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七绝剑 天涯 七绝剑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雷飞和洪不发在谈论往事,李寒秋却在暗中忖道:“那丁佩一人住在荒词之中,看来八成是和那灵芝之事有关了。难道他守在那里,就是在守护灵芝不成?”

    心中念转,却隐着未说出口来。

    但闻雷飞说道:“各大门派大都派遣了高手到此,那是显然对此事十分重视。”

    洪不发点点头,道:“那灵芝太过珍贵,自然是人人想得。不过,用心也许有所不同。”

    雷飞道:“有何不同之处?”

    洪不发道:“以少林为例吧!如若在少林寺中,再加上了一株成形的灵芝,少林寺在武林中受人景仰的地位,必将是更进一层了。”

    雷飞道:“是啦!洪兄之意是说,有人想那灵芝服用,以增功力。有人却想保护这一株天地精华孕育而生的奇珍,使它不受伤害,长存人间。”

    洪不发道:“兄弟只是如此推想,但却毫无所本,是否如此,那是很难说了。”

    雷飞道:“至少可以确定一点,那就是金陵城中各方豪杰,形成这一股汹涌暗流,定和那灵芝有关,是不会错了。”

    洪不发道:“也许还有别的原因,但兄弟一直没有发现。”

    雷飞沉吟了一阵,道:“这找寻灵芝一事,参与之人,不下十余起,而且每一起的领导人物,似都是各该门派中优秀人物,不但武功高强,而且亦都有着过人的智慧,所以,暗流汹涌虽急,还未闹出大规模的搏杀惨剧。”

    洪不发轻轻叹息一声,道:“这场惨剧免不了,现在所以暂时能够避免的原因,正如雷兄所说,那是因为各方领导人物,都是各大门派中优秀人物,他们在未找到那灵芝之前,不肯轻率炫耀实力,也不愿轻易和人火拚……”仰脸长长吁一口气,接道:“另外有一桩奇怪之处,叫兄弟想它不透。”

    雷飞道:“什么事?”

    洪不发道:“似是有一股十分强大的力量,从中阻挠,而且常常放布疑阵,想引起各大门派火拚,好的是各大门派中领导人物,都还能自我节制,要不然,只怕早已有数次流血冲突了。”

    雷飞微微一笑,道:“洪兄想已查出那一股重大的阻挠力量是谁了?”

    洪不发道:“找出一点眉目,但确是令人难以置信。”

    雷飞道:“是谁呢?”

    洪不发道:“一向不卷人江湖恩怨是非的会武馆主……”

    雷飞淡淡一笑,接道:“他一手掩盖天下英雄耳目,欺骗天下英雄很多年,这人的本领,也是够大的了。”

    洪不发神色肃然地说道:“那位‘会武馆主’的武功不弱。”

    雷飞口齿启动,欲要接口,但他突然又忍了下去。

    洪不发目光盯注在雷飞脸上,缓缓说道:“雷兄有识辨天下各门各派的暗记之能,想来对金陵目下形势,定然十分清楚了?”

    雷飞道:“各门派率队之人,都是各门派中一时之选。因此,真的机密内情,很少外泄。兄弟还是今日听到,他们是为灵芝而来。”

    洪不发轻轻叹息一声,道:“这么说来,雷兄并非是为那灵芝而来了?”

    雷飞道:“在此之前,兄弟是根本不知有此灵芝的事。”

    洪不发道:“雷兄现在知晓了,不知作何打算?”

    雷飞道:“兄弟没有打算。”

    洪不发微微一笑,道:“此刻金陵至少有十股以上的力道在冲突,如若雷兄一人,不觉着有些势单力孤么?”目光一掠李寒秋,接道:“就算这位李世兄和你合作,只怕也仍然无法和别人强大的实力对抗。”

    李寒秋心中暗道:“这人说此言,不知是何用心?”

