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向师祖献上咸鱼 天涯 向师祖献上咸鱼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子时,白鹿崖下

    这里处于白鹿崖的边缘地带,稍微往里一点,就是司马焦神识笼罩范围,无人敢随意踏入,往外一点,生长了一株巨大的蓝盈花树,到这里则已经不属于白鹿崖的地盘,也出了司马焦神识范围。

    袁觞面沉如水地等在树下,若是过了今日,廖停雁还未来,他便会考虑直接处理了这人。若是养的狗不能咬敌人,就要防备着她可能会回头来咬主人。

    沙沙的脚步声由远及近,来人完全没有掩饰自己,只有一个人。袁觞从阴影中走出来,看着廖停雁,语气非常不好,阴阳怪气的,“让我好等,一次两次地联系都不愿来见,连半点消息都未传来,你如今另攀高枝,看来是准备与我一刀两断了?”

    廖停雁:这是什么男女朋友变怨偶之后的激动发言,简直就是男方发现女方变心,打电话不接发消息不回,终于见面后女方迟到被男方埋怨,准备开始吵架撕逼的节奏啊,太人间真实了吧!

    草,这家伙绝壁是原身的男朋友没跑了!

    她想想那个可能跟在自己身后过来看戏的老祖宗,定定神,摆出高冷的样子说:“我们已经结束了,你以后不要来找我。”

    袁觞那些话不过是讽刺,他没想到廖停雁这条走狗竟然还真的敢不把他这个主人放在眼里,顿时怒不可遏,厉声道:“你别忘了,你的性命还握在我的手里!昨天蚀骨之毒发作的感觉,可还好啊!”

    廖停雁也怒了,果然是这逼搞的破事!就是你特么让老娘疼了那么久差点疼死!这种因爱生恨还用奇怪毒药控制女朋友的男人,原主是眼睛瞎了还是脑子坏了才看得上他,就连杀人狂老祖宗都比他好,看她今天就替原主断情绝爱!

    “像你这种只会用手段控制别人的垃圾,活该没人愿意跟你,还敢威胁我,真不要脸,谁怕你,你来啊傻逼!”廖停雁虽然没有男朋友吵架经验,但基础骂人知识总是会的。

    她敢这样说话,难道真不怕死不成?袁觞被她激怒了,拿出廖停雁的伴生铃铛,毫不犹豫捏碎了第二个,准备给她一点厉害看看。他都露出冷笑准备看廖停雁痛的在地上打滚了,可是半晌过去,无事发生,只有蓝盈花树冠在风中发出簌簌声响。

    廖停雁站在原地,连表情都没变。气氛又冷又尴尬。

    怎么回事?铃铛,这个伴生灵物怎么没有用了?袁觞直到这时候才感到不妙起来。

    “你怎么会没事,你的蚀骨之毒已经被解了?!”

    廖停雁其实也不是很清楚是怎么回事,但她知道肯定是昨晚上老祖宗给她解决的问题,又忍不住给司马焦发了个好人卡。虽然看上去不是个好人,但对她,真的是个好人了。

    “你怎么可能能解这蚀骨之毒……一定是慈藏道君!是司马焦为你解的是不是?”袁觞看着她的眼神变得很奇怪,满是不可置信,“他既然能为你解了蚀骨之毒,就代表已经知道你的身份了,他竟然没杀你?!”

    我到底有什么身份?廖停雁心里发虚,嘴里说着:“师祖不会在乎我的身份,他英明神武,心胸宽广,怎么会与我计较这些小事。”说的和真的一样。

    袁觞看她的眼神越发微妙,“没想到,你还有此等能力,竟能哄得他不顾身份,是我小看你了。”

    噫,这男人酸话好多。对啊,你前女友去找第二春了,气死你这个傻逼。

    廖停雁:“我们之间的事到此为止,以后你最好不要来招惹我。”

    袁觞却不愿意吃这么大一个亏,他当初与魔域合作,将廖停雁安插进庚辰仙府,又动用能力将她安排进三圣山,花了那么大的功夫,什么都没得到,这女人却借着他的手攀上了高枝,然后一把将他踹开,没为他做办点事不说还耍着他玩,这样狡猾又有心计的女人,他日一旦她身份更加稳固,绝对不会放过他,他不能留下这么大的隐患。

    “司马焦不在乎你的身份,庚辰仙府其他人难道会不在乎?若是被掌门与其他宫主知晓,你以为司马焦还能护着你不成,如今他是自身难保,嚣张也只是一时的,你当真以为跟了他就万事大吉了?”袁觞神情阴沉地说:“你想摆脱我,没那么容易,你若是不听从我的吩咐,日后只会死的更难看。”

    毕竟她曾是魔域之人,若他这边事发,魔域那边也不会轻易放过这个背叛之人。

    廖停雁只觉得鄙夷,这什么渣男,玄幻修仙世界的渣男和现代的渣男都是同款的嘛,用手段控制女朋友,死缠烂打,威胁,都是这一套。

    廖停雁:“听从你的吩咐?我听你个头啊,你想搞事尽管去。我是什么身份,你到是说啊,你看看谁会信你!”你倒是说清楚我是个什么身份哪!

