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梅次的故事 天涯 梅次的故事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吃罢晚饭,朱怀镜靠在阳台的躺椅上养神。有那么一会儿,阳台上的光线说不出的柔媚,不知怎么的,他就想起舒畅了,心里便柔柔的,像有团湿湿的白云在里面缭绕。天很快就暗了,夜变得暧昧起来。窗外本是舒缓的山丘,种着些桃树和橘树,离房子稍近了些,白天临窗而望会感到憋闷。天黑下来就好了,见到的是外面真实的夜,而不至于总望着别人家的灯火。他却很少有时间这么安静地坐下来,想些奢侈的事情。他的脑子也静不下来,让他挂怀的事太多了。才想着舒畅,马上又想到陆天一了,荆都那边已来了电话,说是市教委主任段孟同志过几天会来梅次,要给陆天一赠送一辆新车,据说是辆最新款的别克。陆天一卖车助教的壮举,居然让市教委领导大为感动。他们说,怎么能让堂堂行署专员没车坐呢?教委砸锅卖铁,也要倾囊相助。其实教委何须砸锅卖铁?那个清水衙门富得流油。

    突然来了电话,香妹叫了他,说是于建阳。朱怀镜就有些不耐烦,抓起电话,鼻子里轻轻喂了一声。于建阳说:“朱书记好,我想来看看您,方便吗?”

    朱怀镜说:“天天见面的,还没看够?有什么事吗?没事就算了吧。”

    于建阳从不在乎朱怀镜放的轻重,重了只当是他俩关系随便,好像他们已是人到知己言语粗了。“朱书记,有事向您汇报。”

    “电话里可以说吗?”朱怀镜冷冷的。

    于建阳笑道:“还是当面汇报吧,就耽误您十几分钟。”

    朱怀镜说声好吧,不等那边回应,就挂了电话。尹禹夫正好从琪琪房间里出来,听朱怀镜接完电话,感叹道:“朱书记真是清静一会儿都做不到。当领导真辛苦啊。”朱怀镜没说什么,苦笑一下。尹禹夫见朱怀镜没时间同他搭话,又进去了。没过多久,于建阳就来了,还带了个人来。是位年轻小伙子,还提着个礼品袋。“朱书记,这是我的朋友,小李。”人没坐下来,于建阳先介绍了客人。朱怀镜毕竟怕尹禹夫两口子看着不好,就领他们进了书房,小李便递上名片。朱怀镜看了一眼,见上面印着“金字塔建筑公司总经理李铭”,朱怀镜心里就明白几层了。果然,闲话一会儿,于建阳就说:“小李搞工程讲质量、重信誉,他想竞争烟厂工程。”于建阳毕竟不敢说请朱书记多关照,不过有些话原来就不必说得太透的,只须心领神会就行了。

    朱怀镜笑道:“想参加竞标?好啊,欢迎。参加的单位越多,我们可选择的余地越宽。”

    李铭说:“不瞒朱书记,我担心的就是竞争对手太多了。讲企业资质,讲技术能力,讲信誉试,我都不怕。只是我们是新公司,知名度还不太高,这一点我是有自知之明的。我知道自己冒昧,想请朱书记关心一下我们公司。”

    朱怀镜说:“小李啊,这个事是我负责,这不错。但我只管大的原则,不管具体操作。你放心,只要你们竞标有力,也是有把握成功的。请你想念我们的公正性。”

    李铭说:“这个自然,这个自然。”

    不管李铭怎么说,朱怀镜就是几句官话打发。于建阳便说:“不找搅朱书记了,您休息吧。”李铭也忙说:“打搅了,打搅了。”朱怀镜指着礼品说:“小李,这个你带走吧,别客气。”

    李铭就嘿嘿地笑,不好意思似的,望了望于建阳。于建阳说:“就是几条烟,朱书记,您别太认真了,就当我小于送您的嘛。”

    硬是推不掉,朱怀镜也就不多说了。等他们走了,香妹过来收拾茶杯,顺手将烟拿过去了。只一会儿,香妹叫道:“朱怀镜,你快来一下。”朱怀镜进去了,见香妹正拆着刚才李铭提来的礼品包,他立即知道是怎么回事了。香妹唯恐尹禹夫夫妇听见,轻声说:“四条烟,里面都是钱。”

