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生如狂澜 天涯 生如狂澜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年轻人做事多半会给人一种不牢靠的感觉,而这么年轻的城主让人很难不怀疑他是否是靠自身能力坐上这位置的。但看现在看起来这位城主并不因为年轻而做事不利索,正相反,他书房的书桌上摆满了一大堆文档,几名侍从正坐在桌边快速翻阅着文档,纸张翻动的声音很有节奏感,但这么快的翻阅速度让人很是怀疑他们是否看清了文档上的字。单调的纸张颜色让人看了很头晕,这是一项十分繁琐的工作,要是耐性不好的人来做估计得发疯。但他们很投入,丝毫没察觉到有人来了。
“他们都是账房管理账本的先生。”城主说,“翻看文档跟看账本没多大区别,对于翻这些无聊的纸张,他们可是一把好手。事发后的第一时间我就找来了他们查文档。处理术法师案件可不能懈怠,以免出什么乱子,尽早抓了尽早安心睡觉。”
“现在查出什么来没有?”穆熙从邵雪痕身后跳出来,“比方说有没有什么值得怀疑的人?”
“倒是有两个,不过已经排查了。”城主说,“至于剩下的,他们还在翻文档。目前没有。”
“文定城又没有官方的术法师,怎么查?让普通人上门不会被打吗?”穆熙说着一些不找实际的话,他为自己被看成跟班而耿耿于怀。
“打?脑子没病的都不会这么做,帝国的愤怒他们接不下来。所以说,他们只能老老实实配合,不然就让他们去牢里反省。”城主背过手,转身离开,“这么多文档一时半会查不出的,我还有点事,就不陪两位了。待会我会让人带你们去沐浴更衣,湿了的衣服黏在身上很难受的。”
“喂,你叫什么啊?”穆熙大声冲着他的背影大声说。
城主停下脚步,回头淡淡地说,“姓重,单名,明白的明。”
“两位,请跟我来。”一位侍从走过来,伸手示意两人跟他走。
一张长长的、半透明的帐幔悬挂在床的两边,连空气似乎都变得火热。
女人褪去衣服时窸窸窣窣的声音,勾起男人心中的小虫子,酥**麻的痒。她直勾勾地看着男人,眼睛里有着动情的光,绯红的脸颊看起来就像是泛着光泽的苹果一样,诱惑着人。
男人揽住她纤细的腰肢,就好像怀抱着一块温润的璞玉。
尽管这个女人是个从事不正当职业者,不知道有多少前辈跟她共度良宵,行鱼水之欢。但抛开这一切,女人的容貌也是不错的,小巧精致的鼻子,薄薄的唇,至少值那两枚金币了。
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如今想来这句话真不错。不难明白为什么人人都想当帝王,这才只是一个头牌,那如果是几百甚至上千个头牌呢?他有些不敢相信,他又忽然间明白那些君王为什么会荒废国事落入女儿怀了,正所谓,六宫粉黛无颜色,从此君王不早朝。换做是谁,都很难选择不去当一个昏君。
他是术法师,但在术法师内他又被称之为赏金猎人,这是一个职业,受雇帮人解决问题,他们接受的任务性质通常介于帝国法律的灰色地带,再往前一步就会触犯法律。他们什么都做,小到帮人修餐桌,帮邻居们跑腿去集市上买菜,帮老奶奶带孩子……虽然这听起来着实是滑稽了一点,但这就是赏金猎人,只要给出的价码足够并且委托人保证金钱能到他们手上,他们也不会介意去杀个人或放个火,甚至去刺杀皇帝也不是不可能的事,虽然刺杀皇帝这种事不太现实,但赏金猎人里的疯子可不在少数,对他们而言大不了就跑路,做个四处流浪的人也没什么不好的,至少流浪的路上有钱买酒和逛妓院。
世界各地遍布着像他这样的赏金猎人,他们有着隐秘的聚集地,有专人管理,那里有着委托人颁出的任务,以及各种稀奇的东西。从中甚至还能知道今早上皇帝吃了什么,以及皇后的内裤穿的什么颜色,那里应有尽有。
他们只过自己想过的生活,他们号称是一群崇尚“现实”和“理想”的人,只对金钱着迷,对皇帝敢不敬重,对天神敢不屈膝,他们是一群十足的亡命徒,过着刀尖上跳舞的生活。
迄今为止,帝国还不愿对这些不太遵纪守法的家伙动用武力,毕竟一大群的术法师如果进行暴乱,后果不堪设想。而赏金猎人接受的任务也很少会明面触犯帝国的底线,所以帝国对于赏金猎人的存在也是一种默许的态度。
男人刚要俯下身想亲吻女人如天鹅般修长的脖颈,就被粗暴的敲门声打断了,正在紧要关头被人打断这是一件让人很抓狂的事,就好像你打游戏好不容易抵达最后一关,却因为电话来了导致满盘皆输。男人起身胡乱抓起一件衣服披在身上就走了出去,里面没穿,露出一截腿毛浓密的腿。
他打开门,大声嚷嚷,“是谁那么不长眼睛?”
