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听雷2·我在091诡案组的十年 天涯 听雷2·我在091诡案组的十年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许久,大张端着饭缸,回到房间,放到我桌子上:“刘爷,吃吧,白菜炖肉。”

    “哦。”我有点饿了,打开饭缸,赶忙吃了两口,“大张,你说这个血缘基地到底在什么地方,我怎么就是找不到?”

    大张放肆地把脚跷<mark>99lib?</mark>在桌子上,打着饱嗝吸着烟:“刘爷,我要是知道,你就可以退伍了,你问我干吗?”

    “呵呵,也是。”

    “你不觉得今天这个饭菜有点特别吗?”大张的眼神里充满了鄙视。

    “啊?有什么特别的?美幸请客吗不就是,她也不是请你一回两回了,自从咱接了这差事,你这个津贴第一次有结余了吧?”我也很鄙视地回了他一句。

    “别揣着明白装糊涂,你这缸子里的肉凑凑都够个猪屁股了,你装什么傻啊?”

    我这才发现,以前吃的是白菜炖肉,今天这伙食应该叫肉炖白菜,饭缸里几乎全是肉片,很不理解:“怎么,今年农业又大丰收了?”

    “农业没丰收,你丰收了。是美幸大小姐安排的,请客可以,菜里的肉,全部留给你!”<mark>.99lib.</mark>大张说完,凑到我耳边,“兄弟,说实话,你俩是不是真有一腿啊?”

    我赶忙瞪大张:“别他妈胡说,你嫌我麻烦少啊?我最近哪跟她说过话,都是你和大头过去,哪里来的这一腿!”

    大张乐了:“你这招叫欲擒故从,我小学就会。美幸大小姐对你可是动了心思了,整天刘桑长刘桑短的,表面上是不接触了,你俩心里连着线呢。你个孙子从进091那天起,就没这么用功过,别给我说全是为了实现赶英超美,哥是糙了点,但是不傻!”

    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大张了,非常尴尬,“什么欲擒故从,那叫欲擒故纵。别整天胡扯,你没见雷总整天忙得都见不到人,你给我传这个,你想我退伍啊!”

    “兄弟,你心里想什么我最清楚了,当哥的还是说一句,这个事情比较麻烦,但是不是不能解决,咱们把美幸的身体改造好了,那就没有任何障碍了。行了,你也别解释了,揣着吧。”大张得意地拍着我的肩膀,然后岔开话题:“查到什么线索了吗?”

    见大张不再提及我的尴尬,我也顺着话说:“没有任何头绪,根据现有情报,继续深入估计很难。”

    “你查的都是什么线索?”大张很少过问我的进展,今天有些例外。

    “我主要是查有没有异常的人类死亡事件,比如说被不明的东西吸干了血液之类的报告。都是绝密档案。”

    “哦,结果如何啊?”

    “有异常死亡事件,但是都和我们的任务扯不上关系。”

    大张看着我,意味深长:“靠傻干永远实现不了赶英超美,你就是典型。哥给你点东西看,别感激我。”

    他随后走到自己床前,从枕头底下拿出一个大信封,丢到我面前:“打开看看吧。”

    我心想难道大张查出什么来了?不可能,这人除了在地下二傻吃迷糊睡就是跑去找小田蹭话。

    我赶忙打开信封,一本杂志《民兵之友<code></code>》,当时我那火啊,这杂志里面能有秘密了?我看大张:“你玩我是吧?”

    大张一看,乐了:“哎哟,对不住,给错了。”他赶忙又翻枕头,拿出一个同样的大信封丢到我面前,“这个就是了。”<dfn>99lib.</dfn>

    我打开信封,里面是一份内参资料,有段字是红线标注的,我看了一眼,手竟然激动得有些发抖,那段字是这样的:“老乡圈养的牲畜死状奇异,血液均被抽光……”

    这种事情对我来讲几乎属于奇迹,在我最需要情报的时候,最亲密的战友给了一份我最需要的东西,战友这俩字真不需要太多的解释。

    内参的描述可以用简陋两个字来形容,但是恰恰这简陋的情报给了我最大的线索!

