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蓝裙子杀人事件 天涯 蓝裙子杀人事件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把钱扔进自动售卖机,机器里面就会滚出饮料或小食品。这种机器很少出现故障,因此只要人们有需要就会使用它。

    把钱扔进老虎机里,老虎机通常没什么反应,只在极罕见的情况下让人中奖。这种机器也很少出现故障,因此只有少数人会使用它。

    按照行为主义的说法,前者叫作不间断强化,而后者叫作间断性强化,所以前者让更多人养成了习惯,而后者就不行。

    今天是周日,勤勉的法医水哥想起有件事情要去处理,就打了几个电话。

    昨天是他替班,今天是他当值,所以他想问问同事,有没有人可以帮他替一下班。

    可惜,既然同事们都知道周日会休息,而法医的休息又那么难得,所以大家都安排了事,没人能来替班。

    水哥挂上电话,既没感到郁闷,心中也没啥不满。他收拾妥当,就出门去上班了。这种现象就叫作间bbr></abbr>断性强化。不是每次帮同事替班都会得到报酬的,也不是每次当自己有需要的时候,同事都会替班的。不过水哥就像是把钱扔进了老虎机,满不在乎地继续这么干。

    坐在办公室里,水哥照例先饮一壶热茶,喝得过瘾了,以致大汗淋漓了,他便满意地站起来,准备开始干活。

    如同我们已知的,法医的工作说忙也忙,说闲也闲。没有尸体送到的时候,他通常没什么事情,只需要检验前几天经手的尸体,看能不能找到当时未发现的痕迹。

    这一天也是如此。水哥站稳了,拖出了陈真佳子的尸体。

    陈真佳子就是那个崴了脚、被唐彼得救助,却又被人掰断了脖子的可怜女人。

    昨天,一拨又一拨的办案人员来看那女孩的尸体,拍照、取证,因为那是时下最棘手的大案。可除了王昭,没人来看陈真佳子的尸体。水哥觉得这是命运的不公,因此一来就先看看她。

    水哥刚把她拖出来,还没仔细过目,停尸房的门就被人推开了。

    “哟,水哥,怎么今天又是您?”运尸人抬着尸袋向他打招呼,“辛苦您了。今天怎么又是您当班?唉,水哥的运气不好,今天这具尸体不大好处理呀。”

    怎么不好处理了?水哥还在猜想着。让火烧死的?水淹死的?高腐?木乃伊?还是……签收了单据之后,运尸人就告辞了。水哥回来,拉开了包裹着尸体的黑色袋子。

    哦……袋子一拉开,他马上就明白了。这是一具新鲜的男人死尸。之所以说麻烦,是因为尸体皮肤表面沾了许多碎玻璃。这些碎玻璃大多是刺入男人小臂的,也有一些还残留在男人的脸上。

    又看了一眼,水哥不由得怔住了:咦,这个男人的脖子歪向一侧,右侧的脖颈处软绵绵的。水哥用手一托,又放下,脑袋就又歪向那边。这模样就好像他小时候看到的死去的麻雀——软绵绵的,俩黑溜溜的小眼睛无力地洞开着。

    水哥最讨厌麻雀,不喜欢看到它们飞,不喜欢听到它们叫,更不喜欢吃它们——这倒是与小时候受到的关于“四害”的教育没什么关系。

    小的时候,也就是20世纪70年代,水哥是个好孩子。那时候的学校里,没多少学生认真上课,也没多少老师认真教书,不过水哥很好学。也许就像现在的孩子,轻而易举地在学习,就不拿学习当回事了吧。水哥没有几本书,就总是抱在怀里,吃饭看,睡觉看,甚至走路都看,父母也管不了他。

    说来也奇怪,水哥从小这样看书,竟然没把眼睛看坏,不过也还是遭遇了几次危险。其中有一次,水哥一边走一边看书,走着走着忽然觉得身子一矮——呃,怎么了这是?水哥茫然地放下书,这才发现自己掉进了井里。说掉进去其实也不恰当。由于看书,他张着两臂,胳膊正好挂在了井边,就没掉下去。

    小水把书放下,胳膊撑着井边爬了出来,回头望望井里,好家伙,几米深呢,要是掉下去可不得了。小水这样想着,就抱来了路边的几根大树枝,用碎砖头压好,免得其他人掉下去,然后他自己一边看书一边离开了。

    书,还是照旧要看的!

