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梅次的故事 天涯 梅次的故事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尽管诸事繁杂,朱怀镜还是踌躇满志的。有准确的消息说。市里正在酝酿缪明和陆天一的去处。最近缪陆二人自己也常往市里跑,不用说是在为自己跑出路。朱怀镜自然有些担心,怕他俩在上面活动,一来二去,最终会把他的位置挤掉了。这种情况本是经常发生的。他借故汇报工作,给王莽之打了电话。却不便明着问,王莽之也不明说。这些事电话里原本就不方便说的。但王莽之打了几个哈哈,朱怀镜也略略安心了。到底放心<mark>.99lib?</mark>不下。便打电话给北京李老部长。李老部长说。莽之同志说了的事,肯定不会改变的。看样子王莽之把提拔他的事已告诉李老了。他总不能在李老面前食言吧?这才安心了。

    有天晚上,八点钟的样子,朱怀镜接到一个电话,“喂,朱书记吗?你好!我是小王。”

    “小王?”朱怀镜听着这声音很陌生。

    “不好意思朱书记,我们没有见过面。我是王莽之的小孩。今天我来荆都办点事,想顺便看看你。”

    朱怀镜便感觉出小王普通话中的山东味儿了,他的语气也热情多了,“小王你好。怎么叫你来看我呢?你说,你住在哪里?我来看看你。”

    小王也不多客气识道:“我住在梅园五号楼,208房间。”

    “很近,我一会儿就到了。”朱怀镜说。

    只几分钟,朱怀镜就敲开了梅园五号208的门。开门的是位高大的胖子,皮带系在肚脐眼下面。小王伸出手来:“朱书记,打搅你了不好意思。”

    “小王,你来了怎么不早些告诉我呢?”这家伙块头也太大了,叫着小王都有些滑稽似的。仔细一看,真像王莽之。个子也差不多高,只是一胖一瘦。

    小王笑道:“我只是来看个朋友,明天一早就走了。老爸从不准我到下面来找你们的,怕我这纨绔子弟坏你们的事啊!”

    才见面就是这种玩笑口吻说话,朱怀镜还不太习惯,只是陪着笑。小王又说:“只是听老爸常说起你,把你夸得什么似的,我就想来见见你。”

    朱怀镜道:“感谢王书记关心。”

    小王提提裤子,可皮带还是原地不动。大概他提裤子只是习惯而已。朱怀镜说:“小王,王书记对我非常关心。这个……你在这边如果有什么事,尽管同我说。我只怕也大不了你几岁,别书记书记的叫,你就叫我老兄吧。就你一个人来的?”

    小王说:“跟了两个弟兄过来。他们住在隔壁,我不让他们来打扰我们。”

    朱怀镜说:“你老爸是个很讲感情的人,我这人也不是薄情寡义的。当然,首先是要把工作做好,不给他脸上抹黑。”

    小王笑道:“这个当然。我最近到东北,那边有帮好弟兄。他们说,什么叫朋友?能够办成按党的政策办不了的事,就是朋友。还说,违法乱纪是检验朋友的惟一标准。当然这都是夸张的说法。我小王在外面混饭,要说不沾老子的光,没人相信。我也从不吹这个牛。但我做事有原则,就是不让朋友们为难。违法的事,不能干啊!”

    朱怀镜听出些名堂来了,知道小王一定是有事找他了。小王不停地提裤子,可那皮带怎么也越不过肚脐眼。据说中国人的皮带有三种系法,系在肚脐眼上面的是大<a href="https://.99di/character/5e72.html" target="_blank">干</a>部,系在肚脐眼下面的是企业家,系在正肚脐眼上的就是普通人了。那么,这位小王就是企业家了。“小王你是在哪里高就?”

    小王笑道:“我是无业游民。我是学美术的,最初是在大学教书。厌了,就出来了。广告、影视、房地产,什么都搞过。都没成事,钱也没赚着。只落得个玩。嘿嘿,我是个玩主。”

    朱怀镜说:“哪里啊,你是谦虚吧。”

    小王说:“真的,我就是贪玩。朋友请我帮忙呢。帮得着的,就替他们跑跑腿。这次有个朋友听说我来梅次,就让我打听打听你们这里高速公路的事。”小王说罢就望着朱怀镜了,笑着。他的笑容很怪,就像烧着半湿不干的柴,慢慢地燃起<s>.99lib.</s>来,等到最后就旺了。

    朱怀镜猜得果然不错。“招标方案我们已研究得差不多了,不久就要公开竞标。请问你那位朋友是哪家公司?资质如何?”

