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向师祖献上咸鱼 天涯 向师祖献上咸鱼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廖停雁这个半路贵妃,就这么莫名其妙,堪称轻率地成为了司马焦的后宫之主,鉴于司马焦还没有皇后,她如今就代表着最高等级。

    司马焦可能是对于带人升级这事有着天然的爱好,动不动就大跳级。

    不仅跳级,司马焦还大袖一挥,让廖停雁住进了梓宫——皇后的宫殿。

    陛下向来任性,谁都奈何他不得,他都这么说了,也没人敢出来说个不字,那殿前的血还没擦干净呢。

    廖停雁住进梓宫,心想,不和司马焦住一起也好,晚上能召下属们来问些事情,顺便让红螺带人回魔域去看着情况。

    虽然梓宫只住着她这么一个主人,但里面人不少,来来往往,愣是把一个这么大的宫殿烘托出热闹的气氛来。

    负责伺候她的宫人女侍一大堆,粗粗一看,起码百人,内殿里贴身伺候照顾的、负责她头发的、负责她珠宝首饰的、负责她衣服的、负责她熏香的、负责她鞋子的……从头到脚,连指甲染色也有专人负责。

    除此之外还有负责她库房财务的、负责管她的茶水、管饮食用膳、管夏天用冰冬天用炭、管庭院花木、管灯火窗户、管殿内扫洒……半天之内就已经全部到位,分工细致的廖停雁都有些记不清。

    凡人皇帝这日子过得,怎么比修仙人士还要奢侈堕落?当然修仙那会儿司马焦是不喜欢太多人在身边凑近转悠,他那时候感觉太敏锐了,但凡有人在身边就容易被影响,会特别烦躁,而且那会儿很多事能直接用术法高效完成。相比起来,凡人皇帝这真的是太夸张了。

    廖停雁几乎是被一堆人像菩萨一样供着收拾好,再给花团锦簇地移送到了宽大的床榻上,点熏香,放帘子,女侍们又有序退下。

    廖停雁抖被子躺下,睡到半夜,被人吵醒了。能靠近还不惊醒她的,这世界上就一个,司马焦。

    我说你怎么又半夜出现?

    廖停雁看到床边那个黑影,竟然一点都不觉得奇怪。他这个半夜出没的毛病,可能和不爱吃东西一样,是写在人物初始设定里的。

    她又想起来一点从前的片段,是在庚辰仙府,三圣山上,她一次半夜醒来,看见黑衣的师祖在奇怪的花丛里徘徊,还随手杀了个很漂亮的姑娘。那花是日月幽昙,脑子里突兀冒出来这个念头。至于姑娘是什么身份她就不太记得,好像是哪个惨遭淘汰的参赛队员。

    他不在的这些年,她回想起了不少东西,这几天想起来的格外多,虽然都是碎片一样的记忆,但都让她觉得既新奇又感慨——我以前是脑子抽了才跟这种臭毛病贼多的变态谈恋爱吗?

    司马焦坐在床头看她,不点灯也不说话,要是普通人能给他吓出个好歹来。但廖停雁无所畏惧,她瞧瞧这个黑眼圈有点重的陛下,主动朝他伸出手,“陛下,你要一起睡吗?”

    司马焦一早发现这人不怕自己,但听她这么说,还是一顿,“你不是很怕孤对你出手?怎么如今改变主意了?”

    廖停雁:“……”不,我是怕自己对你出手。

    廖停雁:“要不要睡啊?很晚啦,你不休息啊?”普通人熬夜不仅会有黑眼圈,还会脱发,甚至肾亏的。她心有戚戚地摸了一把自己如今那一头乌黑亮丽的头发,还是修仙好。

    司马焦没理会她的话,一手撑在枕边,居高临下地注视她:“你是什么?”

    他仔细看着廖停雁,凑得很近,好像要将她完全看透。

    他凑的太近了,呼吸相闻的距离,廖停雁忽然就很想笑,仰头在他脸颊上亲了一下。真是可爱啊。

    “啾。”

    司马焦:“……”他缓缓坐直身体。

    半晌,他才说:“你是妖物?迷惑君王,你的目的是什么,使孤亡国?”

    廖停雁:这都什么跟什么,你干嘛疯狂给我加戏?

