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梅次的故事 天涯 梅次的故事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朱怀镜在梅园餐厅里吃过中饭,刚回到房间,手机就响了。刘芸正给他倒茶,听得手机里传出女人的声音,她便低头出去了。原来是舒畅打来的电话,“朱书记,吃中饭了吗?”

    “吃了吃了。你吃了吗?”朱怀镜放下中文包,靠在沙发里。

    “朱书记,宾馆饭菜怎么样?”舒畅说。

    朱怀镜笑道:“宾馆里的菜,哪里都一样,真是吃腻了。好在我的胃很粗糙,什么都能吃。怎么?今天请我吃晚饭?”舒畅一笑,说:“我说得好好策划的。我准备好了再请你。”朱怀镜笑道:“别弄得这么隆重啊。”舒畅说:“你是谁嘛,不隆重怎么行?朱书记,你一个人在这里,说不定缺这个少那个的,你得跟我说啊。对了,你的衣服自己洗?让我给你洗洗衣服吧。”朱怀镜说:“不给你添麻烦了。我什么事都做过的,洗衣服不在话下。”舒畅说:“你们男人,衣服哪洗得干净?还是我来替您洗吧。”

    “真的用不着,舒畅。我的衣服都是交给宾馆洗的,很方便。”朱怀镜觉得话似乎太生硬了,又补上一句玩笑话,“舒畅,你放心,保证下次你见到我的时候,不让你闻到我身<code></code>上有什么怪味。”

    “我今天晚上还是过来看看您,看您缺什么少什么。”舒畅说得很平静。

    朱怀镜听了,竟微觉慌乱,“你……你来吧。”

    “那您好好休息吧,不打搅您了。”听上去舒畅很是愉快。

    朱怀镜放下电话,几乎可以听见自己的心跳。静了静,忽又觉得自己可笑。这个中午他睡得很不安稳。

    下午他没有出去,在办公室看了一会儿文件,然后上网。开通了因特网,有意思多了。还是职业习惯,他访问别的网站,照样喜欢看经济和时政类新闻。他整个下午都是在磨洋工,只想快点儿下班,巴不得一眨眼就到晚上了。他很吃惊自己几乎有些少年心性了,心想这样还是不好吧。

    赵一普终于过来提醒他,“朱书记,就去梅园吗?”朱怀镜刚才一直想着别的事,竟一时忘了,说:“哦哦,对对。你同杨师父在下面等着吧,我就下来。”赵一普下楼去了,朱怀镜轻轻把门掩上,想再呆一会儿。他不想去得太早了,一个记者,就让他等等吧。他推开窗户,微风掠过樟树林,扑面而来,有股淡淡的清香。临窗枝头,两只叫不上名的鸟儿,正交颈接项,关关而鸣。他甚至不情愿去应酬什么记者了,就让小赵敷衍一下算了。毕竟又不能这么小孩子气,过了十来分钟,他只得提上包,下楼去了。

    赵一普忙迎上来,接过他的公文包,小心跟在后面走了几步,马上又快步走到前面去,拉开车门。他慢慢坐了进去,赵一普轻轻带上车门,然后自己飞快地钻进车里,好像生怕耽误了领导的宝贵时间。

    杨知春和于建阳等几位,已陪同崔力坐在包厢里了。“对不起,让你们久等了。”朱怀镜伸出手来。

    大伙儿全都站了起来,笑眯眯地望着他。杨知春一边说着朱书记太忙了,一边将<samp>九九藏书</samp>朱怀镜伸过来的手引向一位戴眼镜的中年男子,介绍说:“这位是崔记者。”

