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御剑踏九天 天涯 御剑踏九天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户部尚书府邸中,老管家来到一个老人身边,轻声说道:“老爷,据探子报,昨晚铁畴带着一个少年回到他的府中。”

    老人淡淡的哦了一声,便不再理会,老管家也并没有离去,犹豫了一会接着道:“那少年好像是少爷!”

    老人缓缓睁开眼睛,有些惊奇道:“哦?查清楚了吗?”

    老管家有些尴尬的摇了摇头,“那少年好像从皇宫里出来的,之后再随着铁将军回去的。”

    老人沉默,老管家思索一番后咬咬牙道:“老爷,您也有一年没有看到少爷了,要不要趁现在他们还没走,我们去看看?”

    “不用了,反正还有一年就回来了,不急。”

    老人最终还是叹了口气慢慢说道,老管家也有些怅然,是啊,还有一年的时间。

    莫小天难受的扶着头,昨晚喝的太多了,实在有些难受,一觉醒来自己已经被放到床上,而就在他准备再睡会时,突然有一个人直接将门踹开,大嗓门嚷嚷道:“臭小子,还不快起来!”

    莫小天顿时有些头疼,这大嗓门喊得自己有些难受,随即淡淡道:“好的,我知道了。”

    铁畴一皱眉沉声道:“你又忘了昨天我跟你说的话了?”

    莫小天一愣随即恍然,立马变换着脸色,站起身来,沉声道:“是的将军,我知道了!”

    铁畴满意的点点头,“快点洗漱,过来吃早饭,吃完后我就带你去军营了!”

    莫小天认真道:“是,将军!”

    待铁畴走后,莫小天顿时松了口气,喃喃道:“这人的确是有些不好演,看来自己还真的要尽快适应这个人的脾性了。”

    在简单的洗漱之后,莫小天便径直向大堂走去,所幸这府邸不够大,自己能够轻松的找到大堂的位置,大堂上此时摆上了一个桌子,铁畴正在喝粥,而那副模样也不像昨晚的样子,仿佛变了个人一样,变得有些温雅,但是这个词明显不适合用在这个男人身上。

    莫小天也没多想,直接来到桌前摆着餐具的位置坐下,铁畴一边喝着粥,一边淡淡的说道:“我知道你现在不习惯,但是你必须快点适应,而且你是练剑士,在军中不允许你动用修为,你可以私下修炼,但是训练的时候就绝对不允许使用。”

    莫小天皱了皱眉,铁畴自然知道他想问什么,冷笑道:“别以为我们都是普通人,在军中修炼者大有人在,练剑士也不少,你的直属上司公良争正是一名修炼者,修为更是达到了金丹后期,你如果动用了元气,必定会被他发现,到时候一切都白搞了!”

    莫小天有些头疼,看来自己这一年的时间修为攀升的恐怕有点慢了,而且他还身怀两种功法,这下真的要为宗内拖后腿了。

    铁畴见莫小天不说话,以为莫小天有些难受,随即又安慰道:“无妨,也就一年的时间,耽误不了你多长时间!”

    莫小天只好点点头,只顾着埋头喝粥,这粥一入喉,顿时感觉身上暖意浓浓,随即又多喝了几口,昨晚的酒喝的太多,这时喝粥着实是极好。

    随后二人一边喝着粥一边又重温了一遍莫荣轩的行为习惯,所幸昨晚一顿酒喝下去自己没有忘记,铁畴也很满意,随即沉声说道:“你记住你现在就是赵氏王朝第一军队下铁家军的一员即将要调往骑军营的莫荣轩,而不是自在峰的峰主莫小天!”

    莫小天放下碗筷拱手道:“莫荣轩记住了!”

    铁畴有些疑惑道:“你们自在峰是不是有规矩不能给任何人下跪行礼?”

    莫小天点点头,铁畴这时有些头疼,这在军营里难免是要下跪的,这着实是有些困难,不过好在下跪的机会也不多,除非是真正的犯了错才真的要下跪。

    想到这里,铁畴也就不在担心,看着莫小天还是补充一下:“你可千万不要在军中犯错,否则可是要下跪的,那样可就由不得你了!”

    莫小天点了点头,认真道:“是,我记住了!”

    铁畴看见李明成这副模样,不禁哈哈大笑起来,这入戏可真快,不去做那戏子还真是可惜了。

    吃过饭后,莫小天终于随着铁畴去往骑军营了,这一路上看着街上的纷纷扰扰莫小天全然没看在眼里,心中一阵恍然,自己这样就去参军了,实在有点太快了,而这参军的目的自己到现在还不知道,就这样稀里糊涂的去了,不禁心底有些悲哀。

    他到现在还不知道自己所需要的究竟是什么,难道就这么忙忙碌碌的过完一生真的有些不甘心啊。

    坐在马车内的铁畴莫小天看着窗外痴痴发呆,不禁有些疑惑,真准备过去询问一番,这时他却说话了。

    “将军,你说,人生在世,是苦还是甜?”

