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偷香高手 天涯 偷香高手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co,最快更新偷香高手最新章节!

    第一百三十三章赐婚使与求婚使

    三人并辔而行,在前开道,导引公主进城。山海关城中百姓听得公主下嫁平西王世子。街道旁早就挤得人山人海,竞来瞧热闹。城中挂灯结彩,到处都是牌楼、喜幛,一路上锣鼓鞭炮震天价响。

    宋青书却是一路仔细观察地形,心中默默估算,城墙高十五米左右,厚度估计有个七八米,果然不愧天下第一雄关,再加上吴三桂手下十万大军,难怪能和康熙,弘历三足鼎立。

    吴三桂得到公主下嫁的讯息后,大兴土木,修建了一座安阜园,祟楼高阁,极尽园亭之胜。吴三桂父子先领着公主到安阜园休息,隔着帘帷向公主请安之后,这才陪同宋青书韦小宝两人来到平西王府。

    平西王府巍阁雕墙,红亭碧沼,和皇宫内院也已相差无几。厅上早已摆设盛筵,平西王麾下文武百官俱来相陪。钦差大臣韦小宝自然坐了首席,宋青书与吴三桂分别坐在左右相陪。

    韦小宝目光四处扫射一番,没有看到阿珂的身影,心中难免失望,但也明白王府女眷是不可能出来招呼自己这个钦差大人的。

    将圣旨递给了一旁的宋青书,示意他宣读一下,见他面露疑惑,连忙悄悄说道:宋大哥,这东西它认得我,我认不得它,也知道我瞎字不识……

    宋青书露出理解的笑容,捧着圣谕,向着在场众人大声宣读。他如今内功精深,声音清朗,中气充沛,一句句远远传了出去。场中吴三桂父子与文武百官屈膝跪倒,鸦雀无声的聆听。

    圣谕中嘉奖平西王功高勋重,勤劳王事,镇守边陲,扶定蛮夷,属下诸将士卒,俱有辛绩,各升职一级,赏赐有差。待圣谕读完,吴三桂向南磕头,叫道:“恭谢皇上恩典,万岁万岁万万岁!”文武百官也一齐叫道:“恭谢皇上恩典,万岁万岁万万岁!”

    重新落座,酒过三巡过后,吴三桂便跟韦小宝商量公主的吉期:“下月初四是黄道吉日,婚嫁喜事,大吉大利。韦爵爷瞧这日子可好?”

    韦小宝皱起眉头,甚是不快,心想:“公主一嫁了给了吴应熊,这我假驸马便做不成了。”说道:“这似乎太局促些了罢?公主下嫁,非同小可,王爷,可得一切预备周到才是。不瞒说,这位公主很得太后和皇上宠幸,有什么事马虎了,咱们做奴才的可有大方便。”

    听他瞎扯淡,宋青书端起酒杯挡住了自己唇边的笑容,心中暗笑:若是以前这样说倒也没什么问题,不够现在建宁是毛东珠的孽种的身份曝光,康熙和太后甚至巴不得她死掉才好,怎还会剩下什么宠幸?

    吴三桂一凛,心想:“第一百三十三章赐婚使与求婚使

    故意刁难,还是在勒索贿赂?”笑道:“是,是。仗韦爵爷照顾,有什么不到之处,请吩咐指点,我们自当尽力办理。初四倘若太急促,那么下月十门也是极好的日子,跟公主和小儿的八字不冲克,百无禁忌。”

    韦小宝下意识又想拒绝,宋青书注意到吴三桂脸上已经有了怒意,连忙出来打圆场:“王爷也别怪韦爵爷推三阻四,其实他是有一桩自己的心事,不好意思向王爷开口。”

    吴三桂一怔,心中暗想:“莫非真是要索贿?当着文武百官面,吃相也未免太难看。”