门外的那个人穿着黑色的斗篷,宽阔而深的帽子遮住了他的脸,他全身被黑色包裹着,一股子的神秘感,让人不由得想扯下他的帽子一探究竟,但谁知道他的帽子下会不会还是一张戴着面具的脸?这样的装扮出现在妓院里多少会引得一些目光,因为他看起来不像是嫖客,倒像是不能露面的杀手。走过的人都想瞧瞧斗篷下藏着的是怎样的一副面孔,但他们只能瞧见一片黑暗。
“怎么是你?”男人愣了一下,然后压低声音有些愤怒地说,“不是说好咱们以后不再见的?我的任务不是已经完成了?还是你想让我请你光顾一次青楼?”  
莫田接受过各种任务,也面对过不少委托人,但大家都是一手交钱一手交货,最后双方一拍即散,谁也不认识谁。但任务完成后委托人还把自己从有女人的热被窝里敲出来的,他可是头一回碰见。而且按理说他们已经不存在任何雇主与受雇者之间关系了。他觉得自己必须得要个说法,不然这件事没那么好解决。
“我们约定过,任务完成后,你走的越远越好。为什么现在还要逛青楼呢?”
“每次做完任务后,我都要放松一下。”莫田耸耸肩,“美酒配美人,这叫生活。”
“好吧,那我希望你过了这一晚之后,能走得远远的,这样你才能继续过你的生活。二十五万的金币够你挥霍一辈子了。”委托人不知道从哪拿来一杯酒,浊黄色的酒液在杯中荡漾,通过酒香,莫田立马就分辨出这是度数不高的黄酒。但委托人好像不太能喝酒,一口能下肚的酒他分了三次,似乎还有些艰难的样子。
“兄弟,如果不能喝那就别喝了。”莫田去屋内拿出一张纸递出,“看你喝酒好像是在受酷刑一样。”
“谢谢。”委托人接过纸,抹了抹嘴随后丢在地上,“我不太喜欢喝酒。记住我说的话,走得越远越好,最好找个深山老林躲一阵,因为官方已经来人了。如果你没有按我说的做,后果就是……我会亲自送你去见天神。”
关于那个字眼他没有说出来,而是摊了摊手,但那个字是什么莫田不可能不知道,只是他觉得这个委托人挺有想法的,威胁他离开要不就死,简直像极了他以前拦路做土匪的样子,对着过路的人大吼,要么交钱要么死。
“你是在跟我开玩笑吗?”莫田的语气变得生硬起来。
“你觉得呢?”
委托人抬起头,与莫田的目光触及,莫田简直惊得要跳起来,他敢拍着胸脯保证那绝对不是人类能拥有的眼睛,虽然他的保证不抵几个钱。一瞬间他觉得是魔族潜入了,但魔族的眼睛普遍都是暗紫色的,从来没有过黑金色的,一对瞳孔缓缓地变成了竖瞳,就像是猫一样。
那对瞳孔里似乎封印着古老的凶兽,莫田越看越觉得心悸,就像是心脏被野兽叼在了嘴里。
“记得我说的话。”委托人的瞳孔又变成了圆,就像它变成竖瞳时一样。他点点头,转身就要离开。
“如果我把你的斗篷揭开会怎么样?”莫田从刚刚的惊惧中回过神来,身上已经渗出了冷汗,“底下会不会是人类从来没发现过的新的族群?”
