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不修罗汉修梅花 天涯 不修罗汉修梅花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那时打胎不象现在这<abbr></abbr>样方便,我们甚至都不知道哪儿能做,要多少钱,要不要开证明,这种事该怎么跟医生说,打了要不要住院。

    也是那时我才发现,陈娟虽然嘴厉害无比<abbr></abbr>,什么都敢说,关键时刻其实胆子还是小。

    怎么操作这事儿,我们打听、商量了好几天。

    首先是钱的问题。这也是最关键的问题。

    放暑假了,我就应该回老家了,父母不会再给我寄生活费来,我身上只得一百多块了。陈娟只等8月份到学校拿毕业证,现在只有两百块钱,外婆那儿有点钱,还得两个人这几个月的生活费。打听了一下,我们这三百来块在外面随便找个诊所够了,想去正规的医院就不一定得行。陈娟说那就在外面找个诊所做算了,我坚决不同意,万一出事了怎么办?

    犯难中,我突然想起,我老家的一个同村老乡在妇幼保健院工作,姓易,好象是在搞财务。因为我们村里进城工作的人少,所以他每次回家都如<a href="https://.99di/character/540c.html" target="_blank">同</a>衣锦还乡,很有些影响,因此记得,他大概也认得我,论起来还是远房的表亲。看能不能去找他说说,少给点钱把手术做了。

    陈娟本来不同意,我生气了:日你妈,我把这笔倒霉帐认自己身上了,我都不怕,你怕啥子?

    星期一,我正准备去带陈娟打胎,妈妈给我打来电话,问我好久回家,说是父亲前两天收玉米把腰闪了,躺在床上动弹不得,家里<a href="https://.99di/character/73b0.html" target="_blank">现</a>在一摊子的农活没人干,希望我早点回去帮忙。我一听眼泪都快下来了,赶紧答应。<bdo></bdo>

    财贸校离妇幼保健院很近,陈娟正在校门口等着我,居然还是一脸神气,吊甩甩地跟旁边的女同学聊天,聊到奔放处手舞足蹈地大笑。

    我走过去,陈娟朝我点点头,旁边的女同学问,这谁呀?陈娟说,你龟儿这都看不出来,这是我男客。我听得心里一热。

    到了妇幼保健院一打听,老乡在8楼,我和陈娟径直坐了电梯上去。

    易老乡见了我还算热情,但一听我结结巴巴地说明来意,脸色立即就阴沉下来。他摸了摸脑袋,往椅背上一靠,慢<tt>99lib?t>条斯理地教训起我们来:你们这些年轻娃儿,怎么就不学好呢?无病,你各人家里条件那么差,供你读书不容易呀,工作都还八字没一撇,就学会搞对象了,这下出事了吧?你们怎么就不采取点安全措施呢,为了追求点快感就不考虑后果了……

    听他越说越恼火,陈娟站起来就拉我走。我不知所措,象个龟孙子一样,可怜巴巴地问老乡:表叔,这事儿?

    易老乡白了一眼陈娟,想了想说,好,我给妇产科的打个电话。接着他操起电话,就找到了一个黄医生,叫黄医生关照一下,年轻人没得什么钱,就做二类手术。

    他搁下电话,我又问:表叔,二类手术是?

    易老乡把头一摸,含含糊糊地说,就是少给你开点药,价钱优惠些,你们去吧。

    来到检查室,一个满脸横肉的老女人就是黄医生,我说我是易的亲戚,她哼了一声说,知道了,做二类手术的,你们先填表,再做检查。

    填表时,陈娟编了一个假名,叫陈倩。当时,我没有想到的是,后来我真的还会遇到一个叫陈倩的女人。

    过了一会儿,陈娟<details></details>从检查室出来,悄悄地对我说,那个黄医生刚才给我检查的时候,动作很粗鲁,抠得我下面很疼,还一边抠一边骂,你们这些缺德背时的娃娃,不晓得家里大人是怎么教育你们的。

    我说,到了这里,就忍一忍吧。

    做堕胎手术的人很多,还得排队。不一会儿就看见全身虚脱脸色苍白的女人被扶或者抬出来,陈娟紧紧抓着我的手,手心直冒汗。

百度搜索 不修罗汉修梅花 天涯 不修罗汉修梅花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不修罗汉修梅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老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老三并收藏不修罗汉修梅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