    但闻洪不发又道:“兄弟自信一生磊落,但对那灵芝……”话至此处,突然住口不言。

    雷飞缓缓接道:“洪兄可也是动了谋夺那灵芝之心?”

    洪不发道:“雷兄猜得不错。”语声一顿,又道:“那成形灵芝,非是一般鉴赏品玩之物,如是能够得到服用,可增长六十年以上功力。”

    雷飞道:“有这等功效么?”

    洪不发道:“兄弟还保留很多,不敢全部说出。”

    雷飞道:“洪兄可是想说服兄弟?”

    洪不发道:“是的,我想和你合作。”

    雷飞道:“如何一个合作之法?”

    洪不发道:“咱们合力谋图那成形灵芝,到手之后,平分食用。”

    雷飞微微一笑,回顾了李寒秋一眼,接道:“洪兄,兄弟还有一位朋友啊!”

    洪不发略一沉吟,道:“如分成三份,不知它效用如何?自然,李世兄如若愿意,兄弟仍然欢迎李世兄加入。”

    李寒秋不知如何答覆,望望雷飞,默然不语。

    雷飞沉吟了一阵,道:“洪兄可是单人匹马在金陵么?”

    洪不发道:“除我之外,还有我两个徒弟。”抬头望了雷飞一眼,接道:“如若我要找人相助,顷刻之间,可召来数十位高手,但我不愿和他们合作。”

    雷飞道:“可是因那灵芝无法分配之故?”

    洪不发道:“自然这是一个很重要的原因。还有一个原因,在这等群豪竞争的局面之下,武功已非决定成败的主要因素,必须要机智和武功兼具之人才成,而且智谋要重过武功。雷兄不但是智谋过人,而且武功亦算得当今第一流的身手,所以,当兄弟和雷兄相遇之后,就决定和雷兄合作了,才告诉雷兄居住之处。”

    雷飞淡淡一笑,道:“承洪兄这般看重兄弟,兄弟是却之不恭了。”目光转到李寒秋的脸上,笑道:“李兄弟意下如何呢?是否也愿和这位洪兄合作?”

    李寒秋只觉谋图别人之物,心中有些不安,一时间,想不出该当如何才好,沉吟了良久,答不出话来。

    洪不发轻轻咳了一声,道:“人各有志,如若李兄觉着我等所为所作,有些不妥,那就悉凭李兄之意了。愿和我等合作,我等固然是欢迎,如是不愿和我等合作,我等亦不勉强。”

    李寒秋望了雷飞一眼,道:“雷兄,兄弟想问一句不当之言。”

    雷飞道:“李兄弟尽管请说。”

    李寒秋道:“如若那灵芝,此刻已为人所有,咱们此举当是不当?”

    雷飞道:“如若已为人所据有,咱们抢夺别人之物,那是有些不当了。”

    洪不发接道:“就兄弟所知,那灵芝目下尚是无主之物,自然,有些人可能强词狡辩,说那灵芝已为他所有。”

    雷飞道:“这有无之间,乃是有着很大的学问,怎样才算为人所有呢?”

    李寒秋道:“这个,似是很难说了,如是那灵芝早已为人发现,派人守护,是否算为人所有呢?”

    洪不发道:“不算。”

    李寒秋道:“那要如何才算?”

    洪不发道:“他应该取到手中,移置他处,如若真有一个人已经据有灵芝,他应该早日携灵芝离开金陵,明知此地纷乱无比,为何又要留此呢?”

    李寒秋心中暗道:“这话说得也有道理,如若那丁佩当真是守护着灵芝,又为何不移往别处呢?”

    但闻洪不发说道:“在下想和雷兄合作,共谋灵芝,并非是只为贪饭私欲。”

    李寒秋心中暗道:“你明明是想夺取灵芝,以增功力,偏又说并非贪饱私欲,难道这还和武林大事有关不成?”