    至于麻雀事件,则是另一件事。

    有一天妈妈对他说,不要总闷在家里看书,出去玩玩吧。小水说好吧,就拿着书出门了。他来到那时候随处可见的小花园,在草坪上一边走一边看书。看着看着,一不留神,被树干绊倒,小水摔了个大跟头,书也甩飞了。

    正要爬起来的时候,小水忽然发现眼前有一只死麻雀,而他倒下的时候,手正好按在这只小麻雀身上。

    小麻雀死了有一天的样子,脑袋无力地歪向他,浑浊的眼珠瞪着他。

    这一次小水摔得不轻,眼冒金星。他趴了一会儿,瞧瞧那小家伙。

    这时候,小孩子嘛,你知道的,总喜欢把什么东西都放进嘴里,或者放在鼻子上闻闻。于是小水拿起小麻雀的尸体,放在鼻子上闻了闻。他当然知道那不能吃!

    呕!

    死了一天的麻雀味道可不好闻,这也是小水第一次闻到尸体的味道。这比那时候肮脏得爬出了蛆宝宝的厕所味道还要难闻一百倍。

    呕!小水把早饭都给吐出来了!

    那个年代物资是相当匮乏的,这意味着小朋友们经常吃不到肉,于是就常有些顽皮的小孩子烧麻雀、烤蚂蚱解解馋。其中也有一两个与小水的关系不错,烤了麻雀也要分他一只。

    不不不!不要!小水脑袋摇得像拨浪鼓。这个真不行,这个吃不了!

    咦?小伙伴就很诧异:“你闻不到吗?这很香的,为什么不吃呢?”

    “我闻到过,正是因为我闻到过才不吃呢!”小水这样解释。

    “算了,难得一小口肉,你不吃我吃呗。”

    一直到了中学,腐尸的味道才从小水脑子里去掉,但麻雀的阴影还在。长大了,成年了,做了法医的水哥对腐尸的味道完全免疫,但看到麻雀,还是不由得悲从中来。

    悲什么呢?水哥也不知道,反正看到这具好像歪着头的小麻雀的尸体,水哥感到不舒服。

    最重要的是,昨天送来的女尸——陈真佳子,不也是像这样被掰断了脖子吗?

    于是,水哥赶紧叫来了王昭。

    王昭比昨天还要邋遢,胡子钻出了脸颊,显得很脏。两天没洗澡没换衣服,身上的味道也不大好闻。

    水哥本想让他看看两具尸体的共性,没想到王昭一见男尸便大惊失色:“靠,我认识这男的!”

    “熟人?”

    “不不,我是说,昨天我查陈真佳子一案时找上了他,这是她男朋友。”

    ……

    “呃,就是说,你昨天找到他的时候他还好好的,晚上就被杀了?”

    “对!”

    王昭一头雾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原本他和其他同事都认为,真佳子是独立案件,警察局的数据库里也找不到类似的情况。现在情况有所不同,真佳子死了,紧接着在第二天同一时间段,她男朋友死了。这意味着什么?

    会不会是他们卷入了非法勾当?这是一种合理的推测:表面上他们是男女朋友,其实还有着更深一层的关系,比如说贩卖毒品,或涉及其他非法利益。在这个过程中,他们私吞了财物,得罪了人,被处死了。掰断脖子不正像一种行刑的方式吗?

    不过虽然这个醉酒的小子看起来不太正经,但陈真佳子可像是个正经女人。

    她为什么会遇害呢?

    忽然水哥招呼说:“过来,看看这个。”

    王昭应声过来,注意到真佳子脚踝处的淤青比昨天大了许多,颜色也更深了。

    “哦,你昨天已经说了,她可能是崴了脚。”

    “不不。看,这两块淤青是有所区别的。简单地说吧,昨天没注意到的一些细节现在出现了。”

    “这说明什么?”

    “说明昨天她确实崴了脚,随后还曾被人按揉过。按揉的力量不是很大,所以在第一天处理尸体的时候,尸斑还没有完全形成。”

    ……

    莫非那小子说的都是真的?王昭惊出一身冷汗。他指的是昨天见到真佳子男友的时候,对方说的那番话。

    那家伙的话,王昭本来并没当回事,而现在却发现它与现实产生了对应。

    当晚九点前后,真佳子与男友发生争执,随后逃离男友家,路上崴了脚。男友追上真佳子,却被一陌生男性拦住去路。陌生男性赶走男友,带真佳子回了家。

    他居然还给真佳子按摩。一小时后,真佳子离奇死亡。这个环节最难理解——她到底招惹了谁?

