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生如狂澜 天涯 生如狂澜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巨大的金色雷电扭曲着,像是一条发狂的巨蟒,所有战场上的生灵仰望它,就像是仰望他们的君王,拥有灭世之力的光映照着他们沾满污垢的惨白面庞。他们并未对着强大的力量感到惧意,只是觉得震惊,那种超越魔君的力量,唯有——神!
他们甚至连厮杀都忘了,沾满鲜血的利刃被他们丢弃在一旁,被白雪裹住。而这就是神,神的威严,他的脚下所拥有的只能是臣服。
邵雪痕立于金色雷电中央,雷电只是一束束劈在他身旁,他是缔造者,雷电由他操控,只要他愿意,毁灭整个世界也就是抬抬手的事。现在他的周围已经没有任何生灵站立着,他们都在神的愤怒下死去,变成飞灰飘散。
他的瞳孔变成冰蓝色,看起来不带任何感情,但胸口剧烈地起伏看得出他无比地愤恨。他的视线转回女孩的身上,她那么的漂亮,脸上没有痛苦,就好像她是睡着了,只是睡着了就再也醒不过来的那种。
邵雪痕的瞳孔忽然变回了正常的颜色,冰蓝色化开,就好像春风二月冰雪消融万里柔情。他身上的伤痕愈合,最在意的白衣重新变得干净完好,一个翩翩少年的模样又出来了,看起来一切似乎都变得好起来了。
但却有一个人醒不过来了,邵雪痕的心变得就像是这片战场的焦土,千疮百孔。再也没有人能在他迷茫时点醒他,再也没有人能在他无聊时默默地陪着他,再也没有人能在他痛苦时默默地安慰他……再也没有,他的心里空唠唠的,林韵竹的“睡去”似乎把他的心也掏空了。
“好了,那个低级生物飞灰湮灭了。”冰羽说,一个魔君对他来说完全不是事,只要他想,覆灭魔族也不是问题。
“你好像很在意她。”
邵雪痕沉默着,长长的睫毛上盖着几片洁白的雪,就像是烙印在雪地上的画。小的时候他总是觉得林韵竹无所不能,能把欺负他的人打到抱头哭泣,她挡在他身前手拿竹条的背影还历历在目。林韵竹的朋友好像也不多,寥寥无几。其实她跟他一样,都是孤独的,他们都喜欢把自己伪装成一副刀枪不入的样子,以为这样就可以保护自己不受伤害,但真实的是,往往外界有任何一丝的变化都能让他们胡思乱想。
那种莫名的剧烈头痛又来了,像是小时候被他打碎的玻璃,脑海中的影像变得四分五裂,如蛛网一般纵错杂乱,一块接着一块堕入黑暗之中。眼前的一切开始摇晃、震动,像是这个世界随时会坍塌。他抱起林韵竹开始狂奔,像是要逃离这个世界,她的黑发如被风拂过的柳条般飘荡。
脑子里再一次剧烈地抽痛,像是谢幕时降下的黑幕,他什么也看不见了,然后他感觉到了失衡感,如天翻地覆,他抱紧怀里的女孩,尽力不让她受到碰撞。她来临这个世界时是干净的,所以她理所应当干净的离开。
邵雪痕睁开眼睛,看着怀里已经没有体温如冰雪一样的女孩,眼睛里莫名出现一丝疑惑,他并不记得自己认识她,但眼前的女孩此刻却安静地躺在他的怀里,而他躺在雪地上。女孩死去的方式惨不忍睹,整个胸口完全被洞穿。
“来吧,该去行走我们未走完的征途了。”
这个突然出现的人,他清楚的记得,但对于这个世界他却忘记了,一点也想不起来。
邵雪痕从地上爬起,看了一眼女生,漂亮的眸子眨巴着。
“这个女生,她好像和我认识一样。”他用手指着林韵竹,不知怎么的,他觉得内心深处忽来一阵伤感。就像是一个心心念念地东西没了,一个小人躲在他的心里哭得很伤心,就好像整个世界都随之崩塌。
“你认识她。”冰羽说,“但你就快要把她忘了。”
“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邵雪痕有些不明白,认识一个人怎么就会把她忘了?
“你不能有包袱背在身上,那会影响你前进的步伐。这个世界,你是救世主,也是亡命徒。”冰羽说出一番让人莫名其妙地话,眼睛里跳动着寒冷的火焰,“亡命徒不该有感情。”
“对,杀了苍溟。”邵雪痕握紧拳头,火焰从他的背后燃气,携带着十万年的神的愤怒,复仇的火焰在冰雪中熊熊燃烧,“以神之名!”
他跨步走向前方,脚步坚定,目光犀利,神圣不可侵犯,似乎挡在他前面的一切都将被撕碎。
寂寥无痕的寒风吹来一股淡淡的香气,一股似曾相识的香气,很熟悉很熟悉的感觉。
邵雪痕忽然间停下脚步,任凭寒风吹乱他的黑发,转身看着女孩,瞳孔里透露出迷茫。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觉得那股香气很熟悉,但他就是觉得那股香气仿佛刻在脑海里,熟悉到骨子里,只是不知道为什么记不起来了,就好像被一串锁链捆住,连带着以前的记忆。
“怎么了?”冰羽问,“救世主。”
“嘘,别吵。”邵雪痕伸出右手食指放到嘴边,似乎是害怕冰羽的说话声会叨扰到熟睡的女孩。
他细细思考着,但对于眼前女孩除了熟悉感,脑子里完全是一片空白,就像她从不曾出现过,但他却又清楚的记得女孩的耳后有一颗痣。他蹲下来,想要看女孩的脸,他觉得这样可以看她看的清楚些,说不定就记起来了。
那股香气又进入了他的鼻子,忽然间像是有什么东西挣脱了黑暗的枷锁,所有的一切都像是拳头一样狠狠地砸在他脑袋上。
那个女孩爱穿碎花连衣裙,从小到大都又一条一模一样的……那个女孩最爱吃的水果是荔枝……那个女孩最爱的玩具是她床头上的布偶熊……那个女孩最爱的花是海棠,长长用海棠花瓣来泡澡……那个女孩叫林韵竹。
“你知道吗?海棠的花期是四月到五月,听说鄱阳的海棠花是天下最美的,什么时候你陪我去看看?”