    韦小宝同样也被吓了一大跳,连忙看着宋青书,眼神中充满了疑惑,心中惊疑不定:宋大哥这是什么意思,莫非他要拆穿我假驸马的身份,完了完了,这下小宝真要成人棍了……

    注意到韦小宝惨白的面孔,宋青书心感好笑,开口说道:“其实是皇上念及韦爵爷至今尚未婚配,听说王爷有个如花似玉的女儿,有意为他二人做主,所以这次派我们二人前来,一是赐婚,而是为了求婚。”

    宋青书此言一出,举座皆惊,韦小宝更是心中狂跳,看着宋青书感动得都快哭了,暗想:宋大哥真是够朋友,要是我真能娶到阿珂,以后为了他的事情,我韦小宝上刀山下油锅都不会皱一下眉头。哪怕他想要我老婆,我都不带犹豫的……呃,双儿不行,其他随便……

    吴三桂一张紫脸一下子黑了下来,他心中一直瞧不起韦小宝这个小混混,刚才又见识了韦小宝不少丑态,哪愿意将心爱的女儿嫁给韦小宝!更何况他心中早有了主意,准备将阿珂许配个宝亲王世子福康安,趁机与宝亲王结为同盟,日后共同对抗朝廷,更不可能允许阿珂嫁给韦小宝。

    手下心腹知道吴三桂的打算,纷纷回头看吴三桂的脸色。吴三桂毕竟饱经风浪,很快就从刚开始的震惊中镇定下来,盯着宋青书问道:“这桩婚事,不知道皇上可有下圣旨?”

    “哦,这倒没有。”这只是宋青书临时起意,他怎么可能有康熙的圣旨。本来他是打算直接说召阿珂入宫的,不过担心事后康熙恼羞成怒,而且出于私心考虑,他也不希望阿珂被送入皇宫为妃。

    如果宋青书说是替自己求婚,一来他如今地位不高,恐怕不能让人信服,二来念及韦小宝对阿珂如此痴迷,难保不会脑残地和他翻脸,反而会坏了大事。所以才拿韦小宝当挡箭牌,宋青书清楚阿珂心中极为讨厌韦小宝,从韦小宝手中抢人总比从康熙手中抢人容易得多。

    见吴三桂强忍怒意,宋青书继续说道:“皇上也是念在王爷只有这么一第一百三十三章赐婚使与求婚使

    个女儿,不忍心直接下诏书强迫王爷。所以才派我来传达这个意思,至于最后决定权还是交还给王爷。”

    吴三桂脸皮一阵青一阵白,场中所有人都紧盯着他,看他如何应对。

    “多谢皇上体恤下臣,”吴三桂先拱手往南方拜了拜,接着说道,“非是臣下不答应,只是小女之前已经许配给了宝亲王之子福康安,一女不能伺二夫,只有辜负皇上的一番好意了。”第一百三十四章芳心暗许

    韦小宝一听如丧考妣,心中沮丧不已:完了完了,我的阿珂怎么已经成了别人老婆……不行不行,小宝一定要振作,老子一辈子跟泡上了,耗上了,阴魂不散,死缠到底。就算嫁了十八次,第十九次还得嫁给老子。

    宋青书却是很镇定:“不知王爷可曾与宝亲王交换聘书?”

    吴三桂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实话实说:“不曾。”他只是有了这个意向,和宝亲王并没有正式结为亲家。这事情一查便知,吴三桂并不想说假话,若是被朝廷中人抓到把柄,虽然说欺君之罪自己并不那么怕,但总归有点麻烦。

    “既然没有行文定之礼,王爷不妨重新考虑一些韦大人,他年纪轻轻就已经官居要职,这次皇上又亲自为他说亲,就能证明他的无量前途。”宋青书不紧不慢地说着,有意无意拿康熙来压吴三桂。

    吴三桂面皮抽动一下,连忙笑道:“小王会仔细考虑的,因为要与夫人商议,过几日再答复两位大人如何?。”

    “那是自然,”宋青书端起一杯酒敬道,“来来来,下官敬王爷一杯。”席间原来的尴尬惶恐一扫而空,各人歌颂功德,吹牛拍马,尽欢而散。

    吴应熊亲送韦小宝回到安阜园,来到大厅坐定。吴应熊双手依次奉上两只锦盒,说道:“这里一些零碎银子,请韦爵爷和宋将军将就着在手边零花。待得大驾北归,父王另有心意,以酬两位大人的辛劳。”

