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七绝剑 天涯 七绝剑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只听紫梅说道:“这位兄台,不愿胜我一个弱女子,所以,让了小妹。还有哪位愿登台赐教,小妹是欢迎至极。”

    台下有人应道:“好吧!我老头子来试你几招,但要姑娘手下留情才好。”

    李寒秋凝目望去,只见一人,绕到后台旁侧的木梯,走了过来。

    果然是一位老人,而且还老得相当老迈,白髯稀稀疏疏,几根白发,一条辫子,盘在头上。

    脸上是布满了皱纹,连眉毛也完全变了白色,弓腰、驼背,走起路来,也是一摇三晃。

    这样的年纪,竟也要登台求美,当真是自不量力了。

    只见那紫梅皱皱眉头,道:“你当真是这样老了,还是故意装作?”

    那老人怔了一怔,道:“怎么?你们台规上还有年龄限制么?”

    紫梅道:“虽然没有年龄限制,但你老人家太老了。”

    那老人哈哈一笑,道:“我虽然人老一些,但是心不老啊!”

    紫梅脸色一变,冷冷说道:“动手相拚,难免要有伤亡,老前辈要小心了。”

    那老人淡淡一笑道:“宁愿花下死,做鬼也风流,老夫这大年纪,哪里还会怕死?”

    这几句话,不但大出那紫梅意料之外,就是台下之人,也都听得有着啼笑皆非之感。

    紫梅冷冷说道:“既是如此,贱妾从命了。”呼的一掌,拍了过去。

    白髯老人右手颤抖着点了出去,点向紫梅的腕穴。

    他动作虽然缓慢,但手法却奇博深奥,而且又恰到好处,迫得紫梅不得不收掌而退后。

    紫梅心中暗道:“这老不死指势赶得好巧,倒似是真的身负绝技一般。”

    心中念转,手中的掌势,却连环扑出,快速抢攻。

    只见那老人双手连连点出,每次都指袭向紫梅的脉穴,迫得她收去掌势。

    紫梅心中不服,一连攻了三十掌,而那老人每次都用同一的手法,同一的手式,迫使紫梅收回掌势。

    奇怪的是,他却不肯还击。

    三十掌攻过之后,紫梅似是心知遇上了劲敌,倒退三步,道:“你怎么不肯还手?”

    那白髯老人笑道:“姑娘生得如此娇嫩,老夫一还手,如是把你打死了,这不是大煞风景么?”

    紫梅道:“那你是不求胜了?”

    白髯老人道:“老夫要让姑娘自行认败服输。”

    紫梅道:“除非胜了我,我不会自己认败。”

    白髯老人哈哈一笑,道:“那咱们就这样对耗下去,秀色可餐,老夫也不用吃东西了。”

    紫梅怒道:“你不过只会一招,每次都是用同一手法,用多了我总会想出破解你的办法。”

    白髯老人道:“好啊,你先设法胜了老夫这一招,老夫自然会有第二招出来。”

    紫梅道:“我倒要试试。”

    她口中虽然说得狠,但心中却是不敢大意,迎胸一掌,拍了过去。

    那老人果然仍和上次一般,右手抬起,一指点向紫梅脉穴。

    只见那老人左手及时而出,食指袭向紫梅左腕。

    他点出的指锋,恰当无比,正好逼住紫梅的双腕脉穴,口中笑道:“姑娘如能多上一只手,老夫就无防卫之能了。”

    紫梅眼看自己的攻势,竟为对方轻轻易易地封挡起来,心中已知对方并非凭仗运气行事,实是武功高强之人,但心中仍存了一份侥幸的奇想,忖道:“他年纪如此老迈,指上练有特别武功,也许兵刃上他就不成了。”

    一念动心疾退两步,道:“你这样不肯反击,就算我不能胜你,但你也永远无法胜我了。”

    那白髯老人笑道:“老夫年纪虽然老迈,但却天生一付怜香惜工之心,实不忍心伤害姑娘。”

    紫梅道:“但咱们这样打下去,要打到何时休止?”

