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天空之蜂 天涯 天空之蜂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名古屋机场国际线航站大楼──

    入境大厅依然挤满了人,正确地说,是电视前挤满了人。

    画面上出现了快滋生反应炉原型炉新阳的照片,照片上好几个地方都贴着画了设备内部构造的插图,男主播站在照片前,用紧张的口吻解说着一旦直升机坠落引起爆炸,可能会引发怎样的事故。根据男主播的解说,目前距离预测坠落的时间只剩不到一个小时。

    “好危险,万一变成车诺比那样该怎么办?”

    “真幸运,刚好在我们出国的时候发生这种事。”

    一对年轻男女在旁边讨论。

    “但离我们出发还有一个小时,希望在这一个小时内不会出甚么状况。”

    “应该没问题吧?那不是在福井县吗?在辐射飘到这里之前,我们应该就出发了。”

    “那就好,但回来之后就伤脑筋了,万一家里的房子遭到辐射就惨了。”

    “那只能先回我娘家了。”

    “山口县没问题吗?”

    “离那么远,应该没问题吧。”

    “天底下就是有一些神经病,核电厂关他甚么事!”

    “歹徒是因为讨厌核电厂才做那种事吗?”

    “应该是吧?他反对是他家的事,但不要给别人添麻烦。”

    “是啊,我们根本不在<strike>藏书网</strike>乎这种事。”

    赤岭淳子听到这里,拿着空纸杯站了起来,在去厕所的途中,丢进了垃圾桶。这是她来机场之后的第二杯咖啡。

    她在厕所的洗脸台前补了妆,然后看了手表。如果再不去办登机手续,恐怕就来不及了。

    她还在犹豫,不知道是否该出发──

    她的脑海中浮现出三岛幸一阴沉的脸,同时想起刚才那对男女的谈话。她无法不把眼前发生的事和三岛连结起来,她觉得这两件事之间必定有某种关联。

    赤岭淳子在今年年初规划了这趟旅行。虽然她并不是很爱这家公司,但到今年四月,她在这家公司满十年,可以申请五天特别休假。淳子立刻决定要去欧洲,而且是单身旅行。她在学生时代和刚入社会时,经常一个人出国旅行,她的梦想是当一名旅游记者,也曾经将自己写的旅行散文向出版社投稿。

    但是,最近她很少出国旅行。她自己也不知道其中的原因,也许觉得梦想毕竟只是梦想,也许在日复一日的生活中,渐渐遗忘了单身旅行的快乐。总之,她失去了“甚么”。

    她想要找回“甚么”,并不是因为觉得自己可以当旅游记者,而是觉得只要能够找回来,自己就会改变。所以,她决定再度一个人出国旅行。

    她在五月中旬时,把这件事告诉了三岛幸一。那天,他在她的家里,喝着她泡的薄荷茶。他向来不坐沙发,而是习惯盘腿坐在茶几旁。他住在福井县美滨町专门出租给长期出差者的公寓,开车到淳子的公寓不到两个小时。

    “甚么时候去?甚么时候回来?”正在喝薄荷茶的他抬头问。

    “嗯,我打算八月十二日出发,二十四日或二十五日回来。因为公司的中元节假期从十二日开始,所以我打算接着请特别休假。”

    “你已经向旅行社订了吗?”

    “还没有,差不多该订了。”

    “是喔。”三岛把茶杯放在茶几上,似乎在思考甚么。

    “怎么了?”

    “不,没甚么。”他似乎有点难以启齿,然后开口问:“可以改一下吗?”

    “怎么改?”

    “能不能提前?比方说,”他看着有鸟类照片的月历,“能不能八月五日出发?也就是在中元节假期之前请特别休假。”

    “为甚么?”

