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生如狂澜 天涯 生如狂澜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侍者领先他们半步,带着他们来到一条走廊。走廊顶部有着青铜烛台,红色的蜡烛插在烛台中静默地燃烧。走廊尽头的门紧闭着,门上的红漆有些斑驳,有些地方已经显露出原木色,这扇门看起来有些年岁了。

    侍者告诉他们这里是城主专用的浴室,他做为城主的仆人是不能够进入的,于是就站在原地后退几步,以免挡住两位年轻客人的路。

    直到他们走进这条幽长的通道,才发现两边的墙壁是石壁,这并不多么的罕见,出于个人的喜好,但一般来说没人会在石壁上雕琢或作画,除了府邸大门边的围墙,但那是出于某种寓意。这两面石壁的长度都超过七米,雕塑者的手法看起来极为高超,雕琢出各色各样的威严神像,神像手持各式各样的武器与包围他们的诸多恶魔战斗,神的血与恶魔的血淌在地上,混合出一种全新的颜色。

    这是旷世的作品,雕琢着十万年前天神与恶魔的战斗,狰狞而绚丽的一场战斗。就像是来自这面石壁的威压,穆熙越往里走就越觉得惊悚,仿佛石壁上头颅被砍下、被利刃钉在大地上的不是恶魔而是他。他有一种腿软的感觉,就好像他的腿不听使唤了,变成了一滩烂泥。

    这石壁被作为前往浴室路上的墙壁,上面还雕刻着各种牛鬼蛇神,也不知道这是什么样的一种癖好,也许是喜欢收藏关于神话传说的东西。但癖好归癖好,这么一副雕塑摆在这洗澡时难道不会背后发凉瘆得慌吗?

    穆熙跟着邵雪痕往前走,狭长的走廊里回荡着脚步声,空气弥散着一股诡秘气息。

    他们接近了那扇门,门上也是呈现出一尊天神造型的浮雕,手中高举着一把剑,与雕刻在石壁上坐在枯骨王座上的恶魔遥相呼应。

    “这门上雕的是神王冰羽,他拿着权利的剑。”穆熙抚摸着浮雕,“那么那名坐在枯骨王座上的就是恶魔苍溟。”

    “你怎么知道的?”邵雪痕问。

    学宫的首席提问了也算是一件大事,通常来说没人能像导师一样为首席解答疑问,所以穆熙很乐意为他讲解一番,对于像这类杂七杂八的知识他远胜于首席。其实期末测评他也不全是垫底的,用纸和笔书写的理论知识他总是能拿高分,曾蝉联同级三次第一,废柴也有废柴的强项不是吗?废柴实际上也并不是一无是处。

    “《天神录》上面有记载十万年前天神与恶魔的战斗,其中有一副插画,而石壁和门上的浮雕跟那副插画所描绘的场景如出一辙。”穆熙用手这浮雕上抠了抠,指甲上有了一些红色颜料,他闻了闻,“气味有点像朱砂。根据现有的文献记载,朱砂最早发现于三万年前,但真正作为颜料使用是在几百年后,人们发现将朱砂制成粉状物再添加一些其它的东西,比如白芷。朱砂粉和白芷加水在砚台研磨至糊状,可以得到一种全新的红。在那之前朱砂一直被人们当做一种药来冲水服用,虽然它的确有一些药用,但那只是对普通人而言,对我们术法师几乎没什么用。我们看到的雕塑有不少地方都已经破损了,是因为年代太久远自然损坏的,所以我们看到的很有可能是几万年前的雕塑。当时朱砂每年的开采数量还非常少,供不应求,很少会有人这么奢侈的运用这种新发现的颜料,除了祭祀的地方。”

    “祭祀的地方?祭祀谁?”邵雪痕继续问,他确实是不懂这些。

    “祭祀天神。那时候还没有帝国,只有部落,整片大陆上无数个大大小小的部落,但几乎每一个部落都有一个祭坛,在特定的时节由部落中的祭司来主持祭祀,而部落中的族人会俯首跪在祭坛下,献出他们的虔诚,所有人都是天神狂热的信徒,他们感谢天神打败了残暴的恶魔,并将想要统治世界的魔王封印了。迄今为止有不少上万年的祭祀地还残存着,三大帝国都有发现,数量已经超过三百了,这还不包括没发现的。”对于这类光怪陆离的故事穆熙可没少看,他对这些莫须有的东西感兴趣。

    “所以你的意思是这些石壁是上万年前人类某一个部落的祭祀地?”