    接下来的情况是,男友并不知道真佳子已死的消息,直到王昭找上门来。男友随后做了什么?他认为那陌生人是凶手,然后去找他了。陌生人居然被他找到了,两人发生争执,结果前面有车后面有辙,陌生人也掰断了他的脖子?

    后一段分析完全不现实啊!

    这就好像说,在案件发生的小区里,存在一个被动杀手。他不招惹别人,但只要被人惹到他,就立刻痛下杀手。这种类型的杀手当真存在吗?另外,真佳子到底是如何招惹他的呢?

    跟着水哥一起检查尸体,王昭越发感到惊异。

    这具男尸的小腿骨正面有重重的伤痕,似乎是被人踹出来的;手腕和脖颈后被人砸了一道,力道很大,但也不致命。

    随后,两人就在停尸房里<mark></mark>简单地模拟了当时的场面。

    王昭个子小,黝黑精瘦的,而水哥身材高大,王昭扮演死者,慢悠悠地假装举着瓶子砸过来。

    水哥一闪身躲开了,顺势砸了王昭的手腕,瓶子落地,摔碎了。

    水哥迎面照王昭小腿踹了一脚,王昭站立不稳。随后又照脖子一记重击,王昭跪倒。水哥绕到他的身后,锁住他的脖子。结束。

    “顺便说一句,”水哥从尸体身上取下一块玻璃碴后仔细观察了伤口,“这些被玻璃扎的伤痕,是在死亡后产生的。也就是说,受害者从跪倒开始,到被凶手掰断脖子没用几秒。随后凶手撒手离开,尸体完全倒下,压在了碎玻璃上。”

    “这……我们要应付的是一名职业杀手?”

    “这我说不准,总之他很有一套。”

    “好吧,不管怎么说,我回去跟大伙商量一下。这两个案子应该不难破,都发生在同一个小区里,总有人知道些什么。”

    王昭嘴上这么说,心里却是越发没底……

    心里没底的不只是王昭,此时坐在办公室里的心理咨询中心老板艾西心里也很没底。

    预约的神秘客户没有来,为什么呢?

    从事心理工作将近十年,艾西可谓什么样的人都见过,不过像这次的客户还是头一遭。

    那是个相貌斯文的中年男人,一进来,不等开口说话,先哭。哭也就罢了,还越哭越起劲,不断地声称杀掉了自己的老婆。

    这话第一次出口的时候,艾西吓了一跳。

    他绕过办公桌,来这男人身边坐下,递给他纸巾,轻声说:“老兄啊,你可要想清楚,如果你宣称杀人,按我们这儿的规矩,我是必须报警的。”

    “报警就报警吧!”男人哭得很伤心,鼻涕都流了下来。

    艾西忽然觉得对方的逻辑很有意思,又问:“老兄啊,若是希望我报警的话,你为什么非要我报警呢?你自己去警察局自首不就好了吗?”

    那人便怔了一下。

    “是啊,那我走了!”他止住了哭声,也不擦把脸,站起来就要出去。

    “喂喂,你等等!”艾西哭笑不得。什么啊,你就走。话又说回来,他真走了,也不见得是去自首,过两天没准还会来咨询中心,这样绕圈子也没意思。

    男人站住了,愣愣地回头瞅着他。

    “自首没关系,不过咱俩先聊聊。”话一出口,艾西又觉得自己很愚蠢。人家本来就是来找自己聊天的嘛,自己非要把人家赶走,人家要走吧,自己又不让,这不是脱了裤子放屁嘛!

    艾西这样想,不禁释然一笑:“好吧,老兄,你先坐着,跟我说说你老婆的事情。你怎么把她杀了?”

    男人便很努力地回忆,两眼望着天花板用心去想。他忽然动了一下脖子,顺手抄起艾西递给他的水杯,嗖地一下,朝远处死命扔去。当啷啷,水杯砸到墙上,摔了个粉碎。

    艾西纳闷这人抽什么风啊,有心刚要骂,没想到男人又站起来,一溜小跑来到墙边,站稳之后,脑袋嗖地向后一仰,撞了墙,然后慢吞吞地蹲了下来,最后无力倒地。

    莫非……艾西刚想说什么,秘书这时候推门而入:“老板,没出事吧?”