    廖停雁:“……我不是,我没有,你别胡说。”

    司马焦:“那是精怪之流,想借由王朝运势修炼?”

    廖停雁:“……我真的不是,真的没有。”

    不是,我这张脸有那么像坏蛋吗?

    司马焦压根不好好听人说话,“你是用什么办法进入孤的梦中?”

    廖停雁:咦?梦中。

    她坐起来,“你梦见过我?”

    司马焦皱眉:“不是你用了什么方法令我梦见的?”

    嘿,你还挺理直气壮呢,你自己惦记着我,还怪我咯?

    廖停雁正色道:“实不相瞒,陛下,其实我是天上的仙女下凡,我们缘定三生,所以我才会前来找你再续前缘。”

    司马焦嗤笑:“你以为孤是三岁孩童,连这种鬼话都信?”

    廖停雁:“你是不相信仙女下凡,还是不相信缘定三生?”

    司马焦毫不犹豫:“不相信仙女下凡。”

    廖停雁:……妈的,我这份美貌还称不上仙女吗!

    司马焦站起来,“算了,看你这么努力编瞎话逗孤开心,今夜就不为难你了。”陛下心情不错,站起身甩着袖子走了,显然没把她的话放在心里。

    行叭。廖停雁啪一下倒回了床上。

    第二日,廖停雁见到了司马焦的后宫,一群活色生香的大美人跑到她眼皮子底下,说是要请安。面上看上去都是一片乖顺,但各人眼中,嫉妒、排斥、算计,种种恶意都快溢出来了。

    看着她们,廖停雁又想起三圣山上那一群,开局就死,结局除她全灭的美人们。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

    在司马焦的后宫想平安活到现在,很不容易吧,这都是些依靠自己的努力和实力活下来的人。

    贵妃是一品三夫人之一,美人们都喊她夫人。

    “夫人家乡是在何处?”

    “夫人初来王宫,若是不嫌弃,尽可召我们前来陪伴解闷。”

    司马焦走过来时,正见到廖停雁被一群美人围在中间,在他看来,就如同一群食人妖花围着一朵瑟瑟发抖的小白花,所有人都对廖停雁不怀好意。

    “贵妃。”

    廖停雁正体会着左拥右抱的感觉,忽然听司马焦语气沉沉,他大步走过来,脸上神情明明白白写了准备发脾气。这很正常,他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有三百六十四天都在发脾气。

    “贵妃喜欢什么花?”司马焦先是这么一问。

    为什么问这个?廖停雁莫名其妙,还是答道:“芍药。”特别是粉色的芍药,轻盈剔透,格外轻灵。

    司马焦朝她笑笑,似乎也觉得芍药不错。

    然后他点了两个美人,翻脸道:“将她们两人埋进芍药花丛里,想必明年的芍药能开得更好。”

    廖停雁:虽然这两位刚才对我的恶意有点明显,但你这个陛下主动帮我搞定后宫美人是不是搞错了什么?我记得你在回宫的马车上还一副准备看我吃瘪的样子。

    把其余那些吓得面无人色的美人赶走之后,司马焦道:“你不是妖怪吗,难道察觉不到她们在瞪你?被冒犯了也没反应,若是她们害你,你又当如何?方才那两人,有一个善用毒草,你离她那么近,竟没有半点防备。”

    他眼里写满了怒其不争。

    魔域大佬廖停雁:……请问,您给我发挥的空间了吗?没有。

    “我真不是妖怪。”她说。

    司马焦:“罢了,不与你说这些。”

    他拉着廖停雁往自己来时的方向走,“你还是跟着孤,不要乱跑了。”

    廖停雁终于发现了,这位陛下病得挺严重的。

    她被带到前朝大臣们议事的地方,司马焦把她带过去,让人给她搬了个座位和小桌子,放上零食,让她打发时间。

    大臣们沉默片刻,看到坐在主位没说话的司马焦,有志一同装作没看到廖停雁的存在,继续讨论之前的事。

    司马焦之前在这里坐的好好的,听他们吵了一阵后,忽然站起身走了,他们还以为陛下是不耐烦他们的争吵,一走了之,结果谁知道他是去把那位不知来历的贵妃接来了。

    真是个昏君!原来还以为他是不好美色,现在看来是没到年纪,瞧瞧如今,这不就初露端倪了!