    朱怀镜也不怎么吃惊道:“今天倒是没想到,哪有送钱还带着个见证人的道理?你先数数吧。”

    香妹埋头数钱,朱怀镜就在书房里踱着步。心想于建阳白活三十多岁了,他只怕真以为自己在朱书记那里很有面子吧?朱怀镜平时对于建阳是最不给脸色的了,他却总是嬉皮笑脸的。朱怀镜最担心的是有人去袁之那里送礼。万一有人摆平了袁之峰,而他朱怀镜又要公事公办,就麻烦了。不是他不相信谁,金钱面前,谁说得清呢?是不是打个电话给袁之峰,告诉他有人送钱的事?袁之峰知道他的态度硬梆,也就只好铁面无私了。寻思再三,觉得不妥,管他怎么办,自己先硬起来再说。“二十万。”香妹说。

    朱怀镜晒笑道:“倒也不多。”

    香妹说:“还不多?是我十年的工资啊。”

    朱怀镜说:“你不知道,这都是有行规的。按工程造价,他得送我五十万。他的意思,大概是先给个预付款吧。”

    香妹摇头道:“我也真佩服他们,几十万元的票子,敢这么随随便便就往人家跟前放。万一钱打了水漂?”

    朱怀说:“你又不懂了,谁都知道这是烫手的钱,你如果拿了,就得给他办事。你不想给他办事,也没这个胆量把钱昧下来,就得退回去。我刚才跟他把道理说得清清楚楚,他只当我是打官腔吧。再说了,就是不想送钱了,既然提来了,也不好提回去。就只好放在这里了,反正也不怕丢了。”

    “那怎么办呢?”香妹问。

    朱怀镜说:“没什么好考虑的,把于建阳找来。”

    香妹欲言又止,迟疑半晌,说:“怀镜,你能帮人<bdi>99lib.</bdi>家吗?”

    朱怀镜明白香妹的意思,也不责怪她,只道:“必须退回去。”

    烟盒已撕掉了,香妹把钱放进一个塑料袋里,往桌上一推,摇头笑了,那样子像是很遗憾似的,她又忍不住叹息一回,拉上门出去了。朱怀镜也不觉得香妹有什么不好,人之常情嘛。他手头没有于建阳电话,便找了赵一普,“一普吗?你同于建阳联系上,让他打我电话。”

    过了几分钟,赵一普回了电话:“朱书记,我同他联系上了。他只问您找他有什么事,我说不知道。”

    朱怀镜等了老半天,不见于建阳回电话,他就有些生气了,又挂了赵一普电话,“怎么回事,他这个时候还没回电话。”

    赵一普吓死了,忙说:“怎么,他这就太不像话了,我再同他联系。”

    于建阳这才回了电话,说:“朱书记吗?对不起,我在外面,刚才正好手机没电了,您有什么指示。”

    朱怀镜发火了,叫了起来:“你说呢?你先别问那么多,马上到我家里来。”

    于建阳连连说好,没过十分钟,于建阳就来了,汗津津的。见他这样子可怜巴巴的,朱怀镜也不想太过分了,便笑道:“小于,我俩去书房吧。”回头又交代香妹,今晚谁的电话都不接了。

    朱怀镜指着桌上的钱,脸上脸仍是微笑着,说:“这怎么行?”

    “这……这是怎么回事?”于建阳支吾道。

    朱怀镜又笑道:“建阳啊,你是真不知道,还是装糊涂?”

    于建阳第一次听朱怀镜叫他建阳,就像恋人间听到了呢称,竟有些感动:“真的,朱书记,我确实不知道。我真以为他只是送你几条烟。”

    朱怀镜知道于建阳是在搪塞,不然他不会迟迟不回电话。却也不想揪着不放,也装糊涂。便说:“建阳,我知道你是个古道热肠的人,朋友面前肯帮忙,但是有些事情,不能做的,就是不能做,没道理讲的。道理我都同他说了,他也许以为我说得冠冕堂皇,其实言不由衷吧,所以他还是把这些放在这里了。当然,你朋友也许自有他的道理,怕不按游戏规则玩就办不了事。这次我就想告诉大家,天下事情,也有不按庸俗的游戏规则玩的时候,这些东西,你数数,替我退了。”

    于建阳不停地点头或摇头,然后说道:“朱书记,今天我真是深受教育。您一向对我要求严,我自己不注意,差点儿给您带来麻烦了。”

    “已经睐麻烦了嘛。”朱怀镜的语气像是说笑。

    于建阳不好意思了,忙说:“是是,是是。朱书记,领导同志都像您这样,事情就好办了。”

    朱怀镜笑道:“建阳,你又怎么知道领导不都是这样呢?”