    韦小宝与宋青书对视一眼,笑道:“那倒不用客气。我出京之时,皇上吩咐我说‘小桂子,大家说吴三桂是奸臣,给我亲眼去瞧瞧,到底是忠臣还是奸臣。可得给我瞧得仔细些,别走了眼。’我说:‘皇上万安,奴才睁大了眼睛,从头至尾的瞧个明白。’哈哈,小王爷,是忠是奸,还不是凭一张嘴巴说么?”

    吴应熊听得不禁暗自生气:“大清的江山,都是我爹爹一手给打下的。大事已定之后,却忘恩负义,来查问我父子是忠是奸,这样看来,公主下嫁,也未必安着什么好心。”说道:“我父子忠心耿耿,为皇上办事,做狗做马,也报答不了皇上的恩德。”

    宋青书见吴应熊一副敢怒不敢言的样子,心中感叹:“吴应熊相貌英俊,步履矫健,的确有将门之子的风范,只可惜毕竟年轻,涵养功夫还是没有修炼到家,比起吴三桂喜怒不形于色差远了。要是他知道未婚妻子这段时间已经被韦小宝玩遍了各种姿势,不知道还会不会忍得住?”

    韦小宝架起了腿,说道:“是啊,我也知道是最忠心不过的。皇上倘若信不过,也不会第一百三十四章芳心暗许

    韦小宝一听如丧考妣,心中沮丧不已:完了完了,我的阿珂怎么已经成了别人老婆……不行不行,小宝一定要振作,老子一辈子跟泡上了,耗上了,阴魂不散,死缠到底。就算嫁了十八次,第十九次还得嫁给老子。

    宋青书却是很镇定:“不知王爷可曾与宝亲王交换聘书?”

    吴三桂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实话实说:“不曾。”他只是有了这个意向,和宝亲王并没有正式结为亲家。这事情一查便知,吴三桂并不想说假话,若是被朝廷中人抓到把柄,虽然说欺君之罪自己并不那么怕,但总归有点麻烦。

    “既然没有行文定之礼,王爷不妨重新考虑一些韦大人,他年纪轻轻就已经官居要职,这次皇上又亲自为他说亲,就能证明他的无量前途。”宋青书不紧不慢地说着,有意无意拿康熙来压吴三桂。

    吴三桂面皮抽动一下,连忙笑道:“小王会仔细考虑的,因为要与夫人商议,过几日再答复两位大人如何?。”

    “那是自然,”宋青书端起一杯酒敬道,“来来来,下官敬王爷一杯。”席间原来的尴尬惶恐一扫而空,各人歌颂功德,吹牛拍马,尽欢而散。

    吴应熊亲送韦小宝回到安阜园,来到大厅坐定。吴应熊双手依次奉上两只锦盒,说道:“这里一些零碎银子,请韦爵爷和宋将军将就着在手边零花。待得大驾北归,父王另有心意,以酬两位大人的辛劳。”

    韦小宝与宋青书对视一眼,笑道:“那倒不用客气。我出京之时,皇上吩咐我说‘小桂子,大家说吴三桂是奸臣,给我亲眼去瞧瞧,到底是忠臣还是奸臣。可得给我瞧得仔细些,别走了眼。’我说:‘皇上万安,奴才睁大了眼睛,从头至尾的瞧个明白。’哈哈,小王爷,是忠是奸,还不是凭一张嘴巴说么?”

    吴应熊听得不禁暗自生气:“大清的江山,都是我爹爹一手给打下的。大事已定之后,却忘恩负义,来查问我父子是忠是奸,这样看来,公主下嫁,也未必安着什么好心。”说道:“我父子忠心耿耿,为皇上办事,做狗做马,也报答不了皇上的恩德。”

    宋青书见吴应熊一副敢怒不敢言的样子,心中感叹:“吴应熊相貌英俊,步履矫健,的确有将门之子的风范,只可惜毕竟年轻,涵养功夫还是没有修炼到家,比起吴三桂喜怒不形于色差远了。要是他知道未婚妻子这段时间已经被韦小宝玩遍了各种姿势,不知道还会不会忍得住?”

