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向师祖献上咸鱼 天涯 向师祖献上咸鱼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陛下年岁渐长,越发不喜欢长留宫廷,时常随心带着臣下护卫,前往各郡,名为私访民情,实则谁不知道这位陛下只是嫌无聊,才会搞得兴师动众,不顾朝中反对之声,离宫游玩,今次干脆抛下春祭来到溧阳。

    魏显瑜这个溧阳郡守做了好些年了,心中想什么面上不显,这些时日尽心尽力的照顾陛下玩乐。今日城外热闹,陛下要看龙舟,他也安排妥当,还特地准备了些美人在湖岸边歌舞。

    只是到了地方,也不见陛下对龙舟有多么感兴趣,坐在船边,百无聊赖摆弄着腰间一块玉珏。

    眼看着这一坐就是大半日,魏显瑜站在这伺候的有些受不住,背后汗湿,腿脚酸疼。他养尊处优惯了,怎么受得住这个,只好试探着开口,想着先把这位陛下劝回去歇息,自己也好松快松快。

    十六岁的陛下,面若好女,脸若粉敷,黑发乌眼,端的是一副好相貌。只是面上莫名带着一股戾气,看人时总有种仿佛能看透人心的沉郁森然。

    他仿佛没有听见魏显瑜说的话,神情波澜不惊,不知在想些什么。

    “陛下……”魏显瑜长居溧阳,与这位传言中的暴君相处不多,见他不理会自己,忍不住试着再劝。

    那好好坐着的司马焦毫无预兆忽然间一拂袖,看也不看,将桌上一盏茶甩在了魏显瑜身上,茶杯砸了他的脑门,还淋了他一身的茶叶。

    魏显瑜眼角抽搐,却什么都没敢说,低下头去,掩饰神情。

    就在这时,他看到司马焦站起,一把撕开了挂在窗扇上的半透明绣花锦帘,往外看去,目光仿佛在追寻什么。

    挂帘子的玉勾和流苏都被他扯得掉在地上,玉珠在地上弹动,滚进了一边的茶几下。

    不只是魏显瑜,连伺候在陛下身边的几个太监见状,都面露诧异之色。

    其中一人紧张地咽了咽口水,上前轻声道:“陛下,您怎么了,可是在找什么?”

    司马焦忽然按了按额心,“方才路边有一个坐着华架车马的女子,去为孤找到她。”

    ……

    “什么?他现在是扈国的陛下?”

    廖停雁先是惊讶,随后又觉得理所当然。早觉得这祖宗像个暴君,如今可算是实至名归了。

    可是现在要怎么办?她是直接把司马焦抢回去魔域,还是先接近他,试试他的记忆有没有恢复,再慢慢来告诉他以前的事?

    黑蛇留在魔域震慑下属,没有跟来。廖停雁身边只带了个红螺和一群魔将魔修。

    红螺:“当然是先把他带回去再说,现在他就是个凡人,又不能反抗,你不是正好将他带回去,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还有,得再让他修炼,哪怕身体资质不好,以那位祖宗的悟性,也一定能修出个样子。”

    廖停雁听着,却久久没有说话。

    她有些出神。

    她们暂时落脚的这个庭院,长了大丛的栀子,浓绿的叶和白的花正好就在窗外。她看着窗外的花发了一阵呆,忽然说:“不,就留在这里,我不把他带回魔域,也不要他修炼。”

    我想让他当一世普通的凡人。

    红螺很不能理解,睁大了眼睛,喊道:“不让他修炼?凡人短短几十年,难不成你还真的要看他过完这几十年,然后就这么死了?到时候你怎么办?!”

    廖停雁想说,我从前也是凡人,我也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会拥有更长久的生命,我其实是并不想活得那么久的,久的令人害怕,只是这十几年,她就已经觉得十分疲累了。

    凡人很好,几十年的人生也足够了。

    也许对司马焦来说,身为普通人,才是他最幸运的事。他本来是要神魂俱灭的,是她强行把他留了下来,如果一定要追求长久,似乎太过贪心。

    她没说话,但看了一眼红螺。红螺就明白,她不会改变主意了,在固执这一点上,她可能和司马焦很有夫妻相。

    红螺虽然仍然是不能理解她在想些什么,但她没法劝,只能指出目前的问题,“既然你不想把他带走,那你就要留在这里陪他了,可你要用什么身份接近他?之后要怎么做,你想好了吗?你找了他这么多年,总不是要偷偷在一边看他就够了的。”

    那肯定不行。

    这确实是个问题。

    廖停雁思考片刻,“不然这样,你看,我用术法给他做一个梦,然后入梦。”不是常有那种做梦梦见漂亮的姐姐然后就一见倾心的。

    她又想起了洛神赋,临时发挥,准备套个流传千古的模板,说:“梦里的场景就是他在水边游玩,突然看到一个凌波仙子站在河边,一见之下惊为天人。”

    这样做几次梦,她在找个机会再现实中重现这个场景。这对她来说还是很简单的,出场神女逼格这么高,以后要是显现出什么特殊的地方,直接就能解释了。

    超绝赞。

    廖停雁满意地点了点头,觉得这个操作非常有神话特色。

    红螺:我感觉这不太靠谱,姐妹,你真的要这么玩吗?