“等有时间吧。”
邵雪痕忽然暴跳起来,嗓子里像是藏着一只野兽,低声嘶吼,歇斯底里,“这是你干的,对不对?你想让我替你们杀了苍溟,所以不惜封印我的记忆让我忘记这一切,只留下杀死苍溟的目的。但我告诉你,我是人,一个有着情感的人,不是神,不是高高在上冷酷无情的神。”
他抱起林韵竹,紧紧地抱着,似乎想用自己的体温温暖她,她不该死在着样的冰天雪地里。说来奇怪,拥有冰系灵根本该不惧严寒,但他此刻却觉得那么冷,那么冷……
“谁要是敢这么对神说话,那么他一定会被碾成粉末的。”冰羽淡淡地说,“但你不会。”
邵雪痕隐隐约约听见远处传来了歌声,那么的空灵,那么的洁白。好像是林韵竹的声音,歌没有词,只有幽幽地哼唱,唱着唱着她好像哭了,歌声也戛然而止,只有阵阵啜泣声。
“我答应你杀死苍溟,但同样也可以反悔。”邵雪痕说,“你没资格对我的一切指手画脚的。”
“如果我告诉你,你可以救她呢?”冰羽从容地笑着,就好像一切他都尽掌握着,没有什么是他无法面对的,没有什么是他不知道的。
邵雪痕忽然产生出一种被被人左右的感觉,在冰羽面前他毫无优势,被拿捏得死死的,但对此又有什么办法呢?凡人怎能与神斗?他决定认命了,最坏的结果不过就像冰羽说的被苍溟折磨得生不如死,但那又怎么样?至少还有全世界的人陪葬……现在他只想要林韵竹活过来!其它的都滚一边去,以后的事以后再说!
邵雪痕轻轻擦去飘落在林韵竹乌发上的雪,轻声说,“告诉我。”
“现在还反悔吗?”
“不会了。”邵雪痕回答得很木然,他的高傲已经全部折损在面前这个神的手中,就像一把断了的剑……可是断剑依旧可以伤人。
“听语气你有些不开心,但我无所谓,谁叫我总是那么的大度。”冰羽淡然地说,“现在开始你将获得神的力量,操控万物,打破法则,掌控生死……你将操控一切,这是你作为神的权力。你此刻就是神,用你的力量对这个世界下达你的旨意。”
邵雪痕站立,压顶的乌云顷刻间散去,天空变得澄澈,湛蓝得令他忍不住伸出手要拥抱这片天空,就好像怀抱万千。巨大的蓝色苍穹一直蔓延到他看不见的地方,他立在雪原上,仰视着天,就好像他是这个世界的中心。仿佛世界就在这一秒停滞了,由北而来的、源源不断的风掠过他的耳边,擦过他的身边拽着他的衣襟飘走,带给他一些轻微的摇晃感。
四周变得沉默了,吹来的风中不再夹杂着嘈杂的喊杀声,他似乎感受到了,一种难以言喻的力量萦绕身边,好似大山一般磅礴,又似蓝海一般汹涌。他此刻是变成了人类所崇拜的天神,或者说是真正的他,现在他要打破世界的法则,改变人的生死,从地狱中夺取沉睡的灵魂,行使神的权与力。
“我以神的旨意,命令你,不准死,给我醒过来。”他倒真的变成了神,高高在上的语气让人听了都忍不住地想要跪下双腿膜拜。
就好像扭转时空,一切开始回溯,她胸前巨大的豁口逐渐愈合,她惨白的脸变得红润,她开始慢慢回复生机,这就是令人望而生畏的神的力量。
邵雪痕从一开始的惊愕变得惊喜,要是林韵竹真的能活过来,去杀死苍溟也不是不行。
“拥有这份力量的你,如果有了想做的事。”冰羽看着湛蓝苍穹,眼中不再蕴含着极寒,“全世界都得为你让道!”
邵雪痕抱起林韵竹,她胸前有着明显的起伏,显然正在平缓地呼吸。此刻沉睡的她宛如水墨画中静雅端庄的芙蓉,怦然心动,直击内心的柔软。
“她怎么还没醒过来?”
“事情的发展总是有过程的。”
邵雪痕把她抱入怀中,一步步远离这场屠杀。这让他起来像是战场上无人敢侵犯的战神,怀抱着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子,以一己之力从万军中杀出一条血路,一个英雄救美的故事。
天明的光亮穿过磨砂玻璃,让整个要塞城变得透彻,这座终年冰冷的城终于有了一丝惬意的暖阳。香薰灯袅袅婷婷地飘散出沁人的芳香。汤尘坐在一把精心雕琢制成的椅子上,脸上的表情是错愕,如果不是空气中漂浮着淡淡的白烟,都会让人觉得这里的时间静止了。
他仿佛变成了一尊塑像凝在椅子上。那种超越这个世界的力量,即使相距数十里他也清晰感受到扑面而来的凌厉,就好像要把人劈成两块。
“是神吗?”他心里说。

百度搜索 生如狂澜 天涯 生如狂澜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生如狂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夜登花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夜登花楼并收藏生如狂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