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生如狂澜 天涯 生如狂澜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那是一座令人震撼的建筑,再强大的生灵在它面前都会自惭形秽,认为自己渺小得如同一只蝼蚁。任何人在它面前都会保持沉默,它从竣工那一刻起,就散发着威严。

    它是无愧于钢铁之城的称号的,它真的被浇筑着一层钢铁,足有十米厚,在月光下泛出白光。即使是魔君面对这城墙也要费一番手脚。密集的火把在城墙上排列得像是一条正在蓄力准备翱翔的龙。黑夜在这些火把面前溃散,但依旧不依不饶的发起冲锋。

    素白的雪落在它身上,为它披挂上一层战甲。

    难以想象,这项浩大的工程是如何在这种环境下完成的,这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事。堪称神迹!

    他们进入要塞城,受到热情款待,随后被带入城内一处军营,被告知明天会安排他们并入城防守备军。肖衍跟简柯去了城主府,说是进行交接商谈。只留下这些孩子们。

    邵雪痕坐在楼顶看月亮。这里的月亮大而皎洁,清晰得就连它的轮廓也一清二楚。他一直都是一个守望夜空的孩子,他也亦是一个孤单的人。孤单到一个人能好几天不说话,对身边的事充耳不闻。他几乎没有朋友。

    “你在看什么。”穆熙在他身边坐下。

    邵雪痕的回答很简单,只有两个字,月亮。

    “对不起。”穆熙的眼睛里充满歉意,“为那天发生的事向你道歉。我不知道你的反应会那么激烈。那并不是我的本意。”

    “算了,我也没放在心上。”邵雪痕说,“只是我那时候真的愤怒,因为你什么都不懂。妄自评判。有那么一刻我真的想将剑贯穿你的喉咙。”

    “可是你最终没有。” 穆熙说,“这里并不像我们生活的地方一样,空气里四散着血的味道。”

    “这里是帝国与魔族作战最激烈的地方,是绞肉机。”邵雪痕说,“大约共有几百万人类留在了这里。在学宫的时候听执教老师说起过,在这里,把刚下的雪扒开,下面是混合着血液的雪。再往下挖一点,就可以看到人类与魔族死后被冰雪冻结的尸体。甚至就连土地也被血液深深的浸染,要往下挖好几米才能看到土地本来的样子。”

    穆熙捏起一团雪,把它们揉成球形,握在手中。触感很冰凉,被揉成球形后有些硬硬的。但依旧洁净。

    他把雪球举起,举到邵雪痕眼前,然后平托它。

    “它还是那么的洁净。”穆熙说,“因为我的手干净。但是如果把它丢到不干净的地方,它就会变得肮脏。就像这片土地一样,只有我们存在并去捍卫它,它才不会被夺走,它才不会被玷污。我们为它付出一切,血包括生命,但一切都是值得的。”

    “你说这些话好像是一个在哄骗小孩的人贩子。”邵雪痕轻轻揪着头发,“人类与魔族没办法共存吗?”

    “你脑子里是在想些什么?”穆熙把雪球捏碎,“人类怎么可能与魔族共存?我们是天敌,不死不休的那种。魔族……”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邵雪痕爬起来,“回去睡觉了。”

    “喂,我说这么多只是想告诉你,这里是战场,把你的怜悯心收起来,这只会害了你自己。”穆熙说,“你怜悯谁都好,就是不能怜悯魔,他们可是一群没心的东西。”

    巨大的月亮升在空中,清冷似水的月光透过窗户泼洒进来,房内的物体的影子被拉得细长投射在泛黄的墙壁上。白天还人声鼎沸的军营安静下来,只有风从窗口的夹缝中灌入的声音,这声音像极了鬼怪发出的吼叫,这个夜晚安静的有些怕人。邵雪痕坐在床上,背靠着墙,沉默着。月光映照着他苍白的面庞。柔顺的长发反射着月光。

