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不修罗汉修梅花 天涯 不修罗汉修梅花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后面的事情突然变得简单。

    一个小时后,所有人重新被召集起来。副校长以快刀斩乱麻的姿态,宣布了校长的意见:徐胜渭生活作风有问题,导致发生这一恶劣事件,因此给徐胜渭一个记过处分,扣发三季度奖金和年终奖;张无病殴打老师情节严重,给予开除处分。如果双方对这个意见有意见,就让公安机关介入,学校不再干涉。

    老汉一直闷着头不说话,多年心血毁于一旦,对他的打击应该很大,不过一个大学肄业的儿子,总比一<s></s>个当过囚犯的儿子更能接受。徐主任虽然没能把我送进鸡圈,但毕竟已经把我赶出校门,也算小胜,而且这是一言九鼎的校长的意见,因此也没再吵闹。

    开除,这个以前听起就觉得恐怖的词汇,此刻在我竟是一种解脱。只是太对不起父母了,他们供我读了这么多年,毕竟最后还是没能拿到那张文凭。

    走出会议室后,陈娟过来低声问我,这个处理你能接受吗?

    我惨然一笑说,我现在还有什么不能接受的?

    陈娟定定看我半晌,末了说,无病,我对你真的很抱歉。

    我怀着一丝幻想问,真的就走不到一块儿了?

    陈娟撂过这个问题倒问我:读不成书了,以后有啥子打算?

    我说,回老家,修理地球。

    她笑笑说,有啥子需要我帮忙的,尽管找我。

    我还想说点什么,老汉在一边喊道,狗东西,快过来。

    陈娟向我扬扬手,往校门方向走了。

    老汉把我拉到一边说,你说我们去给领导送点礼,能不能把你的学籍保留起?<s>99lib?</s>

    我说,还送啥子礼,宣都宣布了。我各人出去打工挣钱,也是一样。

    老汉不再说话,脸灰灰的。

    回到寝室,老汉闷坐在床上,看我收拾东西。几个同学都过来安慰我,狗日的刘大宝还没心没肺地开着玩笑:莫怕莫怕,比尔盖茨大学也没念完呢,现在是世界首富了,说不定哪天我们还得来投靠你。我看了一眼老汉,只好说,那是那是,我啥子都不懂,就会搞点高科技。

    晚<strike>九九藏书</strike>上,几个同学执意要给我办桌酒送行,老汉却坚决不同意,也不愿意再住这里。我明白他的心情,不敢说什么,只好给几个同学道歉。

    于是,在苍茫的暮色中,我背着空空的行囊,和老汉灰溜溜走出校园。回头一看,熟悉的灯火飘出熟悉的气息,只迈出几米的距离,却已恍若隔世,让我鼻子酸楚。

    我说,爸爸,我们就在前面那个站坐中巴车,到港口车站那儿找个旅社住一夜。

    老汉白我一眼说,败家子,还有脸坐车,给老子走下去!

    我只好背着行李跟老汉往港口车站走。先下到王牌路上的氧气站,再下到驷马桥,穿过岔街子菜市场,最后找了一家最破旧的扁担旅社,就是十几个人挤在一间大屋的地铺上,一个人一块钱一晚。一闭上眼,四周的鼾声和脚臭扑天盖地而来。

    躺到九、十点钟光景,我干脆爬起来,看看老汉已经睡着,就偷偷溜了<footer>.99lib.</footer>出来。走到一个公用电话旁,拨通了陈娟送我的那个手机。

    我问,睡没有?

    她说,还没有呢,我老汉出去打麻将了,要等他回来给他热饭。

    我说,那方便嘛,我还怕这电话你老汉接着了。

    她警惕地问,你在哪儿呢?

    我说,我就在你们家附近。

    她说,要赶车回老家吗?

    我说,是的。

    她说,那祝你一路顺风。

    我说,想见见你。

    她说,没有必要,而且也不方便。

    我说,有什么不方便?

    她说,不方便就是不方便。

    我突然执拗起来,一股躁动在心里升起:不行,我要来!

    她说,你这人怎么这样!

    我说,不见你一面,心头过不得。

    她硬梆梆地说,那是你的事,我已经给你说清楚了。

    我突然暴怒起来:说锤子个清楚!老子非见你不可!

    她挂掉了电话。

    我又打,她不接。

    我一口气拨了四五次,她终于还是接了。

    我说,我要见。

    她发狠道,日你妈哟,怎么不识好歹呢,给你说了不可能了,不可能了!

    我说,我晓得不可能,就是见见。

    她沉默了半天。最后突然挂掉手机,我再打,已经关机。

    我付过电话费,拔腿就往陈家跑。

    距离不远,五分钟就跑到了。我一边爬楼一边想着怎样跟她说,等她开了门,就一把抱住她,为所有犯过的错请求原谅,然后是疯狂的亲吻,吻化所有心里的坚冰。

    敲了半天门,终于开了。

    开门的竟是龙小星。

    他穿一件睡衣,带着得胜者的微笑对我说,叫你不要来,你偏来,她已经睡了。

    一股热血冲上大脑,我一把推开他,冲进屋去,直杀卧室。

    陈娟果然斜靠在床上,披着睡衣,一副镇定自若的表情。

    我简直要疯掉。

    龙小星跟着冲了进来,一拳砸在我身上:日你妈,我老婆的房间也是你随便进的吗?

    这一拳打得我瘫倒在地。

    我慢慢爬起来,对着他俩鞠了一躬:祝你们幸福。

    然后走出房间。

    等倒!陈娟在身后喊。

    我转过身。

    她从床头拿过一个钱夹,从里面掏出一千块钱说,那个手机本来是你的,我拿回来了,算我跟你买的。

    我摇摇头。

    龙小星拿过钱,一把揣在我口袋里:拿倒起,这也算是你帮我老婆出头打人的酬劳。

    我裂开嘴无声地笑了,然后心安理得地走出陈家。

    回到旅社,我给老汉写了张纸条,然后直奔十七码头,买了一张马上出发到岳阳的铁<u></u>水联运票。

    十二点,轮船准时启动。

    我站在船头,象<a href='/book/2113/im'>《高老头》</a>里的拉斯蒂涅那样抱着双手,望着万州城凋零的灯火,挂着满脸是泪的笑容,轻轻地说,万州,老子还会回来的。

    第一季完

百度搜索 不修罗汉修梅花 天涯 不修罗汉修梅花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不修罗汉修梅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老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老三并收藏不修罗汉修梅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