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雁阵惊寒 天涯 雁阵惊寒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起义军堵击援军失败的消息很快就传到任丰耳中。
或许是因为自己掌权以来每战必胜的缘故,让任丰有种正规军也不过如此的错觉。
冷不防听到自己装备得最为精良的部队竟然没有挡住对方一个回合的冲锋,就被直接击溃,这让任丰一时难以接受。
“什么时候,都不要小瞧帝国的军队。你之前遇到的,也不都是没用的饭桶。最起码,马耳山的这支部队,就一直没有打下来。”
说话的是暗中帮助任丰策划的黑衣人,他不光在暗地里帮任丰出谋划策,而且还派人混在乱军中,趁戴术不备,枭其首级。
戴术的援军被灭后,任丰就专心围歼沈夏,可沈夏不是戴术那种二吊子。
起义军最大的优势在于人数,如果撇掉大部分的人来说,起义军连和山字营正面一战的水平都没有。
而沈夏也是因为考虑到和叛军硬拼会增大伤亡,才采取避而不战的策略。
他充分展现自己作为后备役军将的才华。在全军被困马耳山自身粮草又不够的前提下,来个声东击西,抢夺起义军的部分粮草。
接着依山地险势筑起防御工事,硬是顽强地抵抗到现在。
而如今韩明的援军即将抵达,任丰若是再拿不出对策,沈夏这边一收到风声立马就会有所动作,到时候两面夹击,任丰必败无疑。
不过任丰最大的优点就在于他遇事冷静、不焦躁。
黑衣人虽然说话不中听,但是他知道对方说的是实话。自己虽然不清楚黑衣人是谁,但是人家既然是来专门帮自己的,就算是利用,那总是在帮自己,所以每当有事情要决断的时候,也总是先问问他的意见。
“请先生教教我。”任丰降低姿态,虚心问道。
“这次带兵的,是上京城防营的韩明,此人不是泛泛之辈。现在马耳山的军队也打不下来,若是再不撤退,肯定会被两面夹击。”
从黑衣人略微苍老的声音来看,他的岁数应该比较大,不过中气足,应当是修行过战气的人。
其实任丰一直觉得在这困着,对自己也不利,现在黑衣人的想法和自己不谋而合,自然是最好。
于是他立马下令撤军,退回平原城。
任丰一撤军,沈夏第一时间便领着部队冲出来。
起义军人数众多,任丰撤军的命令一下,自然乱作一团。
任丰坐镇的后军最先离场。一直包围着马耳山的起义军在后军远去后才刚刚收到消息,匆忙撤军之下,被沈夏抓住机会拼命追杀。
起义军一路上丢盔弃甲,尸横遍野,死伤无数。不过这点损失对任丰来说不算什么,他现在别的没有,就人多。
韩明的斥候一见到叛军解除封锁,立马和沈夏部接上联系。韩明也在第一时间收到消息,他决定在战术上做出改变。
大帐内,韩明、匡月、张大彪、许滑、王栓、狂起等人聚在一起,正商讨着接下来的行动。
匡月之所以也在,完全是她自己要求的,刚开始她还觉得带兵挺好玩,可时间一久,就觉得没意思,自己就光赶路,什么也没做,偏偏韩明还给她说,这就是战争。
这要是战争,她决计是不相信的。
每次有人过来传信息,就只看到韩明对着将领说几句,指挥两下,然后就坐那看地图,丝毫没有上前线的举动。
这一点都没有她想要的金戈铁马,荡气回肠。在她看来,就是无聊。
“你怎么会明白,这叫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韩明给她解释道。
打仗怎么可能这么轻松,她是不相信的,所以一听到韩明要开会商讨,立马就赶过来。说是商讨,其实就是韩明个人在分析,然后众人提出意见,不过一般情况下,也没人会提意见。
“刚刚收到消息,叛军撤回平原城,诸位有什么想法。”韩明开口问道。
“追,追上就打,往死里打就行了。”
不用猜就知道说这话的是张大彪,他先前刚打完一场遭遇战,此时正在爽头上,自然想事情简单直接。
不过出奇的是许滑竟然没有调侃张大彪,而是在那默默思考,这还真让韩明有些意外他的变化。
“你这个莽夫思维得变一变,要是叛军这么好对付,就不会有军队接二连三的被打败。”韩明开口说道。
张大彪听到韩明的话,嘿嘿地笑着。
“我是个大老粗,不懂这些,统领让我打哪,我就打哪,嘿嘿。”
“统领,依属下看,我们不用急着推进,只需步步为营,收复失地后,巩固实力。敌军的实力不及我们,若是稳扎稳打地来,叛军自然招架不住。”
破天荒的,许滑竟然一板一眼地说出这话来,着实让韩明高看他一眼,看来以前对许滑的评价,有很大的问题。
韩明点点头,“嗯,许将军说得对,叛军之所以能取胜,一是靠地势偷袭,二就是军队的轻敌之心,现在我们稳扎稳打,敌军自然着急,敌军一急,势必漏出破绽。”
“统领分析的是。”王栓不失时宜地夸道。
匡月在旁边听得云里雾里的,她对战争一窍不通,不过看到韩明自信的眼神,她就觉得很安心。
接着,韩明将任务布置下去,张大彪为前锋,王栓领新军在右方策应,韩明与许滑自领中军,徐徐推进。
在距平原城五十里的地方,韩明见到沈夏。看着灰头土脸的沈夏,韩明向他打了个招呼。
“沈将军辛苦,这次沈将军仅能凭三万多人就挡住几十万贼军,本将佩服。虽然将军有失误,但足以看出将军军事才能出众,前途不可限量。”
