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七绝剑 天涯 七绝剑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只见那会武馆主,双手举起,轻轻击了两掌,道:“诸位暂清静下。”

    馆中,立时鸦雀无声。

    但闻会武馆主接道:“事必有因,债必有主,兄弟曾问那陆兄为何要施放暗器,杀害那位兄台呢?”

    他自说自话,也无人回答于他。

    会武馆主接道:“兄弟想他必然有很好的理由,哪知,却大出了兄弟的意料之外,当时,兄弟颇有意外之感,但仔细一想,此事实也是大有可能。”

    他说了半天,仍是没有把理由说出。

    只听人群中有人说道:“那陆杰如何回答?”

    会武馆主面色凝重地说道:“他说,他受过江南双侠的救命之恩,听他言语间辱及江南双侠,一时间情不自禁地杀了他。”

    雷飞冷笑一声,道:“好牵强的理由啊!”

    他说话声音不大,但却用内力送出,全馆中人无不听得十分清晰。

    会武馆主高声说道:“雷兄有何高见,还请明白说出。”

    雷飞缓缓说道:“在下只觉着这理由太过牵强。”

    会武馆主淡淡一笑说道:“雷兄似乎也没有说出一点理由吧!”

    雷飞道:“馆主既然一定想要兄弟说出一点理由,兄弟就恭敬不如从命了。”语声微微一顿,接道:“那陆杰和这位兄台无怨无仇,竟肯冒着生命的危险,在会武馆中杀人,何况,这人已经快要气绝而逝。”

    这几句话,说得在清在理,只听得大部分人频频点头。

    雷飞目光转动,四顾了一眼,接道:“诸位在场之人,大都听到,那人正在谈到江南双侠的劣迹,显然,杀死那人的用心是怕泄露什么隐密。”目光转注到会武馆主的身上,缓缓接道:“馆主以为在下之言,是否有理?”

    会武馆主神色镇静,缓缓说道:“阁下还有什么高见,还望一气说完吧!”

    雷飞缓缓说道:“据那陆杰所言,他似是初到江南,不但和那老人谈不上恩怨,而且和江南双侠也搭不上什么关系,他为什么甘冒生命危险杀人,实叫人思解不透。”目光盯注在会武馆主的脸上,接道:“这位陆兄,如若自称是杀死那老人的凶手,想来必已对馆主讲出了一番理由了?”

    会武馆主道:“雷兄话说完了么?”

    雷飞道:“说完了。”

    会武馆主缓缓说道:“一个人出手杀人,大都不外两种原因,一种是早有所谋,一种是一时气愤,这位陆兄杀人,就是属于后者。”他轻轻咳了两声,提高声音,接道:“他心中敬慕江南双侠,听到辱骂江南双侠,不自禁打出了毒针,这道理怎会不通?”

    李寒秋一皱眉头,正待接言,那会武馆主又抢先接道:“自然,那位陆兄杀人之后,心中已然后悔,也怕因而偿命,所以准备逃走。”

    雷飞目光转动,环顾四周不少武林同道,暗暗颔首,显然,他这番话已然说动了很多人。心中暗道:“看这会武馆主,也是个极为厉害的脚色,沉着、冷静,还带几分阴险,此刻,如若不能当天下英雄之面,把他驳倒,只怕很难再抓住他的把柄了。”

    心中念转,口中说道:“馆主说那陆杰是凶手,是馆主判断呢?还是那位陆兄自己招认?”

    会武馆主道:“自然是那陆杰自己说的了。”

    雷飞缓缓把目光转到陆杰身上,道:“陆兄,兄弟又有几句话,希望陆兄能够多考虑一下。”

    陆杰道:“什么事?”

    雷飞道:“会武馆乃是武林中最讲理的地方,陆兄不用作他人的代罪羔羊,有什么话,还望能够据实说出。”

    陆杰面色凝重,缓缓说道:“在下确是杀死那人的凶手。”

    这几句话说得十分生硬,一听之下,即知是十分勉强说出。

    雷飞轻轻咳了一声,道:“陆兄,不是兄弟多口,如若你今日承认了杀死那人的事,那就是铁案如山,永远不能翻案了。”

    陆杰摇摇头,道:“是我杀的。”

    雷飞苦笑一下,道:“看来陆兄,心中别有苦衷。”

    陆杰冷冷说道:“我很好,杀人就是杀人,至多偿命就是。”

    雷飞还要再问,那会武馆主却抢先说道:“雷兄问完了么?”

    雷飞缓缓说道:“这其间有诈,只怕不止在下一人看得出来。”

    会武馆主道:“诈在何处?”

    雷飞道:“那陆杰起初之时,并不承认是杀人凶手,但馆主把他叫向房中之后,三言两语,竟然把地劝服,让他自称是凶手身份,馆主这份说服能耐,倒叫在下敬佩得很。”

    会武馆主道:“区区这馆主之位,已然作了很久,虽然说不上对我武林同道有何贡献,但自信已尽了心力。雷兄乃大有名望的人物,出言挑拨,不知是何用心?”