    小王道:“飞马公司,听说过吗?”

    朱怀镜想了<q></q>想,说:“就是曾什么的飞马路桥公司?”

    小王说:“朱书记哦哦朱哥记性很好嘛。经理叫曾飞燕,女中豪杰。”

    朱怀镜说:“是的是的,叫曾飞燕。她的飞马公司,可是荆都民营企业的第三把交椅啊。”

    “正是。飞马公司的实力、资质、信誉等等,都是一流的。曾女士希望能拿下梅次高速公路工程,托我拜访一下你。”

    朱怀镜只能说说很原则的话:“行啊,我心里有数。参加竞争的都是些大公司,你请他们飞马也要做些必要的准备。”

    小王很无奈的样子,叹道:“唉,朱哥,现在有些事情真没法说。要说完全凭实力,他们飞马也不怕。我的意思不是说,中间就一定会有些别的东西。这个这个……唉!”小王也许知道自己想说什么,可话一出口,就意识到措词不得体。却怎么也绕不圆,就在叹息中了结了。

    朱怀镜却明白了他的意思,便说:“小王,你也是个说直话的,我也就不绕弯子。情况是复杂,谁都清楚。反正一条,只要不太难,我会尽量帮忙的。”

    两人都知道话只能说到这份儿上了。接着便是闲扯。小王拉开架势摆龙门阵了,就完全是高干子弟的味道了。正是俗话说的,天上知道一半,地上全知道。慢慢的朱怀镜就听出些意思了,隐隐感觉王莽之如此器重他,只怕都同高速公路有关系。心头难免沉重起来,不知下一出戏如何演下去。

    临别,朱怀镜再作挽留,请小王在梅次再玩几天。小王谢了,说明天一早就回去了。这时,小王才掏出名片。朱怀镜接过名片一看,见上<samp>.99lib.</samp>面只印着名字王小莽和电话号码,没有单位和地址。朱怀镜笑道:“你这名片有点意思。”

    王小养说:“哪里,无业游民,就是这种名片了。”

    朱怀镜道:<footer>99lib?</footer>“不不,像个现代隐士或者高人。”却在心里笑道,王莽之给小孩起名字也太缺乏想像力了,按这么个起法,他的孙子不要叫王小小莽?他的曾孙就叫王小小小莽了。握手之间,再打量了王小莽,真的太像他父亲了。似乎这王小莽晒干了就是王莽之了,而王莽之煮发了就是王小莽了。

    说好不用送,彼此也就不客气了。朱怀镜回到家门口,正好有人从他家出来。那人叫了声未书记好,就下楼去了。朱怀镜不认得这人,进屋就问是谁。香妹敷衍道:“你不熟悉,找我的。”

    朱怀镜觉得有些怪就说:“我跟你说呀,现在找我的人是慢慢少了,可别尽是找你的人啊。听说财校教学楼,你自己抓着,这可不好啊。”

    香妹听着有些来气,说:“谁想管事?又不是我想管,局党组定的,要我管着。怕放给学校去管,会超预算的。”

    “你可记住,话我是说了。”朱怀镜不再多言。

    次日,朱怀镜去办公室没多久,关云来电话,问他有没有时间,想来汇报一下。朱怀镜十点钟还要参加一个会议,就请关云马上过来。只几分钟,关云到了。

    关云坐下,接过舒天递过的茶,说:“范高明在深圳,没见着面。不过我们通了电话。这边工程是他手下管的,姓马,叫马涛。竞标也是马涛一手操作的。我同他接触了,谈得很坦率。马涛说,这次竞标,可以说是荆都建筑招标史上最规范的一次,所有竞争者最后都心服口服。中间绝对没有见不得人的事。他还说,大家都知道负责这次招标工作的是朱书记,大家都知道朱书记为人正派,没谁敢去找他。”

    朱怀镜抬头望了一几天花板,说:“是不是人和为了强调自己是凭实力取胜,有意在中间打马虎眼呢?”

    关云很自信,“凭我的经验,感觉不像。”

    朱怀镜说:“如果能弄清是谁在中间搞鬼就好了。不可能空穴来风啊,总有源头。”

    关云说:“我继续摸摸?”

    朱怀镜说:“方便的话,你留个心眼儿吧。其实这事对我并不重要,我完全可以不予理睬。但知道比不知道好。”

    关云点头道:“我懂了。”

百度搜索 梅次的故事 天涯 梅次的故事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梅次的故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王跃文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王跃文并收藏梅次的故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