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七绝剑 天涯 七绝剑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白衣人目送铁拐婆婆去后,回头望着张子清道:“你还有何仗恃?”

    张子清黯然一笑,道:“老夫诚非敌手,但也不愿坐以待毙,李公子请出手吧!”

    白衣人冷峻的目光,环顾了四周群豪一眼,道:“哪一位还有胆气管这场是非,请先试在下之剑。”

    徐天兴接口说道:“我等如若不管,可否离开此厅?”

    他这一句话正是厅中群豪心中想问之言,是以个个都凝神静听。

    原来,徐天兴等都已知自己难是那白衣人凶手之敌,是以个个都想离开此地,但那白衣人正站在靠近厅门口处,未得他同意之前,谁也不敢先走。

    白衣人目光转动,掠过了群豪一眼,缓缓说道:“可以离开,不过,有一个条件。”

    徐天兴道:“什么条件?”

    白衣人道:“你们离开此地之后,三年内不得再在江湖之上走动。”

    徐天兴望了爱子一眼,道:“好!我们父子答应。”

    戴昆和魏氏兄弟齐声说道:“我们也答应了。”

    那青施老人和庞飞眼看徐天兴等一齐答应下来,也跟着说道:“咱们也答应就是。”

    白衣人冷漠地说道:“好!诸位既然都答应了,那就可以走了。”

    只听张子清冷笑一声道:“诸位能出此厅,只怕是出不了铁花堡。”

    徐天兴征了一怔,道:“铁花堡布置险恶,如若张大堡主不允,咱们实是很难渡过。”

    张子清冷笑一声,道:“徐兄想到就好。”

    戴昆缓缓说道:“在下有一事,请教张堡主。”

    张子清道:“什么事?”

    戴昆道:“那铁拐婆婆的武功如何?”

    张子清道:“武功十分高强。”

    戴昆道:“我等武功,无一人能及那铁拐婆婆,留此也帮不了你张堡主的忙,何况,今日之后,你张堡主是死定了,难道临死还要拖几个垫背的么?”

    张子清道:“诸位志愿受在下礼聘而来,在下并无强压阁下之意。”

    戴昆道:“我等既是志愿而来,自亦自愿而去了。”

    张子清冷笑一声,道:“诸位请便啊!”

    戴昆道:“兄弟知晓渡那重重险关埋伏时,必须你张大堡主的竹符才成,此刻,但不知是否可以把竹符借我等一用?”

    张子清道:“戴兄进人我铁花堡时,似是就已经打算好了逃走的主意,是以,打听得十分清楚。”

    戴民道:“形势迫人,那也是无可奈何的事了。”

    张子清淡淡一笑,道:“在下倒是很想帮忙,不过,很可惜……”

    徐天兴道:“可惜什么?”

    张子清道:“可惜那竹符并不在我身上。”

    戴昆道:“现在何处?”

    张子清道:“现存放在区区宿住之处。”

    戴尾一皱眉头,道:“大堡主可以吩咐他们取来呀!”

    张子清冷冷说道:“那竹符放置之处,极为隐密,除了老夫之外,那是无人知晓了。”

    戴昆一皱眉头,望着徐天兴等,茫然不知所措。

    那青袍老人突然冷笑一声,道:“张大堡主这瞒天过海之计,可以欺骗过他们,但却无法欺瞒过在下。”

    张子清神色镇静地说道:“蓝兄之见呢?”

    青袍老人道:“在下之见,那竹符就在张堡主的身上。”

    戴昆点点头道:“不错,不是蓝兄提醒,咱们几乎要被他骗过了。”

    张子清淡淡一笑,道:“在下说那竹符不在身上,就是不在身上,诸位信与不信,那是无关紧要的事了。”

    那白衣人神态冷漠地站在一侧,看几人言语相争,一直是一语不发。

    戴昆回顾那白衣人一眼,看他脸上毫无怒意,当下说道:“大堡主这话就说得不对了。”

    张子清道:“什么不对?”

    戴员道:“大堡主手握竹符,我等又必须那竹符不可,怎能说是和你张大堡主无关呢?”

    张子清道:“诸位要走,尽管请便,在下并无拦阻之意。”

    戴昆道:“没有竹符,我等如何去法?”

    张子清道:“诸位来时可有竹符?”

    戴显道:“大堡主派人迎接我等来此。”

    张子清哈哈一笑,道:“诸位不是贪图重利,就是图谋我古玩名画而来,咱们之间,可以说只有利害,毫无道义。”语声微微一顿,接道:“如若诸位帮了我张某的忙,在下是化钱消灾,那也毫无怨言了。但诸位竟都是毫无骨气,贪生畏死的沽名钓誉之辈,竟然还有颜面向在下讨取竹符,当真是不知人间尚有羞耻之事了。”

    这几句话,骂得凌厉刻薄,只骂得群豪一个个垂下头去。

    半晌,戴昆才缓缓说道:“咱们除了叨扰你大堡主一杯水酒,还拿了你的何物?”