    铁畴愣了愣,他不知道莫小天怎么会突然问道这个问题,他沉默一会,随即淡淡道:“人生在世,日子自然有苦也有甜,只不过我们人啊尚不自知珍惜,人生百味,但往往苦似乎能更让人记忆深刻,而往往忽略了生活中的甜。”

    莫小天缓缓转头,看着铁畴有些复杂的表情,只见他继续说道:“既然人生有苦有甜,那为何不在苦中作乐呢?”

    莫小天低下头若有所思,铁畴说完笑看着他,“你以后经历的多了自然就知晓了。”

    莫小天苦着脸笑着点了点头,叹了口气喃喃道:“人生真的得慢慢品。”

    不待莫小天想继续说点什么的时候,这时马车听了下来,前面驾驶马车的士兵,恭敬道:“将军,我们到了!”

    铁畴嗯了一声,接着严肃的看着莫小天道:“记住你是谁!”

    莫小天沉声道:“是,末将是铁家军的莫荣轩,因在军中犯了错误,才被调遣道骑军营!”

    铁畴又淡淡嗯了一声,随即淡淡道:“跟我走吧!”

    马车外,一个身穿红甲,头戴头盔的中年人似笑非笑的看着铁畴,“在下可是等候铁将军多时了!”

    而一旁的莫小天他看都不看一眼,铁畴也不在意,同样客套道:“那倒是辛苦公将军了!”随即将莫小天拉至一旁道:“你看人我已经带来了,怎么说?”

    这个时候,公良争才转头看向莫小天,不过只是淡淡的看了一眼,莫小天也是瞄了一眼他,公良争长得一副标准的瓜子脸,若不是身穿红甲,倒是像一个教书先生,文文弱弱的样子。

    铁畴见莫小天不说话,随即咳嗽了一声,莫小天顿时缓了过来,随即立马躬身抱拳恭敬道:“末将莫荣轩参见公将军!”

    公良争有些古怪的看着莫小天,随即冷笑道:“末将?来到这里你可不是什么将了!”

    莫小天没有任何反应只是依旧板着脸沉声道:“是!”

    铁畴此时有些不耐烦嚷嚷道:“怎么的?公将军不请我进去坐一坐?”

    那本来冷峻着脸的公良争随即转换笑脸道:“怎么会呢?来人,快给将军看茶!”

    随即又看向莫小天,皱了皱眉,对着旁边同样穿着红甲的一个将士说道:“王阳,他就交给你了!”

    那名将士点点头。

    说完,便又笑着挽住铁畴的手将他带到屋子里,铁畴眼睛瞟了一眼莫小天,微微点头。

    莫小天自然知晓铁畴的意思,随即也微微点头,就在这时一个人突然冷漠的说道:“还看什么看,舍不得旧主子啊?”

    莫小天连忙躬身装作有些慌张道:“不是!”

    王阳那长长的脸上渐渐有些不屑,随即又愤怒道:“也不知道上面是怎么搞得,什么歪瓜裂枣都往我们这里扔!”

    莫小天依旧不说话,按照莫荣轩的性格,此时他本就应该这样。

    王阳顿感无趣,随即又看了看莫小天身上的黑甲嫌弃道:“居然还穿着黑甲,跟我先领衣服去!”

    莫小天点点头,随即跟在王阳身后,时不时的瞟了他几眼,莫小天瞬间看出他是个修炼者,但只是修为不怎么高,才只是炼气后期的样子。

    不一会儿,王阳就就将莫小天带到了一处营房内,里面有个老兵,那老兵看到来人连忙躬身,虽然他的背已经驼了,王阳摆摆手淡淡道:“给这个兵弄套衣服,东西得配齐了,别又给我漏掉什么!”

    老兵嘿嘿一笑,“瞧您说的。”随即又眯着眼睛扫了一眼莫小天,知道大概的身材,接着就从房间里摸索了一会,才抱着衣服缓缓走出来。

    “大人,准备好了,是现在换,还是?”

    “现在换!看着这副黑甲就不喜欢!”

    说完,又嫌弃的看了一眼莫小天身上的黑甲,这套黑甲还是昨晚铁畴刚刚准备的,现在就要换掉,还真是奇妙啊。

    “还不快去换,给你半柱香的时间!”

    莫小天恭敬的躬身,从老兵手中接过衣服,四周看了看,老兵随意指向一个房间,淡淡道:“你去那换!”

    莫小天也没多说什么,拿着衣服就走进那个房间。

    不一会儿,莫小天身穿红色盔甲的衣服出来,这身盔甲仿佛是量身为他制作的一般,非常的合身,不知是什么原因,换上红甲后,其他两个人眼神都有些变化。

    此时王阳淡淡道:“走吧!”