    报告来自红旗林场大西山生产队,我马上查询了地图,这个林场甚至都没被地图标注,小得可怜,至于详细地址,只能等到天亮再通过有关单位查询。

    而这份内参的时间并不远久,1966年1月,也就是说,这事情发生之后一个月内,美幸就来到了091。我有种非常强烈的感觉,这个事情的发生是与美幸,不,应该说与当年改造美幸的日本731秘密军事基地是有密切联系的。剥茧抽丝,虽然这丝还不清楚有多长,但是毕竟我们找到了这丝的开始,只要有了头绪,我就不怕剥不出那老茧。

    “红旗林场,大西山,牲畜,血液吸干,10号、16号、20号连续发生,夜间的怪异<tt>九九藏书</tt>喊叫声……”我边标注内参边嘟囔着,完全进入了忘我的状态,几千字的报告,我看了一遍又一遍,甚至连每个标点符号我都没有放过。

    大张见我长时间不说话,有些不适应,他依旧放肆地把腿跷在桌子上,吸着烟:“刘桑,嘿,刘领导,刘干事!”他的口气中充满了鄙夷。

    我哪里有时间答理他,只是应着:“哦,哦。”

    大张终于恼了,拿手指头戳我手上的内参,一字一字地说:“刘——思——远,你——丫——干——吗——呢?信不信我把你桌子掀了啊?”

    我这才回过神来,赶忙问大张:“怎、怎么了哥们?张总什么指示?”

    大张把脸又趴在了桌子上,仍旧鄙夷:“兄弟,哥给你办了这点事儿,你丫连谢谢都不讲一声,美幸大小姐找了你这样的革命伴侣真是有眼光啊,完全忘我了啊,娶了媳妇忘了哥啊你!”

    “不乱说话你能死吗?能死吗?”我连忙冲大张摆手,“不过小田那里怎么会有这样的内参?”

    “嘿嘿,”大张笑了,“小田那里内部档案多了去了!你找革命伴侣哥也得找啊,所以打着学习资料的幌子,哥是乐此不疲地去田大姐姐那里蹭话。你也知道,哥没什么文化,汉字基本刚刚认全,对于看档案呢,更是头疼、头晕、头麻木。”

    “得,得,您说点有用的,我就问你怎么发现的。”

    “我也是最近才发现这内参的好处。我告诉你,能人啊,永远都在民间,那内参写得,比《烈火金刚》还精彩,比如那个小寡妇的离奇杀人案件,那叫一个精彩啊。这不,昨天我翻着翻着,突然翻出这么一篇,赶紧给你弄来了。这些东西田姐姐是没有时间看,要不是哥我勤劳好学,咱这辈子都看不到这事儿了。这应该是公安口的事儿,咱们就是能看看,你说巧不巧啊,马克思显灵了啊!”大张干别的不行,描述起这些不着调的事情那是一个绘声绘色。

    大张这个人虽然不怎么靠谱,但是绝对够义气,我的事情他从来都不含糊,虽然这个任务是我们三个人的,但是他作为保卫员,吃饱喝好别出乱子就算完成,他大可以做甩手掌柜。我说不上感激还是怎么样,伸手拍了拍大张的肩膀:“谢了,张总。”

    大张突然一脸奸笑:“刘桑,你看……我这星期天准备回家探亲,想从食堂带点好吃的,这个饭票不太够了……”

    “我这里有!”我也不含糊,美幸给我的饭票我根本用不了,赶忙从口袋里掏出一把。

    “你看,我还想去再买点粮食,这个粮票你看……”

    “我这里有……”

    “你看,万事俱备,只欠……”

    “欠什么?”

    “大团结你看能不能再给一张……”

    “哦……有。”

    “布票你是不是……”

    “滚!马上从我眼前消失!”刚刚还对大张的一丝感激之情马上在他这近乎讹诈的条件下烟消云散了。

百度搜索 听雷2·我在091诡案组的十年 天涯 听雷2·我在091诡案组的十年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听雷2·我在091诡案组的十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庞晓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庞晓峰并收藏听雷2·我在091诡案组的十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