    “不瞒你说,那段时间我会去德国,因为工作关系,要去汉堡市一趟,但有一、两天自由活动的时间,我在想,也许可以和你在那里会合。”

    “是吗?那为甚么不早说嘛。”

    “因为我没想到你刚好也要去。”

    “好啊,那我们可以在那里见面。”

    虽然淳子喜欢单独旅行,但也了解孤独不时带来的痛苦,如果可以在国外和三岛见面一、两天,无疑是最完美的安排。

    “公司方面应该没问题,不知道能不能买到机票。”

    “你尽量朝这个方向安排。嗯,希望你最晚八月八日可以到德国。”

    “八日吗?好,我知道了。”

    淳子站在月历前,用红色麦克笔把八月八日那一天圈了起来。

    翌日,她立刻去找了在公司设摊位的旅行社,决定八月七日从成田机场出发,直飞法兰克福,也向上司报告,从七日开始请假。

    接下来的日子,她努力克制内心的激动。当她决定一个人去旅行时,并没有太多的兴奋,所以,应该是和三岛在德国会面这件事让她感到高兴。

    没想到在出发前不久,这份喜悦就遭到了破坏。出发前一周的七月三十一日,三岛打电话给她。

    他在电话中说,他不能去了。

    “工作上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明天要去其他地方出差。你特地为我改变了计划,真不好意思。”

    “是喔……但这也没办法。”

    虽然淳子很失望,也对三岛很生气,但她也是通情达理的人,不会为这种事抱怨,但还是忍不住说:“那我干脆也不去了。”

    三岛立刻紧张起来,不,是她隔着电话察觉到三岛的紧张。“那怎么行?你还是去比较好,不,我认为你应该去。”

    “是吗?”

    “机会难得啊,拜托你,还是按原计划去吧。如果你不去,我会很自责。”

    “你不需要自责啊,是我自己决定不去的。”

    “全都是因为我的关系啊,拜托你,不要取消啦,你不是说,想找回‘甚么’吗?我希望你不要放弃。”

    听到三岛充满热忱的说服,淳子被打动了,失望的心情也渐渐消失。

    “嗯,好吧,那我自己去。”

    听到她这么说,三岛似乎松了一口气。

    “这就对了,很高兴听你这么说。”

    “你明天要去哪里出差?”

    “北方,北海道和青森一带。”

    “是喔。”三岛之前从来没有去那里出差过。“在我出发之前,记得再打电话给我。”

    “好,我一定会打。”

    挂上电话时,淳子决定要去旅行。就像三岛说的,不能浪费这次机会。

    三岛在三天后打来的电话再度动摇了她的决心。三岛在电话中再三确认淳子要在七日出发这件事,听到她说,一定会出国后,才终于放了心。

    “对了,有一件事想要拜托你。”

    “甚么事?”

    “六日上午,有东西会寄到航空事业本部的资材仓库,丰臣商事寄的,是一个大木箱,收件人是你,里面是书籍和事务仪器,希望你帮我收一下。”

    “然后呢?”

    “你帮我拿去第三停机库后方,就这样而已。”

    “只要放在停机库后方就好了吗?会有人来拿吗?”

    “会有其他人去拿。”

    “听起来好像很可疑,你想要做甚么吗?”

    “我只能说,是一项极机密的研究。对不起,下次见面再告诉你详细情况。”

    “是喔,原来是极机密研究。好吧,那个东西我搬得动吗?”

    “不,很重,可能需要拣货起重机,如果你不会用,可以请仓库的人帮忙你搬上拣货起重机,不过,最好不要对别人说太多。而且,希望你早一点去领货,太晚去的话,仓库的人打电话去你办公室就很罗嗦。”

    “好,我会尽量处理,就只有这件事吗?”

    “对,不好意思,拜托你了。”

    “这点小事没关系,对了,你要我带甚么回来送你?”

    “不用了,你要保重身体,希望你旅途愉快。”

    “谢谢,那我到时候再告诉你旅途的见闻。”

    三岛在电话的另一头沉默片刻,然后才说:

    “希望你在这趟旅行中忘记所有的一切,所有的一切。”

    “嗯,我知道。”

    “那就再见了。”

    “晚安。”淳子挂上电话。

    不久,她觉得有点不太对劲。她突然很在意三岛说的话。忘记所有的一切是甚么意思?

    听电话时,她解释为抛开一切烦恼,但她渐渐觉得似乎话中有话。忘记所有的一切──是不是代表也要忘了三岛?而且,他最后说“再见”,平时都是说“晚安”。

    淳子极度不安,第二天打电话到三岛的办公室。为了避免遭到怀疑,她谎称是人事部的职员,有事想要确认,必须和三岛联络。

    接电话的人告诉她,三岛目前人在福井县的美滨。

    “美滨?不是去北海道或是青森吗?”