    韦小宝架起了腿,说道:“是啊,我也知道是最忠心不过的。皇上倘若信不过,也不会第一百三十四章芳心暗许

    韦小宝一听如丧考妣,心中沮丧不已:完了完了,我的阿珂怎么已经成了别人老婆……不行不行,小宝一定要振作,老子一辈子跟泡上了,耗上了,阴魂不散,死缠到底。就算嫁了十八次,第十九次还得嫁给老子。

    宋青书却是很镇定:“不知王爷可曾与宝亲王交换聘书?”

    吴三桂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实话实说:“不曾。”他只是有了这个意向,和宝亲王并没有正式结为亲家。这事情一查便知,吴三桂并不想说假话,若是被朝廷中人抓到把柄,虽然说欺君之罪自己并不那么怕,但总归有点麻烦。

    “既然没有行文定之礼,王爷不妨重新考虑一些韦大人,他年纪轻轻就已经官居要职,这次皇上又亲自为他说亲,就能证明他的无量前途。”宋青书不紧不慢地说着,有意无意拿康熙来压吴三桂。

    吴三桂面皮抽动一下,连忙笑道:“小王会仔细考虑的,因为要与夫人商议,过几日再答复两位大人如何?。”

    “那是自然,”宋青书端起一杯酒敬道,“来来来,下官敬王爷一杯。”席间原来的尴尬惶恐一扫而空,各人歌颂功德,吹牛拍马,尽欢而散。

    吴应熊亲送韦小宝回到安阜园,来到大厅坐定。吴应熊双手依次奉上两只锦盒,说道:“这里一些零碎银子,请韦爵爷和宋将军将就着在手边零花。待得大驾北归,父王另有心意,以酬两位大人的辛劳。”

    韦小宝与宋青书对视一眼,笑道:“那倒不用客气。我出京之时,皇上吩咐我说‘小桂子,大家说吴三桂是奸臣,给我亲眼去瞧瞧,到底是忠臣还是奸臣。可得给我瞧得仔细些,别走了眼。’我说:‘皇上万安,奴才睁大了眼睛,从头至尾的瞧个明白。’哈哈,小王爷,是忠是奸,还不是凭一张嘴巴说么?”

    吴应熊听得不禁暗自生气:“大清的江山,都是我爹爹一手给打下的。大事已定之后,却忘恩负义,来查问我父子是忠是奸,这样看来,公主下嫁,也未必安着什么好心。”说道:“我父子忠心耿耿,为皇上办事,做狗做马,也报答不了皇上的恩德。”

    宋青书见吴应熊一副敢怒不敢言的样子,心中感叹:“吴应熊相貌英俊,步履矫健,的确有将门之子的风范,只可惜毕竟年轻,涵养功夫还是没有修炼到家,比起吴三桂喜怒不形于色差远了。要是他知道未婚妻子这段时间已经被韦小宝玩遍了各种姿势,不知道还会不会忍得住?”

    韦小宝架起了腿,说道:“是啊,我也知道是最忠心不过的。皇上倘若信不过,也不会第一百三十四章芳心暗许

    韦小宝一听如丧考妣,心中沮丧不已:完了完了,我的阿珂怎么已经成了别人老婆……不行不行,小宝一定要振作,老子一辈子跟泡上了,耗上了,阴魂不散,死缠到底。就算嫁了十八次,第十九次还得嫁给老子。

    宋青书却是很镇定:“不知王爷可曾与宝亲王交换聘书?”

