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大三国的小人物 天涯 大三国的小人物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h3>与猫鼠为友</h3>

    贾诩,字文和,武威姑臧人(今甘肃武威)。三国时期魏国著名军事家、谋士。人称“毒士”。

    怎么个“毒士”?第一,眼光毒,看人看事特准。第二,心眼毒,认准的事就做,不计后果,甚至拿国家命运作赌注。第三,谋略毒,每一步棋都走得非常漂亮,所出的计谋没有不成功的,称得上算无遗策。

    别看贾诩头脑这么好用,心眼这么好使,他家往上数几辈都是实实在在的人。尤其是他的父亲,实在得不能再实在了。实在人跟实在人也不一样。一般的实在人都性格和善,很好相处。没有算计别人的心,有什么话当面就喷了,喷了一身轻,绝不会怀恨在心,伺机报复。可这老贾跟别人不一样。此人爱较真,认死理,按现在我们这地方的土话来说,头脑比较“整”。“整”,就是不开化的意思。老跟别人说不到一块去。人家明明是好意,提醒他:你这事做得不对呀,下次可不能这么做了,对你对别人都没好处,自己跟自己过不去。可老贾呢,却总觉得别人是跟他耍心眼,是在算计他,是想占他便宜,是明里暗里地欺负他,是置他于死地。

    人家怎么解释,他也想不开,越说越来劲,越说越急赤白脸。有时候为了几句玩笑话,他会跟人家争得脸红脖子粗的,非得把人家压下一头,把自己的理扳正了不可。弄得人家很尴尬,很没趣,很生气。时间长了,邻居们都打心眼里烦他,都不愿理他,说:“这人没法跟人共事,只能共鬼。”

    又说:“好心当作驴肝肺,还嫌驴肝没得味。”

    所以贾家在乡里人缘很不好。贾家有什么事,别人看到跟没看到一样,都绕着走。贾家有什么红白喜事,邻居没几个出人情的。

    而贾家并不明白是自己的性格原因,更加认准是乡人合伙欺负他,也就不肯与乡人来往。如此恶性循环,久而久之,这家就被孤立了。乡人不仅不与贾家大人交往,也不许小孩之间来往。少年贾诩就显得特别孤独,性格因此孤僻。孤僻了,性情就变异,容易仇恨社会。他在心里说,你们这些人算什么呀,也就能看得到自己面前这么长的天,喝碗稀粥就点萝卜干,嚼得嘎嘣脆,香喷喷的,将来让你们看看俺贾某人能做出什么惊天大事来!

    不与乡人来往,就少了许多杂事,正好可以省下时间来多读书,跟书交朋友,比跟小孩玩游戏强多了。在书本中徜徉,既增长了知识,又陶冶了情操,大大提升了内功,为将来建功立业打下了坚实 7684." >的基础。

    可也不能老闷在家里读书啊,这不成了读死书了吗?这贾诩可不愿意成为书呆子。他读书累了,就走出书斋散散步,透一透新鲜空气。在路上总会遇到不少人,但人家都不答理他。贾诩知道自己家的人缘很差,也懒得答理他们。遛弯就尽量往人少的地方去。有时候,在小山沟里、小树林里,一待就是半天。表面上若无其事,其实他心里装着不少事。不过他装着的事,别人都看不出来。 5982." >如果让别人看出来,那就不是贾诩了,那就是张三、李四、王老五了。

    再说他装着的事,就是说出来,别人也不会理解。

    话说有一天,年轻的贾诩跟平常一样出来信步遛弯,忽然发现路边有一只病猫。这猫跟别的猫不一样,是只病猫。哎哟,还病得不轻呢。瘦小枯干,样子很邋遢,毛发都打了卷,黏在一块,眼睛也暗淡得没有什么光泽,叫出来的声音也惨戚戚的,好像叫了上声,就叫不出下声来了。它可怜兮兮地看着贾诩,仿佛在说,先生,救救我吧。贾诩停住了脚步,不由得动了恻隐之心。别看他成天挂着个脸,谁也不待见的样儿,其实他的内心深处,是隐藏着善良与爱的。

    贾诩弯下腰来,把病猫抱入怀中,用手轻轻地抚摸。猫眨着眼睛,又叫了两声,伸出舌头来舔舔贾诩的手臂。贾诩笑了:这猫与我有缘啊,我不能把它丢下,丢下了,它可就活不成了。

    贾诩把猫抱在怀里,带回了家,精心护理。给它洗澡,给它吃食,带它晒太阳。几天的工夫,这猫就被喂养得虎虎生威,恢复元气了。嗬,这家伙,圆头圆脑,面颊宽大,体态肥厚,皮毛光亮,尤其身上的斑纹,灰一道白一道,十分漂亮。贾诩非常喜欢,觉得这猫很可爱,不是一般的猫。

    可贾诩的父母不喜欢。老贾说,儿子,你没听古人说过吗?