“猫的好奇心很重,什么都想瞧一瞧,可它们有九条命,而人类却只有一条。”委托人头也不回,在跨下楼梯时说,“我可没说过我不是人类,只是与普通人类不太一样,纯属只是因为体内流的血不一样。此外,提醒你一句,妓女的身上多半带着点病。”
“多谢你充满善心的提醒,我会记住的。”
莫田看着委托人的背影出神,连躺屋内那个女人把手伸进他的钱袋也没发觉。他意识到自己完成的这项任务应该是个烫手的山芋,即便这个山芋丢掉了,还是会烫伤手。不管怎么样,他觉得此刻应该跑路了,保住自己的小命还是为好,他不缺钱,路途上可以挥霍着吃喝玩乐。赏金猎人认为钱就是用来花的,所以他们领到雇佣金后第一件事就是去寻欢作乐,根本没人会把钱存着,自然也没人会有存款这种东西。把钱存着就好像一个女人自愿地脱光了躺在你面前,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含情脉脉地看着你,而你却因为坚持着对方不是妻子而不上手。这简直就是丢了赏金猎人的脸,说出去是会遭到同行耻笑的。
如果赚钱的目的不是为了夜夜笙歌,那么赚钱将变得毫无意义——这句话是每位赏金猎人心中的箴言。
生活嘛,过得舒坦、开心当然是最重要的。
他决心去的第一站是帝国赌城,他曾在那里输光了所有积蓄,因为负债太多不得已而跑出来。现在他有了钱,他要重回赌桌,翻本,最好赢个十几二十倍。那里的赌场为了吸引各位财主的光临,在赌场里放置了不少如花似玉的姑娘,使每一位坐在赌桌旁的顾客都能够享受到她们的服务,甚至还有来自西斯帝国的姑娘,她们的肌肤就像牛乳一样洁白,长发像金子一样富有光泽,她们会穿着极其性感、露骨的衣服在大厅中走来走去,化着浓浓的妆。只要顾客需要,她们如血一般殷红的唇会在你的衣领上留下带着迷人芳香的气味,修长的美腿会缠在你的身上,她们轻声细语的诱惑顾客大把大把地往赌桌上砸钱,莫田就是因为这些女人的才输光了家底,逃出赌城时他还在心里咒骂着那些让他变成穷光蛋的女人,同时他也发誓这辈子再也不去赌任何东西了。
可现在他一想到那些妖艳的女郎心里又发起了痒痒,发过的誓也被他忘在了一边。人活着努力奋斗不就为出一口气让人抬头仰望嘛,但赏金猎人这个职业被人视为低贱,别人说不可能抬头仰望的,可在赌桌上不一样,没人知道他是谁,他只是一个豪气的赌徒,不断往赌桌上砸钱发动一场又一场的豪赌,他一掷千金的姿态就是给人用来仰望的。此外,他还要去好好“惩罚”一下那些让他变成穷光蛋的妖艳女郎,逃跑路上他只能隐姓埋名,以避开赌场派出的抓他的人。身上没半个子的他只能靠挖野菜度日,有时候没心情挖野菜他也尝试过树皮,但那像在吃沙子一样,满嘴都是木茬,实在是难以下咽,最后他还是老老实实地继续挖野菜。
有些时候,路上遇上一些好心的人,看到他蓬头垢面的会大方的把手中的馒头掰下一大块分给他。他吃着馒头靠着树,心里说这世界也没那么糟糕,至少还有人愿意把自己不多的口粮分给他。
赌场在帝国的最东边,是最早能见到太阳升起的地方,而文定城是帝国南边的一座小城,天知道他是怎么靠着挖野菜来到这的,他几乎穿过了小半个帝国。想到这,他不禁有些泪流满面,他都不知道自己当年是靠着何种毅力才坚持下来的,有一种劫后余生的感慨。
大难不死必有后福。莫田心想,也许那段不堪回首的过往就是老天给他的考验,虽然自己并不信天神,但此刻依旧忍不住地想向上天献出自己的吻,尽管上天应该不会接受他的吻。
既然官方已经来人了,那么在这里继续待下去也不是什么明智的选择,而且委托人似乎是个说到做到的人,要是他不走可能真的会死。
莫田瞥了一眼窗户,窗户被白色的幔纱遮住,但从中透露出的光还表明着这是白昼,他还可以在这里舒服的住一个晚上,只不过多付出两枚金币而已,他已经在这里连续住了三天了。
莫田躺回床上,思索着这么大一笔钱该怎么用,总之这一次他不会再把所有的钱押赌桌上了。
对于此刻躺在他身旁的女人偷了他的钱,他也懒得去计较,他现在有钱,何不装得阔气一点。而且钱袋里也没几个钱,钱都在钱庄里存着,钱庄的凭据在钱袋里安安静静的躺着。偷凭据?他相信女人还不会蠢到这个地步。

百度搜索 生如狂澜 天涯 生如狂澜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生如狂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夜登花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夜登花楼并收藏生如狂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