    抬头迎向圆月,在月光照耀下,他的瞳孔开始收缩变色,一血红一幽蓝,往外冒出邪异的光……圆月之夜在大陆上象征着不详,会是一个流血的夜晚,被天神封印在深渊的恶魔将破茧而出……这是大陆一个古老的,很可能是人为杜撰出来的,因为大陆上的人谁也没见过天神,但还是有许多人愿意成为神的追随者……他们说神是这个世界上最为强大的存在,他们的目光可以穿透整个大陆,任何人的一言一行都暴露在他们的目光下,他们拥有力量的足以摧毁整个大陆,当恶魔重临世间,天神也会随之而来,于万丈高空莅临人间,带来生的希望……

    一个伟岸的人影出现在他的背后,很模糊,但依旧看起来气宇轩昂。人影头上戴着的玉冠浮现出金色的字体,古朴而又充满威严。人影扩散出的虚光,像是巍峨的雪山,素白泛蓝。

    “接受或是同意。”他的声音清冷,不包含任何感情,像是万古不化的寒冰。充满着不可抗拒的威压。

    邵雪痕没有回答他,眼中的光在月亮的映照下变得强盛,像是熔岩喷发,瞬间迸发出来。

    “你还是不同意?”人影似乎睁开了眼睛。蓝色如冰的瞳孔里放射出一道道寒芒,像是无数的利剑从他的眼中刺出。他的眼睛像是雪山一样极尽寒意、极尽威严。

    邵雪痕在寒芒下像是被人用力踢了一脚,眼中的熔岩顷刻间消散,整个人紧贴在墙上,墙壁出现大片裂痕。随后意识模糊,像是被某种不知名的怪物吞噬了全部的精力,倒在床上。

    人影悄无声息地消失,正如他来时般悄无声息。没有任何残留,就像他从来没出现过,刚刚所发生的不过是幻梦。

    第二天是喧嚣的声音唤醒了他,军营里各种声音传递在空气中。

    “又做梦了?”邵雪痕从床上爬起,揉着发酸的肢体。昨晚昏过去的姿势保持太久令他有些难受。

    他一扭头,虽然有些让他难以接受,但床上的裂痕提醒着他那不是梦,是真实发生了的。那个人影是真的。

    冷汗从他的前额开始流出,那个人影只是看了自己一眼,就让他像是遭受到了巨大打击,然后昏迷。

    “我想我应该是病了。世界上根本不可能有人看别人一眼就能让别人受到创伤的,不可能。”邵雪痕的声音因为紧张而变得尖细,“这算什么,天方夜谭吗?真够荒诞的。这绝对是我睡觉时自己弄出来的,我应该是梦到了什么怪东西。”

    这整一天,邵雪痕因为这件事变得神神叨叨,像是被勾去了魂魄,眼神空洞。

    吃晚饭的时候,穆熙找到了邵雪痕,挨着他坐在同一张桌子前。

    “没想到军营的伙食还挺好的,居然还有炖肉。”穆熙用筷子夹着一块肉,笑嘻嘻地塞入口中,“我一直以为军营的伙食很差呢。喂,你怎么不吃啊,看你发一天呆了,嘴里还一直嘟囔着什么这不是真的。你昨晚到底干什么了?”

    “啊……没什么。”邵雪痕回过神,“就是昨晚梦到了一些东西。”

    “什么东西呀?”穆熙好奇地问,“应该不介意说出来给我听听吧?”

    “没…没什么。”邵雪痕低头开始吃东西,无论穆熙怎么问他,他都不予回答。

    而穆熙也很好的发挥了八卦的精神,从吃饭开始缠着邵雪痕直到洗澡睡觉。 将近几个小时的时间,邵雪痕的头都快要大了。

    “你怎么比一些女生还烦?!”邵雪痕几乎是吼着说出来的,他真的拿穆熙没办法。

    “我只是想知道你梦到了什么而已。”穆熙很认真地说,“然后帮你分析,帮你把做那个梦的原因找到,这样你以后就不会再梦到那个东西了。”