    猫是奸臣,狗是忠臣。咱们家怎么着也得养条狗啊。养这猫干啥呢,更何况是只病猫。赶紧扔了吧。

    贾诩哪里舍得?这时候,贾诩已经到了弱冠之年,他不想再跟父母在一块了,想换个环境。他就在离自己家二十里外的小镇子上,搭了间木房子,带着猫,搬出来,单住。当然不是在镇子中间,而是在镇村结合部。

    且说这猫,好生勇猛,蹿上蹿下,身手敏捷,一副顽劣相。

    尤其是捉鼠,一捉一个准。奇怪的是,它捉到老鼠并不食,也不咬死,而是在爪下细细把玩。摸摸须儿,揉揉肚子,把鼠儿弄得晕头转向,端的不知这猫爷是何居心。玩得久了,猫儿自顾自地打起盹。鼠儿趁机就逃跑了。猫儿也不着急,继续做它的春秋大梦。待醒了之后,在屋里跑了几圈,又捉到一只鼠,再把玩。一会儿又放了。再捉、玩、放,如是者多次。鼠儿也就不畏惧,反而主动跑过来,跟它一起玩,熟得跟老朋友一样。

    贾诩看了,好生奇怪。有意思啊。他想,如果,人和人之间,就像这猫和鼠一样化敌为友、和睦相处,多好啊。哪像这人与人之间充满争斗,矛盾不断,国家与国家之间征战,诸侯与诸侯之间征战,官场上争斗,百姓间也争斗。天下大乱,民不聊生。什么时候才能实现和谐社会奔小康啊。

    贾诩的思想觉悟挺高啊。

    从此,他读书累了,除了散步外,又多了一样业余项目,观猫玩鼠,便不再孤独,反觉乐趣无穷。

    当然,闲下来,贾诩还是喜欢散步。不再是一个人闲走,而是带着猫。猫后跟着一群鼠。路人看到,都躲。也有好奇的,站在路边看,免不了议论几句:

    “这狗日的,真会玩儿。”

    “作孽,自古猫与老鼠为天敌,哪有猫鼠同行为友的,坏了纲常。”

    “贾家这小子脑袋坏了,挺大个人玩猫弄鼠,不学好啊。”

    贾诩不理他们,特立独行,自己玩自己的。

    古今成大事者,皆有别于常人!

    话说这一天,人、猫、鼠正结伴闲逛着呢,迎面过来一人。

    这人看到贾诩带着猫鼠共游的场景,面露纳罕之态,不由停住脚步,不向前走了。他转过身来,又跟着人、猫、鼠一行往回走。

    走了一会儿,这人趋步上前跟贾诩搭话:

    “请问先生尊姓大名?”

    “小生贾诩。”

    “我看先生,相貌不俗,将来定能成大事。”

    “哦?”

    “你就是当今的张良、陈平啊。”

    “是吗?”

    张良、陈平,非同小可,那可是汉朝开国功臣,在刘邦打败项羽建立汉朝的过程中,立下了汗马功劳,其作用举足轻重呀。

    他贾诩一个山野村夫,如何能跟此二公相提并论呢!

    即便是想成为张良、陈平,也怎么会被他人道破!

    贾诩这才回过头来,仔细看了看来人。此人四十岁上下年纪,生得细眉俊目,皮肤白晰,身量高瘦,骨骼清奇,颔下墨髯飘洒。尤其是这人身体很瘦,却穿着宽大的衣服,被风这么一吹,动感十足,真是飘飘然有神仙气概,非常人也。

    贾诩也停下脚步,拱手还礼问:

    “先生尊姓大名?”

    那人道:“在下汉阳人,阎忠是也。”

    啊呀!贾诩心里暗吃一惊。阎忠,可是当时响当当的名士啊。据说他善于看相,有识人之才。一看一个准,从没有走眼的。贾诩赶紧再次拱了拱手,说:“多谢先生谬夸,一起去小酌几杯如何?”

    “如此,甚好!”

    于是,二人领着猫和群鼠到镇上来找酒馆。找了半天,经过好几个酒馆,也没进得去。没人敢让他们进来,远远地就关了店门。

    阎忠说,您这样子,别说喝酒,凉水都喝不到。

    贾诩笑了,也是呀,谁见他这群宠物不害怕呢。于是把猫、鼠遣了回去,这才进了酒馆。

    两人落座。一边喝酒,一边叙谈,甚是投机。阎忠先生很健谈,从国家大事到朝廷重臣,再到各路诸侯,出名的,不出名,在朝的,在野的,各色人等,都点评了一番。贾诩默默地听着。

    很多人,别说见过,他听都没听说过。看来,应该出去见见世面,不能在家里死读书啊。

    谈了很久,阎先生起身告辞。临走,阎先生给贾诩一张名片,说,拿着这个,去找某某人,不需多言,就可弄个官做,省得在乡下闲逛荡,然后徐而图之,不可操之过急。过个三五年,熟悉基层生活了,我自然会来请你,再图更大发展。

    贾诩接过名片,拱手称谢。又喝了几杯,阎先生告辞而去。

    贾诩回来,把名片压在床席子下面,转身又跟猫鼠玩在一块,渐渐就忘了这事,不再理会。直到有一天,外面出太阳,他想晒晒被褥,掀开竹席子,啪,掉下一纸条来。捡起一看,敢情是阎先生的名片。看着这张名片,贾诩好一阵发愣。他想想自己都二十多岁的人了,老在家里也待不出什么劲来,不如去外面闯荡闯荡,见见世面吧。说走就走,不再停留。他收拾好行李,拿着这张名片,去了武威。