    “没事没事,呵呵。”艾西立刻轰她出去,“啥事没有,好着呢。我们在玩角色扮演。”

    随后他扶起墙边的男人:“老兄啊,你是说,你扔了一个杯子,砸到了你老婆的脑袋,随后她的头部又撞了墙,死了,是吗?”

    男人用力地点头,还用力握住他的手上下摇动,那意思仿佛在说:“谢谢你啊,总算有人相信我了。”

    其实艾西什么都没信,他只是觉得如此直观的妄想表现十分罕见,因此提起了百倍的精神:“老兄啊,你杀了你老婆,那她的尸体现在在哪儿呢?”

    “……”男人很迷茫。

    看来这个问题有点复杂了:“那好吧,没关系,咱们慢慢来。你为什么要用杯子扔她呢?”

    “因为我很生气。”

    “嗯嗯,生气是为什么呢?”

    “……”

    心理治疗中有个最基础的技术,叫作沉默,同时这也是最难的技术。

    也许有人会奇怪:沉默有什么难的呀?不就是闭嘴吗!话诚然是这么说的,不过您见过有多少人能在一对一的关系中,保持长时间的沉默?人本主义大师卡尔·罗杰斯曾在一次面对少言寡语的精神病患者时,保持了十八分钟的沉默。

    单纯的闭嘴很简单,咨询关系中的闭嘴就很难。在短短的一小时之内,作为咨询师,你必须挖掘出一些东西来。要是每次都用沉默来应付,那就很像个骗子,而不是心理工作者了。

    不过这一次,艾西用到了沉默。

    三分钟过去了,两人一句话没说。

    客户总算开了口:“呃……我记不得了,我只知道当时我很生气。”

    也许他是真的记不起来了,大脑把这段记忆屏蔽了,又或者在他的杀妻妄想里根本没设计这一段。

    “好吧。”艾西笑笑,依然亲切地称他为老兄,“那么在你扔出杯子砸到老婆之后,还生气吗?”

    “是的,我还生气。”

    “然后呢?”

    “然后?什么意思?她死了。”

    “不,我是说,你不会到现在还在生气吧?”

    “哦,我懂你的意思了。”客户为自己能理解而感到很开心,艾西心想要不要奖给他一块糖,“我明白了。我当时很生气,扔出杯子之后,我还是很生气。可是我发现她倒下去之后就不动了,这时候我就不生气了。我站起来想过去看看,走得太快了,被茶几绊倒了,磕得很疼啊,你瞧。”男人撩起裤管,露出小腿上的一处伤痕,看起来经年历久了。

    居然磕得这么厉害,可见他当时撞在茶几上的力道有多猛了。等一下,既然这伤痕还在,那么能不能说明他所说的都是事实呢?还是说,磕破自己是现实,但是与杀妻妄想混为一谈了?

    男人不管他,继续说:“我摔倒了,揉揉腿,好疼啊。不过这时候我想起老婆来,就爬着过去看她。我摸摸她的脖子,脉搏已经不跳了,她死了。我就不生气了。我觉得很后悔,请您帮帮我。”

    “这事发生多久了?”

    “嗯……”又是一阵费力的思索,“不知道,好久了吧。”

    “你看看自己腿上的伤痕,你觉得这伤痕有多久了?”

    “一年吧,也许还不止?”

    “是啊,如果你在一年前杀死了妻子,为什么现在才来寻求帮助呢?”

    “呃……因为我最近才想起来。”

    “发生了什么事,让你想起来的?”

    “呃……没什么,我就是忽然想起来的。”

    “你做什么工作的?”

    “我不记得了。”

    “你不记得?”

    “真不记得了!”他突然加重了语气,似乎对艾西的怀疑感到很不满。

    “嗯,那好吧。刚才你说,杀妻之后你不生气了,你感到后悔。随后呢,你把妻子的尸体弄到哪里去了?”

    “我不知道。”

    “呃,不着急,你可以慢慢回忆。想想看,你妻子的尸体不会凭空消失,她当然也不会还待在家里,不然邻居都会找上门来的,所以你一定是把尸体处理掉了。问题是,你是怎么处理的呢?”