    吴三桂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实话实说:“不曾。”他只是有了这个意向,和宝亲王并没有正式结为亲家。这事情一查便知,吴三桂并不想说假话,若是被朝廷中人抓到把柄,虽然说欺君之罪自己并不那么怕,但总归有点麻烦。

    “既然没有行文定之礼,王爷不妨重新考虑一些韦大人,他年纪轻轻就已经官居要职,这次皇上又亲自为他说亲,就能证明他的无量前途。”宋青书不紧不慢地说着,有意无意拿康熙来压吴三桂。

    吴三桂面皮抽动一下,连忙笑道:“小王会仔细考虑的,因为要与夫人商议,过几日再答复两位大人如何?。”

    “那是自然,”宋青书端起一杯酒敬道,“来来来,下官敬王爷一杯。”席间原来的尴尬惶恐一扫而空,各人歌颂功德,吹牛拍马,尽欢而散。

    吴应熊亲送韦小宝回到安阜园,来到大厅坐定。吴应熊双手依次奉上两只锦盒,说道:“这里一些零碎银子,请韦爵爷和宋将军将就着在手边零花。待得大驾北归,父王另有心意,以酬两位大人的辛劳。”

    韦小宝与宋青书对视一眼,笑道:“那倒不用客气。我出京之时,皇上吩咐我说‘小桂子,大家说吴三桂是奸臣,给我亲眼去瞧瞧,到底是忠臣还是奸臣。可得给我瞧得仔细些,别走了眼。’我说:‘皇上万安,奴才睁大了眼睛,从头至尾的瞧个明白。’哈哈,小王爷,是忠是奸,还不是凭一张嘴巴说么?”

    吴应熊听得不禁暗自生气:“大清的江山,都是我爹爹一手给打下的。大事已定之后,却忘恩负义,来查问我父子是忠是奸,这样看来,公主下嫁,也未必安着什么好心。”说道:“我父子忠心耿耿,为皇上办事,做狗做马,也报答不了皇上的恩德。”

    宋青书见吴应熊一副敢怒不敢言的样子,心中感叹:“吴应熊相貌英俊,步履矫健,的确有将门之子的风范,只可惜毕竟年轻,涵养功夫还是没有修炼到家,比起吴三桂喜怒不形于色差远了。要是他知道未婚妻子这段时间已经被韦小宝玩遍了各种姿势,不知道还会不会忍得住?”

    韦小宝架起了腿,说道:“是啊,我也知道是最忠心不过的。皇上倘若信不过,也不会第一百三十四章芳心暗许

    韦小宝一听如丧考妣,心中沮丧不已:完了完了,我的阿珂怎么已经成了别人老婆……不行不行,小宝一定要振作,老子一辈子跟泡上了,耗上了,阴魂不散,死缠到底。就算嫁了十八次,第十九次还得嫁给老子。

    宋青书却是很镇定:“不知王爷可曾与宝亲王交换聘书?”

    吴三桂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实话实说:“不曾。”他只是有了这个意向,和宝亲王并没有正式结为亲家。这事情一查便知,吴三桂并不想说假话,若是被朝廷中人抓到把柄,虽然说欺君之罪自己并不那么怕,但总归有点麻烦。

    “既然没有行文定之礼,王爷不妨重新考虑一些韦大人,他年纪轻轻就已经官居要职,这次皇上又亲自为他说亲,就能证明他的无量前途。”宋青书不紧不慢地说着,有意无意拿康熙来压吴三桂。

    吴三桂面皮抽动一下,连忙笑道:“小王会仔细考虑的,因为要与夫人商议,过几日再答复两位大人如何?。”

    “那是自然,”宋青书端起一杯酒敬道,“来来来,下官敬王爷一杯。”席间原来的尴尬惶恐一扫而空,各人歌颂功德,吹牛拍马,尽欢而散。

    吴应熊亲送韦小宝回到安阜园,来到大厅坐定。吴应熊双手依次奉上两只锦盒,说道:“这里一些零碎银子,请韦爵爷和宋将军将就着在手边零花。待得大驾北归,父王另有心意,以酬两位大人的辛劳。”

    韦小宝与宋青书对视一眼,笑道:“那倒不用客气。我出京之时,皇上吩咐我说‘小桂子,大家说吴三桂是奸臣,给我亲眼去瞧瞧,到底是忠臣还是奸臣。可得给我瞧得仔细些,别走了眼。’我说:‘皇上万安,奴才睁大了眼睛,从头至尾的瞧个明白。’哈哈,小王爷,是忠是奸,还不是凭一张嘴巴说么?”