    临行前,猫鼠们送出老远,啃啃贾诩的鞋子,咬咬衣巾,依依不舍。

    贾诩说,你们回吧,还到我的屋里去,屋里有粮食,田里有蔬菜,该吃吃,该喝喝,我会回来看你们的。猫鼠们很有灵性,停住了。

    贾诩住的这个小镇,离武威郡不过百里之遥,贾诩却从来没进过郡城。贾诩到了武威,他看到武威的道路很宽阔,比乡野小路宽阔多了。武威的房子很整齐,比乡间草房整齐多了。武威的人也很精神,比乡村的百姓精神多了。

    贾诩来到府衙,来见武威的地方官。地方官见是阎忠先生举荐来的,果然很给面子,十分客气,让贾诩在身边干个小差。

    不久,举贾诩为孝廉。孝廉是汉武帝时设立的察举考试的一种科目,是孝顺父母、办事廉正的意思。举为孝廉的人一般都给封个官。贾诩也做了个小官。

    按说贾诩这样的乡下人,到郡里混个事做,已经相当不错了。事实上,贾诩也安分了几个月。几个月下来,贾诩觉得没意思,跟人打交道很费劲,跟上司说话要注意,跟同僚说话也要注意,跟下属说话也得费心思,老有些嗑嗑绊绊。不痛快!

    凭贾诩的才能,对付这些小吏,那太容易了,玩儿似的。可是贾诩觉得没意思。我贾诩是什么人物,这些人哪里能值得我来斗法!

    就在这时,他收到了一封来自京城的信,是他有一面之缘的朋友阎忠先生写来的。阎先生给他谋了个差事,让他到京城洛阳去。贾诩正想离开,如何肯久留?他立即收拾行李,离开了武威,赶到了洛阳。

    京城的街道比武威宽阔多了,楼房也比武威高多了,整齐多了,人也比武威的人精神多了。

    他见到了阎忠。在阎忠的举荐下,在朝中做了一个郎官。

    一开始很新鲜,到底是京城的官员,谈吐不俗。可待了些日子,贾诩又烦了。他觉得朝中还不如武威呢。时值东汉末年,朝纲混乱,皇帝不理政事,政事都掌握在一些宦官的手里。宦官们胡作非为,滥杀无辜,提拔亲信,打压跟自己敌对的势力。朝中血雨腥风,一片狼藉。

    “还是跟猫鼠同居好啊,自由平等和谐,没有争执,没有是非。”

    贾诩于是有了辞官之意。

    他找个机会来跟阎忠告辞。阎忠劝他:正因为朝廷混乱,我才把你召过来的,我们等待时机共图大事。

    贾诩想,现在时机尚不够成熟,什么时候成熟?还说不定。

    在时机不成熟的情况下,贸然举事,是不智之举啊,很容易成为政治牺牲品。

    他没有接受阎忠的挽留,坚持要回去。阎忠没办法,只好同意了。二人依依惜别,相约他日有机会,再能相见,共谋大事。

    可是,他们最终没有一起共谋大事的机会了。

    后来,阎忠几次想劝朝中有实力的大臣搞政变都没有成功。

    公元184年,爆发了著名的黄巾起义。没几年,黄巾军就被朝廷和地方豪强一起镇压了。汉阳人皇甫嵩因镇压黄巾军有功,官至冀州牧。当时,阎忠正在皇甫嵩的帐下任首席谋士,很有军功。他看到当时朝政日非,海内空虚,劝皇甫嵩把握机会,发动政变,改朝换代。皇甫嵩犹豫再三,不敢用其计。阎忠知道自己不能在皇甫嵩这待下去了,他没办法,只得逃走,不料被叛军王国劫持。王国知道阎忠的威望和才能,想让他做军中元帅。阎忠不从,被迫自杀。

    消息传到贾诩的耳朵里,他长叹一声,阎先生有识人之才,只是没有识透朝中大事呀,改朝换代那么容易吗?需要一个恰当的人,一个恰当的时机。朝廷虽乱,但势力繁杂,想乱中取胜,也是很困难的呀。只有等尘埃渐渐落定,一切才能见分晓呀。

    当年,他就是看到朝廷混乱,势力太复杂,才假托生病,辞官回乡的。

    他离开家乡不过一年,可就像离开好多年一样。还是家乡好啊,山山水水,一草一木,都那么熟悉、亲切。真是:远离是非地,隐居在山林。

    回乡以后才知道,他那群猫鼠在他走的那天就没回去。

    去哪里了?好像往西去了。

    又听人说,他们亲眼看见猫鼠们都跳到姑臧河里去了。

    还有一种说法,猫鼠们被乡人捕杀了,肉被烤着下酒吃了。

    到底哪种说法准确,贾诩吃不准。

    贾诩病了。这回是真病。

    贾诩到老年的时候,常对他的儿孙辈说起这档子事:

    “我的父母说,猫是奸臣,鼠是污臣,狗是忠臣。其实,猫也是忠臣,鼠也不并贪。这么多年了,我见过各类人等,可让我最难忘的,还是那只猫和那群鼠。”

    <h3>与豺狼为伍</h3>

    贾诩病了一段时间,身体有所恢复。他想去寻找他的那群猫儿鼠儿。

    往西走。本来是一个人,后来聚了数十人,说路上有大虫,须结伴而行。

    路上,这些人看贾诩是一个文弱书生,不肯说话,觉得好欺负,就抢他的干粮吃,拿贾诩开玩笑。贾诩不怒,报之一笑。这些人更来劲了,话说得就更难听了,甚至有人身侮辱倾向。贾诩仍然不怒,不与他们计较。