    “你好你好,辛苦了,崔记者。”朱怀镜同崔力握了手,示意大家就坐。赵一普过来掌着椅子,伺候他坐下。坐下后,他谁也不看,只接过小姐递来的热毛巾,慢条斯理地揩脸、擦手。他的所有动作都慢,几乎慢得望着他的人免不了屏住呼吸,甚至紧张兮兮。他自然知道全场人都望着他,也知道崔力正在朝他微笑,想接过他的眼风,说几句客气话。朱怀镜用完热毛巾,眼看着崔力要开口了,却故意不看他,只是斜过身子,对杨知春说:“崔记者在梅次的采访调查工作,你们宣传部要全力配合啊!”不等杨知春表态,崔力马上说了:“杨部长很支持我的工作,这几天一直派人陪着我。只是惊动朱书记,不好意思。朱书记,我久仰你的大名啊。”朱怀镜很不喜欢听别人说什么久仰大名,这总让他想起在荆都的那些不开心的日子。又好像那些不愉快的事谁都知道似的。这时,小姐过来,问于建阳可不可以上菜了。于建阳便请示朱怀镜,可不可以上菜了。朱怀镜点头说,上吧上吧。又有小姐过来问于建阳要什么酒水。于建阳又请示朱怀镜。朱怀镜说,低度五粮液吧。按说要征求客人意见的,朱怀镜也不问崔力了。

    崔力无话找话,说:“朱书记海量吧!”

    “哪里,我不会喝酒。陪好你,要靠同志们共同努力了。”朱怀镜不等崔力的客气话说出来,立即转移了话题,“你们报社的几个老总,我都打过交道。”他便将《荆都日报》正副社长、正副主编的名字全部点了出来。

    崔力一直被朱怀镜的气度压着,这会儿见自己的老总们朱怀镜全都认得,他越发没什么底气了,几乎还显出些窘态来。朱怀镜第一次举起酒杯的时候,他注意到崔力的手有些微微发抖。

    可酒是轻薄物,崔力喝上几杯后,骨架子又松松垮垮了。开始吹大牛。大小官员都成了他吹牛的材料,职位再高的官员,他都一律称某某同志,而且免称他们的姓氏,显得他跟谁都哥儿们似的。

    朱怀镜心想他妈的谁是你的同志?你见了那么多官员差不多想叫爷爷,敢叫他们同志?他是懂得套路的,知道崔力的牛皮吹得再响,无非是他参与过一些领导活动的新闻报道。而他们记者采写的重大新闻,一律得新闻办主任把关。荆都市新闻办主任是朱怀镜的老同事,市政府的周副秘书长。此公本来就黑的像个雷公,却又偏生着双死鱼眼睛,严厉而刻板,又有些装腔作势,记者们送审稿件时都有些胆虚,生怕稿子被废了。偏偏这周副秘书长因为曾担任过市政府研究室主任,便总以才子自<code>九九藏书</code>居,看谁的文章都是斜着眼睛。没有几位记者不在他面前挨过训。

    朱怀镜知晓底细,便越发觉得崔力的吹牛实在可笑。他今天心里本来就还装着别的事,席间便有些心不在焉。不过这心不在焉在崔力他们看来,却是严肃或孤傲什么的,倒也恰到好处。下级是能够容忍上级忘乎所以的,就像上级习惯了下级的唯唯诺诺。

    “朱书记是个才子,你的文名很大。”崔力奉承道。

    “哪里啊,写文章是你们记者的事,我不会写文章。”朱怀镜说。

    崔力又说:“朱书记太谦虚了。我们记者是写小文章的,象朱书记当年那种大块头文章,我是一个字也写不出的。”朱怀镜微微一笑,不说什么了。心想这些舞文弄墨的人,眼睛里只有文章,总喜欢以文章高下论英雄。却不知道官员们并不把写文章当回事的,你夸他们写得一手好文章,等于说他们是个好秘书。好比史湘云夸林黛玉长得好,很像台上那个漂亮的戏子,倒得罪了林黛玉。如果是缪明,你说他的文章好,他会很高兴的。

    宴会的时间是由朱怀镜把握的,他见一瓶酒差不多完了,应酬也还过得去,就发话说:“酒全部倒上,喝杯团圆酒吧。”喝完酒,随便吃了些点心,朱怀镜站起来,伸手同崔力热情地握了,说:“崔记者,怠慢了。有什么事,就同杨部长说,同小赵联系也行。”大家早就全部起立了,恭送朱怀镜先出门。他也不谦让,挥挥手,出门了阿。看看时间,才七点过一会儿。他交代赵一普说:“小赵,晚上我有朋友从荆都过来看我,我陪他们去了。有人找我的话,你挡挡驾。”赵一普说:“好好。那我就不跟您去了?”

