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雁阵惊寒 天涯 雁阵惊寒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出城的时候,韩明还碰到个熟人。
医圣华仲景正背着行囊走在京畿大道上,看样子是要到东边去。
韩明一见这个救命恩人,立马热络起来。毕竟救了自己一命,韩明当时还没来得谢他,人就不在了。现在正巧碰上,韩明准备好好答谢一番。
不过听医圣说横上有个朋友的女儿得了种怪病,他得赶去医治,倒是让韩明有些无奈了,不过医者仁心,他也能理解,便不做强留。
这算是个插曲吧。
因为带的人不多,所以没几天,韩明便率军赶至舟口渡楚军大营。
刘芝仙、许滑、冯羽等将领老远就出来迎接,现如今韩明已是统率中楚三军的兵马大元帅,领大将军衔,武将中最高职位,位极人臣。
韩明一到,先了解了对面理军营地的情况。
先前一战,周整的水军已经破了刘芝仙的战船,本想扩大战果,却因为廖松的骚扰,让周整不得不分兵拦截,这才最后作罢。
但楚军新修的一批战船肯定是用不了了,这点让刘芝仙非常恼火,现在韩明新上任,问题就抛给了他。
韩明在了解了具体情况后,对着众人下令道:“传令,战船依然要修,但是要将主要重心放在士兵的训练之上。各位将军,下去就给自己士兵讲好,我们即将面临一场大战,让所有人做好迎战的准备。”
刘芝仙听到这命令就有些不解,疑惑地问道:“元帅,这……刚经过一战,理军短时间不会再来吧?”
韩明摆了摆手,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不用管这些,只需让士兵做好训练即可。”
"得令。"既然韩明已经发话,刘芝仙也不在追问,干脆地回道。
“好了,下去安排吧,许滑留下。”
韩明屏退众人,唯独留下许滑,让众人搞不清楚他的目的。
只是后来有人见到许滑出来之后直接带着一营士兵离开舟口渡营地,朝上游走去。
韩明宣称此举是让许滑驻守在上游的子母渡,以防理军偷袭。
子母渡和舟口渡不同,虽然渡口也不小,但是子母渡沿岸有泥沙沉积,大型战船无法停靠,自然没有什么进攻的必要性。
若是理军在子母渡上岸,人数定然不多,也无法对楚军大营构成威胁。毕竟像禁骑军那样具有威胁的军队理国再也没有第二支了。
所以有人认为韩明做的这个决定纯属多余。
不光如此,接下来几天,众将再也没有见过韩明,虽然舟口渡的大船还在建造,士兵的训练也还在进行,但是韩明的动向始终是个谜题。
直到有士兵看到韩明经常和一女子去周口渡边的河岸钓鱼、赏花,众人这才明白韩明这段时间到底在做什么。
像刘芝仙,冯羽这些将领,虽然不清楚韩明为何做出这些举动,但是凭着他们对韩明的信任,暂且压下心头的疑惑。
但有的人就不干了。
陈枫当初在舟口渡被禁骑军打败后,一路西逃,穿过一郡之地后才勉强摆脱追军。
主要也是因为后宇急着突袭上京,周整担心后宇的安危,便没有穷追不舍,倒是放了陈枫一马。
后来他听说刘芝仙带着部队将周整的理军赶回了横河北岸,他又带着残兵败将赶到舟口渡,投靠刘芝仙。
陈枫毕竟是被禁骑军击败的,再加上现在上京也平安无事,朝廷也就没有降旨怪罪陈枫。当然,这和上京陈家的影响也不无关系。
陈枫以前在上京就听过韩明的事迹,不过当时韩明身份低微,他根本没当回事。
没想到这才多久?韩明竟然一跃成为三军兵马大元帅,顿时让他刮目相看,也兴起了结交的心思。
可当他第一眼见到韩明时,就觉得眼前这个三军兵马大元帅年轻得有点过分。他不指望韩明有冯胜冯老爷子的岁数,最起码刘芝仙这个年纪总得有吧。
在军队里,年纪就意味着阅历,就意味着你的能力,现在看到韩明和他差不多,甚至可能比他还小的年纪,陈枫心里有些不是滋味。
恰巧听说韩明在消失的这段时间竟然带着个女人到处游玩,立马让他本就暗妒的内心更增添一份鄙视。
“陈将军,这韩明简直太过分了。大敌当前,他竟然带着个女人到处乱逛,完全没有将战事放在心上。”
陈枫的副将带着一群将官来到陈枫营内。
陈枫心中虽然也对韩明不满,但是他知道韩明现在是三军兵马大元帅,自己一个区区横河水军都统,拿什么去和韩明斗?