    淳子的内心隐隐作痛。三岛人在美滨,根本没去出差。

    “请问是哪一位?”

    对方似乎起了疑心,但她还有一件事想要确认。

    “请问三岛先生原本是否预定在今年夏天去国外出差?”

    对方的回答十分明确。

    “三岛吗?没有,我没听说过。”

    “喔……是吗?”

    “有甚么问题吗?”

    “不,没有问题,好像是我搞错了。谢谢。”她急忙挂上电话,愣在原地,只有心跳加速。

    从头到尾都是谎言。他根本没打算在德国见面。

    为甚么要说谎?

    目的只有一个,就是试图改变淳子的行程,但为甚么要改变?

    淳子一开始以为三岛打算趁自己旅行时,和其他女人见面,但她随即露出自嘲的苦笑,舍弃了这个想法。三岛根本不需要做这种小动作。他们既没有结婚,也没有约定共同的未来,如果他喜欢别的女人,根本不必在意淳子,可以直接投入对方的怀抱。

    希望你八月八日到德国──她想起三岛曾经这么对她说。三岛具体指定八月八日这件事,让她耿耿于怀。

    淳子想,他该不会打算在八月八日做甚么?但对他来说,在做这件事时,我在日本会妨碍他。我到底会妨碍他甚么?我知道甚么对他不利的事吗?他担心我告诉别人吗?我到底知道他甚么?

    想到这里,淳子不由得感到空虚。自己对他一无所知,因为他从来不谈论自己。他随身携带的照片上的少年似乎是他儿子,但他甚至没有提过他儿子的事。

    但淳子觉得不能怪三岛,自己也一样。她从来没有告诉三岛,自己曾经和有家室的男人深交,也隐瞒了对方是她的直属上司,曾经为他堕胎的事;三岛也不知道她和那个男人分手时,那个男人运用职权,把她从重机事业本部调到航空事业本部,成为公司女职员调职时的特例;三岛更无法想像,她在这家公司工作十年,完全是为了和那个男人赌一口气。

    因为他从来不问。淳子想起大约一年前的事。她在员工食堂巧遇来航空事业本部出差的三岛,以前,他所属的重机开发事业总部属于重机事业本部时,两个人的办公室比较近,遇到时会点头打招呼。

    “原来你躲在这里。”这是他在重逢后说的第一句话。

    因为他提到“躲”这个字,淳子以为他知道自己调职的理由,但聊了几句之后,发现并非如此。

    “因为你突然不见了,我一直很在意,所以平时很留意,不知道你调到哪个部门了。”

    “你可以去问以前办公室的人。”

    “是没错啦,但不是很奇怪吗?会让人以为我居心不良。”

    事到如今,不知道当时的他是否有不良居心,但淳子认为应该没有,而是重逢之后,他们很自然地越走越近。他从来不多问她的事,所以他们的关系也越来越深入。同样地,她也很少对他追根究柢。虽然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种关系很空虚,但也很自在。

    想到这里,淳子突然想起一件事。

    差不多一个月前,三岛拜托了她一件奇妙的事。

    三岛要求她去篡改技术本馆出入人员登记表。六月九日和七月十日都登记了三岛的名字,希望她改成其他人的名字。

    “两次都是用铅笔写的,你擦掉之后,用原子笔写上别人的名字。随便谁的名字都可以,最好是偶尔会去航空事业本部的人,但不要太常去的,不然可能会发现笔迹不一样,你就看着办吧。”

    “你把识别证借给别人用吗?”

    “是啊,你愿意帮忙吗?”

    “嗯,我会试试看。”

    淳子没有问他把识别证借给了谁,为甚么他的姓名不能继续留在登记本上。她在这个问题上,也遵守了两人之间默契。只是从那个时候开始,她渐渐有一种不祥的预感,觉得三岛似乎准备踏进一个危险的世界。

    和篡改登记表有关吗?

