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向师祖献上咸鱼 天涯 向师祖献上咸鱼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现在好了,她本来就觉得司马焦像是反派boss,她身上也叠加了一个魔修设定后,他们就更加像是反派阵营了,他们现在简直就是全员恶人嘛。

    廖停雁试图讲道理:“我觉得……虽然我是魔修,但应该没干过坏事。”

    高僧:“不用紧张,我知道,我的双眼可见善恶,所以知晓你并非邪魔之流。”

    廖停雁吁出一口气,吓死,还以为这高僧是来降妖除魔的。

    高僧说:“我多年前,在三圣山见过司马焦一次,他那时尚且年幼,就显露出了非比常人的心智与悟性。我当时为他取了‘慈藏’作为道号,便是希望他对生灵有慈心,能将杀心归藏。”

    “我算过他的未来,在我所见的未来,他会成为一个可怕的罪恶之人,沾染无数血腥,以一己之力几乎颠覆了整个修真界,灭庚辰仙府,更屠杀无数无辜凡人,使沃土变成焦原,使仙境沦为地狱,导致生灵涂炭,犯下滔天罪业。”

    廖停雁:确认了,高僧就是来降妖除魔的。

    高僧话音一转:“但是,万事万物,都并非绝对,哪怕死路也有一线生机。我在他满是血腥杀戮的未来,窥见过一线生机。我预言他会等到一个转机,一个能改变他的人。”

    廖停雁听到这里,心里有个预感。

    “所以我给他留下一枚佛珠,镇压他的戾气,助他清心,同时,他若起杀意,就会感到痛苦难当。”高僧平静地指了指司马焦左脚踝上系着的红线木珠。

    这珠子,廖停雁从三圣山见到司马焦的第一面,就注意到过。

    “这木珠,他人都只觉得是束缚司马焦的封印,从戴上那日起就无人能解开,但其实它同时还是一样灵药。”高僧剔透的眼睛注视廖停雁,仿佛能看穿她的灵魂,“你若能解下这‘封印’,这枚灵药能救他一次,若你不能解下,就说明司马焦并没能等到那一线生机,今日,就是他生命的尽头。”

    预感成真了。

    这个有缘人论调,还真是穿越人士标配啊,哪怕她这么咸鱼,还是落在了她头上。

    逼上梁山廖停雁:“……那我试试?”

    高僧颔首,让她去试,还给了她一个鼓励的眼神。

    廖停雁:“……”

    她过去端详了下那连个线头都没有的红线木珠,两手用力,结果直接给扯断了。

    这么轻易的吗?这位高僧是不是在逗她玩呢?

    “一定要解开吗,扯断了行不行?”她给高僧看了眼那断成两截的红线。

    高僧忽然肃容,起身朝她一礼,郑重道:“果然如此,你既然是司马焦的那一线生机,也是黎明苍生的生机,日后还望你多加规劝司马焦,引他向善。”

    廖停雁:“这个任务,我觉得我可能做不好。”

    高僧笑着夸了她一顿,就像是黑心老板把艰难的任务强按在员工脑袋上,还给员工使劲戴高帽子。

    她扭头去看床上那个‘艰巨任务’,考虑着要么还是不救他算了。

    “高僧……”她回头想问问接下来怎么办,却发现高僧原地消失。

    嗯嗯嗯?

    她出门看了看,也没见到人,只听一个逐渐远去的飘渺声音道:“这一场缘分已了结,今后还请珍重。”

    事了拂衣去,还真是干脆。但她怎么觉得像是怕惹到麻烦呢?

    廖停雁回到屋内,想了想,把手上的木珠直接塞到了司马焦嘴里。虽然是从他脚上取下来的,但是管他的呢,又不是她吃。

    把传说中的灵药一喂,廖停雁总算觉得放松了点,还好老板大难不死,有灵药救命。至于以后的事那就以后再说好了,所谓社畜,都是深谙船到桥头再说的道理,事情逼到眼前再做,没毛病。

    她给自己拿了个垫子出来,垫着坐下,准备休息一会儿,顺便给重伤病人陪床。

    司马焦吃下灵药,身上的血就不再流了,廖停雁还发现他鼓起的青筋慢慢平缓,伤口也缓缓愈合。他说过他的伤口很难愈合的,可见这灵药果真是灵。

    廖停雁试着去查看他身体里的情况,就是想象自己有透视眼,或者把自己当个ct机。最开始不得要领,后来研究了一会儿就能看到了。她‘看’到司马焦身体里五脏六腑和各种血管经脉,都有严重的损伤,正在灵药的作用下蠕动生长。

    廖停雁咋舌,都这么严重了,他是怎么扛到现在的?要不是流血太严重,她都觉得他其实根本没事,谁知道身体里已经崩坏到这种程度了。

    甚至还有不属于身体血肉范围,而是随着蜕凡后新长出来的灵脉,都碎了一大半。他的身体几乎就是由那些火焰在暂时支撑,确实是颓败到极致的身体,只差一线就要完全崩溃。

    这时候,廖停雁才感到后怕。忍不住用敬畏的眼神盯着司马焦,虽然是个小白脸,但也是真汉子,能忍。

    不知道高僧用的什么办法,司马焦一动不动,一点意识都没有。廖停雁守了他一下午,看着他身体里和表面的伤愈合。

    开始她还有点担心追兵,后来发现这里不太对劲,一直维持着天亮的环境,没有天黑,她才明白,这可能是另一个空间内,暂时应该是安全的。

    连大黑蛇都醒了,爬过来看了看他们,司马焦还没醒。廖停雁瞅着他满身血污的模样,实在受不了,又开始折腾自己的新技能,给他用水膜的方式洗去身上的污渍。用水团裹着司马焦头发,让它自动清洗的时候,廖停雁还架着腿在一旁一心二用,想着如果这个技能能带回自己的世界,自动洗头岂不是太爽了。