    就在这时,出事了。他们没遇上大虫,却遇见一群氐人。氐人是崛起于东汉后期,西北地区的一支少数民族。他们天生不安分,经常发动叛乱,劫杀汉朝的百姓和官员。朝廷也经常派人来镇压,虽然起了一定效果,但是按倒葫芦起了瓢,平定这拨,又反了那拨,没完没了。

    拦劫贾诩等人的这批氐人,足有上百人。他们面相都?十分凶恶强悍,皆骑着高头大马,手执利刃,叫喊着把这些汉人团团围在当中。原来他们在这里逛荡了好几天,没遇到什么猎物,正饥饿着呢。今天遇到这么多汉人,就好像狼遇到了羊,眼里发出绿光,那个兴奋劲儿就甭提了,都想好好抢一票,补充补充给养。他们命令这些汉人把随身带着的财物放到前面来,还一个个搜身。然后又让这些汉人一个个回到队伍里,背转身去,等候发落。

    贾诩也这么做了。可他偷眼观瞧,只见几个氐人在一边叽叽咕咕耳语一通,然后看到一些氐人拿着利刃在地上挖坑。贾诩明白了,这是要活埋他们呀。贾诩可不能等死,如果他等死,就没有以后的故事了。他想脱身,眼珠一转,计上心头。他转过身来,走出队伍,拱手道:

    “朋友们,我有一言相告!”

    为首的氐人脸特别黑,跟锅底似的,眼睛特别大,瞪得跟铜铃似的。他用刀一点,让贾诩近前来讲话。

    贾诩知道,如果自己说好了还罢,说不好,等不到坑挖好,他第一个试刀。

    他稳稳神,缓步走到氐人的跟前,拱手施礼。

    黑脸氐人眯起铜铃大眼,傲慢地问:“你死到临头,还有何话讲?”

    贾诩说:“英雄,我说一个人,不知诸位可曾知晓?”

    黑脸氐人看都不看他,仰脸看天,问:“谁呀?”

    贾诩说:“段颎。”

    这名字一说出,黑脸氐人缓缓低下头来,铜铃般的眼睛又瞪起来了。段颎!这个名字在那时可是赫赫有名,非常了得。他连着数十年镇守西土,威名远播。那名声在这些氐人当中,可称得上如雷贯耳,皓日当空。现在段颎因为镇边有功,到朝廷做太尉了,可他的威名在这些氐人当中仍然强势存在着。这就叫,人的名,树的影。

    黑脸氐人很奇怪,这个书生提段太尉作甚?

    仿佛是看透了黑脸氐人的心思,贾诩进一步说:“我是段太尉的亲戚啊。”

    黑脸氐人问:“哦,你是段太尉什么人?”

    贾诩说:“我是段公外孙呀。”

    见黑脸氐人犹豫,贾诩不容他多想,接着说:“你们留着我,派一个人到我家里通风报信,让他们拿重金赎我回去。这样,你们既得了一笔钱财,又给了太尉一个人情,将来遇到麻烦事,可以有个开脱呀。”

    黑脸氐人仍有些疑惑,看来他自己也拿不定主意。这家伙便转过身去,跟他的同伙商量。

    贾诩的心里也没底,他拿段太尉的名字来吓唬氐人,是临时想出的主意,保不保险还说不定。全凭这些氐人一时心情了。他在等待着命运的判决。当然,如果此计不成,他还会另有计谋bbr>?99lib?</abbr>,他暗暗地盘算着下一步棋。

    一会儿,那个黑脸氐人又过来了,贾诩的心一下子提到嗓子眼了,但表面上却若无其事。

    黑脸氐人说:“既是段公外甥,我们且饶你不死。”

    看来,这些家伙没法判断贾诩所言真假,只好宁信其有,不信其无了。

    不仅不杀贾诩,还有进一步要求。

    “我想跟你结为兄弟,不知先生可否愿意。”

    他们想结攀段公外孙,将来也有个退路。

    贾诩当然答应,他说:“好吧。”

    黑脸氐人与贾诩盟誓后,还当场摆下酒宴喝了起来。别看贾诩是个文士,酒量可不错。咣咣,跟氐人们一连喝了几大杯。贾诩吃饱喝足,抹了抹嘴说:“我该走了,家里还有人等着我回去呢。”

    氐人们挽留一番,贾诩执意要走。贾诩想,这伙人现在被他蒙住了,说不定马上回味过来,那时候再走可就来不及了。

    氐人们见留不住,就拿出点钱来,要送他回去。

    贾诩说:“不必了,我只拿自己的财物。”

    “兄弟,帮我们说个话,把我们放了吧。”

    在等待被活埋的人群中传来哀求声。

    贾诩走到这伙人中间,微笑着说,大家不要怕,坚持住,我回去找人来救你们。

    说着,又回到氐人身边,说,这伙人,就随各位英雄处置了。

    说着转身,骑上氐人送给他的良马,打马而去。

    跑出老远,他听到后面传来阵阵惨叫声。贾诩擦了擦额头的冷汗,心说,好险啊好险!