    张子清道:“难道诸位还有脸向我张某讨取金银珠宝么?”

    徐天兴道:“这就是了,咱们既未取你钱财,那也用不着为你消灾了,这个忙咱们既帮不上,只有离开一途了。”

    张子清道:“诸位尽管走啊!难道还要我张某和来时一般,远接远送么?”

    白衣人似是已听得不耐,冷笑一声,接道:“诸位还没有谈好么?”

    徐天兴和魏氏兄弟、庞飞、戴昆等,相互施了一个眼色,齐齐向张子清行了过去。

    张子清眼看群豪行来,冷笑一声,道:“诸位可是想群殴么?”

    戴昆手中控制着两枚毒钉,道:“咱们只要大堡主的竹符。”

    张子清心中暗作盘算道:“如若我和他们动手,拍熄火烛,搅成乱局,或有逃生之机。”心中念转,口中却冷冷喝道:“站住!诸位再要向前逼进,可不要怪我张某手下无情了。”

    戴昆道:“张堡主如若不肯拿出竹符,咱们只好对不住了。”

    张子清暗运功力,圆睁双目,望着众人,心中却在盘算,如何在一举手间熄去火烛之法。

    原来,那火烛分置数处,一举手间能否熄去,实无把握,如果不能一举手间击熄全部火烛,势必要被那白衣人发觉自己的阴谋不可。

    那白衣人突然一举手中长剑,迅快绝伦地欺到张子清的身侧,说道:“此刻,你该完全明白了吧?”

    张子清道:“明白什么?”

    白衣人道:“明白已无人肯帮助你了。”

    张子清仰天打个哈哈,道:“想不到我张子清重金礼聘而来的朋友,竟然都是贪生怕死之徒,一个个全无骨气。”

    白衣人扬起了手中的长剑,道:“可以招呼你的家人了。”

    欺向张子清身侧的群豪,眼看那白衣人行了过去,竟然都不敢向前欺进,停在原地不动。

    但闻张子清冷冷说道:“在下如是不肯招他们来此呢?”

    白衣人长剑一挥,突然一剑,直斩而下。

    剑势泥奇,张子清竟然不知如何闪避,寒芒过处,生生轨落了张子清一条右臂。

    张子清暗中咬牙,忍着未呻吟出声。

    白衣人冷冷说道:“我先斩断你的四肢,让你尝尝乱剑碎剐的滋味,然后,杀完铁花堡中之人,一个不留。”

    张子清强忍着痛苦,道:“可惜,你此刻已经晚了一步。”

    白衣人道:“什么晚了一步?”

    张子清道:“只怕他们已离开了铁花堡。”

    白衣人淡淡一笑,道:“你认为会难住我么?不论他们逃亡何处天涯海角,我一样能够追到他们。”

    口中说话,右手长剑一挥,又斩断了张子清一条左臂。

    张子清正自运气抗拒右臂的疼痛,更是无法让避那白衣人的剑势。

    他双臂齐齐被白衣人齐时斩断,虽是一位武功精湛之人,也疼得全身发抖,忍不住呻吟出声。

    只听那白衣人冷冷说道:“现在,我要斩掉你的左耳。”

    长剑一挥,削了过去。

    张子清人已疼得有些神智不明,那里还有能力避开白衣人的剑势,只觉脸上一凉,一只左耳生生被斩落下来。

    厅中群豪看那白衣人剑势的诡奇,手法的残忍,都不禁倒抽一口冷气。

    白衣人冷冷说道:“你想好了没有?他们无法逃出我的追踪,早晚是难免一死,你又何苦忍受这些痛苦呢?”

    口中在说话,长剑一挥,又削去了张子清右耳。

    张子清既无法再忍受肉体上的痛苦,更无法再忍受精神上的威胁,退后了几步,坐在木椅之上。

    白衣人缓缓行了过去,道:“现在,你还有说话的机会,等我割下你的舌头,你就有口难言了,现在,我要斩下你一条左腿。”

    张子清精神已然在白衣人残酷的剑招下,完全崩溃,大声喝道:“住手!”

    白衣人缓缓说道:“怎么?改变了心意么?”

    张子清长长吁一口气,道:“我要敷药。”

    他伤得奇重,说话的声音,也不停的科动。

    白衣人目光回顾了群豪一眼,道:“你们谁带有疗伤药物,替他包起伤势。”

    戴昆望了那白衣人一眼,道:“在下有。”

    白衣人道:“那就有劳你了。”

    戴昂大步行了过来,摸出疗伤药物,敷在伤口包扎起来。

    白衣人冷眼旁观,直待戴昆包好那张子清的伤势,才冷冷说道:

    “张子清,你再想想,如是一盏热茶工夫之内,仍不肯下令要你家人集中此厅,还有得你的苦头好吃。”

    张子清道:“你一定要杀他们?”