    “很有可能,这些雕塑虽然精美但却带着粗犷,而现在的雕塑作品都力求细腻,边边角角都要打磨得温润。所以,这位重城主对这些天神的故事应该挺感兴趣的。”穆熙说,“经过上万年了,人们心中崇敬的对象变成了帝国皇室,不再是天神了。”

    “你相信天神的存在吗?”邵雪痕突然问。

    “存在或不存在又有什么关系?这就好像是有一个人问你你究竟爱不爱那个女孩,你爱那就是爱,你不爱就是不爱。不过我倒是希望他们存在,想看看他们那么强大是不是因为有三头六臂。”穆熙伸手推门,“不说了,先洗澡了,等下湿掉的衣服都干了。”

    门被推开,这扇破旧的门竟然没有半点陈年老木摩擦的杂音,保养得还不错。熏香的气息扑鼻而来,香炉摆放在浴室最里面的桌上,桌上还有着几条白毛巾,右边的墙壁上挂着两件应该是换洗的衣服。空气里湿热的水汽像雾一样弥漫着,温热的水被盛放在一方床般大的池子里,一切似乎都已准备好了,只是等候客人的光临。泡澡本该是一件轻松惬意的事,但穆熙觉得重名这个人够骚包的,泡澡还要点什么熏香,是嫌自己臭吗?

    很快他们就发现了一件令人尴尬的事,大概是因为这间浴室是重名专用,所以在修建时的规模不是那么大。池子的大小一个人进去空间还会有富余,可两个人进去空间就稍稍有点紧张了,动作幅度稍微大点就会触碰到对方的身子。抛开这一切,这间浴室装潢得还算是精美,比学宫那随意搭建的浴室好的多,那顶多算是挡雨棚。“吝啬鬼”何泉将每年的帝国拨款全部用来改善学宫各个角落,那相当于给整个学宫进行翻新重建。目前只翻新了一号宿舍,唯有学宫中排名靠前的学员才能住进去,他们拎着大包小包入住时脸上洋溢的笑容就好像他们入住了皇宫似的。穆熙很清楚自己在学宫的排名,所以不争不抢、不吵不闹,他住过比这还要好的。可并不是所有人都跟他一样看得开,连继承皇位的资格都不要,钻入牛角尖的人就是那么的较真,但其实这道理简单就像是宝刀赠英雄,红粉赠佳人。

    穆熙提出来让邵雪痕先洗,他可以等着,他很清楚自己的定位。两个朝气蓬勃、血气方刚的少年一起洗澡难道不会很怪嘛?背对背的话……背对背也很怪。为什么要把泡澡的池子建得这么小?像他那样目中无人的人不是应该奢靡骄纵吗?还是他跟何泉一样是个吝啬鬼,心疼钱?但邵雪痕脱了衣服直接跳进水里,然后说了句,“抓紧时间,换水的话可能会耽误一个小时左右。”

    这让穆熙完全没有拒绝的余地,这个面无表情的家伙连跟同性洗澡都是一如既往地透出一股狠劲。

    如今两个嘴唇周边已经长出绒毛的少年一同在泡澡池里,其中穆熙畏畏缩缩地靠在角落,就好像这水是冰冷的冷得他发抖,双手交叉抱在胸前。尼玛的,这一切都转变得太快了,转眼间两个大男人就一起洗澡了,真不敢想象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实上从邵雪痕跳进池子里的那一刻,穆熙就傻了,他是什么时候脱了衣服以及何时进入池子,这些在脑子里全是空白。

    邵雪痕全然没注意穆熙,只是自顾自地往身上舀水,洗的可认真了。

    “赶紧洗,洗好了我们还有工作。”邵雪痕突然说话了,其实他也觉得场面有点尴尬,想要说些话来打破局面,“我知道你的心情,可如果不抓紧时间做任何一件事,都可能会导致任务最终失败。”

    一个脸色冷冰冰,说话的语气也像动不动就要拔剑砍你,而且还经常发呆,在树荫下流露出忧郁和伤感的木头,竟然还能理解别人的心情,真是奇了怪了。

    “我现在竟然在和一个同性洗澡,真是荒诞。这让我的心情怎么能够好起来?这还真是大姑娘上花轿——头一遭。”穆熙全身浸泡在水里,只露出半个脑袋供鼻子呼吸,除了说话声,也就只有邵雪痕往身上浇水的声音,“我知道现实很残酷,但没想到现实会这么残酷。”

    他已经开始后悔上了邵雪痕这条贼船,自己为什么偏偏就要自找不痛快?

    任务才刚开始就已经如此变态了,还不知道之后会发生什么事,难不成还要睡一起?如果是跟异性一同洗澡,他倒还可以接受,毕竟男欢女爱很正常,正常男的都应该喜欢女的。像这个年纪的少年都是懵懂的,时长在脑海中进行着胡思乱想。穆熙没什么大志向,他想等到皇位争夺完后他就回国,自己毕竟是皇室血脉,怎么的也不可能落败,至少能在朝堂中混个闲职,然后静静地躺在家里混吃等死,兴致来了还可以去游湖,遇到街边漂亮姑娘可以流氓一样吹口哨,以他的身份肯定会成为联姻的工具,但只要联姻的对象不算丑,他也可以隔三差五地陪对方泡个鸳鸯浴什么的。

    其实他的想法很简单,就是当一个无忧无虑的二世祖,什么抗击魔族之类的,总有人去操心的。但二世祖什么时候沦落到要跟男人洗澡了?