    把司马焦全身洗了遍,因为她这里没有男人的衣服,所以给他盖了件裙子。还把他漂浮起来,换掉木床上的稻草,垫了个床。

    今天做了这么多事,累,差不多也该洗洗睡了,可能明天早上醒过来这祖宗就会生龙活虎,继续装他的逼,她也可以继续咸鱼,完美。

    就在这时候,异变陡生。司马焦身上涌出火焰,这火焰汇聚成一朵,悬浮在司马焦身体上方。

    火焰张口说话,还是那股小奶音,它冲着廖停雁喊:“你还愣着干什么,这家伙快死啦!”

    廖停雁:什么玩意儿???

    火焰大声叭叭:“这家伙的灵府里面一团糟,他之前要跟人同归于尽,连神魂都差点烧了用,现在虽然身体正在恢复,但是意识已经快散了!”

    廖停雁感觉自己像个无辜的医生,根本不是治脑袋的,却被人强制拉过来治脑袋,整个人都懵了。

    她实话实说:“我是个半吊子,听不太懂什么意思。意识散了会怎么样?”

    火焰:“会死!这么简单的问题还要问!”

    所以就是刚才高僧那灵药救得了身体,救不了神魂。廖停雁自闭了,坐在椅子上按额头。

    火焰吼她:“快想办法啊!”

    廖停雁头疼:“我有什么办法,我又不学医!”而且这火焰虽然以前老是喊着要杀司马焦这个大狗逼,现在倒急了。

    火焰大声:“你进去他的灵府把他的神魂拼一拼不就行了!”

    听上去是个好简单的事情。但廖停雁不太相信这熊孩子。

    她怀疑的目光惹恼了火焰,它恶声恶气道:“你以为我想救他吗!我还没想到办法和他分开,他现在死了,我不就一起死了!所以你赶紧救他!”

    廖停雁虽说半路出家,但基本的情况她还知道一点。灵府是一个人最隐秘的地方,神识、神思与神魂都在其中,别人一般是进不去的。如果修为高,对待修为低神魂较弱的人,可以直接侵入,如果侵入时带着恶意,轻则让人神魂受创变成痴呆,重则直接就神魂消散了。

    对于修为等级远高自己的人,一般对方没有敞开灵府,是怎么都进不去的,廖停雁自觉没有这个本事闯入祖宗的灵府。

    “你去试试啊,他不是很喜欢你吗!说不定你能进去呢!”火焰还在喊。

    廖停雁:“你哪看出来他喜欢我的?”她就纳了闷了,这祖宗瞧上去是会喜欢别人的人吗?这火焰眼睛瞎的吧……哦,它没有眼睛。

    火焰扭动,“我就是知道!”

    “你不要再浪费时间了,快点啊!”火焰尖叫起来,奶气十足的声音里都是焦急和害怕。它的火焰看上去越来越小,似乎都要熄灭了。

    “真是操了。”廖停雁骂了句脏话,认命地拖着椅子坐到床前,用额头对着司马焦的额头,尝试着进入他的灵府。

    她提着心,小心翼翼,生怕自己连灵府门口都没到就被人家直接给干掉了,做贼一样将神魂慢悠悠凑过去。

    灵府就像是人意识的大门,不同的人有着不同的样子,如果防备心重,很有攻击性的人,灵府也是极为危险的,比如司马焦。那厚厚的壁垒,带着危险的气息,廖停雁闭着眼睛,额上的汗珠滚落下来,砸在司马焦的脸颊上。

    在灵府空间里,廖停雁将意识的一个小小触角试着碰了碰司马焦的灵府壁垒。她碰了下就赶紧缩回去,半天没有什么反应。

    难不成是神魂受伤太重了,没有攻击性了?

    她胆子大了点,凑过去扒在灵府壁垒上,想要找找看有没有缝隙……然后她就整个掉进去了。

    简单到让她怀疑之前听说过的“擅入他人灵府极为危险”这一说,是不是假的。

    廖停雁自从跳级成为化神期后,她也能看到自己的灵府了,她的灵府里平静又悠闲,有风有花香,像是度假海滩一样的感觉,舒缓得让人想睡觉,所以她每次睡觉都是把意识沉进灵府里,睡眠质量更上一层楼。

    但司马焦的灵府,是一片暗沉的黑夜,唯一的亮光就是大地上燃烧着的火焰,伤痕累累的大地和肆虐的火焰,血腥气逼人,令人感到无边压抑与窒息。在他的灵府里,代表着神魂的一大团意识,层层分裂剥落,像是一朵凋零的花。

    廖停雁见了,朝那边飘荡过去。

    作者有话要说:    高端玩法:神交

百度搜索 向师祖献上咸鱼 天涯 向师祖献上咸鱼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向师祖献上咸鱼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扶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扶华并收藏向师祖献上咸鱼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