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漓梦之殇 天涯 漓梦之殇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不知谁和那个南烟国太子南寻耳语了一番,那个南烟国太子南寻,双眉微皱。

    然后略显僵硬的说到:“第一场文试,便现在开始吧!”

    南烟国一白衣男子缓缓的走出,步履轻逸,气质沛然。

    他向北陵国那边微微一笑,仿佛一切他都不放在眼里,好一个孤傲之人。

    北陵国一方也走出一身穿青衣,面容祥和,飘然绝尘之人。

    他嘴角带着微微的淡笑,向那名南烟国男子点头示意,缓缓的报出了他的名字。

    这名男子,便是清漓在宴会开始前见到的那位书卷气十足的男子。

    只见皇上及一众大臣们嘴角的笑意更深。

    而那名南烟国男子却颇为不敢置信,默默重复着他的名字:“逐风,逐风,莫非是那个逐风…”

    他的眼睛瞪得极大,竟有一种滑稽之感,全然没有了刚刚仿佛一切都不在意的淡定自若。

    清漓颇为不解,仅仅一个名字而已,怎的大家的反应都如此之大?清漓的贴身宫女小月这时候解了她的疑惑。

    她双目闪亮,用着崇拜的语气说:“这位逐风公子,乃是御史大夫的嫡次子。”

    清漓疑惑开口:“那又如何?”

    她紧接着道:“逐风公子因为上有祖母着,加之有嫡亲哥哥承担着家族的兴衰,所以他自己便一心向着学问。”

    “六岁便由一首《长恨》明动京城,十岁便外出游学,如今仅仅十六,便受各国文士的推崇。”

    清漓听此也吃了一惊,此人竟然如此的厉害,清漓隐隐的期待着他接下来的表现。

    小月又激动的说:“逐风公子竟然外出游历回来了,之前从没有听到这个风声,怕那个南烟国太子也定是刚知道,此局我们必胜!”

    看着她如此信心十足的样子,清漓自是对这个逐风寄予了厚望,若他真的胜了,“那我的压力便也可以小一点。”

    两国裁判员一声令下,南烟国的那名白衣男子以及逐风便缓缓的提起了笔。

    此次比试的内容是选个场中的意象随机做诗一首。

    随风提笔之后,扫视了一眼赛场,便带着胸有成竹的淡笑,落了笔,提笔落笔一气喝成,仅一盏茶的工夫,他便把诗作完了。

    他静静地在那里伫立,等待着比赛结束。

    那名南烟国男子,也许是因为逐风的出现太过突然,打碎了他的信心,使他太过的心慌意乱。

    他的眼神乱瞟,没有任何的焦具,提笔后愣了很久很久。

    他又抬眼看到逐风已经作完诗并落下笔后,赶紧慌忙的下笔,却时时的中断,迟迟没有作完。

    清漓看台下那南烟国太子南寻的脸色都有发青了。

    好似要自己冲上台去,替那个白衣男子把诗作完成,却碍于比赛,生生的克制住了自己的动作。

    在等待期间,清漓实在是感觉无趣,竟用手支着桌子小睡了一刻。

    清漓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但在她醒过来之后,那个白衣男子竟还没有作完。

    皇上呵呵一笑,对南烟国太子说:“不知此人何时才可以作完?”

    那南烟国太子的脸色,由青转黑,狠厉的对那白衣男子喊到:“你作完了没,之前怎没见你这么的没用。”

    那名白衣男子,更加的焦急,思绪也更加的烦乱,汗珠顺着他的太阳穴缓缓的流下,滴到桌面,差点沾湿宣纸。

    可能是迫于外界环境的压力,他终于是作完了,微微的喘了一口气。

    连忙回那个南烟国太子,道:“作完了,作完了。”

    这时裁判员们便一一的将他们二人的诗作大声的读了出来。

    那名白衣男子作诗虽然时间久了点,但质量却是上佳。

    不幸的是,他的对手实在强大,在听过逐风的惊人之作后,谁胜谁负,已经很是明显了。

    但可能是为了顾及南烟国的脸面,两国的文人还是装模作样的讨论了一翻。

    然后才宣布获胜方是逐风。

    北陵国之人自是十分的高兴,我亦是喜不自津,暗暗道:“不愧是名镇各国之人!”

    下一场便要清漓上场了,由于第一场花费的时间太长,所以现在已经接近饷午了。

    皇上带着上位着的威压,道:“大家也都疲了,不若都歇一歇,用过午膳后再进行下一场。”

    于是他们便去用膳了。

    清漓一直有察觉那个南玲在死死的盯着她,但是那与她何干?于其和南玲冲突,不如比试场上见真章。

    清漓带着她的宫女迈着轻快的步伐向着她的寝宫而去。

    “我得好好的养精蓄锐,等下午定要杀的那个南玲片甲不留!看她还怎样嚣张!”

百度搜索 漓梦之殇 天涯 漓梦之殇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漓梦之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幻恋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幻恋手并收藏漓梦之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