    廖停雁:这种属于基本操作,能有什么问题?

    两人细细讨论了一阵如何假装仙女下凡,切实有效地迷住一个暴君,忽听外面有魔将传声道:“魔主,外面来了一队凡人士兵。”

    什么士兵?她们可是刚来这里,还什么坏事都没来得及做,怎么会被士兵找上门来?

    莫非是因为她们没有办入城许可,或者还没做好假身份,结果被查了水表?可是,现在的这些凡人国家户籍管理这么严格的吗?

    廖停雁见到那一队带着卫兵的人之后,感觉更加懵逼,因为那带着士兵的人是个细声细气的小白脸,他不是来查黑户的,而是带着笑对坐在主位的廖停雁说:“我家郎君在河边见到女郎一面,心中牵挂,于是令我等前来寻找女郎踪迹,还望女郎随我前去见过我家郎君。”

    女郎是扈国专对未婚年轻女子的称呼,郎君则称呼男子。

    廖停雁:“……”

    明白了,原来是走在街上碰到了色狼,被人家看中了相貌,所以才让人找上门来,想要强抢民女。

    竟然有生之年还能碰上这种剧情?老实讲,廖停雁都快忘记自己还是个大美人的设定了。

    红螺和其他充作做下人护卫的魔将魔修们,闻言也是面面相觑。这个……廖停雁从前是世界第一大魔王司马焦的道侣,后来自己就成了魔域魔主,谁敢看上她啊,就是看上了也不敢说啊,哪里晓得会生出这种事。

    可能因为实在太离谱,廖停雁竟然都没觉出愤怒,只有旁边一伙人高马大,脸长得凶神恶煞的魔将,露出被冒犯的凶狠的神情。

    哪里来的小王八蛋,敢觊觎他们老大!抽筋!扒皮!炼魂!

    也许是察觉到了他们的不善,那先前还有着高傲姿态的白脸男人,这会儿腿发颤,说话都不自觉哆嗦,“我们郎君,并非普通人,若是女郎愿意,通天富贵唾手可得……”

    廖停雁想笑,“哦,多大的富贵?”

    白脸男人又稍稍挺直了下腰板:“我家郎君,姓司马,来自燕城。”

    燕城是王都,司马是国姓,能用这个自称的人,只有一个,就是扈国国君司马焦。

    廖停雁:“……”

    谁?你跟我说谁?

    廖停雁:“……司马焦?”

    白脸男人面色一变:“大胆,不可直呼君王名姓!”

    红螺和魔将们都陷入了沉默,这回没人发怒了,他们都觉得不太真实。

    廖停雁:我确实还没来得及造梦搞人设吧?

    奇怪的沉默中,红螺拍了拍廖停雁的肩,小声说:“嗯,那什么,千里姻缘一线牵,珍惜这段缘?”

    廖停雁突然反应过来:“!!!”司马焦!他变成了一个!路边看到漂亮女人!就要让人上门强抢的混球了!这么熟练,说不定不是第一次干!

    你妈的!司马焦!你死了!

    我跟你讲,你要死了!

    廖停雁上了来接人的马车,一路沉默着前往溧阳郡守魏显瑜的府邸。

    她想着见到司马焦后要怎么出气,照着他的小白脸呼一掌,还是一脚先踢飞他,或者先说几句再动手……

    等到真正再见到他那张熟悉的脸时,廖停雁却觉得自己无法动弹,只定定看着他,心里涌起很多没什么头绪的情绪。

    她想起一句诗。

    人间久别不成悲。

    不成悲,乍相逢才悲。

    千言万语,一时不知从何处说,廖停雁望着坐在那漫不经心看过来的男人,看到他的眼睛,眼泪瞬间下来了。

    她想说,我找你好久,还想说,我常常做梦,梦见你却很少,还想骂他,狠狠地骂他,更想过去抱抱这个好不容易找到的人,可是不管是亲是骂,她都没办法去接近,只能像被定在原地一样,看着他泪流满面。

    司马焦:“……”

    他原本坐在那,没什么表情的看人哭,后来手里把玩的玉盏掉在地上碎了,他站起来,走到廖停雁面前,略显粗鲁地用拇指擦去她的眼泪,“你哭什么?”

    他烦躁地看了眼旁边带人来的侍从,“我让你们去找人,没让你们抢人。”

    内侍被他一眼看的惶恐不已,“陛下,这位女郎真的是自愿来的!”

    自愿来的?自愿来的会哭成这个死了夫郎的样子?

    司马焦简直被哭的头疼,迟疑了一下,捻了下手指上残留的泪痕,觉得自己的头疾好像要发作了,眉心一跳一跳的疼。

    廖停雁哭着哭着,找了个位置,扶着榻上的一座小几坐下。

    按着眉心准备爆发的司马焦:“……”

    你怎么那么熟练?

    作者有话要说:    历史是一个轮回,暴君娇和宠妃雁回来了,当然,这是另一种模式的。

    廖停雁:虽然你可能不相信,但是陛下,你的宠妃是个魔(摸)域(鱼)大佬。

百度搜索 向师祖献上咸鱼 天涯 向师祖献上咸鱼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向师祖献上咸鱼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扶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扶华并收藏向师祖献上咸鱼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