    “你休息吧。我的私人朋友,陪他们随便找个地方喝杯茶就行了。”这赵一普实在精明,他明知不需要自己陪着去,可为了万无一失,仍这么问一声,证实一下是否真<details></details>的用不着陪,又把殷勤之意表白得不露声色。

    刘芸像是刚洗完澡,头发是半干的,却已梳得整齐了,端站在服务台里。见了朱怀镜,她忙问一声好,仍旧跑到前面去开门。刘芸一手推门,一手就接了朱怀镜的包。“朱书记您衬衣掉了粒扣子,我已补上了。”刘芸说着,就拿了他的茶杯过来准备倒茶。朱怀镜忙谢了,又说:“不用了小刘,我自己来倒茶吧。”刘芸只是笑笑,仍去泡了茶,放在茶几上。她又觉得哪里不妥贴似的,抬头四处看看,摊开手探了探。“还需要调低些吗?”原来她在感觉房间的温度。朱怀镜看着很满意,说:“正合适,不用调了。真要感谢你小刘。”刘芸又是笑笑,也不说不用谢。不过平时刘芸进来了,他喜欢叫她多呆会儿,同她说几句话。可是今天,他只想她快些走。

    刘芸招呼完了,轻轻拉上门出去了。朱怀镜扯了电话线,再去洗澡。他洗澡一贯潦草,几天更是三两下就完事了。平日他总因为一些生活细节,暗地里笑话自己斯文不起来。譬如,他吃饭吃得快,抽烟抽得快,洗澡也洗得快。他原先走路也快,说话也快。经过多年修炼,如今走路大体上是步履从容,说话也慢条斯理了。有一条倒是一向很慢,就是大便。还是普通干部时,他常拿这事自嘲,说自己什么都平庸,只有一点像伟人,就是上厕所。因为共和国几位开国元勋都有些便秘的毛病,往厕所里一蹲,都很费时间。

    洗完澡,他想是不是穿着睡衣算了呢?犹豫片刻,还是觉得不庄重,便换上了衬衣和长裤。刚换好衣服,手机就响了,正是舒畅。“朱书记,我不会耽误您的时间吧?”她说得很轻松,却听得出是压抑着紧张。

    “没关系,我今天晚上没事。你来吧,随便坐坐。”朱怀镜也感觉自己呼吸有些异样。

    舒畅沉默片刻,又说:“我……我有些害怕……”朱怀镜以为舒畅这是在暗示什么,却装着没事似的,哈哈一笑,说:“你呀,怎么像个<strike></strike>女学生了?来吧来吧,我等着你。”接完电话,便关了手机。他不由得看看窗帘,是否拉严实了。

    他出了卧室,在外面的会客厅里坐下,打开电视。可是等了半天,仍不见有人敲门。他怕舒畅有变,又开了手机。可又怕别人打进来,立马又关上了。好不容易听见了敲门声,感觉浑身的血都往上冲,太阳穴阵阵发胀。他便长舒一口气,做了个气沉丹田的动作,这才开了门。

    舒畅微微歪着头,在笑。她穿了件水红碎花无袖连衣裙,肩上挎着别致的黑色小包,人显得很飘逸。“请进请进。”朱怀镜心里慌乱,嘴上却是温文尔雅。

    舒畅笑吟吟地进来了,坐在了沙发里。他问她喝什么,她说喝茶吧。她并没有说自己来吧,只是始终笑着,望着朱怀镜替她倒了茶,才伸出兰花指来,接了杯子。他心里有数,知道舒畅今晚把自己完完全全当做女人了。女人一旦以性别身份出现在男人面前,她们的天性就尽数挥洒了,变得娇柔又放纵,温顺又任性,体贴又霸道。而这种时候的漂亮女人,会感觉自己是位狩猎女神。