    还有另一件值得在意的事。就是六日那天寄来的箱子。那件事也很奇怪,里面到底是甚么?

    直接问三岛是最迅速的解决方法。她知道三岛的手机号码,但是,她还在犹豫该不该打电话。他一定会假装自己在北海道或东北,自己该如何回应?如果质问他,其实根本在美滨,不知道会有怎样的结果?不会怎么样,只有两个人的关系从此画上句点,也可能会毁了他设计的一切。她很担心自己的一通电话会破坏某些事。

    她渐渐深信,三岛打算在八月八日做甚么事,只是她无法想像是甚么事,只知道绝对不是甚么好事。

    她开始犹豫,不知道该不该按原计划出国旅行。一旦中止,或许真的会破坏三岛的计划,但在这种情况下,她实在不想出国。

    左思右想之后,她想到一个折衷方案。延迟一天出国。把出发日期改到八日,如果在自己出国之前,没有发生任何事,就告诉自己要放心。于是,她要求旅行社变更日期,对方回答她,刚好有小牧出发,途经关西机场的班机。

    今天就是她出发的日子──

    今天早上出门前,她在家里得知了新阳事件,但因为事件的规模太大,淳子无法立刻和自己产生连结,只是以旁观者的身分觉得发生了骇人听闻的事。

    直到她得知被偷的直升机是锦重工业制造时,才产生了窒息般的冲击。而且,直升机原本停在第三停机库。前天,她受三岛之托,把木箱送去的地方正是第三停机库。

    更重要的是,这起事件和核电厂有关。这些因素都和三岛有关。难道他计划的就是这件事?

    但她同时也觉得难以置信。他不可能做这么惊天动地的事,只是巧合而已。他得知这件事,一定也会震惊不已,但是──

    左思右想后,她还是决定带着行李箱来机场。虽然她已经完全没有心情出国旅行,但她想不到其他可以<q>藏书网</q>做的事。

    到了机场之后,她没有吃饭,就来到入境大厅的电视前了解事件的进展,她打算根据事件的发展决定自己该怎么做。

    但是,直至目前为止的发展,她完全找不出任何根据可以断言这起事件和三岛无关,反而可以强烈感受到三岛的影子。尤其是营救孩子那件事。淳子想起他随身携带的那张照片。

    她终于忍不住打电话给他,即使因为这通电话造成分手,她也只能认了。

    但是,电话无法接通。三岛似乎关掉了手机电源。她想了一下原因,但最后还是理不出头绪。

    她再度回到入境大厅,直到前一刻,她都目不转睛地盯着电视画面。

    距离办理登机手续截止时间只剩下五分钟。

    ※※※

    “还有五分钟。”

    机场警察牧野看着手表嘀咕道。他和同事清水假装是机场工作人员,站在办理登机手续的柜台旁。他们的目光巡视着前来办理登记手续的旅客,但大部份旅客都在办理一个多小时后起飞班机的登机手续。和国内线不同,很少有人在出发前一刻才匆匆赶来办<s></s>理手续。

    牧野手上拿着一张照片,是一个长头发、典型日本美女<strike>99lib?</strike>的脸部照片。照片上的女人表情很僵硬,因为这是从锦重工业员工登记资料影印下来的黑白照片,而且还是用传真寄过来,很多细节都看不清楚,当事人的样子可能和照片上完全不同。

    牧野的左耳内有一个耳机,耳机传来声音。

    “牧野,听得到吗?”是机场警察分局的无线总部在呼叫。

    牧野按了藏在手心里的对讲机开关,小声地回答:“听得到。”

    “旅行社和航空公司都没有接到取消的电话,直到最后都不能大意。”

    “了解,但已经没时间了。”

    “听说赤岭淳子经常出国,可能以为稍微迟到也不会有问题。”

    “知道了。”