    他不知那洪不发的来历身份,故而隐忍未言。

    雷飞道:“洪兄此言,兄弟有些不太明白。”

    洪不发微微一笑,道:“因为那成形灵芝,乃天地间精华孕育而成,所以、它具有了不世神效,不论何人,只要能得而服之,除了延年益寿之外,习武人,至少可增一甲子的功力。六十年的功力,那是吓人听闻的成就,最上乘伐毛洗髓之学,也难有这等神力,大自然育成的神物,绝非任何人力能够比拟。”雷飞接道:“这个,兄弟已经了解了,成形灵芝,千年难遇,自然是珍贵得很。但咱们心存谋图,据为己有,而且还想分而食之,如是硬说不是为己,难道那是为人不成?”李寒秋心中暗暗赞道:“痛快,痛快,他虽有神偷之号,但却不失侠义情操。”

    只听洪不发说道:“是的,咱们谋图灵芝,期偿私愿,非是为人,但咱们自信,还不致为恶江湖。如是那成形灵芝,落于好人之手,也还罢了,万一被那些阴险恶毒之辈得去,不但大增了他本身的功力,也加强了他为恶实力。人生几何,六十年是何等悠长,兄弟不敢说,服下那灵芝之后,立即将成为天下第一高手,但他有此基础,只要再稍加修为,必将成为武林中一株奇葩,咱们如能夺得灵芝,至少可断去为恶之源。”

    李寒秋心中暗道:“这理由虽然牵强,但也并非是全无道理。”

    雷飞淡淡一笑,道:“洪兄,就你看法,谋夺灵芝是否要经历一番恶斗?”

    洪不发道:“自然难免。”

    雷飞道:“如是免不了一番恶斗,咱们非得请这位李兄加盟不可。”语声一顿,接道:“不是兄弟捧这位李兄弟,论江湖经验,他不如咱们,但如要真枪真刀和人动手,咱们两个人也未必是他之敌。”

    李寒秋急急说道:“雷兄言重了,这个叫兄弟如何敢当。”

    雷飞道:“七绝魔到武林中谁不敬畏。”

    李寒秋道:“但兄弟才智过拙,虽有名师,但却未出高徒。”

    雷飞道:“李兄弟不用谦辞,兄弟已知李兄弟的成就了。”

    洪不发肃然说道:“为武林大局着想,我等极欢迎李兄弟加盟。”

    李寒秋沉吟了一阵,道:“两位如此看重李某,兄弟是感激不尽了。不过,兄弟有几句话,不得不当面说明。”。

    雷飞道:“好!李兄弟情说,我等洗耳恭听。”

    李寒秋道:“兄弟身负血海大仇,志在报仇,参与谋夺灵芝一事,非我之志。但就近观察所得,武林中道义沦丧,邪魔高张,兄弟那两位主要敌手,江南双侠,实是江南地面盗匪首脑,那灵芝既然关系武林大局,兄弟自不能坐视,要我答应可以,但必得有几个条件。”

    雷飞道:“什么条件?”

    李寒秋道:“第一,灵芝如已有主时,兄弟就不出手夺取。”

    洪不发道:“还有?”

    李寒秋道:“第二件,那灵芝如是落于正人君子之手,兄弟也不能助两位夺取。”

    雷飞道:“兄弟同意,但不知洪兄意下如何?”

    洪不发道:“雷兄既然同意了,兄弟是不同意也得同意。”

    李寒秋道:“两位如肯答应,兄弟就应邀入盟,如是确有碍难之处,兄弟就只好不加入了。”

    雷飞道:“李兄弟必须参加我们实力已够单薄,如若李见再不参加,咱们只有两个人了。”

    洪不发一心想攀住雷飞,那雷飞却又一把拖住了李寒秋。

    李寒秋轻轻咳了一声,道:“既然如此,兄弟就恭敬不如从命。”

    雷飞道:“那很好。”目光转到洪不发的脸上,接道:“洪兄,可是早已胸有成竹了么?”