    “我记不起来了。”

    “那好。”艾西重重地舒了口气,“那么我们可不可以反过来想一下,你不记得处理过尸体,也许尸体根本就不存在,如果没有尸体,那么杀妻也就不可能,所以……”

    所以什么呢?艾西没说完,那人就暴躁地跳起来:“我杀了我的妻子,我杀了!”

    哦!

    “好好,你杀了,请你坐下吧。”

    艾西陷入了沉默。这倒不是在使用技术,而是他当真不知道该说点什么。

    这一次的沉默,八成打破了卡尔·罗杰斯的纪录。

    最后两人不得不达成了一项协议:既然没有任何证据、任何人可以证明他真的杀妻,那么我们保留这可能是妄想的概率。为了一宗莫须有的罪名去坐牢也不现实。于是,在接下来的bbr>..</abbr>这段时间里,艾西将帮助他不断寻找失去的记忆,直到找到或确认为妄想为止。

    送那男人出门的时候,艾西才问:“老哥,你登记时的姓名叫方茗,这是你的真名吗?”

    “是的。”

    “那好,方茗,下周日的同一时间,你能来找我吗?”

    “能!”

    “如果你想到了什么,希望你也来找我,或者给我打电话。”

    “好的!”

    从那以后,直到现在的几个月里,艾西尝试了各种办法,都没能成功地帮方茗找回失去的记忆。

    在对他进行催眠的时候,艾西发现了一个很令人惊奇的状况:即使是在潜意识里,方茗的记忆中也保存着杀妻这部分情节。可是,潜意识里的东西也和意识里的差不多,没头没尾的,这就更给他杀妻的案例蒙上了一层阴影。

    方茗说他每周都会来,他基本上也是这样做的,只是偶尔缺勤。他的咨询费用也是按正常途径交上来的,只不过是用现金。

    对于这个有着女孩名字、男子汉外表的奇特客户,艾西有着很多猜想。他认为他家境不错,从事着体面的工作,工作有正常的休息日。不管是不是杀死了老婆,他都应该是结过婚的,但他不戴戒指。这不足为奇,中国多数已婚人士都不戴戒指。当然这些只是猜测。由于心理中 5fc3." >心和精神病院不同,这里不需要档案,甚至连方茗是不是真名,艾西都不知道。

    当所有办法都尝试过之后,方茗的记忆依然未能唤醒,艾西也不由得有些气馁。这倒不是说他对这案例已经没有兴趣了,而是他感到力不从心。假如永远治不好他,那为什么还要浪费人家的钱呢?!艾西是个精明的商人,也是个有原则的商人,骗客户的钱这种事,他是做不来的。

    本来艾西的自信已经快消失殆尽了,但今天,他又重新燃起了斗志。

    为什么呢?

    就因为昨天晚上麦涛对他说起的那件事。

    三年前的案子,最后一名受害少女名叫方晓晓。方晓晓并没有被杀,只是失踪而已。但是,她失踪不久后,她母亲也失踪了。

    方茗和方晓晓同姓,一个看起来四十多岁,一个在三年前失踪的时候十五岁,两人差了二十五六岁,这是个可能的生育时限。

    方茗宣布杀妻,且至少是一年多以前;方晓晓的母亲失踪,是在两年半以前。

    方茗莫名其妙地生老婆的气,用玻璃杯砸到老婆头上致死;方晓晓的母亲赶往公司,直接导致了女儿的失踪。

    ……

    这两起事件为什么有着如此奇异的联系呢?

    当然,艾西不敢断言,也就没将这事告诉麦涛。

    最重要的,其实还有一个理由。艾西精于算计,属于无利不起早的那种类型。他很快就意识到了这件事将带给他巨大的声望。作为心理中心的核心人物,他已经慢慢红起来了,但是这些还不够。开这家中心需要庞大的运营成本,他得让它更加红火,把它做成中国最大的心理连锁产业,这就需要更多的名望。作为心理中心的灵魂人物,他需要被光环萦绕。

    眼下都不需要他自己去创造有利条件,机会已经接连敲响了他的大门。当然,机会往往也意味着陷阱,他需要小心行事……

    神秘的客户方茗没有来,周日的上午,麦涛却来了。

    这让艾西深感意外。他不是应该在今天上午就去警察局当顾问了吗,怎么有工夫来找我聊天?

    这一次,不仅是麦涛来了,身后还跟着个警察,警察押着一个年轻人。

    艾西一看到年轻人,又是一惊。哟!这不是前天在我的咨询中心绑架前台小姐的人吗,怎么给带回我这里来了?

