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生如狂澜 天涯 生如狂澜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今早起,天刚蒙蒙亮,一名看起来年龄约莫十七八岁的少年,一头扎进刚开铺的面摊,大声说,“老板,来碗面。”
老板是个胡子花白的老头,在文定城这么个小地方活了大半辈子,没见过什么世面,不晓得世界上还有个西斯帝国,也不晓得那里的人都是金发碧眼的面孔。
手中端着的烟杆一下子就摔到了地上,连带着滚到一边。
老头一脸惊愕,莫非是山妖饿了,出来寻人吃来了?前些日子就听人说最近闹山妖,城头卖西瓜的老拐,一个人上山打柴,过了几天都不曾出来。最后闹得官府遣人去寻,在大山里寻了三天三夜。结果倒是寻着了,是在一处水潭中,老拐的尸体就漂在水面上,五脏六腑都被吃空了!
想到这,老头骇得直哆嗦,冷汗直流。
“呔!你这畜生,平日里在山林间祸害人还不够,今儿个竟跑出来了?真当无人治得了你吗?”也许是因为太害怕的缘故,否极泰来,老头抄起一条板凳,颤巍巍横于胸前,“我今儿个就为民除害!杀个为祸人间的山妖,想来鬼神也不会怪罪!”
说罢,便举起板凳朝“山妖”狠狠砸去。而山妖似块木头般的,不躲也不避,任由板凳砸脸上。
只一下,便将山妖从桌上打翻,脸上浮现出通红的印记。
“哎呦!”
山妖趴在地上,捂着肿起的脸,看样子是被打得有些迷糊。老头见状,便再一次高举板凳,作势就要砸下。今日,他便是决心杀了这山妖了。未曾想,自己穷困潦倒大半辈子,到了快入土的时候或许还能得个“屠妖英雄”的美名。
“你干嘛打我?”风辰昂着脑袋,并未因无故遭打而愤怒,只是尤为的茫然。难道他来吃碗面有错吗?
此山妖既能化人形,又能言人语。老头更加骇然,被惊得连连倒退几步,待心情略微平复,又上前来,高擎板凳。
打小起,老头便听闻过不少流传于街头巷陌的奇闻怪谈,知晓此物若不除,定是个隐患。
“莫急,老汉我这就送你去轮回去!”
板凳应声砸下,随之传来的木头碎裂声。断裂的另一半板凳被山妖握在手上。
这下老头可慌了神,踉跄着倒退,一不留神被桌脚绊了,随即就瘫坐地上。
老头倒是想使劲爬起,却使不上劲,身体瘫软如烂泥,只得眼睁睁瞅着山妖朝自己走来。想起自家那还在咿呀学语的孙女,以及不嫌他没用,不嫌他穷,啥也不要就一心一意跟着他的老伴,老头不由得闭上了眼,心说:人难免一死,可若老汉身死,陋室中那一老一少该怎个活?只求天公开开眼,免我一死,百年后定给天公当牛做马。
风辰把手里抓着的半截板凳丢在地上,“我就来吃碗面而已。山妖根本就不存在,,如果有,那肯定是还没被发现的一种新灵兽。而且山妖怎么进得了城?守城士兵又不是吃干饭的。”
“你……你不是山妖?”老头一双老眼昏花的已经上下瞟。
风辰不知道老头为什么会揪住这个问题不放,还要再三的确认,他明明已经给出来回答,十分的回答。
这就好比如教一个小孩子做题,明明告诉了他一加一等于二,但第二天、第三天他又跑来问,一加一等于几,是等于二对吗?如果不做出一些足以让他加深印象的事,他就永远都不会记住。
“你想让我吃了你吗?”风辰把眼睛瞪大,露出尖利的虎牙,把脸伸到老头的面前。
老头被吓得浑身一颤,连滚带爬地往后退。心想,出门的时候忘看黄历了,今天肯定不宜出摊。
“老头,你知不知道世界上还有个西斯帝国?”风辰找了张板凳坐下,手上发出亮光,轻轻揉搓自己的脸。
他在用元力消肿。
“老汉我连文定城都没走出去过。”
老头从地上爬起来,搀扶着桌子,屁股上有些肮脏,但他没法拍,因为他明显还惊魂未定,要是撒开扶桌子的手,肯定就又倒下了。
“难怪。外面的世界大着呢。”
既然对方连这么个小地方都没走出去过,那也不必跟他说西斯帝国的事了,那解释起来一大堆,太过于麻烦,只要对方相信自己是个人就行了,还有正事要办呢。
说起来也挺奇葩的,一个人还要像另一个人证明自己是人。
“你知道城主府往哪走?”风辰问。  
“一直往南走,长着一颗梧桐树的就是了。”老汉用手比来比去。
邵雪痕几人围坐在桌边吃早点,无外乎都是那几样——豆腐脑、油条、豆浆……貌似全天下人吃的早点都是这几样,要不然就是包子、粥、粉、面。
据说万岁爷最喜欢吃的是麻圆,他说:他吃麻圆并不是因为它多好吃,而是因为吃到麻圆里包着的豆沙时有种莫名的成就感。有期待,才有动力。
“豆腐脑吃咸辣才有感觉。”穆熙用瓷勺磕碗沿,一边用筷子夹起一个油条,把它塞进装豆腐脑的碗里,一边吃还一边说,“不吃咸辣的豆腐脑,那能有味道吗?”
