秋堂的生意的人都知道,这亦然是春秋堂的机密所在,底下如同迷宫一般的存在,让人寻不到踪迹。
终于在走了好一会,那中年男子才被摘下眼罩,顿时眨了几下眼睛,这才看到前面桌子后正坐着一个蒙面人。
“你要做什么生意?”
那中年男子沉默一会,淡淡道:“我要你们帮我找一个人。”
说罢,他缓缓从袖子里拿出一张图纸,那纸上正画着一张人像,蒙面人眼睛古井无波,淡淡道:“价钱你可知道?”
中年男子笑了笑,随即又从怀里掏出一个吊坠,“不知这吊坠可够?”
随后一人从他手上接过那吊坠恭敬的递给蒙面人,眼睛一凝,有点意外道:“决明神坠!”
随后抬起头看着中年男子道:“这坠子你从哪弄到的?”
中年男子皱眉道:“春秋堂做生意还问这些吗?”
蒙面人扯着粗狂的嗓音道:“实属意料之外,这个坠子的确够了,你什么时候要?”
中年男子沉默了一会,缓缓竖起三根手指,“三个月!”
蒙面人点了点头,“那你便三个月之后再来吧!”
随即便起身离开,而后那将他带进来的两名男子又将他的眼睛蒙住,带了出去。
中年男子出来后,掸掸身上的灰尘,尽管他的身上并无多少灰尘,可他总是有些不习惯,看了一眼四周一个掠步便瞬间不见,地上只稍许微风吹动着落叶。
微风渐起,这时候的天气已经有些许热,不少人都只单单穿了一件衣服,当然这里一件衣服,仅仅是在那田间干活的农民而言,而富家子弟可还是锦帽貂裘穿在身上,不觉天气炎热,毕竟天天只知坐在家中微微品着茶逗着鸟。
盘树村的村民这时都在田中不停耕种,小满将至,他们都开始纷纷播种这花生玉米这类杂粮,可能是习惯了田间的生活,本来就有些燥热的天气,他们确实干的更猛,或许是早些干完早些回家休息。
这时田埂上,一位肚子微微鼓起的孕妇正默默的看着这田里的荒草,不觉叹了口气,随即又摸了摸肚子喃喃道:“都怪你,害的我都不能下田做事了。”
她看着田里,似乎又想起了去年的丰收场景,那个人的身影还在,不知不觉嘴角微微翘起,“你爹爹做事才叫快,这时要是你爹爹在就好了。”
“小兰!”
正在想着心事的小兰,被这一声叫喊惊醒,慌张回头看去,原来是王守根,随即小兰慢慢走出田埂,来到王守根面前问道:“王叔叔,怎么啦?”
王守根见小兰直接这么问了,于是便也不再废话,笑道:“我家的花生已经种下去了,闲在屋子里没事做,不如就来你这将你家地也一并种了!”
说着,王守根便将从家里带来的花生种子拿给她看,小兰心中一暖,刚要拒绝,就被王守根打断,佯装不悦道:“别说了,阿木不在,再说我又与他关系好,帮你种个地又没什么!”
小兰哑然失笑,只好点点头,说着就要去屋里给他倒碗水去,王守根连忙制止,“你还是去屋子里歇着吧,别动了胎气。”
小兰有些无奈,王守根不多说随即扛着锄头便下田去讲田中的杂草翻面,这草也可当肥料,可不能浪费。
回到屋内的小兰,来到阿木以前住的房屋,屋内没有一丝灰尘,可见这房间有人经常进来。
小兰坐在床沿上,手轻轻的抚摸着床上的被褥,上面还有一丝他的气息,她不禁有些忧伤。
“才过了半年啊,怎么日子那么慢呐!”
看到旁边的柜子,她起身打开,将里面的叠的整整齐齐的衣服又一件件拿了出来重新叠了一遍,突然她手停了下来,将头埋在衣服里,眼泪就不禁流了出来。
“三年,你也不跟我说你在哪个宗门,若是你唬我们娘俩该怎么办?”
小兰越想越多,那些可怕的结果一个个在她脑海里浮现,越想心就往下坠一点。
“小兰!”
这时屋外有个妇女的声音,小兰连忙抹了抹眼泪,将衣服放在柜子中,随即走出门去,正是王守根的媳妇。
见到小兰红着眼出来,王家媳妇就有些心疼的上前扶住她,絮絮叨叨着。
“你又在想他,别老是想,影响你肚子里的胎儿!”
将小兰扶到房间床上,王家媳妇也搬来一个凳子,准备和她唠唠嗑,看着小兰日渐鼓起来的肚子,情不自禁的摸了摸,眉开眼笑着说道:“臭小子,还不快快出生,这样你娘也算有个伴了!”
小兰情不自禁的也摸了摸肚子,笑眯眯道:“还早着呢!”
说道这里,王家媳妇想了一会,对小兰微笑道:“等你差不多要临盆的时候就来我家住吧,这样也方便些!”
小兰想了一会,随即答应下来,随即又担心道:“不会影响你和王叔叔吧的生活吧!”
王家媳妇明显想歪了,脸蛋一红,“不影响,他就跟牛一样,憋死他!”
小兰有些愣,随即好似是想到了什么,刷的一下脸又红了,王家媳妇调笑道:“没想到小兰你成亲后,说话都这么大胆了啊!”
顿感窘迫的小兰干脆直接不搭理她,直接岔开话题道:“你家王当呢?”
听到小兰说这事,王家媳妇就叹了口气,扶额道:“别提了,不生不知道,这孩子才半岁,就调皮的要死,天天把屎把尿的,累死人了!这不我他爷爷正好想带,我就乘机跑出来透透气,顺便找你说说话!”
小兰听后不禁有些担心自己的肚子里的孩子,喃喃道:“还不知道我这孩子皮不皮!”
王家媳妇笑着说道:“他爹娘都这么憨厚,孩子照说不是个闹事的主,你就放宽心吧!”
而后,这女人之间聊的话题是越来越多,小兰也是被打开了话匣子,也是笑呵呵的说个不停,不过有时两人同时脸红有时又欢笑不已,实在搞不明白女人之间的话题到底能延伸到何处。

百度搜索 御剑踏九天 天涯 御剑踏九天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御剑踏九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如果舒服几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如果舒服几日并收藏御剑踏九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