    于建阳知道自己说话又不得体,又是点头不止,说:那也是,那也是。”

    “不要以为抓了几个贪官,人人都是贪官。”朱怀镜说。

    于建阳感叹道:“朱书记,今晚这一课,我会终身难忘啊。不是我当面说得好听,我小于这辈子会告子告孙,讲今晚的事情。”

    朱怀镜摇头说:“建阳,我正要交代你,这件事情,此处说,此处了。你不要到外面去张扬,对你自己不好<details>?99lib.</details>,我这是爱护你啊。本来,我已同有关方面打了招呼,凡搞歪门邪道的,一经发现,取消竞标资格,看在你面子上,就不追究了。跟你朋友说,不要背包袱,凭自己的实力来竞争吧。”

    “好好,我相信我地理解朱书记的。”于建阳说罢又问,“这是多少?”

    朱怀镜说:“我只把它拿了出来,没功夫数,你点点吧。”

    于建阳便把钱点了一遍,可他点的时候,总忍不住抬头同朱怀镜说几句话,不然就怕不礼貌似的,结果点出了二十万零七千。朱怀镜说:“不可能有这么个零头,你再点点吧,不要说话。”于建阳又重新点了一遍,终于对数了,打了个条子,收到某某款项二十万元整。

    于建阳走了,香妹进来说:“于建阳是在梅次场面上走的人,多是同领导打交道。他在领导和老板之间穿针引线,只怕不是头一次了,像你这样不给面子,他只怕是头一次碰上。”

    朱怀镜知道香妹有些怪他,只是嘴上不好说。他便玩笑道:“我说老婆,我不知道你这是表扬我,还是批评我?我也知道于建阳不是头一次当掮客,但我不管别人是怎么做的,我不能这么做。像烟厂这样的工程招标,几百双眼睛盯着我,我就是想贪,也没那么大的胆量啊。”

    香妹冷冷说道:“你别弄错了,我不是想让你贪啊。”

    真是没有不透风的墙,过不了几天,朱怀镜拒贿的事,便在梅次悄悄流传着。他是听赵一普说的,赵一普说是缪明秘书宋勇说的,朱怀镜就学得有些不太好了,他不希望人们把这事说得沸沸扬扬。缪明见了他,却绝口不提这事,就更是奇怪了。他想既然宋勇知道了,缪明自然就听说了,朱怀镜知道于建阳是个嘴多的人,肯定忍不住就在外面说了,便找于建阳来,说了他一顿。于建阳矢口否认,硬说自己没有漏半句口风,也就不知道到底是于建阳,还是李铭说的了。朱怀镜明知追究这个也没有什么意义了,找于建阳来说,也只是想发发火。

    这于下午,崔力突然来到朱怀镜办公室,说:“朱书记,没有同您预约,不好意思。”

    “喔,你还在梅次?”朱怀镜这话别有深意,崔力好像没听出来。

    崔力说:“朱书记,我听人私下说到您拒贿的事,真让我感动。您能向我介绍一下情况吗?我想把这事报道一下。”

    朱怀镜摇头道:“没这回事,都是别人瞎说的。”

    “怎么可能啊?别人说得可是有鼻子有眼的。”

    朱怀镜笑道:“崔力你也真是的,怎么硬不相信当事人,而要相信别人呢?先进典型谁不想当?我真巴不得自己成为廉政建设的典型哩。”

    崔力说:“那么,可以请您谈谈对廉洁自律的看法吗?或者说谈谈自己是如何廉洁自律的?”

    朱怀镜说:“关于这个问题,我上次给你出了题目的。我的意思,是要突出我们班子这个整体,不能宣传哪位个人。关于整个班子的情况,你得采访缪明同志和陆天一同志。”

    任崔力怎么说服,朱怀镜坚决不接受采访。崔力最后只好笑道:“朱书记真是位有个性的领导。”其实这就是怪朱怀镜不给面子。朱怀镜也装蒜,打了个响亮的哈哈。俩人便热情地握手,又是拍肩,道了再见。送走崔力,朱怀镜冷静地想想这事,觉得还是保持沉默为上。就让这种传闻似是而非,未必不是好事。舒畅打了电话来,没半句寒喧,就说:“您今晚有空吗?我想见见您。”

    “好吧,到你家,还是到黑天鹅?”朱怀镜问。

    “到黑天鹅吧,晚上八点钟我去那里,您方便吗?”