    白髯老人道:“老夫深信,只要功夫深,铁杵可以磨成针。”

    紫梅道:“贱妾后面,还有几位姊妹,咱们这样拖延下去,岂不误了别人的好事?”

    白髯老人微微一笑,道:“但姑娘如肯认败,咱们就不用打下去了。”

    紫梅道:“我们规定之中,有不准认败的限制,除非贱妾受伤,已确无再战之能,或是受老前辈所制,无法再战。”

    白髯老人摇摇头说道:“红颜少女,如若弄得血淋淋的,那岂非太煞风景么?不知何人立下这个规定,当真是可恶得很。”

    坐在彩台下的韩涛,低声对方秀说道:“大哥,这人是何许人物?”

    方秀摇摇头,道:“不认识。”

    韩涛道:“大哥没有帖子给他么?”

    方秀道:“没有。”

    韩涛道:“那他怎么混进这花场中来的?”

    方秀道:“这就不清楚了,看起来,这花场四周,还待加强防卫才成。”

    韩特点点头,道:“明日我要亲自巡查四周一下。”

    但闻那紫梅说道:“我瞧咱们必得分出胜败才成。”

    白髯老人道:“嗯!如何一个分法?”

    紫梅道:“使用兵刃。”

    白髯老人沉吟了一阵,道:“你既然说出口了,老夫不同意也是不成,那你就用兵刃吧!”

    紫梅伸手从兵器架上,取过一柄长剑,道:“老前辈行动不便,你要什么兵刃,我给你取。”

    白髯老人道:“老夫这大年纪了,你却年纪轻轻,我让你施用兵刃好了。”

    紫梅心中暗道:“老色迷,当真要找死么?”口中却说道:“那怎么行,你不用兵刃,岂不是太吃亏了?”

    白髯老人哈哈一笑,道:“老夫说过,宁愿花下死,做鬼也风流,你出手吧I”

    紫梅一剑在手,杀机陡起,长剑一挥,横斩过去。

    这一剑势道极是凶险,那白髯老人眼看对方一剑斩来,竟是不知闪避,眼看长剑及身,才挥手一击,横里挡去。

    紫梅剑势一偏,心中暗道:“我先斩下你一只手腕再说。”剑势横向手腕劈去。

    但闻砰然一声,长剑正斩向那白髯老人的手腕之上,除了把袖口斩了一个口子之外,那长剑竟然生生被那白髯老人震荡开去。

    紫梅大吃一惊,道:“老前辈好精纯的金钟罩横练功夫。”

    白髯老人笑道:“老夫年纪虽然老迈,但这付老骨头却硬得很,!”娘不信,再斩上几剑试试。”

    其实他这几句话是多余的,那紫梅已然连连挥剑攻出。

    只见那白髯老人,双手连连挥挡,紫梅手中长剑,尽为挡开。

    紫梅一连攻出十几剑,尽为震开之后,才知晓今日万难取胜了,当下收剑而退道:“看来贱妾是无法胜你了。”

    那白髯老人哈哈一笑,道:“姑娘别太灰心,老夭是取巧而已。”

    紫梅奇道:“什么取巧?”

    那白髯老人伸出手来,高高举起,只见双腕之上,各自戴着一个铁镯,只见那铁镯有着三寸多宽,他挥腕当剑,剑势全都为铁镯挡开。

    紫梅啊了一声,道:“原来如此。”

    白髯老人突然收敛了喜笑之容,道:“姑娘还是不肯认输么?”

    紫梅原本为他刀剑不人的功力所震骇,此刻,知晓了他是凭藉铁镯之力,不禁胆气一壮,道:“我心中虽想认输,但我却没败啊!”

    白髯老人道:“好!这一下,你要败了,姑娘不信,就再刺一剑试试?”