    没找到他的那些猫鼠,贾诩继续游历,见了不少世面。后来他回到家乡,隐居读书。那时,他的父母都已经过世了。贾诩回到家乡后,心情跟以前大不一样,不再像以前那样孤僻了,而是乐于结交朋友,还给乡人一些恩惠。乡人都说:

    “贾家的小子出去一趟变出息了。”

    贾诩在乡里很有威望。

    时间过得很快,一晃,十几年过去了。贾诩年近四十了。他想再出去逛逛。

    这一回,他又逛到了京城。

    正在京城宽阔的街道上来回溜达着。这时,过来一列车队,前后有士兵护卫着,中间有两辆马车。路过贾诩面前的时候,其中有一辆马车车帘轻轻这么一挑,露出一张女子的脸。四目相对,贾诩惊呆了:真是一位绝色佳人!那女子见贾诩呆呆地看着她,害羞地一笑。“啪”把帘子放下了。

    贾诩半天没回过神来,问旁边的一位街人:“这是谁家的车仗呀?”

    那人说:“司徒王允家呀。”

    贾诩又问:“那个漂亮女子是谁呀?”

    那人说:“一定是他的义女貂蝉,今天一家出去游春。”

    贾诩遂信步往司徒府走来。贾诩早就听说王允的大名,知道此人十分忠义,在朝中很有分量。他忽然想起来,当年阎忠先生,经常向他提起王允,说王允将来是能做大事的,如果有机会,可以跟他多联系。十几年下来,他几乎把这事忘了。而王允也不再是阎忠先前所说的王允,果然成了朝中要员。

    他想见一见王司徒,能谋一个官,施展自己的才华。另一方面,他想见见貂蝉。

    敢情他看上貂蝉了。爱美之心,人皆有之。贾诩活了四十春秋,还没有哪个女子让他动心。

    可王司徒见了贾诩,并不热情。原来,司徒这几天正闹心呢。国贼董卓专权,废少帝刘辩,立献帝刘协,自为相国,赞拜不名,入朝不趋,剑履上殿。上欺天子,下压群臣,把朝纲搅得乌烟瘴气。袁绍袁本初在冀州给王允写了一封书信,要他作内应,想法除掉董卓。可他一筹莫展,无计可施。今天,带着家眷到郊外游春,其实是掩人耳目,苦想除董卓之计。

    所以,贾诩来得不是时候。王司徒有点心神不定,而且很忙碌的样子。贾诩说什么,王司徒根本没听清。

    贾诩觉得没意思,他起身告辞。王司徒说:“先生先到驿馆中歇息吧,过几天,我再去请您。”

    贾诩回到驿馆,歇了几日,也没见谁来请他。只好又来见王司徒。这回王司徒更是忙,更是没空跟他说话。怎么呢?原来,他已经有了除董卓之计,现在正在实施,他可没工夫跟贾诩闲谈。这时,有人进来,报告司徒:温侯驾到。

    王司徒脸色一变,赶紧起身说:“我有要事,不能陪先生了。先生请回,过几天,我一定去请先生。”

    贾诩很失望,只得告辞。走出门,迎面进来一位青年将军,身材高大,十分威武。贾诩想,这人就是吕布了。只见王司徒小跑着迎出来,吕将军驾到,王允迎接来迟,请恕罪。

    贾诩回到馆驿。等了多日,没有等到王司徒,却听到一个消息,貂蝉被王司徒送到相府,成为董卓的侍妾了。

    贾诩心里很不痛快。他突然悟到了什么。

    太不像话了!贾诩在心里说,这是连环计、离间计呀,先把貂蝉许给吕布,再送给董卓,这分明是离间董卓父子。贾诩倒是对王允除掉董卓没有什么看法,主要是对这个计策反感。

    怎么可以让天下最美貌的女子冒这么大的风险,而且牺牲自己的身体去做诱饵,做棋子呢!除掉董卓的计策,有很多嘛。我贾诩信手即可拈来。可是你们不理我,我要报复。

    他赶紧去相府,想跟董卓说一说这里面的蹊跷。董卓正迷着貂蝉,也没心思跟贾诩多聊。三言两语,把贾诩打发到女婿牛辅手下当参军了。

    贾诩出了相府,长叹一声,董公不日将死无葬身之地矣。

    贾诩又叹了一口气:我再也见不到貂蝉了,这些自以为是、无能的臭男人呀!

    果然,没几天,董卓被王允等人诛杀,牛辅也死了,众人十分恐惧。董卓部下校尉李傕、郭汜、张济等人找不到依靠,便遣派使者到长安求赦。王允为人刚直,没有同意他们的请求,李傕等人更加恐惧,不知道该怎么办,最后准备就地解散军队,逃回乡里。

    这时,贾诩却出面阻止了他们,说:“你们错了呀。我听说长安城中,王允等人正在商议要杀尽凉州人,而你们解散军队,回归乡里,那时,你们要军马没军马,要兵器没兵器,只需要一个亭长就能把你们轻轻松松抓住,砍了头,然后提着你们的脑袋到朝廷去请功受赏啊。”

    李傕没好气地说:“可是,我们现在不跑,难道等着他们来抓捕我们吗?”

    郭汜也说:“能跑一时就跑一时,到时,我们隐藏起来,他们或许还找不到我们呢。”

    贾诩说:“这是没头脑的人才做的事,不是智者所为。”

    郭汜这气呀,他真想把贾诩砍了,当着这么多人,奚落他没头脑,太不像话了。

    李傕说:“那你说说,我们该怎么办?”