    吴应熊听得不禁暗自生气:“大清的江山,都是我爹爹一手给打下的。大事已定之后,却忘恩负义,来查问我父子是忠是奸,这样看来,公主下嫁,也未必安着什么好心。”说道:“我父子忠心耿耿,为皇上办事,做狗做马,也报答不了皇上的恩德。”

    宋青书见吴应熊一副敢怒不敢言的样子,心中感叹:“吴应熊相貌英俊,步履矫健,的确有将门之子的风范,只可惜毕竟年轻,涵养功夫还是没有修炼到家,比起吴三桂喜怒不形于色差远了。要是他知道未婚妻子这段时间已经被韦小宝玩遍了各种姿势,不知道还会不会忍得住?”

    韦小宝架起了腿,说道:“是啊,我也知道是最忠心不过的。皇上倘若信不过,也不会第一百三十四章芳心暗许

    韦小宝一听如丧考妣,心中沮丧不已:完了完了,我的阿珂怎么已经成了别人老婆……不行不行,小宝一定要振作,老子一辈子跟泡上了,耗上了,阴魂不散,死缠到底。就算嫁了十八次,第十九次还得嫁给老子。

    宋青书却是很镇定:“不知王爷可曾与宝亲王交换聘书?”

    吴三桂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实话实说:“不曾。”他只是有了这个意向,和宝亲王并没有正式结为亲家。这事情一查便知,吴三桂并不想说假话,若是被朝廷中人抓到把柄,虽然说欺君之罪自己并不那么怕,但总归有点麻烦。

    “既然没有行文定之礼,王爷不妨重新考虑一些韦大人,他年纪轻轻就已经官居要职,这次皇上又亲自为他说亲,就能证明他的无量前途。”宋青书不紧不慢地说着,有意无意拿康熙来压吴三桂。

    吴三桂面皮抽动一下,连忙笑道:“小王会仔细考虑的,因为要与夫人商议,过几日再答复两位大人如何?。”

    “那是自然,”宋青书端起一杯酒敬道,“来来来,下官敬王爷一杯。”席间原来的尴尬惶恐一扫而空,各人歌颂功德,吹牛拍马,尽欢而散。

    吴应熊亲送韦小宝回到安阜园,来到大厅坐定。吴应熊双手依次奉上两只锦盒,说道:“这里一些零碎银子,请韦爵爷和宋将军将就着在手边零花。待得大驾北归,父王另有心意,以酬两位大人的辛劳。”

    韦小宝与宋青书对视一眼,笑道:“那倒不用客气。我出京之时,皇上吩咐我说‘小桂子,大家说吴三桂是奸臣,给我亲眼去瞧瞧,到底是忠臣还是奸臣。可得给我瞧得仔细些,别走了眼。’我说:‘皇上万安,奴才睁大了眼睛,从头至尾的瞧个明白。’哈哈,小王爷,是忠是奸,还不是凭一张嘴巴说么?”

    吴应熊听得不禁暗自生气:“大清的江山,都是我爹爹一手给打下的。大事已定之后,却忘恩负义,来查问我父子是忠是奸,这样看来,公主下嫁,也未必安着什么好心。”说道:“我父子忠心耿耿,为皇上办事,做狗做马,也报答不了皇上的恩德。”

    宋青书见吴应熊一副敢怒不敢言的样子,心中感叹:“吴应熊相貌英俊,步履矫健,的确有将门之子的风范,只可惜毕竟年轻,涵养功夫还是没有修炼到家,比起吴三桂喜怒不形于色差远了。要是他知道未婚妻子这段时间已经被韦小宝玩遍了各种姿势,不知道还会不会忍得住?”

    韦小宝架起了腿,说道:“是啊,我也知道是最忠心不过的。皇上倘若信不过,也不会

百度搜索 偷香高手 天涯 偷香高手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偷香高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六如和尚(纵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六如和尚(纵横)并收藏偷香高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