    穆熙的脸上流露出“我这是为你好”的表情,一脸关切的样子让邵雪痕差点就相信了他的鬼话。他单纯的只是为了满足自己的八卦心理而已。当一个男生八卦起来会比数十个八卦的女生加起来所产生的力量更恐怖。

    “睡觉!”邵雪痕强压着想要打死穆熙的心,咬着牙说,“明天就要去战场了,养好精神。现在立刻回到你的房间去,我以领队的身份命令你。”

    “我这只是关心你。”穆熙说,“明天我们就要上战场了,以你这种状态,万一……”

    邵雪痕粗暴地打断了穆熙,“滚回你的房间!我要睡觉了!”

    看着离去的穆熙,邵雪痕觉得整个世界的清净了。他甚至比苍蝇还要令人发疯,因为苍蝇邵雪痕可以拍死它,但是穆熙,他总不能一巴掌拍死。那是会再次面临审判的。

    所有的学生们在早晨被吵醒,他们还没睡醒,这时的天才刚朦朦亮,平常他们都是要睡到天大亮才起。

    军营的中央的空地上站着一个人,他的黑发分别指向不同的方向,就像他散发出的气势一样,凌厉如刀剑。也是他,扰了学生们的清梦。

    “你们太慢了。不过没关系,反正到了战场上,反应慢了,死的是你们。”那个人看着站成一团的学生们,“很抱歉,打扰了你们的美梦,但这里可不是让你们做梦的地方。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汤尘,是冰霜要塞城的城主。”

    汤尘这个名字在学生们心中掀起轩然大波,就像海底地震引发十二级海啸,在他们心中翻天覆地。对于清早被叫起颇有不满而私底下抱怨的学生们瞬间安静下来。气氛显得有点诡异。他们知道要塞城城主叫汤尘,但他们谁也没见过。如果只是城主还不至于让他们震撼,但这个城主还是九级术法天师,人类所能到达的巅峰!

    这是他们第一次距离一个境界这么高的术法师如此的近。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有些人甚至开始喘不上气,只是单纯的因为兴奋。他们就像是粉丝见到了偶像一样,眼睛里充满了炽热的光。

    “你们当中大多数人都应该听过我的名字。”汤尘继续说,“你们的学长已经在前线奋战好几天了,你们将和他们一样,为了帝国,付出生命。这是人类对魔族的战争,收起你们懦弱的心思。魔族是很强大,但他们也同样是可以被杀死的。一个人,一名战士即使没有强大的本领,但最起码也要有赴死的意志!我不管你们在学宫是什么样的,但到了这,到了魔族的面前,即使面对死亡,你们也要用尽全力将手中的刀剑狠狠地刺进魔族的身体!”

    汤尘的身份,再加上他一番慷慨激昂的战前动员,学生们像是开水一样沸腾起来,甚至拔出挂在腰间的刀或剑,对着空气狠狠劈砍。看架势恨不得立马奔赴战场与魔族厮杀。

    在学生们散开回房间收拾行囊的时候,汤尘找到了邵雪痕,并准确的说出了他的名字。邵雪痕受宠若惊了,一名九级术法天师竟然会知道自己的名字,这可以意为是一项殊荣。足以令人羡慕。

    “肖衍和我说了你,你是学生领队。”

    “对……对,我是,我是。”邵雪痕有些紧张,说话语无伦次。

    “你很不错,天赋极好。”汤尘说,“所以我会格外关注你,天才。希望你不会比你的学长弱。”

    “你指的是谁?哪位学长。”

    “苏洵,他不是你们学宫的最强者吗?你应该听过他的名字。”

    “我当然不会比他弱,甚至会超越他。”邵雪痕心里想,他没有把这句话说出来,要是说出来了,汤尘大概会认为他在吹牛。就像小孩子总是喜欢在比自己大的人面前表现,获得想要的表扬。

百度搜索 生如狂澜 天涯 生如狂澜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生如狂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夜登花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夜登花楼并收藏生如狂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