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向师祖献上咸鱼 天涯 向师祖献上咸鱼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司马焦瞧着怀里奄奄一息的廖停雁,她嘴边还有一丝血线,浑身都在颤抖,一向红润的脸颊苍白如雪。

    他一手按在廖停雁的腹部,仔细感受了一番,眉头渐渐颦起。他知道这是什么,他上次还救了她一次,只是那次他以为已经完全解决了,没想到并没有。一般来说,他的血应该能压制,就算不能,后来吃的日月幽昙,也足够解任何毒,除非她身体里那东西,并不是他以为的魔毒。

    魔域的手段,倒是没有他想象中那么不堪一击。只是,她不是魔域奸细吗,怎么一次两次,被这东西反噬?

    司马焦抬手将她抱起来,走上了水池。廖停雁被放在地上后,就痛苦地缩成了一团,又被司马焦强行打开身子。她睁不开眼睛,只觉得自己快要疼死了。

    哗啦——

    司马焦一把将旁边那盏琉璃灯砸碎,透明的琉璃碎片散开后,内里淡黄色的荧光瞬间化作无数萤火,在殿内四处飞舞。司马焦没在意这个,他抬手在碎琉璃上按了一下,将自己溢出鲜血的手掌堵住廖停雁的嘴。

    如果一点鲜血压不住,那就多给她喝一点。奉山一族的血肉,本就是世上最厉害的灵药,特别是他这种奉养灵山之火的奉山血脉,身体里的血日夜被灵火烧灼,纯粹无比,几乎已经算不得是‘血’,而是‘药’。就算是从前奉山一族人还很多时,也是最珍贵的。

    从前他还未得到强大的能力,无法自保,那么多人想要他的血,但他宁愿洒在地上,给一只普通的小蛇,也不愿给那些人。现在,他这般随意给廖停雁,还不只是一滴两滴,这‘大方’劲若是被垂涎许久的掌门师千缕知晓,估计要肉疼死。

    廖停雁疼的牙关紧咬,司马焦堵着她的嘴也喂不下去,带着一点金色的鲜血就顺着她的嘴角流进颈脖。

    司马焦干脆伸手去捏她的下巴,硬生生用手将她的牙关掰开。最让司马焦烦躁的是不能太用力,他要是不收敛自己的力气,那一下直接就能把人的下巴扯掉了。他有生之年只杀人,几次救人,都是因为她,他自己都觉得奇怪。

    好不容易把廖停雁的嘴巴捏开,想把手指塞进她嘴里,偏偏他稍一放手,她就开始挣扎,司马焦没那么好的耐心,直接在自己腕上伤口咬了一口,含了一大口血堵上了她的嘴,全给她灌了进去。灌了好几口,可能是灌得太多了,她那苍白的脸色很快变得红润,甚至红过了头,好像被扔进热水里烫熟的那种红。

    司马焦:“……”救人比杀人难多了。

    他从廖停雁怀里翻出来她的小锦囊,揪出来几片奉山血凝花,一股脑也塞进她嘴里,抵着她的下巴让她咽下去。

    他的血太多了受不住,干脆让她修为提升,这样自然没事了。

    司马焦简单粗暴一通操作,不仅彻底把廖停雁身体里的蚀骨之毒浇灭了,还让她从最低的炼气期修为,直接暴涨,过了筑基、结丹和元婴,直接一举冲到化神期,比她那个师父洞阳真人修为还要高出一个大境界,六个小境界。化神期修士,哪怕是在庚辰仙府这样的地方,她这个修为也能当一个支脉的小脉主。

    别人修炼三四千年,她只用了三个时辰。庚辰仙府立府这么多年,像她这样的幸运儿不超过一只手的数,毕竟像司马焦这样任性又无所顾忌的人不多。

    #每次晕倒醒来后都会发现进度条拉了一大截#

    廖停雁从榻上坐起来,整个人都是懵的。她发现自己意识里多了一朵红色小花,样子和那个红莲花很像,以这个小花为中心,身体里多了一片异常广阔的空间。她侧了侧头,发现自己的意识能穿过大殿和墙面,看到外面的景象,她能感觉到周围许多生物的动静,就好像瞬间变成了千里眼,还有了顺风耳,不仅精神百倍,身体轻盈,甚至觉得自己能飞,能做到很多很多事,移山填海,可在反手之间。

    我怎么膨胀得这么厉害?廖停雁心道,抓了抓自己的脑袋,低头去看身边躺着的人。

    司马焦躺在她旁边,仍是那个苍白的脸,唇却不红了。他的唇色一般是红的,只有那次他在水池子里放血养莲花的时候褪去了红色,现在和那次的模样很像,这大概代表了贫血。

    他很不舒服的样子,一手搭在她的肚子上。廖停雁看见那只手上的伤口,下意识舔了舔唇。昨晚上她差点疼死,但又没有彻底晕过去,发生了些什么她觉得模模糊糊的。好像是被司马焦给救了,现在她身体里这些异样的感觉,都是他给予的。

    廖停雁沉默很久,心情复杂。她莫名来到这个世界,从来就是过一天算一天,因为她在这里,只是将自己当做旅人过客,这个世界再好再大,都不是她的家,甚至这具身体也不是她的,这个身份她也没有认同感。她觉得自己在这里度假,苟活,早晚会回去自己的世界,所以这么久,在这个修真的世界里,她也没有正儿八经修炼过,哪怕得了司马焦那些增长修为的花,也没试着去吃。

    但现在她修为暴涨,才有点自己真的身处奇异世界的真实感。

    她以往开玩笑一般把司马焦当做老板,老老实实待在他的身边,可是其实如果能选,她不会跟着他,因为这是个危险的人物,她看多了他杀人,对他的态度一直很消极。按照现代社会标准,他应该算是个大坏蛋,可是在这个世界,是这个大坏蛋一次两次地救她。

    廖停雁碰了碰自己肚子上那只冷冰冰的手。上面的伤口随意,完全没有处理过。像这种伤,对于一般的修士来说,痊愈是很快的事,但在司马焦身上,这伤却没有一点好转的意思。

    “在这世上,能伤我的没有几人,但是我体质特殊,伤不容易痊愈。”司马焦不知道什么时候醒了。

    廖停雁:“……”这种弱点你告诉我干嘛?