    紫梅应了一声,举剑直刺过去。

    白髯老人只待剑芒近身,才突然一侧身子,右手闪电一般地伸了出去,避开长剑,同时抓住了紫梅右腕,五指加力,夺过了紫梅手中长剑,冷冷道:“姑娘认输么?”

    紫梅缓缓点头,道:“老前辈武功高强,贱妾认输了。”

    心中却是暗暗忖道:“你这把年纪,作我父亲还有余,难道真要娶我为妻不成?”

    白髯老人仰脸望望天色,笑道:“好!你暂下去,老夫年纪虽大,但童心犹存,娶你一个,未免太过单调了。”

    紫梅皱了柳眉儿,正待退下,那老人又突喝道:“站住!”

    紫梅停下脚步,道:“什么事片

    白髯老人道:“姐儿爱俏,老夫这把年纪,娶你为妻,你心中定然是不快乐?”

    紫梅道:“但你胜了我,那也是没有法子的事了。”

    白髯老人道:“可是老夫不放心。”

    紫梅道:“但贱妾现在还未和阁下成亲,待和你成亲之后,你多心不迟。”

    白髯老人笑道:“看你一双水汪汪的桃花眼,老夫心中就不能信你,咱们虽然没有成亲,但你已败在老夫手中,照台规你已是老夫的人了,这个给你服下。”

    说着话,从怀中取出一粒丹丸递了过去。

    紫梅看那丹丸,色呈紫红,心中一震,道:“这是什么?”

    白髯老人道:“向心丹,你服用了此药之后,一心想念老夫,纵然宋玉复生,于都还魂,你也不会动心了。”

    紫梅道:“这个,这个,我们台规没有这个规定啊?”

    白髯老人左手突然伸出,抓住了紫梅的右腕,道:“姑娘,吃下去吧!”右手捏着紫梅牙关,掌心一推,把一粒丹丸送人紫梅口中。

    李寒秋目睹那白髯老人,强迫紫梅服药情景,心中大是不安,忖道:“这老人不知是何来路,举动大出常情,江南双侠,只怕不肯忍耐了。”

    哪知事情竟是大出了李寒秋的意料之外,江南双侠竟是静静地坐在台下欣赏,内台中人,也是毫无反应。

    只见白髯老人放脱了紫梅之手,缓缓说道:“姑娘请退下休息吧!”

    本来,台下观战之人,都觉这白髯老人如此年纪,竟还喜爱美色,看他又只能使用一招却敌,心中对他既是同情,又觉他好笑。那紫梅动剑抢攻,大家又对那老人生出了同情之心,但见到白髯老人,以药物边那紫梅服下之后,又激起了台下甚多人的怒火。暗道:“这人如此年纪,手段竟如此毒辣。”

    台下观众,都是三山五岳的好汉,正邪混杂,各色各样的人物都有。

    只听一个粗豪的声音骂道:“老不死,竞敢在大庭广众之下,迫人服下毒药。”

    那台上的白髯老人,不知是耳朵不灵呢,还是故作不闻,望也未望台下一眼。

    但闻紫梅幽幽说道:“老前辈,你迫晚辈服用的药物是何等毒物?”

    言来婉转、凄楚、动人怜惜。

    果然,这举动又激起台下观众的同情,又听得沙哑的声音骂道:“老混帐,不给那位姑娘解药,你就别想活着离开秦淮河。”

    那白髯老人果有着惊人的修养,仍然是充耳不闻。

    但闻那紫梅说道:“老前辈,我们这台规之上,并无边人服药的规定……”突然一皱眉头,捧着小腹,蹲了下去。

    白髯老人哈哈一笑,道:“小丫头,当真会装,看来老夫实是不讨你欢心了,无论何等怜惜,都无法使你动心。”

    紫梅似是腹中剧疼甚烈,双手捧腹,发出了呻吟之声——

百度搜索 七绝剑 天涯 七绝剑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七绝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卧龙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卧龙生并收藏七绝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