    真希望自己也可以经常出国。牧野心想道,斜眼瞥了一眼柜台上方。那里是将在一小时后出发前往法兰克福班机的旅客名单,其中只有赤岭淳子还没有办理登机手续。

    牧野忍不住焦急起来,担心赤岭淳子发现自己和同事在这里监视。

    ※※※

    赤岭淳子拉着底部有轮子的行李箱走出入境大厅,走向出境大厅的方向。中途有一个派出所,几名警官进进出出。淳子呆然地看着他们,经过了派出所。

    淳子已经放弃办理登机手续,她来到出境大厅,是想办理取消手续。

    和一个小时前一样,她经过入口。她的心情和行李箱都变重了,她甚至不想走路。

    办理登机手续柜台前大排长龙。她犹豫了一下,最后转身离开了。光是想像自己拨开人群,挤到柜台前要求取消班机,心情就忍不住忧郁起来。她打算找一个公用电话,在电话中比较容易说取消的理由。只要说自己在路上遇到了车祸,对方或许会表示同情。

    她抱着沉重的脚步走出航站大厦,再度把行李箱推向入境大厅。不久之前,她做梦都不会想到自己会带着这种心情迎接今天这个出游的日子。

    她的肩膀被人撞了一下,身后的人撞到了她。她惊讶地一回头,发现是穿着制服的警官。

    “啊,对不起。”年轻警官看着淳子的脸道歉后快步离开了。今天好像到处都是警察,是不是和新阳事件有关?

    那件事和三岛幸一有关──她已经对此深信不疑。不仅是因为最近他经常拜托她做一些奇怪的事,而是她想起他这一阵子不太对劲。即使在一起的时候,他也总是心事重重。

    紧张和恐惧宛如海浪般打向她的心头。她感到头痛,想要呕吐,甚至走路都有点困难。

    入境大厅的入口就在前方,但她这次没有走进去,而是从沿着建筑物的步道向左转。再转一个弯,就是计程车招呼站。也<q></q>许应该在搭计程车前先打电话。

    刚才超越淳子的年轻警官站在转角处,他和另一名警官眼神锐利地注视四处,似乎正在找人。他们手上都拿着纸,不时低头看一下。可能是要找的人的照片。

    淳子走过他们面前,两名警官看了她一眼,但甚么都没说。

    她东张西望找电话,突然感到天昏地暗,身体失去了重心。她立刻蹲了下来。心跳加速,好像刚完成一场全速赛跑。

    “你怎么了?没事吧?”一个男人的声音问道。淳子用手摸着额头,轻轻点了点头。探头看着她的是刚才的年轻警官。

    “对不起,我没事,只是有点头晕。”

    “你站起来时别太快了。”

    “好,我已经没事了。”她撑着行李箱站了起来,觉得仍然有点晕眩。

    “你可以走吗?”

    “可以。”

    “是不是先找个地方让她坐一下?”另一个有点年纪的警官说。

    “好的。”年轻警官说完,拿起行李箱。

    “不、不用了,没关系。”

    “你的脸色很差,分局里有简单的床可以休息一下。”

    淳子摇着头。“我已经没事了,谢谢。”

    “那就好……你去哪里旅行?”警官问。

    “呃,是欧洲。”她觉得说自己取消行程很奇怪,所以就说了谎。

    “是吗?真羡慕啊,但你好像太累了。”

    “好像是。”

    “回家之后,最好马上休息,可能还没有适应时差。”

    “好,我知道。”

    “那就请你路上小心。”警官说着,把行李箱推到淳子面前。他低头看着行李箱,顿时停了手。

    她不知道发生了甚么事,也低头看自己的行李箱。把手旁贴着印了“J. AKAMINE”<span class="" data-note="AKAMINE 为赤岭的日文拼音,J则为淳子(Junko)的缩写。"></span>的贴纸。

    警官再度审视她的脸,然后一脸不解地问:“你是赤岭小姐?”

    “对啊……”

    他的眼中露出惊讶,他看着淳子叫了一声:“股长。”

    刚才那位上了年纪的警官回答:“怎么了?”

    “找到了。”年轻警官回答,他的脸上已经没有前一刻的温柔表情。

    上了年纪的警官跑了过来,淳子看着他,又看看年轻警官锐利的视线,搞不懂发生了甚么状况。他们找到了甚么?我做了甚么?

    混乱中,她隐约想到一件事。自己或许应该昨天就去德国。

百度搜索 天空之蜂 天涯 天空之蜂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天空之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东野圭吾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野圭吾并收藏天空之蜂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