    压力突然变得越来越大,感觉自己进入了彻底的反派阵营。

    司马焦:“你喝了我多少血,知道吗?”

    廖停雁捂住了自己的嘴。之前还没感觉,被这么一说,自己确实喝了人血,呕——

    司马焦:“敢吐就杀了你。”

    廖停雁:“咕咚——”

    她脸色不太好,实在不明白为什么玄幻世界人血能当药治病救人,按照现代科学,直接喝人血没卵用。可是玄幻世界大魔头不跟她讲现代科学,他坐起身凑近她,用那只有伤的手按着廖停雁的下巴:“你的修为已到化神,怎么样,现在想杀我了吗?”

    真话buff,开启。

    廖停雁:“不想。”

    司马焦:“还想涨修为吗?”

    廖停雁:“不想。”说实话突然变成这么厉害的修仙人士,就好像拥有了高端的机器,但是不知道怎么用,只能小心摸索,心里还怪怂的。

    司马焦:“想离开我吗?”

    廖停雁:“不想。”

    不想三连。

    等等,不对,为什么最后一个答案是不想?廖停雁惊讶地瞪着司马焦,为自己最后那句不想感到吃惊,难道……她已经被腐朽堕落的生活侵蚀到这种程度了?

    司马焦也愣了下,放开她的下巴,靠在靠枕上,眼神古怪,“你是来用美人计色.诱我的?”

    廖停雁无比干脆:“不是!”

    好的,为自己正名了。但是我做了什么才会让他产生这种错觉?廖停雁扪心自问,自己可真的没有想睡他的心。

    司马焦:“那就好。”

    说完这句,他拽住廖停雁,抱着她,就好像抱着一坨软绵温热的枕头,闭上眼睛,准备休息。

    不是,祖宗你等会儿,说了不是来色.诱的,您就这么放心拉着我睡了?那你问这个问题有个鬼的意义?

    意义在于,要是有想睡他的心思,司马焦就会选择捏死她。没有那种心思,他就会把她当抱枕。

    廖停雁睡不着,她的精神好的有点离谱,被人当抱枕一样躺着,她的思维发散。如果是普通人发呆,那就是发呆,可作为化神期的修士,她的思维发散,就是意识往外跑。那是很新奇的世界,廖停雁能看到整个白鹿崖上的建筑和花草树木,所有东西在她眼前纤毫毕现。她看到天上的飞鹤,心里一动,就完全拉近了过去,就好像她整个人站在仙鹤的身边,还能感觉到空中的风,再一个眨眼,她就来到白鹿崖下的瀑布,看到瀑布潭水缝隙里生长的兰草,看到阳光下瀑布的彩虹和溅起的水珠。

    她见到傀儡人在宫殿的廊下走动,见到大黑蛇在殿外的柱子上盘着睡觉,柱子很滑,它睡着了就一直往下滑,滑到底后又醒来往上爬,智商显而易见的不行。

    廖停雁就好像得到了一个玩具,意识在白鹿崖上上下下来回看。她看了一会儿,觉得想去外面看看,意识就像云一样往外铺展。

    忽然,她感觉身体的脸颊上一凉,猛地睁开了眼睛,那些风一样到处乱飞的意识也瞬间回笼。

    司马焦凉飕飕的手捂在她的脸上,他仍然是闭着眼睛,说:“别往外面乱跑,白鹿崖有我在,其他人神识不敢过来,你才能这么随便乱晃神识,出了白鹿崖,外面不知道多少人的神识在虎视眈眈,你一出去,就这个弱鸡的样子,撞上任何一个,马上就能变成白痴。”

    神识?刚才那个吗?廖停雁乖巧地哦了一声。

    既然这个技能不能玩,那就玩其他的。她躺在那瞅到旁边悬浮的琉璃灯,眨眨眼睛,那琉璃灯就顺着她的意思漂浮了过来,她伸出一只手接住那只琉璃灯,兴奋地想,以后躺在床上想吃什么拿什么,就不用起身去拿了,心念一动东西就过来了!

    她瞅一眼旁边的司马焦,看他没反应,掏出自己的小锦囊,从里面拿了吃的。她在里面放了不少东西,都是让傀儡人准备的,这会儿她虽然不饿,但想试验一下偷懒秘技。

    像葡萄一样一串串的指甲盖大小果子,悬浮在空中,廖停雁让它们一颗一颗从梗上摘下来,主动送到自己嘴里。她就像雏鸟一样张着嘴巴等着小果子掉到嘴里,小果子送到嘴边,忽然往旁边移过去,送到了司马焦嘴边。

    突然被半路截胡,廖停雁诧异,这祖宗不是不吃东西的吗?

    司马焦咬着嘴里的小果子,睁开一只眼睛瞧她,“你是个假的化神期吧,随便一拦就能截过来。”

百度搜索 向师祖献上咸鱼 天涯 向师祖献上咸鱼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向师祖献上咸鱼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扶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扶华并收藏向师祖献上咸鱼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