    “谢谢你来看我,舒畅。”朱怀镜不知要说什么了。他感觉舒畅浑身上下有某种不明物质,无声无息地弥漫着,叫他魂不守舍。

    舒畅只是笑,整个脸庞都泛起淡淡的红晕。她望着朱怀镜,沉默了好一会儿,才说:“就怕您不让我来看您哩!”朱怀镜再也没有了眼睛生痛的感觉,毫无顾忌地望着舒畅。他恍惚间觉得一切都是自己预谋了似的,心想今晚只怕会发生一些事情。他想起有次自己感慨气候无常时的幽默:气候从冬天直接走向了夏天,就像男女从手拉手直接就走向了床。他望着舒畅微笑,忍不住想要赞美她的美丽迷人,虽然这就像电影里的老一套。

    可是,他还来不及说什么赞美的话,舒畅站了起来,说:“我看看您住得怎么样。男人身边啊,不能没有女人照顾的。”舒畅说着就进了卧室,四处看看,伸手拍拍床铺,然后坐在了床沿上。

    朱怀镜不知坐哪里是好,迟疑片刻,回头坐在了沙发上。柔和的灯光下,舒畅洁白如玉。床铺比沙发稍稍高些,舒畅歪头微笑时,目光是俯视着的。他便有种抬头赏月的感觉。“舒畅,你们公司怎么样?”朱怀镜语气干巴巴的。

    “能怎么样?混吧。”舒畅说。

    朱怀镜又说:“物资公司,原来可是黄金码头啊。”舒畅笑道:“一去不复返了。不过公司的好日子,我也没机会赶上。”

    “那是为什么?”朱怀镜问。

    舒畅说:“我是后来进去的。”

    “哦。”朱怀镜便找不到话说了。他想喝茶,茶杯却在客厅里。便起身去了客厅,取了茶杯。刚一回头,却见舒畅也跟着出来了。他只好请舒畅在客厅就坐,心里说不出的滋味。

    “舒天小伙子不错。”朱怀镜说。

    舒畅说:“他没工作经验,人又单纯,请朱书记多关心吧。”朱怀镜说:“舒瑶也不错,主持风格很大气。”

    “她还大气?过奖了。”舒畅笑了起来。

    朱怀镜见自己说的都是些没意思的话,急得直冒汗。“企业,难办啊。”朱怀镜这会儿简直就是说蠢话了。舒畅不知怎么答腔,只笑了笑。

    “热吗?”朱怀镜说着就去调低了温度。

    舒畅抱着雪白的双臂,摩挲着,说:“不热哩。”这模样看上去像是冷,朱怀镜又起身把温度调高些。舒畅突然站起来,说:“这地方还算不错,我就不打搅了吧。”

    “就走了?”朱怀镜不知怎么挽留,左右都怕不得体。

    舒畅拉开门,回头笑道:“打扰了,朱书记,您早点儿休息吧。”

    “谢谢你,舒畅。”朱怀镜没有同她握手,她也没有伸过手来。他送舒畅出来,见刘芸还没有休息,站在服务台里翻报纸。舒畅不让他下楼,他也就不多客气。在走廊拐弯处,舒畅回头挥了挥手。她那白白的手臂刚一隐去,他就转身往回走了。平时他来了客人,刘芸多半都会进去倒茶的,今天她没去。他内心忽然说不出地慌张,忍不住说:“我同学的表妹。”刘芸嘴巴张了下,像是不知怎么回答他,便又抿嘴笑了。朱怀镜立即意识到自己很可笑,内心尴尬难耐。衬衣早汗湿了,进屋让空调一吹,打了个寒战。他懒得换衣服,便靠在沙发里,索性让衬衣紧贴着皮肉,感觉好受些。

    他闭着眼睛坐了片刻,忍不住笑了起来。几乎有些滑稽,总以为今晚会发生什么故事的,却平淡如水。他隐约间总盼着什么,结果只落了身臭汗。舒畅从进门到出门,不过二十分钟。忽又想着刚才刘芸张嘴结舍的样子,他背上又冒汗了。

百度搜索 梅次的故事 天涯 梅次的故事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梅次的故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王跃文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王跃文并收藏梅次的故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