    穆熙不愧是一个神经大条的人,他现在已经从芥蒂中走出,并且在心中安慰自己,“假如生活**了你,如果无法反抗,那不如就好好享受。”

    “男的跟女的洗澡叫鸳鸯浴,那男的跟男的洗澡叫什么?”穆熙眨巴着眼睛,随后脱口而出,“龙虎浴?”

    没心没肺这四个字在穆熙身上展现得淋漓尽致。现在一想不就是洗个澡而已嘛,那有什么要紧的,何必搞得跟独守空房的怨妇一样。

    “闭嘴。”邵雪痕从喉咙深处吐出两个字,就像趴在草地上享受冬天里第一缕阳光的猫咪被嬉闹的孩子踩着了尾巴,一瞬间从草地上惊跳起跑远了,然后冲着踩它尾巴的罪魁祸首发出低吼。这是**裸的威胁!猫咪带来的威胁最多也就是脸上被抓几条血痕,或刚从市场上买来的活鱼,你准备晚上宰了它煲汤,但一不注意就被猫叼走了。但邵雪痕不一样,他的危险系数绝对要大过一只猫,让人无法忽视他的威胁,因为你不知道他何时会从某个地方拿来一把剑,然后架在你的脖子上,最后轻轻划过。

    穆熙很识相地闭上嘴,并在嘴边做出一个拉拉链的动作,以表示自己不再说话。可很快他就再次忍不住了,话痨终究还是话痨,即使受到了警告,也只是安分那么一会。

    “你说,要是我们洗澡的事被学宫的人知道了,怎么办?”穆熙拍着水面,溅起水花一朵朵,“那我们就身败名裂了?”

    “这件事只有我们两个人知道,任务报告上完全可以跳过这一段,或简单的进行一下修改。”邵雪痕说,“只要我们的达成一致口径,没人会怀疑我们的。”

    看邵雪痕的样子,大概也是觉得这件事太丢人。穆熙毫不怀疑自己要是把这件事透露个一星半点,邵雪痕肯定会“杀人灭口”的。但话痨也是有话痨的底线,更何况是关乎自己脸面的事。

    “林师姐去了枫叶城,跟苏洵待在一起,你就没什么想法?”穆熙试探性的问,他敢保证他只是想跟邵雪痕找些话题聊。

    “没有。选择权在她手中,那是她的自由。”

    如今,如果有人问邵雪痕他是否喜欢林韵竹,他会斩钉截铁地告诉那个人他喜欢,但在平时他从来不会表现出来。因为他觉得,喜欢一个人没必要弄得所有人都知道,很多人追求一个女生恨不得闹得满城皆知,以此来表示自己有多喜欢她,但不想那个女生会不会因此而陷入尴尬的境地,自己信心满满、满怀期待地被拒绝后又会是怎样的心情。

    对于不确定的事就不应该大肆宣传,弄得人尽皆知,以免以后连见面都尴尬,朋友都做不成。

    “可苏洵在学宫里就对林师姐死缠烂打的,在那边估计也一样。你就不怕他真的把林师姐抢走了?”

    “她不是物品,不属于任何人。”

    穆熙心说,“仁兄你心真大,要是她真的被抢走了你连哭都没地方哭,貌似你成天板着张脸,估计连哭也不会吧?”

    “那如果她真的被抢走了呢?”

    “她要是喜欢我,那么她一定会等我。就像故事里,妻子整天坐在窗前眺望着远方,守候着出征的丈夫。”邵雪痕说,“总之是我的就是我的,不是我的,强求也没用。”

    “照你的意思来说,就是不强求?你可真看得开。”穆熙耸耸肩,“那样的故事都是骗小孩的啦,按照现实来说不是出征的丈夫死在了战场上,就是丈夫得胜归来后发现妻子已经改嫁了。”

    “我记得你说过,你也喜欢她。”邵雪痕忽然直直地看着穆熙,“就在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

    穆熙被突如其来的凝视吓到了,如剑般的目光,极具侵略性。他感觉自己有些承受不起,能被邵雪痕这么盯着的人也就只有苏洵了,说起来这应该也算是一种虚荣。他不清楚邵雪痕下一秒会做出什么举动,这个新的首席做事一向是霸道、冷冽,为了出校门能跟执行主任干起来,说好听点叫桀骜不驯,难听点叫神经病。他可不愿被神经病逮住痛揍一顿,这又不是在学宫,都没法说理。

    “所以除搭档以外,你现在还是我的情敌?”

百度搜索 生如狂澜 天涯 生如狂澜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生如狂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夜登花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夜登花楼并收藏生如狂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