    “好的,我准时等你。”

    朱怀镜回家吃了晚饭,推说开会,就让杨冲送他去了黑天鹅。他也没有同刘浩打招呼,自己开门进了1818房间。刚到八点,门铃就响了。开门一看,正是舒畅。

    “坐吧,吃饭了吗?”朱怀镜问。

    舒畅扑哧一笑,说:“您说不知道说点别的?这时<figure>九九藏书</figure>候没吃饭,您请客?”

    朱怀镜也笑了,说:“吃饭了吗?这是中国的哈罗。”他不知舒畅是有事找他,还是光想看看他,却又不好问,问就尴尬了。便又说道:“吃点什么?苹果,还是提子?香蕉?”房间的吧台里时刻摆着酒水和水果,冰箱里总有各种饮料。

    舒畅笑笑,说:“怎么不请我喝杯酒呢?”

    “这个我倒是真没想到。好吧,我俩就喝杯酒吧。”朱怀镜说。

    舒畅忙说:“哪里哪里,我是开玩笑的。算了,我自己泡杯茶吧。”她不等朱怀镜讲客气,自己就泡茶去了。朱怀镜却真有喝酒的意思了,说:“真的,舒畅,喝杯酒吧。这里有白兰地,有人头马,有轩尼诗,也有茅台酒、五粮液。”

    舒畅不答话,只是笑。朱怀镜就试探道:“喝洋酒?”舒畅仍不吭声,只望着他笑,他就倒了两杯人头马。舒畅接过酒杯,同他轻轻碰了下,说:“突然想着好久没见着您了,就想见见您。冒昧吧?”

    朱怀镜说:“舒畅你怎么说话呢?我巴不得天天见着你这甜美的女士哩。”这却是提到《荆都日报》上的话了。舒畅说:“您怎么不说我是您的爱妻呢?”

    朱怀镜不禁红了脸,说:“对不起,我怕这话冒犯了你。”

    舒畅说:“怎么会呢?我是巴不得啊,又还有位漂亮的女孩。”

    没想到舒畅如此说话,朱怀镜心里有些打鼓。“舒畅,你真的是位很甜的漂亮女人。我说给你听,不怕你笑话。头次见着你,我正眼都不敢望你,觉得你漂亮得刺眼睛。”舒畅把脸一红,低了头。忽又抬头笑道:“没您说得那么严惩吧?喂,我说,我听说有人又送了您五十万,被您拒绝了<tt>藏书网</tt>,听说中央电视台都知道了,要来采访您呢?”

    朱怀镜听罢笑了起来,说:“哪天还会说我拒贿一百万哩。”便把事情来由说了。

    舒畅说:“我说哩,原来是这样。我总不明白,你们官场里的人,怎么明明放着好人不敢做呢?倒怕别人说他如何如何的好。”

    朱怀镜说:“也不绝对如此,情况很复杂。跟你说吧,像我拒贿这件事,老百姓中间都在流传,可我们天天见面的地委、行署领导却都装聋作哑,你不明白中间的道理吗?”

    “真不明白。”

    朱怀镜欲言又止,道:“你不是个中人,说了你也不会完全明白。你明白也没意义,就不说了吧。”

    舒畅说:“我可能的确听不明白。其实这些我也不关心,我只关心这些事传来传去,对您的影响是好还是不好。因为我听您说过,不希望别人谈论这些事。”

    “事情总不会依照自己的想像去发生的。既然这样了,也无所谓了。我自己不会说半句话,让外面真真假假的说去吧。来来,喝酒吧。没有菜,就这么喝干的,有点西方人的意思了。”朱怀镜说。

    舒畅喝了口酒,心绪仍有些沉郁的样子,说:“您……也真不容易……”

    朱怀镜却突然笑了起来,舒畅抬眼望着他,目光有些慌乱。朱怀镜便说:“我刚才发现,你原来还总叫我朱书记,现在什么称呼都没有了,只叫‘您’。还把‘您’字咬得很准,像个陌生的北京人。”

    舒畅也笑了:“那我仍叫您朱书记?”