    贾诩说:“当今之计,最好的办法是把部队召集起来,回兵攻打长安,为董公报仇,如果成功了,则奉国家以征天下,如果失败了,再逃跑不迟!也不失为大丈夫,这才是智者所为。”

    几句话惊醒了梦中人。李、郭等人齐声说:“先生所言极是,就依先生了。”

    看着李、郭等人摩拳擦掌的样儿,贾诩的脸上掠过一丝不易察觉的表情,他听到天空中滚过几声炸雷,一场暴风雨就要来临了。

    李、郭等人并不知道贾诩的本意,贾诩一是为了报复,二是为了自保。他是董卓手下的人,也是叛党,理应受到惩罚。王允等人追究下来,<dfn></dfn>他肯定逃脱不了干系。没办法,他只能采用这种极端的办法来求自保。

    贾诩对李、郭等人说那番话时,他肯定知道后果。只是,他可能不知道,后果会那么严重。

    李、郭等人立即联络西凉诸将,重新整顿召集军队。他们以替董卓报仇为名,率军攻进长安,纵兵掳掠,吏民死者万余人,尸积满道。他们拥兵至南宫掖门,威逼献帝和司徒王允,封李傕为扬武将军、郭汜为扬烈将军、樊稠为中郎将。得了封赏,李、郭等人并不退兵。

    献帝在内城门上问:“你们怎么还不退兵呢?”

    李傕说:“陛下,非是我等不退兵,实在是因为元凶还没被处置。董相国被杀,都是王允的主意,我们要求皇帝把王允交给我们处置。”

    王允在城上听得清清楚楚。他是多么刚烈的人呀,岂能受这些贼子的羞辱。只见他一纵身,跳下城楼。在他坠城的一刹那,他看到李傕的身旁站着一个人,好生面熟。可是他已经记不起来了,那就是受到他慢待的贾诩。

    李傕等人立即冲过去,挥动刀剑,将王允乱刃分尸。然后,挥师冲进城去,占据了整个京城,掌握了朝廷大权。这些家伙比董卓还要残暴,每天杀戳大臣和百姓。一时间,京城腥风血雨,朝野大乱。

    贾诩看到这个场景,一言不发,只为自己一句话,虽然保全了自己,报复了王允,却给人民带来了无穷的灾难,使汉室江山再次陷入了混乱状态。

    唉,贾诩低头暗叹。

    李傕等人觉得这都是贾诩的功劳,要封其为侯。

    贾诩却单人独骑,出了京城,回乡去了。

    贾诩一生再也没有向别人讲起这件事,只是临死的时候,对儿孙们说:

    “德和智,两方面,还是德重要,有智无德,智将成为一种灾难。所以你们要修身养德。”

    又说:“一个人年轻时走得远点不要紧,但要懂得回头。”

    <h3>与心灵为伴</h3>

    离开李、郭之后,几经周折,贾诩投奔了南阳张绣。他给张绣多次出谋划策,把曹操打得望风而逃。

    曹操听说为张绣谋划的贾诩时,恨恨不已,说,此人作恶多端,当初就是他一句话,使朝野混乱,我抓住他,必剐了他,烤了他的肉与大家同食。

    但曹操一直没抓住贾诩,曹操对他的谋士们说,我们这么多人斗不过一个贾诩,太不可思议了吧。

    谋士们面面相觑,嘴里没说什么,心里都较着一股劲儿。

    就在曹操和众谋士一筹莫展的时候,贾诩跟张绣来投降了。

    那是官渡之战前一个关键的节点。当时袁绍派使者郭图来招降张绣,并且先到贾诩府中,与贾诩结好。贾诩跟郭图一交谈,发现郭图虽然很有才华,但是言语漂浮,不实在,又见他吹嘘袁绍势力如何,手下谋臣武将如何了得,便有几分不喜。但他不动声色,遂让郭图到馆驿住下。

    刚送走郭图,有人来报,曹操派刘晔先生前来求见。

    刘晔先生是曹操手下的重要谋士。还有一个身份,那就是汉室宗亲,具体说,是光武帝刘秀之子阜陵王刘延的后代。他很有胆识,办事果断。年少知名,人称有佐世之才。十三岁时就杀掉母亲临终前嘱咐要除掉的仇人。后来,亲手杀掉了地方武装头目郑宝,经郭嘉引荐投了曹操。他对贾诩早有闻名。贾诩也常听人提起他。

    贾诩请进刘晔。一看相貌,便觉不同寻常,再一攀谈,更是高看一眼。二人大有惺惺相惜之意,相谈甚欢。谈得太晚了,贾诩便让刘晔在自己府中歇息。

    第二天贾诩先带郭图来见张绣。郭图很得意,认为有贾诩引荐,志在必得。张绣权衡一下,也认为袁绍势力大,应该降袁。

    没想到,就在这节骨眼上,贾诩却拦住了,他忽然大声对郭图说,袁本初兄弟不能相容,自相残杀,争着当皇上,还能容天下国士乎?