但是他却想到一个人选。
“好了好了,你们的诉求我都清楚。可大元帅毕竟是陛下亲自认命的,本将位卑权低,哪有什么话语,但是各位若是能将此事反应给刘将军,想来,应该比我有用。”
陈枫将众人的不满情绪引向刘芝仙,现如今整个军营,也只有刘芝仙手握重兵,有很大话语权。若是他也对韩明不满,那就有戏可看。
陈枫想的是先拉拢刘芝仙,只要刘芝仙也对韩明不满,他便能策划士兵暴动,到时候再随便制造一起士兵哗变失手错杀大将军的戏码。
这样一来,既除了这个让他觉得碍眼的家伙,还能助刘芝仙手握军权,当此乱世,朝廷也不敢轻易降罪。
到时候凭着自己在朝中的关系,再加上刘芝仙手中的权力,那乳臭未干的丫头皇帝还不是任人摆布。
陈枫把事情想得很好,但是他却忽略了一个本质的问题,那就是他把刘芝仙想得太简单了。
陈枫怂恿的将官们一到刘芝仙面前,刚把对韩明的不满说出来,立马被刘芝仙以煽动军心为由扣押起来。
后来直接当着全军的面,行军法。
这一幕可把陈枫吓坏了,他没想到这刘芝仙竟然把事情做得这么绝,七八个将官,直接手起刀落,全砍了。
惊吓之余,陈枫在心里对刘芝仙十分鄙视,在他看来,刘芝仙做这些事都是给韩明看的。因为韩明是皇帝陛下钦点的兵马大元帅,他想攀附韩明,所以才杀鸡儆猴,只是为了向韩明表忠心。
陈枫也在心里暗自松了口气,还好自己当时没有出头,不然刘芝仙肯定要拿自己开刀。虽然不至于砍了自己,但是打压一下,想必是肯定的。
这边陈枫在不断地给自己加戏,那边刘芝仙刚砍完几个将官,就找到韩明。
这次将这几名将官军法处置是刘芝仙自己的主意,韩明并不知情。当时的韩明正和叶蝶漫步在横河堤岸。
“你这手不错嘛,行事果断,有大将之风。”韩明听完刘芝仙的叙述,夸奖道。
“为将者,当以军令为主。这几人不尊将令,擅离职守,聚众举事,非议主帅,哪一项单独拿出来都是死罪,自然没有犹豫的道理。”
“嗯。”韩明点点头,末了,他看着刘芝仙问道:“你就不好奇我最近的举动?”
“元帅行事,自有其独到之处,末将只需依令行事,其余不该末将问的,末将便不问。”刘芝仙回道。
听到这回答,韩明笑了笑,“没看错你,的确不错。实话告诉你吧,我在等,等一个消息。”
说完,韩明便示意刘芝仙离开。
刘芝仙早猜到韩明肯定有计划,听到他这么说,心里有放心不少,恭敬地行完礼,便退了下去。
三日后,韩明收到一封密信,信上只有一句话:事成,已回。
韩明看到这封信,立马拍案而起,将身旁的狂起和叶蝶吓了一跳。
韩明按捺住激动的心情,面不改色地说道:“狂起,去把几位将军喊过来。
十日前,横河北岸的理军大营……
“大帅,陛下怎么会下这样的命令?”闵政一脸义愤填膺地模样。
“是啊,大帅,这边现在离不了你啊。”廖子平也开口说道,放眼望去,只见他左臂空空如也。
其余的诸将也都向周整表达着自己的不满。
“唉!”周整叹了口气,有些无奈地说道:“陛下疑我,若我不回,岂不是坐实了陛下的怀疑。我走之后,军中事务就由闵将军代理。记住,做好警戒,随时关注南岸楚军的动静,若有变故,切记不可随意出战。”
闵政立马跪在地上回道:“请大帅放心,只要我闵政还在,定不会让楚军踏过横河半步。”
“嗯。”周整点点头,闵政这人的能力他还是很相信的,只要能按他交代的来,守住北岸问题不大。
这次从天都城传来急令,督促他回京述职,并交代禁骑军一事。
当此战事吃紧之时,周整实在想不明白为何朝廷会下这种命令,但是他又无奈,若是不回,定会落人口实,说他拥兵自重。
周整在朝中的政敌也会群起而攻之,到时候他就算是有百口也莫能辩了。
至于如某些人所想,率军自立这事,他可是从未想过,要知道他率领的十几万理军都是来自理国境内。自立?将军们愿意,也得看士兵们愿不愿意。
第二日一早,周整便离开军营,往理国天都城进发。
在离开之前,他还特地望了眼横河,也不知道这一别,还能不能再见到这条宽纵的天险。

百度搜索 雁阵惊寒 天涯 雁阵惊寒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雁阵惊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佐媚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佐媚并收藏雁阵惊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