    “拜托了,你不敢叫我的名字,就叫我朱哥也行嘛。”朱怀镜其实是故意说笑。他自然知道,男女之间口口声声你你我我了,必是到了某种佳境了。所谓卿卿我我,不就是你你我我?

    舒畅摇头一笑,说:“我也想叫您哥,就是开不了口。”

    这层意思点破了,反而自然了。说话间,不知怎么的,舒畅就叫他哥了。他却仍叫她舒畅,也是常理。两慢慢地泯着酒,竟也各自喝下了三杯。舒畅脸色鲜红,目光有些迷离。朱怀镜害怕想像她的心思。他想起了那天晚上,舒畅在洗漱间里洗了澡,又半天不敢出来,就磨蹭着把她的衣服洗了。她几次说走,又没有动身。后来他请她吃苹果,她说吃个苹果,可不等他把苹果削好,她突然低头走了。后来他只要想起这件事,就心乱如麻。今晚,她那梦幻般的目光,也让他心旌摇曳。“舒畅,我俩不喝了,好吧。”朱怀镜说。

    舒畅说:“今晚我就是想喝酒,还喝一杯吧。”

    朱怀镜问:“你没事吧?”说着又添了杯酒。两人不怎么说话了,这杯酒就喝得很快。看样子舒畅有些醉意了,朱怀镜就真不让她喝了。可她硬是要喝,自己去吧台倒了酒。步子有些摇晃了,酒测到了裙子上。朱怀镜就说:“去洗洗吧,粘粘的,不舒服。”

    舒畅也没答话,拿着包就进洗漱间去了。朱怀镜便喝了舒畅那杯酒,说什么也不能让她喝了<footer>99lib.</footer>。听了里面流水哗哗,他又免不了心里发慌,他找开电视机,不停地换台。过了好久,舒畅才开门出来。“洗完了?”朱怀镜没事似地回头问道。却见舒畅穿着睡衣,头发蓬松地拢在后面,也不敢望他。双手在脸上揉着搓着,就走过来了。朱怀镜也不敢多望她,只说:“你先坐坐吧,我去洗澡。酒我喝掉了,你就不要再喝了。”他的声音有些发干。

    进了洗漱间,见舒畅已把裙子和内衣裤都洗掉了,晾在里面。他明白,自己隐隐渴望而又有些惶恐的事情,终于来了。浴缸的水声比平时似乎大了许多,震得他脑子发蒙,灯光也好像格外刺眼,叫他眼睛生疼。他闭上眼睛,躺在浴缸里,尽量让自己的呼吸匀和起来。他洗澡都是很快的,今天却故意拖沓。水不断地流着,满是沐浴液泡沫的浴缸,最后清澈见底了。终于洗完了澡,穿好睡衣,吹吹头发,才开门出去。却见舒畅不在客厅里。朱怀镜顿时胸口狂跳,推门进了卧室。卧室里也没有人。她一定是去了阳台吧?他轻快叫道:“舒畅,你在哪里?”说着,就去了阳台。阳台上也是空的,朱怀镜就慌了神,又去了客厅、卧室,没有人,再留神一看,舒畅的包也不见了。

    朱怀镜就有些害怕了,生怕舒畅出什么事。不知她的酒量到底如何,是不是酒性发作,独自出动了呢?他试着打她家里电话,没有人接;想下楼看看,又怕太惹眼了。没别的办法,只好不停地打她家里电话。最后终于有人接了,却半天听不到声音。“喂,是你吗?请你说话。”

    “对不起,”真是舒畅。“真是对不起,我……”

    朱怀镜就说:“没事就好,吓死我了,我生怕你有什么问题了。”

    舒畅说:“我……我……我没问题。我只是……只是突然觉得自己太荒唐了,就走掉了。”

    朱怀镜也没什么顾忌了,说:“舒畅,我很喜欢你,你可能也看出来了。但是……但是,我总怕自己不小心就伤害你了。”

    “今天……今天是我的生日。”舒畅轻声说。

    “是吗?你怎么不说呢?这样好不好?我马上过来接你,我们好好庆祝你的生日。”朱怀镜有些急切。

    “算了吧。今天我的生日过得很好,真的。”舒畅有意显得很高兴。

百度搜索 梅次的故事 天涯 梅次的故事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梅次的故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王跃文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王跃文并收藏梅次的故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