    袁觞见她不见不棺材不落泪的嚣张模样,举起那只剩一个的铃铛,“你可别忘了,你的伴生灵物还在我手里,虽然它不能控制你,但只要有它在,你的身份就狡辩不能……”

    他一句话没说完,感觉手上一空,铃铛到了廖停雁手里。

    袁觞:“……”

    廖停雁:“……”

    看他说的那么严重,好像是很重要的东西,她的第一反应就是赶紧抢回来,没想到这么轻易就到手了。这么重要的东西,这男的就拿的这么随随便便,被人一抢就抢到手,他弱智吗?

    袁觞眼睛都快瞪出来了,刚才廖停雁的速度极快,他都没察觉到她的动作,可是这怎么可能,她不是炼气修为吗?怎么能在他这个元婴后期的修士手中抢东西,他发觉不对,仔细去查探,这才发现廖停雁的修为自己竟然看不穿。

    这怎么可能,明明昨天之前她还是个炼气期!

    虽然技能还没摸熟,但经验条是实打实的,廖停雁也察觉到自己现在比对方等级高了,顿时无所畏惧,还想揍他一顿。

    “又是司马焦,他竟然、竟然为你做到这种地步!”袁觞眼睛充血,好像就要被他自己的脑补给气死了。

    袁觞之所以如此生气是有理由的,想当年他也是个天之骄子,可惜后来因为一个意外,修为倒退,从化神期退到元婴期,多年来吃了无数天材地宝也没能再把修为堆上去,此生都没有再进一步的希望了,因此一度灰心丧气,心思越发狭隘易妒,如今见到廖停雁这个自己养了准备去咬人的狗一步登天,甚至超越了自己,他不仅是嫉妒恼怒,还感觉被狠狠羞辱了。

    “你该死!”袁觞被刺激得不轻,手中出现一柄宽剑,红着眼睛朝她刺去。

    廖停雁一只咸鱼,被司马焦强行翻身,变成了镀金的咸鱼王者,等级虽然在那,但袁觞暴怒下不管不顾地动手,她还是有点慌,袁觞动作太快容不得她多想,下意识接了他一下。

    然而她感觉自己根本没碰到袁觞,对方就噗的一下远远飞出去,砸在那棵大蓝盈花树干上,又滚落下来,凄惨地趴在那里。

    我……现在这么厉害的吗?刚才好像没什么感觉?廖停雁看着自己的手,又看那边的袁觞,这男人该不会给她打死了吧?

    蓝盈花树上站着的司马焦放下手,瞧着廖停雁那傻样,捏了捏自己的鼻梁。果然是个假的化神期,连一个元婴都打不过。能安排这样的魔域奸细进来,这男人也不是什么聪明的东西。

    袁觞吐血,狠狠咬牙抬头瞪向廖停雁:“你以为杀了我,你的身份就不会暴露了吗!”

    廖停雁满头问号,刚才是谁先动手的?谁要杀你啊?你搞搞清楚诶。

    袁觞:“想不到我最后竟然是死在你这种女人手中,我不甘心!”

    廖停雁:没人要杀你吧,戏怎么这么多,你收一收好吧。

    她用一言难尽的眼神看了眼袁觞,扭头就走,袁觞还在吐血,见她离开,喊道:“你……站住。”

    廖停雁扭头:“你还要说什么,赶紧一次性说完行不行。”大半夜冒充别人来和人家前男友分手这种事真的好累啊。

    袁觞:“你之所以背叛我,是不是因为你爱上了司马焦!真是太可笑了,他那样的冷血罪恶的人,迟早会杀了你!”

    我不是!我没有!你别乱说啊!

    廖停雁紧张地往左右看看,不清楚老祖宗是不是跟来了,正在听墙角,要是让他听到这话,误会了她喜欢他怎么办!她赶紧打断袁觞:“住口,不要胡说了,看你每天想这么多乱七八糟的事,肯定过的很辛苦,劝你去看看病吃吃药,找个地方修养,别整天想着搞事情,很容易早死的。”

    说完她赶紧溜了。

    袁觞愤愤吐出一口血,今日的一切都出乎他的预料,那司马焦,为什么会这么容忍廖停雁这个魔域奸细,莫非是真的被美色所惑?不,不可能,他那种人,怎么可能轻易被一个女人迷住,一定是还有他不知道的事!

    “你是袁家的血脉?”

    袁觞悚然一惊,抬头看去,见到穿着黑袍的司马焦从树后走出。

    “曾经最厌恶魔域的家族,如今与魔域纠缠不清,你可比别人可笑多了。”

    他走到袁觞身前,看到他眼中的恐惧,一指点在他的额头,闭目片刻,自言自语道:“原来如此。”

    袁觞无法动弹,也无法开口说话,只觉得那根冰冷的手指虚点在额头时,自己的识海与灵府,瞬间犹如被飓风席卷,神魂动荡,不只是身体剧痛,连魂魄都有溃散之兆。他的所有秘密,都被人强行窥探。

    咚——

    袁觞的尸体倒在地上,整个脑袋整个破碎了,腥红喷溅在蓝盈花上,腥气盖过了花香,令人作呕。

    作者有话要说:    鸡同鸭讲。

百度搜索 向师祖献上咸鱼 天涯 向师祖献上咸鱼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向师祖献上咸鱼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扶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扶华并收藏向师祖献上咸鱼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