    雷飞心中暗道:“看这会武馆主为人,不但能言善辩,而且又很会作人,想其人缘必然甚佳,我如无法拿到他确实的把柄,只怕是很难使他承认。”

    他江湖经验既丰,又极富智谋,略一沉思,立时转变话题,道:“馆主既然认定陈杰是杀人的凶手,自然是要他偿命了?”

    这一句话,问得十分厉害,可以说正击中那会武馆主要害。

    会武馆主先是一怔,继而连连点头,道:“不错!不错!杀人偿命,欠债还钱。不过,兄弟是主持馆务之人,不能和一般江湖朋友一样,放手杀人;而且,此事既然发生在会武馆中,兄弟一人,也无法作得主意。”

    雷飞道:“那要如何才成?”

    会武馆主沉吟了一阵,道:“照兄弟的看法,此事出不了私了、官了两途。”

    雷飞道:“私了如何?官了又如何?”

    会武馆主道:“如是私了,兄弟立刻召集会武馆馆董大会,技武林中一般习惯规矩,处置这位陆杰,也好对苦主有个交代。”语声微微一顿,接道:“如是官了么,那就更简单,咱们把这位陆兄解送官府,任凭官府治罪就是。”长长叹一口气,接道:“不管官了、私了,这其间都必得找出一位苦主才行。”

    雷飞道:“找苦主为何?”

    会武馆主道:“这等事,也不是三五日内可以办妥,有一位苦主留此,在下也好对他交代。”

    雷飞缓缓说道:“他既无子女随行,哪来的苦主?”略一沉吟,又道:“不知那苦主要何身份?”

    会武馆主道:“最好是沾新带故,至少也该是朋友关系。”

    雷飞道:“在下看法,这些似是不必,眼下倒有一位最好的苦主。”

    会武馆主道:“可是雷兄要挺身自当么?”

    雷飞道:“不是在下。”

    会武馆主目光转到李寒秋的脸上,道:“不是雷兄,那是这位李兄了?”

    雷飞摇摇头道:“也不是。”

    以会武馆主的深博阅历,也被这位神愉雷飞闹得茫然不知所措,呆了一呆,道:“不是两位,还有那一个呢?”

    雷飞道:“馆主。”

    会武馆主哑然一笑,道:“不错,那位兄台死在会武馆中,应该是在下的苦主,只要诸位能够信得过在下,区区是甘愿担当。”

    雷飞道:“雷某人一向在北五省中走动,很少到江南来,我和那位死去的兄台,素昧生平,更谈不上什么亲故,和这位李兄,也是初次见面,但在下觉着在大名鼎鼎的会武馆中,有人被杀,实在是一件十分严重的大事,天下英雄都将拭目以待馆主对此事的处理了。”

    会武馆主心中暗忖:“这神偷雷飞,实在是难缠得很。”口中却应道:“这是自然,在下身为馆主,自然要慎重处置此事,以便对天下英雄有所交代。”

    雷飞缓缓说道:“馆主既是苦主,也是处理此事的人了,官了、私了,想必早已胸有成竹了?”

    会武馆主道:“如若雷兄和李兄,不再从中阻扰,兄弟倒是已有一个处理办法了。”

    雷飞道:“不知馆主是否可以把高见公诸馆中同道?”

    会武馆主沉吟了一阵,道:“兄弟可以约略地说出一点。”目光一掠冷手陆杰,接道:“目下情势,兄弟只能暂时认作陆兄是杀人之人,但兄弟心中仍有着一份怀疑。”

    雷飞道:“怀疑什么?”

    会武馆主道:“我怀疑在陆兄之后,还有另外主谋之人。”

    雷飞道:“那人现在何处呢?”

    会武馆主道:“这个兄弟无法预料,也许他仍然留在会武馆中,也许陆兄是奉命而来,单独在此……”语声一顿,接道:“兄弟只能言尽于此,如若商讨得再多了,难免要泄露兄弟的步骤,那无异要人早作防范了。”

    这几句话,只听得全馆中人频频点头。

    雷飞道:“馆主既已有处理步骤,眼下该当如何?”

    会武馆主道:“既然已有陆兄挺身认罪,不论情势如何变化,都不难找出头绪。会武馆一向被武林同道视为自由自在之地,在下不愿长时造成紧张不安。”目光环顾群豪一眼,道:“在下以会武馆主身份宣布,从此刻起,除了这位陆兄之外,任何人都可以自由出入了。”

    言罢,大步行向陆杰,一把扣住了陆杰的腕脉,行向内室。

    一片肃静的会武馆,立时间又恢复了低声的评论、嘈杂——

百度搜索 七绝剑 天涯 七绝剑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七绝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卧龙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卧龙生并收藏七绝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