    艾西一头雾水,刚想说话,麦涛一个箭步冲上前来,握住了他的手:“久仰大名啊,艾先生!”

    哎?这是演的哪一出?艾西不傻,赶紧也跟着装蒜:“哦哦,您好,您是……”

    “我叫麦涛,现在是警察局的顾问。”

    “哦,麦先生,您好您好。请,里面请。”

    麦涛对跟随的警员说了句话,自己先跟着艾西进了办公室。

    “艾兄,我给你送单生意来了。”麦涛关好门,说道。

    “哦,这是怎么回事啊?”

    “呵呵,警方想跟您合作,请您帮忙鉴定这个年轻人是否精神不正常。”

    “哦?警方为什么要找我?我只不过是个名不见经传的毛头小子。”

    “呵呵,这倒也是我一手促成的。艾兄对我帮助很大,也算是礼尚往来。”

    “愿闻其详。”艾西赶紧让麦涛坐下。

    ……

    几个小时以前,回到警察局做顾问的麦涛遇见了两宗大案和一宗小案。大案呢,自然是少女杀手卷土重来一事,现在陈真佳子一案升级,也算作大案了。小案指的是前天发生在心理中心的劫持人质案。虽然说劫持这种事属于情节恶劣的案件,但既没闹出人命,又不能确定犯人的精神状况,所以警方也不便从重发落。

    最主要的是,受害人一方——心理咨询中心并没有提起控诉,警方手边又有两宗大案亟待解决,就把这事搁下了。

    搁下归搁下,可也不能不走法律程序,就把这小子永远拘留起来吧。

    局里几个人一碰头,就说把这小子送到精神中心去作个检查,看看是不是真有毛病。如果有的话,看看精神病学家建议怎么处理。

    至于送去哪家,大家也是有点分歧的。

    正争论着,恰好麦涛进来,听明白了事情的来由,麦涛便笑了,说:“我倒是有一个推荐的。”

    警察局里一票人大多和麦涛很熟悉。

    熟悉这个词,怎么说都可以,关系好是熟悉,关系不好其实还是熟悉。

    偏巧这里就有过去与麦涛不对付的提出反对意见:“我们系统里也有精神鉴定专家,为什么不找他们来做,还要舍近求远呢?!”

    麦涛便笑了,指指那人脖子上的蓝格子衬衫领子说道:“哦,你的衬衫不错,很有品位。”

    那人伸手拽拽领口,竟然也有些不好意思:“啊,谢谢,不过……”

    “今天你走的时候,你老婆是不是也评价过这件衬衫呢?我记得你以前不穿这种款式的,是她给买的吗?”

    其实麦涛说错了,这是小情人给买的。不过那人也只好笑笑,脸上红一阵白一阵的。

    “我的意思是说,如果你老婆夸你的衬衫好看,和我夸是不同的。

    “你老婆早上夸你,也许是因为她今天心情好,所以顺嘴夸夸你。也许她只是不喜欢你其他的衬衫,勉强可以接受这一件,所以就夸一下。实际上,她夸了你,并不代表这件衬衫真的很好看,因为你不确定她到底出于什么原因夸。不过我就不同了,我俩没什么私交,我也没必要阿谀奉承你,我夸你的衬衫好,那便是真的好。现在你明白这里面的差异了吗?如果找我们系统内部的,他就像妻子,总是要为你办事的,往往有失公正性;而我介绍的这个人,是一家心理中心的负责人,完全有能力作精神鉴定。他不认识你,也不关心你是谁,他没有什么思想负担,只觉得这事情是一件工作而已,反而更容易得出准确的结论。这也是为什么我不愿意回来做犯罪心理师,而只想当顾问一样。现在这案子既然没有公诉,也没有人控告,那么找一家外面的机构作完鉴定就OK了。”

    于是,提议全票通过。

    麦涛所说的推荐人,自然就是艾西了。

    可等他把话说完,艾西反而更加茫然了:“我说麦兄弟,这小子劫持的是我们中心的前台小姐,我怎么成了无关的外人了呢?”

    “啊?!他们没跟我说!这……”麦涛好心办错了事,“要不然我再把他带回去?”