    白衣人道:“不错,我一定要杀他们,不过,我可以答应你们,用最快速的手法杀死他们,不让他们有太痛苦的感觉。”

    张子清喃喃自语,道:“当年李清尘被杀之事,除了我们五人之外,李公子还知晓别的凶手姓名么?”

    白衣人心中一震,道:“怎么?还有其他的凶手么?”

    张子清两道充满血丝和痛苦的目光,缓缓转注白衣人的脸上,道:“李清尘武功何等高强,只凭我们能对付得了他?”

    白衣人举在手中的长剑,缓缓放了下来,探手从怀中摸出一粒丹丸,缓缓递人那张子清的口中,道:“吞下这粒药物,对你将大有帮助。”

    张子清失血过多,体力已感不支,但他似心犹未甘就这般死去,是以吞下了白衣人放入口中的丹丸。

    这丹丸,有着惊人的神效,吞下之后,立时精神一振。

    白衣人缓缓说道:“如若你能够说出另一个凶手的姓名、身份,和他此刻的住处,我答应饶了你的家人。”

    张子清淡淡一笑,道:“我立过重普,绝不说他的姓名。”

    白衣人冷峻地接道:“除非你准备抵受我千剑寸斩之苦!”

    张子清望那白衣人一眼,冷淡一笑,道:“你已经斩去我双臂、羽耳,难道我还能活得下去么?我此刻所忍受的痛苦,已经是很大了,你再杀一剑,也不过是一个死字。”

    这几句话,说得十分有理,白衣人听得怔了征,道:“你要如何才肯说出那人姓名?”语声微微一顿,道:“但你如骗了我,我将用最残忍的手段,对付你的家人。”

    张子清道:“这都不是迫我说出他姓名的重点,这重点是他对我们失去了信用。”

    白衣人道:“他骗了你?”

    张子清道:“不错,我答应他不说他的姓名,他答应我得到我的警报,就立刻起来援救我等,但此刻,他却失约未来。”

    白衣人道:“你恨他失约,才要说出他的姓名么?”

    张子清道:“他才是真正的凶手,我们只不过代他受过而已。”

    白衣人心情激动,脸色铁青,冷冷说道:“那人是谁?快说!”

    张子清道:“不用催我,我既然要说了,自然会说得很详细。”

    白衣人长长吁一口气,道:“好,你慢慢地说吧!”

    张子清喃喃自语:“不是我张某人言而无信,实因你先负我,我们五兄弟家人数十口,代你而死,你却坐视不管,你既无情,我也只好无义了。”

    白衣人突然接口说道:“张子清,你如想借刀杀人,胡乱讲出一个人来嫁祸别人,那你就打算错了。”

    张子清冷冷说道:“自然是有凭有据的事。”

    白衣人道:“那很好,我要尽我之能,留下你的性命,和他对质。”

    张子清缓缓说道:“只要你能留下我性命,我自然不怕和他对质了。”

    白衣人点点头,从怀中摸出一个玉瓶,倒出一粒丹丸,道:“你再服这粒丹丸。”

    张子清毫不客气,张口吞了下去。

    白衣人道:“你闭目运气,我替你包扎伤势。我这保命固元丹,乃当世灵药,你伤势虽重,但服了此丹之后,保命当无疑问。”

    张子清依言闭上双目,运气调息。

    白衣人撕下张子清身上青衣,替他包起伤势。

    这时,厅中群豪仍然呆呆的站在原地,心中都想走,但谁也不敢先行动步,何况,心中还有着好奇心之感,想听张子清说出是何许人物。

    足足过了一顿饭工夫之久,张子清才缓缓睁开双目,道:“令尊太极剑法,武林中一时无两,我们五兄弟合力出手,也伤不了他,就算他寡不敌众,也该有破围逃走之能,何致会战死当场。”

    白衣人道:“先父和你们动手经过,不用多谈,在下希望尽早知晓那人是谁,现在何处?为何那原子谦、柳长公,竟然都不肯说?”

    张子清道:“这不能怪他们,他们都不知晓内情。”

    白衣人道:“那是说只有你一人知晓了?”

    张子清道:“那人在相助我等之时,并非以真正面目出现。”

    白衣人道:“他是如何一个改扮之法?”

    张子清道:“他扮作了一个仆从模样。”

    白衣人道:“你们以众凌寡,那也算不得什么英雄,不足夸耀。”

    张子清淡淡一笑,道:“既然说了,目是应该说得十分详尽。”

    白衣人接道:“好,在下洗耳恭听。”

    张子清道:“你知道江南二侠么?”

    白衣人沉吟了一阵,道:“听人说过,却无缘会见。”

    张子清道:“金陵方秀、徐州韩涛,这两人才是真正的凶手。”

    这几句话,不但是那白衣人惊骇不已,全场中人,无不震骇——

百度搜索 七绝剑 天涯 七绝剑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七绝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卧龙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卧龙生并收藏七绝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