    个别大臣痛心疾首。

    廖停雁听了阵,发现他们是在争吵修建运河之事,这事似乎吵了许久了,现在还没能定下。

    朝中一方说要修,修运河各种便利,造福后世,还能把澜河分流,避免每年澜河的洪水灾害。一方说不能修,不可为黎明百姓再添负担,修运河不是个简单的工程,那么长的距离,不知要征多少役夫,到时劳民伤财,定会惹得天怒人怨。还有一方是墙头草,这边站一会儿,那边站一会儿。

    司马焦听着,一句话也不说,随便他们吵。

    他只在最后轻飘飘说了句:“既然大司空说要修,那便修。”

    美髯中年闻言,露出自得神色,一拱手赞道:“陛下圣明!”

    “陛下三思,陛下不可啊!”另一个刚才舌战群雄的胡子老头几乎快要哭出来了,心中满是绝望。如今国内情况不稳,诸方王侯虎视眈眈,朝中又怨声载道,这样的境况下,应当□□才是,可陛下……陛下他分明清楚,却半点不在意。

    老头当过司马焦几年老师,因为还算识相,平安升官,可他如今真是忧虑极了,在殿中就老泪纵横。没有什么比辅佐的帝王明明有能力当个明君却非要做个昏君更痛苦的事了。

    廖停雁在一边被他哭的吃不下去。

    这天夜里,她坐在窗边,发了个讯号,召来了两个魔将。

    “魔主!”两个魔将齐声道。

    然后他们收到了这辈子最奇怪的命令。

    廖停雁:“会修运河吗?”

    魔将:“???”

    修仙人士,修为到了一定程度,移山填海也不是难事。廖停雁没有亲自去办,把这事交给了手下几个魔将。

    没过两天,一个消息传得沸沸扬扬。

    ——上天显灵!一夜之间凭空出现了一条长长的运河!直通燕城王都旁边的庆县!

    新出现的运河连通澜河与螭江,解决了澜河的水患问题,又顺便搞定了北部四郡的水源问题,还连通南部几个繁华郡县,造出了一条便捷的河上商道。

    朝中所有大臣都差点疯了,廖停雁看到三天前那个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老爷子差点当场跳个老年迪斯科,热情洋溢地吹了一大堆彩虹屁,直夸司马焦这个陛下得上天眷顾。

    这一天,廖停雁可算是见识到了什么叫做睁眼说瞎话,反正就是闭眼吹,所有人都在吹司马焦。一夜之间,大家都忘了他是个暴君。

    司马焦:“……”

    当天晚上,一群挖完了河沟的魔将前来复命。

    “魔主,属下们已经造完了运河!”

    廖停雁满意地夸奖他们:“不错。”

    没说两句,司马焦忽然闯了进来,脚步声就在帘外。

    廖停雁一惊,她下意识觉得司马焦如今是个普通人,好对付得很,就没怎么防备,眼看人就要进来了,廖停雁下意识手中一动,把两个魔将变成了两只猫。

    她这些年学到的有趣术法之一——变猫变狗变老鼠变鸟,都行。

    廖停雁动完了手才反应过来,看着面前两只懵逼的魔将猫,心道,我是傻了吗,直接让他们用法力隐身不就好了,反正现在的司马焦也看不出来。

    司马焦已经走了进来,看到两只站的别别扭扭的丑猫:“这什么。”

    廖停雁:“啊……野猫吧,哈哈。”

    两位倒霉魔将:“……”魔主,为什么要营造出一种仿佛背着前魔主偷情的感觉啊,我们可是无辜的。

    司马焦欺近廖停雁,把她压在榻上,“运河之事是你做的吧,嗯?你还说自己不是妖怪?”

    眼看要朝着不能描述的剧情发展了,缩在一边的两个魔将猫:“……”我们要不要走啊?留在这里看的话,会被杀的吧?

    廖停雁给他们打手势——赶紧走!

    作者有话要说:    从今以后,魔域的魔将们就是维护国家安定的英雄了(。

    承包大型水利工程/解决各地瘟疫□□/处理各种天灾**

百度搜索 向师祖献上咸鱼 天涯 向师祖献上咸鱼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向师祖献上咸鱼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扶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扶华并收藏向师祖献上咸鱼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