    “别,那多没面子啊!算了,人就先安排在我这儿吧。我亲自面谈,应该不会出什么问题。”

    “得,还给你添了麻烦!<samp>..</samp>这样吧,你该做什么做什么,警察也在门口,有什么事你赶紧招呼他们,我得先回去了。”

    艾西送他出去,心里倒是并不害怕。前天能制伏你小子,今天照旧!

    艾西心里有了底,态度上也就很平和,请那小子坐下,细细地打量他,发觉他不但看起来很瘦弱,而且实际年龄比上一次看起来还小不少。

    在受害人的眼里,罪犯的形象总是会变得更高大、更有力。虽然艾西不是直接受害人,但也是如此看的。

    现在看来,这小伙子顶多二十二三岁,体重应该不超过一百二十斤——瘦,但是透着精干。他长相很秀气,只是秀气中带着股子坚毅。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都没有<var>?99lib?</var>前天见面时那种乖戾的感觉。

    年轻人坐下了,也很有礼貌地打招呼:“艾老师,又和您见面了。”

    “是啊,希望这一次我们能相处得愉快。”

    “我跟你和平相处倒是不难,只是您有没有想过,在我们谈话的这工夫,又会有人遇害呢?”

    哦?开门见山啊!

    艾西笑道:“上次你见我手下的咨询师的时候,就说过类似的话,今天又这么说。不过你也要知道,这一次来,是要我为你作精神鉴定的,而不是谈凶案。”

    “这么说来,您并不关心别人的死活?”年轻人皱了皱眉。

    “你关心吗?”艾西反唇相讥,“若是你关心的话,前天和昨天,即便就是今天,你也可以把事情告诉警方,为什么不去呢?”

    “因为我不能这么做,我不想让他受伤害。”

    “你嘴里的这个他,依我看,不是被害人,倒像是凶手了?”

    “嗯,您说得对。”

    “既然如此,我倒是来了兴趣,你不妨说说。我又不是警察,我该怎么制止凶案的发生呢?”

    “我希望您和我走一趟。”

    “去哪儿?”

    “我不能说,到了您自然就知道了。”

    “这不是特务接头,我也不是毒品和军火贩子,去做什么呢?”

    “我不能说。”男孩很坚定地重复这句话。

    “那我也爱莫能助啊。”艾西摇摇头,“再说,就算我想跟你走,警察现在也不放你走啊!我总不能跟你回警察局吧。”

    “其实没有问题,您只需要开具一个证明,证实我的精神状态并不会产生严重威胁就行了。”

    艾西哭笑不得:“我说小伙子,你还明白自己现在的处境吧?假如我开出你精神正常的证明,那你就要回去立案了,搞不好还要坐牢。大概你也是初犯,虽然判刑不会太重吧,但估计也得有几年。如果我开出你精神有问题的证明,那你就要住院治疗。无论哪一种情况,你都会失去自由。”

    “没有折中的办法吗?”年轻人好像真的并未意识到这个问题。他有些激动地耸了耸嘴巴,却没往下说。

    “没有。”

    “那我能在您这里住院吗?”

    “不能!”这一次艾西倒是斩钉截铁,“闹出前天那种事来,就算我能同意,你觉得我的员工能干吗?”

    “可这是为了挽救更多人的性命!”男孩子真急了,抓住了艾西的手。

    艾西挣了一下,发现那男孩的眼里倒满是真挚之情。艾西犹豫了一下,还是说:“不行,这不现实。不过,我给你一个机会,你把这事的来龙去脉跟我说清楚,也许我可以帮你。”

    “可我不能说!”

    “算了!”艾西被来来去去兜圈子弄烦了,猛地站起来,走向门口,“警察,你们可以把他……”

    “您等一下!”

    “怎么?”

    “您能借我用一下手机吗?”

    “干什么?”

    “您借我用一下。”

    艾西想想这倒是没什么关系,就抄起桌上的手机递给男孩。

    只见他在上面飞快地敲了一条短信,等发出后,又把它删除了。

    “傍晚六点会有一个人给您的手机号发短信。他会告诉您几点钟到哪里,那里有您想知道的。”男孩说完,站起身,打开门,自己走了出去,“希望到那时,您会重新考虑我的条件。”

    男孩最后留下这么句话,屋内只剩下艾西直挺挺地站在原地……

百度搜索 蓝裙子杀人事件 天涯 蓝裙子杀人事件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蓝裙子杀人事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艾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艾西并收藏蓝裙子杀人事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