    洪不发微微一笑,道:“兄弟倒是找出一点眉目,只不过还未确定而已。””

    雷飞道:“现在咱们已经合作了,洪兄有什么话亦可畅所欲言了。”

    洪不发道:“那会武馆主,暗中派出了很多人,故布疑阵,乱人耳目。所以金陵城中,显得特别的混乱,固然是武林人物云集过多,但会武馆主从中捣乱,到处模仿各大门派留下的暗记,亦是原因之一。”

    雷飞道:“原来如此,无怪我看到满街暗号,杂乱无章,有些根本就似是而非,叫人眼花撩乱,莫可分辨。”

    洪不发道:“兄弟经过一番观察之后,发觉了这番隐秘,因此,在下就冒险找上了会武馆主。”

    雷飞道:“那会武馆主,可是操纵此事的主要人物么?”

    洪不发道:“这个,兄弟不敢妄言,不过领导一部分高人从中捣乱的,确是会武馆主。”

    雷飞道:“洪兄发现了什么证据?”

    洪不发道:“兄弟发觉了由那会武馆主领导之后,就设法混入那会武馆主的宿住之处,暗中查看。”

    雷飞道:“是了,适才洪兄受伤,可就是在会武馆主的宅院中么?”

    洪不发道:“兄弟虽然受了点轻伤,但却探听出一点隐秘。”

    雷飞道:“可是和那灵芝有关么?”

    洪不发道:“不错,兄弟听他们谈到栽育灵芝之地,似乎是在金陵城郊,一座荒凉之地。”

    李寒秋心中一动,暗道:“金陵城郊,一处荒凉之地,那八成是说丁佩住的荒祠了。”

    但闻雷飞说道:“那地方是什么所在,洪兄探明白了么?”

    洪不发道:“兄弟正听之时,被他们发觉,立时合围上来,形势迫人,只好动手相搏,打了一架,幸好我戴着面具,未暴露真正面目,恶斗了数十招后,被我破围而出,但却受了一点轻伤。”

    雷飞本想说出昨夜所见,那会武馆主的家中此刻还住着江湖上一流魔头,你能活着出来,那已是很运气的事了。

    一但话到口边,却又忍了下去,改口说道:”洪兄,兄弟对咱们夺取灵芝一事,有一点意见。”

    洪不发道:“雷兄有何高见,尽管清说。”

    雷飞道:“如果咱们心有挂虑,不以灵芝为念,也未存谋得之心,不难纵横自如于群豪云集金陵地区。但咱们此刻心有所属,那就不同了。照兄弟看法,咱们实力,谈不上强大二字,因此兄弟主张,咱们只宜智取,不能豪夺。”

    洪不发道:“雷兄之见,和我一般,在下遇上雷兄时,已然生出借重雷兄智慧之心了。”

    雷飞道:“洪兄言重了。”

    洪不发长吁一口气,道:“就兄弟追查所得,目下金陵城中的高手虽多,但因那会武馆主兼得地理之利似是对灵芝知晓较多,咱们追查灵芝下落一事,还得从那会武馆主身上着手。”

    雷飞沉吟了一阵,道:“洪兄,你曾听到那灵芝在一处荒凉所在,想必知晓在哪个方向了?”

    洪不发道:“这个倒未听到,只有暗中监视那会武馆主的行动,追查那灵芝下落。”

    雷飞道:“好吧!咱们今宵好好休息一夜,明日再行出去查访。”

    李寒秋心中却在暗打主意道:“不知那丁佩是否在看守灵芝?但我得设法通知他一声才是。”心中念转,口却未言。

    雷飞目光转到洪不发的脸上,道:“洪兄,两位高足,现在何处?“

    洪不发道:“埋伏在那会武馆的住宅附近。”

    雷飞道:“不怕被他们瞧出破绽么?”

    洪不发道:“不要紧,他们都经过易容打扮,不易分辨。”

    雷飞道:“但愿上天保佑他们。”——

百度搜索 七绝剑 天涯 七绝剑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七绝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卧龙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卧龙生并收藏七绝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