    郭图一下子就愣住了。他想不明白为什么贾先生昨晚说得好好的,今天忽然就变卦反目了。愣了一会儿,觉得没趣,红着脸甩袖而去。回到驿馆,收拾行李,匆匆地跑了。

    郭图一走,张绣吓坏了,紧张得不得了。他责怪说,贾先生,你这是干什么呀,我们怎么能得罪袁公呢!袁公身世显赫,四世三公,独领河北之地,名震全国,势力相当大呀。

    贾诩说:“那只是暂时的表象,终归会化为泡影的。”

    张绣说:“那我们该投谁呢?该不会让我投降曹操吧。”

    贾诩说:“正有此意,我们不如从曹公。”

    张绣直摇头,说:“袁强曹弱,况且我们与曹操有仇呀,我们曾三番五次把他打败,且败得很惨,而且都是你的计谋,估计他们伤口还没好呢,典韦、曹昂,曹安民,尸骨未寒,淯水河边,那几座新坟土迹未干,他不能不怀恨在心,现在去投降他,难道不是自投罗网,自寻死路吗?”

    贾诩说:“我以为,投降曹公,有三利。曹公奉天子以令天下,占天时,这是第一利。袁绍强盛,我们以这么少的力量投降他,他根本不放在眼里。曹公势弱,我们去降,是增加力量,必定高兴,重视我们,这是第二利。有霸王之志向的人,肯定会放下个人恩怨,尽释前嫌,以显示他宽广胸怀,这是第三利。愿将军勿疑。”

    张绣想了半天,最后觉得贾诩之言很有道理。再说了,长期的实践证明,听贾诩的话没有不对的,不听他的话会吃亏的。遂从其言,把曹操的使者刘晔先生请过来商谈大事。

    张绣跟贾诩率众归顺了曹操。

    张绣的归顺使曹操在官渡之战中避免了两面作战,所以曹操闻后大喜。他亲自接见贾诩,抓住他的手说,使我信重于天下者,就是你呀!还小声说,我得到先生霸业就矣。

    曹操就喜欢说这句话。同样的话,他对许多人说过。

    然后,曹操忽然转身对旁边的众谋士说,别对贾先生说我要烤他肉吃的事啊。

    大家哈哈大笑。

    曹操遂拜贾诩为执金吾,封都亭侯,迁冀州牧。同时拜张绣为扬武将军,并让其子曹均娶张绣之女为妻,结为儿女亲家。

    张绣私下拉着贾诩的手说,多亏先生谋划,这一招果是好棋。

    就在贾诩归顺曹操不久,有一个人要请他喝酒。这个人是曹操手下的大谋士董昭。董昭原来在袁绍手下谋事,后来投了张扬,最后归了曹操。

    贾诩想,自己是新来的,董昭比自己早来几年,不应该拒绝他的邀请。

    贾诩来到董昭的大帐。一看,没别人,就他和董昭主宾二人。

    董昭不胖不瘦,眉清目秀,面皮白腴,精神充足,保养得很好。董昭很热情,一个劲地劝酒、布菜。贾诩觉得奇怪,董昭这人很会保养,一直吃素,与酒肉绝缘,怎么今个儿一反常态呢?

    董昭先向贾诩讲了一堂生动的养生课。酒过三巡,菜过五味,才把筷子一放,说,先生新来,我有一些话,想跟你说一说。

    贾诩说,请讲。

    董昭说,曹公帐下谋者很多,各有各的特点,各有各的秉性,比如,曹公特别喜欢郭嘉,郭嘉年轻,又会出点小主意,常常能应验,曹公最终会把后嗣的事托付给他。其实他并没多大的才能,但很新潮,又好酒,热衷于夜生活,不注意保养自己,凡事都由着性子来。喝酒前跟好人一样,酒后会乱说、胡说。这个人您要注意,凡事须避着些。

    贾诩说,领教。

    董昭又说,还有荀彧,曹公也很信任,每次出征,曹公必托之以朝中大事,他把后方搞得很稳固,这个人的性格跟郭嘉截然相反,太传统,是旧派文人,政治上保守,不知道改革创新,不能顺应潮流。你要注意,如果你有什么错抓到他手里,都会汇报到曹公那里。

    贾诩说,领教。

    再说杨修吧。这人读书多,跟孔融等人经常聚在一起,是个才子,也有一番势力。但这人狂妄,看不起人,会耍点小聪明,爱卖弄。卖弄的时候,就贬低别人,就他能,别人都不及他。这人你少惹,惹着会有祸。

    领教。

    董昭把曹操手下的谋臣都议论了一遍,最后不好意思地说,贾先生,这些话其实都不是我说的,这是我来曹营的时候,另一个朋友也是这样,请我喝酒时说的,这人是谁,我就不便透露了,以后我会告诉你的。我觉得这番话有必要跟你说说,因为你刚来,不了解。我可把你当好朋友了,以后多亲近。

    贾诩拱手,多谢。

    过了几天,杨修又请贾诩喝酒,有孔融作陪,席间又是一番议论。贾诩认真地听着,并不参与,只是点头,称谢。

    几场酒下来,贾诩忽然病了。慢性病,无关性命,但要保养。所以贾诩不再参加一些私人宴会。

    贾诩真生病了吗?哪呀,他这是在保护自己呀。

    多年后,董昭联合很多人要推曹操为魏王,他也找过贾诩,贾诩说我身体不好,你自己看着办吧。董昭的行为遭到荀氏叔侄的强烈反对。不久荀氏叔侄俱郁悒而死。

    又过了几年,魏王曹操想立嗣,在长子曹丕与三子曹植之间选。杨修来找贾诩,请他多帮忙,在魏王面前多举荐曹植。

    贾诩说,我身体一直不好,脑袋老疼,不能参与这些事了,你看着办吧。

    曹丕方面也请人来说话,贾诩也说,我身体不太好,但我很感谢大公子,其实也没什么特别要说的,只是大公子在魏王面前多尽儿子的职责就行了。

    曹操也三番五次地问贾诩立嗣之事,贾先生总是拿话搪塞。

    问得多了,贾先生说,我最近一直在琢磨两个人。

    谁呀?