    莫小天连忙给老兵躬身作别,如何慌慌张张的跟在王阳身后,那老兵看着二人远去,叹了口气笑道:“这小子摊在他手里可是有的苦吃喽。”

    一路上,两个人都没有什么对话,气氛很是冷清,很快二人就来到了一个广场之上,这个广场很大,里面有很多的红甲将士在骑马射箭或是练习体能,气势很震撼。

    看着莫小天那有些愣住的表情,以为他是被震惊道了,不禁有些骄傲,骑兵怎么了,你们扔给我们不要的兵,照样在这里能成为骁勇善战的战士。

    就在此时,王阳顿住脚步,转头对着莫小天淡淡说道:“往后,你就在这个马棚里给马洗澡!”

    莫小天愣了会,看着那有几只马的马棚,不敢相信,自己来到这里居然成为一个洗马的伙夫。

    看着莫小天不回应,王阳皱了皱眉道:“怎么?不满意?”

    莫小天连忙躬身道:“将军,为何他们都能骑马,而我只能成为一个洗马的兵?”

    王阳冷笑一声,随即向广场上正在骑马的一个兵叫道:“你过来!”

    随后,那名士兵便下马连忙跑了过来,“王将军,你找我有事?”

    王阳看着莫小天皮笑肉不笑道:“你给他讲讲,你是从什么职位开始才慢慢骑上马的。”

    那名士兵沉声说道:“我是从洗马开始的!”

    王阳随即又道:“为何要从洗马开始?”

    那名士兵看了看自己的马,沉声道:“为了培养自己与战马的感情,为以后能骑上马做准备!”

    “好了,你下去吧!”

    那名士兵应了一声随即便又重新骑上自己的战马,继续训练。

    莫小天看着那名士兵温柔的抚摸了一下他座下战马的鬃毛,不禁有些感慨。

    王阳淡淡看着他慢慢说道:“现在你可明白了,若是连自己的马都不爱惜,在战场上又何谈与战马生死与共!”

    莫小天沉默,过了一会,才沉声叫道:“是,将军,我记住了!”

    王阳满意的点了点头,用手指了指旁边的房子,“你们洗马的士兵都在这屋子里住着,你进去和他们认识认识吧,明天开始他们会叫你怎么做!”

    “是!”

    王阳点了点头,随即离开,独留莫小天一人站在原地,莫小天看着旁边的房子,发现窗户里正有三个人头看着自己,想必这就是与他一样是洗马的。

    想罢,既来之则安之,他慢慢走近屋内,屋内已经破旧不堪,看来这洗马的职位在军中实属最底层啊,进入屋内,那三个人已经齐齐站在门口笑着看着他,其中一个虎头虎脑的人笑着道:“刚刚我们在屋内听到了,废话也不多说了,俺叫牛二,他们两个,一个叫马生,一个叫计实!”

    随即左边瘦的跟猴一样的男子抱拳道:“我叫马生!”

    右边的麻子脸男子惜字如金,淡淡道:“计实!”

    莫小天也不管那么多,笑着抱拳道:“我叫莫荣轩,很高兴认识大家,小弟初来乍到不懂规矩,还望你们多多照拂。”

    牛二显然是这三个人中的老大,有明显的话语权,他笑呵呵道:“好说还说,这个床位就是你的了,以后谁敢欺负你,我罩着!”

    莫小天连忙点头,这年头连洗马的都有人罩,真是新奇。

    而在比这洗马房好上千倍的屋子里,铁畴正与公良争相对而坐,两个人实在聊不到一起去,这没一会的功夫就吹胡子瞪眼好几次了,而就在这时王阳走了进来,抱拳道:“将军,人我已经安排妥当!”

    公良争点了点头,随即叫他退下,铁畴连忙叫住他问道:“你把他安排到何处了?”

    王阳顿了一会,缓缓道:“洗马房。”

    一听到这话,铁畴立马一拍桌瞪着王阳破骂道:“我这么好的兵被你安排到洗马去了!”

    公良争这时想笑,但是还是忍住安抚道:“铁将军不要生气,洗马房是我们骑兵营必须要经历的!这是规矩!”

    铁畴这时依旧气呼呼的一拍桌子直接起身,“什么规矩!迂腐!”

    公良争这时不乐意了,不悦道:“将军话说过了吧!”

    铁畴沉默了一会,忍住怒火道:“算了,随你们怎么搞吧!走了!”

    随即一挥手,便直接离去,公良争有些得意,自己这也算赢了一回。

    坐在马车上,铁畴叹了口气,堂堂开天剑宗一峰之主居然成了洗马夫,真是委屈他了。

    整理好床铺的莫小天,看了看房间,他们三个人已经出去洗马了,刚刚那一会,自己差不多已经基本清楚了大致的流程,只要一有马来,那他们就必须赶快洗好,否则会挨军棍。

    坐在床前的莫小天不禁有些恍惚,自己就这么进来了,还真是快前前后后不到两天的时间。他不禁想到那日在开天剑宗上的匆匆离别,随即又想到余馨儿,这所有的一切发展的都太快,太快。

    莫小天收敛起笑容,看着自己的双手喃喃道:“从今天开始,你便是骑军营的莫荣轩,不再是自在峰的莫小天!”

百度搜索 御剑踏九天 天涯 御剑踏九天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御剑踏九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如果舒服几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如果舒服几日并收藏御剑踏九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