听到韩明的夸奖,沈夏尴尬地笑笑。
“韩统领别说笑,败军之将,何谈出众。无数的兄弟因我而死,罪将实在是没脸继续带兵。以后,在下就听韩统领的命令。”
“人生在世,谁能保证自己一定会战无不胜?只要记住这次是为什么而败的,吃一堑长一智,未尝不是一件好事。”韩明安慰道。
沈夏双手抱拳,“韩统领说得对,罪将一定会洗刷耻辱,给兄弟们一个交代。”
“嗯,”韩明点了点头,“放心,只要这一仗打好,陛下那里,我自然会替你求情。”
“多谢韩统领。”沈夏又一次抱拳谢道。
韩明看着平原城的方向,向沈夏说道:“沈将军,我现在就有个很重要的任务要交与你。”
……
足足十日,韩明的部队才堪堪抵达曲阿城下,离平原城还有还远。
这短短一截路之所以走这么久,是因为任丰也没闲着,他拿出自己最擅长的套路,借着路边山高林深,人员对地形的熟悉,不断派人骚扰。
可任丰并没有料到,他的对手,在玩骚扰这方面,比他强太多。
林中散乱的游匪,在斥候部的人眼中,就好比一个个裸露的少女。
不多时,四周的林中便响起一声声惨叫,路旁正在行军的士兵听到,以为是叛军偷袭,立马布好阵型,严阵以待。
还是韩明给各个营将知会了一声,才避免这样的尴尬。
接下来,士兵就习以为常,走在大路上,路旁时不时的发出惨叫,不过众人都无动于衷。
虽然看着没有表情,但士兵们内心却是十分激动。谁都不想死,如果他们走在大路上,冷不防射出一支暗箭,虽然人多不碍事,可谁都不敢保证下一支箭射的不会是自己。
如果真的这样,那士兵们在赶路的时候精神都要绷着,对体能消耗太大,在接下来的战斗中会很吃亏的。
沈夏当初便是吃这个亏。
现在,众人走在路上,边听着敌人的惨叫,边朝着敌人开进,士兵们的士气无形中提升不少。总感觉战斗还没开打,自己这边已经胜券在握。听着这一声声惨叫,所有的士兵都觉得,这声音比歌舞坊歌姬唱的小曲还要美妙。
不过匡月倒是例外,她一路上的精神并不好,听着惨叫,却没见着人影,虽然知道是敌人但是她也怵得慌,估计晚上睡觉都会做噩梦,她开始有些后悔。
韩明看着匡月的模样,摇了摇头,这毕竟是血腥的战场,不是史诗里的童话,并没有她想的那么美好。
他从内衣里撕下一小团棉花,塞进匡月的耳朵。
耳朵里被塞进棉花后,匡月还真听不到声音,不过她也不想再继续待这,挺后悔当初没听韩明的话,留在左郡。
韩明听着四周时不时传来的声音,心中微怒。来而不往非礼也,既然任丰给他来这些小手段,他自然也得回敬一些。
平原城。
任丰正在一群头领商议如何对敌,自己派出去骚扰的人至今还没有回来,任丰猜想他们是凶多吉少。于是和各位头目商量着,怎么给韩明的部队使些绊子。
“老大,不好,城西的粮仓失火了。”突然有人跑进来说道。
“什么?你们怎么看着的?那么多人全是废物吗?”说话的是一个叫马转的头领。
“火势如何?”任丰问道。
“兄弟们正在灭火,从着火形势来看,估计已经烧掉大半。”
任丰一听这话,立马上前抓住他,厉声问道:“怎么回事,不是派了那么多人吗?”
那人颤颤巍巍地说道:“火,火是从内部燃起的,有人混在取粮的人群中,趁兄弟们不备,点燃了内仓。”
“老大,不好。”任丰刚要发作,门外又有人前来报到。
“老大,城北有兄弟喝井水,中毒了。”
任丰睁大双眼,一把将那人抓住,“下毒的人抓住没有?”
“还不清楚,之前井水都没事,今天下午突然就出问题,一些牲畜也病倒了。”
任丰将那人一甩,愤怒地一拍桌子,怒吼道:“马上派人,给我严密看守住其余粮仓和水井。记住!千万不要再让人动手脚。不然你们也别回来。”
手下的人战战兢兢地应了声,便匆忙离开。
想到刚发生的这一系列事情,任丰感到一种前所未有的挑战。这次面对的敌人,比以往的任何人都要棘手,他得仔细想想对策。
每到这个时候,任丰就觉得一股深深的无力感。自己手下人虽然多,但是个个都眼光狭小,刚打下平原城,就去置办房产,分地盘,每晚沉迷在温柔乡里,任丰已经不止一次批评过他们。
但是没用,说完照样来。照这样下去,难以成事。
而黑衣人,前段时间又突然消失,任丰派人找很久都没有找到。现在的他,更像是一个孤家寡人。
回想起当初在乡下时,一家三口和和睦睦的日子,任丰就深感悲痛。
这些日子,一路打过来,看到那些妻离子散的场景,给他的触动不可谓不强,他当初愤怒的情景也随之烟消雾散,甚至还一度怀疑自己,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这真的是自己想要的结果吗?

百度搜索 雁阵惊寒 天涯 雁阵惊寒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雁阵惊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佐媚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佐媚并收藏雁阵惊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