“饮食习惯不同而已,你总不能强迫别人跟你吃一样的吧?还有,不论在哪,吃饭时敲碗都要被长辈骂的。”重名抬头看了他一眼,淡淡地,不断响起的敲碗声实在是搅得心烦。
“对,这不吉利。”穆熙停止动作,场面清净了不少。
“这是莫田的所有资料。”重名在桌上放了一卷纸。知道他们一早就走,他昨晚连夜让人赶出来的。
账房先生们需要从数百本如字典的档案中,找出有关莫田的资料,然后全部摘抄,编写成了一本尤为详细的专属于莫田的档案,详细到他老娘姓甚名谁都写到了上面,就差写上他何年何月死了。当然,这是一项十分消耗精力的工作,此刻,那些账房先生们还在书房里酣睡不醒。
好巧不巧,风辰找到城主府时,他们正准备离开。
“真是老熟人呐。”风辰打量穆熙,微笑着,就像是逢见别离许久老友一样。
穆熙认得他,在学宫内趾高气扬,经常一掷千金的贵公子,他身后常跟着一群“马仔”。本来这倒不足以让他认识对方,只是他每一次违反校规时,都能被对方逮住。就那么抓住他的衣服,在阳光下一头金发闪得耀眼,身后还站着几名凶神恶煞的人,如果不是他们戴着学生会独有的徽章,穆熙都会以为他是遭到了来自校霸的欺凌。
这个时候,风辰就要拿出小本本和笔,记录下穆熙的名字以及班级,然后明天上课前去收检讨。
穆熙也是个好了伤疤忘了疼的家伙,前一天晚上还在因为写检讨写得手腕酸痛难耐,在心底默默发誓以后绝不再违反校纪校规,隔几天又犯,然后又发誓,并每次都会说这是最后一次,然后再隔几天再犯。以至于他的检讨叠起来比理论课的书还要厚。
风辰对待这个屡教不改的家伙也懒得去训诫了,每次只是草草收了他的检讨,看也不看就放进课桌。直到有一天,他发现那些检讨塞满了他的课桌,连本书都放不进了。于是他对穆熙感到震惊,从心底里对他感到钦佩,这毕竟也是一件值得吹嘘的事。然后一把火烧掉了他历年来所有的检讨。
因为这件事,穆熙也当之无愧的登上了学宫知名人士榜单,这毫无疑问是带有讽刺含义的。因为榜单上的除了他都是类似于苏洵或邵雪痕这种人。
不过穆熙本人对自身登上榜单毫无波澜,照样该干嘛干嘛。但有那么几天别人看见他,会对他喊,“嘿,你好啊,能告诉我登上榜单是什么想法?就像获奖感言那样说。”
这个提问并未带有恶意或歧义,穆熙知道,对方就是想让他难堪,看个笑话而已。他出的糗已经足够多了,这种话对他来说也只是不痛不痒,装傻充愣随便说几句,然后离开就好了。

百度搜索 生如狂澜 天涯 生如狂澜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生如狂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夜登花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夜登花楼并收藏生如狂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