    袁绍和刘表。

    哈哈哈,曹操大笑。

    袁绍和刘表皆废长立幼,致使兄弟相争,自取灭亡。于是曹操立曹丕为太子。

    曹丕即位,为报贾诩之恩,封贾诩为太尉,进爵魏寿乡侯,增食邑三百,前后共八百户。又分食邑二百,封幼子贾访为列侯,以长子贾穆为驸马都尉。

    无论是曹操还是曹丕在位,贾诩都为他们出了不少好主意。

    曹操和曹丕对他并不是言听计从,有时也把贾诩的主意放在一边,由着自己的性子来。事实证明,听贾诩的,肯定没错。不听贾诩的,都失败了。

    曹操在官渡战袁绍,潼关破西凉马超、韩遂,皆有贾诩之谋,所以他胜利了。曹操占荆州想乘机顺江东下,贾诩劝阻,说应该安抚百姓等待时机,曹操不从,结果在赤壁之战中大败而归。

    曹丕问应先灭蜀还是吴,贾诩建议应先治理好国家再动武,曹丕不听,果然征吴无功而返。

    因为失败,他们对贾诩就更加敬重。

    公元224年,贾诩去世,终年77岁,谥肃侯,长子贾穆嗣。

    贾诩去世的时候,把两个儿子叫到跟前,说:

    “凡事要想得远些,为父并非曹公旧臣,归顺之前还老让曹公吃败仗,所以要格外注意,采取自保策略,这么多年,我假托生病,没有一个私交,从不参与同僚间的宴请,不结交高门。虽然每次为曹公谋划都能成功,平四州、征西凉、讨汉中,可谓算无遗策,却从不居功自傲,不以自夸。好处别人都记着呢,你一说反而变坏处。这些方面,你们要好好学。”

    那时候,魏室的许多老臣都故去了。睿智的郭嘉、聪明的杨修、正直的荀氏叔侄,等等。

    当时,那一代的老臣中,只有善保养的董昭还在,也已70岁了,他来看望贾诩说:

    “你一直是个病秧子,却能如此高寿,非常不错啊。”

    贾诩听了一笑:

    “你长寿靠的是养生,我靠的是养心啊!”

    贾诩史料二则建安三年(198年)三月,曹操南征张绣,包围张绣据守的穰城(今河南邓县)。此时,曹操闻悉谋士田丰劝冀州牧袁绍趁虚袭取许都(今河南许昌东),欲迎献帝号令天下,立即从穰城解围撤退。张绣率兵尾随追击。五月,刘表派荆州军占据安众(今河南邓县东北),切断曹军退路,企图与张绣夹击曹军,曹操出奇兵大败张、刘联军。曹军获胜后,速行北撤。张绣亲自率兵追击,贾诩劝阻说:“不可追也,追必败”(《三国志·魏书·贾诩传》),张绣不听,强行追击,被曹操亲自断后所击败。贾诩这时又对张绣说:“促更追之,更战必胜。”张绣说:“不用公言,以至于此。今已败<mark></mark>,奈何复追?”贾诩说:“兵势有变,亟往必利。”(《三国志·魏书·贾诩传》)张绣遂听从贾诩意见,收集散兵,再行追击,竟将曹操后卫部队击溃。得胜后,张绣问贾诩:“绣以精兵追退军,而公曰必败;退以败卒击胜兵,而公曰必克。悉如公言,何其反而皆验也?”

    贾诩说:“此易知耳。将军虽善用兵,非曹公敌也。军虽新退,曹公必自断后;追兵虽精,将既不敌,彼士亦锐,故知必败。曹公攻将军无失策,力未尽而退,必国内有故;已破将军,必轻军速进,纵留诸将断后,诸将虽勇,亦非将军敌,故虽用败兵而战必胜也。”(《三国志·魏书·贾诩传》)张绣大为佩服。

    黄初四年(公元223年)三月,曹丕首征东吴,以失败而告终。当初,曹丕便问计于贾诩:“吾欲伐不从命以一天下,吴、蜀何先?”贾诩说:“攻取者先兵权,建本者尚德化。陛下应期受禅,抚临率土,若绥之以文德而俟其变,则平之不难矣。吴、蜀虽蕞尔小国,依阻山水,刘备有雄才,诸葛亮善治国,孙权识虚实,陆逊见兵势,据险守要,泛舟江湖,皆难卒谋也。用兵之道,先胜后战,量敌论将,故举无遗策。臣窃料群臣,无备、权对<s>99lib?</s>,虽以天威临之,未见万全之势也。昔舜舞干戚而有苗服,臣以为当今宜先文后武。”(《三国志·魏书·贾诩传》)曹丕不纳,果然无功而返。

百度搜索 大三国的小人物 天涯 大三国的小人物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大三国的小人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邓洪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邓洪卫并收藏大三国的小人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