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重回我爸当校草那几年 天涯 重回我爸当校草那几年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co,最快更新重回我爸当校草那几年最新章节!

    33

    傍晚,陆嫣扶着沈括走出了医务室。

    她走得很慢,每一步都很小心,生怕碰疼了沈括受伤的腿。

    沈括一开始不太好意思搭着她的肩膀,云淡风轻的脸上也露出了鲜有的少年羞涩。

    陆嫣却很坚持,将他的手搭在了自己的肩膀上,撑着他高大的身躯走出校门。

    她穿着一件雪纺白衫,薄薄的,他的手臂搁在她的肩膀上,能清晰感受到她身体的瘦薄。

    女孩总是娇贵的,他不敢太用力,因此部的力量都撑在右腿上。

    陆嫣能感觉到沈括的克制,安慰道:“不用担心,我看着瘦,其实很有力气的。”

    “是么。”

    他嗓音低沉而温柔。

    “陆臻都打不过我。”

    “那是他让着。”

    “才不是,那家伙下手可狠了!根本没有绅士风度。”

    沈括沉默地听着她叽叽喳喳,心里宛如被春日的阳光暖着,很舒服。

    钟恺焦急地等在校门口,见两人出来,他连忙迎上前接住沈括:“我一接到小嫣嫣的消息,就收了摊赶过来,哎哟我沈哥,真是……打个球而已,怎么搞成这样啊。”

    “怎么搞成这样,还不是某些人犯贱啊!”

    嚣张的声音自身后响起来,陆嫣回头,看到何武仁几人从梧桐树后出来,脸上挂着不怀好意的阴笑。

    他们输了比赛,现在心里窝着一股子邪火没处发泄,知道沈括还没走,所以堵在校门口守着他,等他出来,再卸他一条腿。

    陆嫣立刻挡在了身后,防备地看着他们——

    “们想干嘛!”

    何武仁一双眼珠子落在陆嫣身上便抽不回来了,小丫头唇红齿白,五官清妍秀气,皮肤比一般同龄的女孩更水润白皙,漂亮极了。

    他看着沈括脚上那双毛糙的运动球鞋,料知他是个穷鬼,没想到女朋友这么漂亮。

    何武仁心下越发不爽,吐了嘴里的草茎,朝着沈括走过来。

    沈括将陆嫣拉到了自己身后,对身边的钟恺道:“带她走。”

    钟恺当然不可能走,他护在沈括面前,说道:“沈哥,就是这帮人把搞成这样的吧,妈的,老子正愁找不到人,送上门来了。”

    何武仁一把抓住钟恺的衣领,抬腿就踹,钟恺力气更大些,拦腰抱住他,将他重重撞到墙上。

    几个男孩一拥而上,围住了沈括,推搡中,沈括转过身死死护住了陆嫣,背后结结实实捱了几拳。

    陆嫣被他严严实实地圈在怀里,倒是没有受伤。

    恰是这时,陆臻几个人从热狗店出来,看到前面有人打架,叼着热狗过来看热闹。

    看到挨揍的人是沈括,他心里还爽,一偏头发现打人的居然是何武仁,脸色变了变,紧接着又看到陆嫣也掺和在里面,陆臻瞬间炸毛了。

    “奶奶的!”他扔了手里的热狗,旋风似的冲进人堆来,一顿乱拳,将他们从沈括身上拉开。

    “敢动我姑娘!们活腻了!”他宛如一头愤怒的公牛,逮谁揍谁,一股子要命的猛劲儿,男孩竟有些无力招架。

    有人报了警,很快,警车呼啦呼啦地赶过来。

    何武仁见事不对,转身想跑,民警冲下车制住了他们,一个都没有放过。

    陆臻蹲下身检查陆嫣,捧着她的脸左看右看,超级无敌紧张地问:“没事吧,有没有伤到?”

    陆嫣被沈括护着,一根寒毛都没有被伤到,她顾不得其他,转身检查沈括的伤势。

    “怎么样,疼么?”小丫头心疼极了。

    沈括摇头,用衣袖擦了擦她脏兮兮的脸蛋:“就这几拳,挠痒痒似的,老子还顶得住。”

    “腿呢,刚刚才包扎了,伤口裂开了吗?”

    “没有,放心。”

    陆嫣看到完好无损的夹板纱布,这才稍稍放心些,将他扶起来:“慢些,别走路了,呆会儿叫车回去。”

    陆臻看着自家闺女这紧张的模样,还觉得挺奇怪,俩什么时候关系变这么好了。

    一股莫名的危机感升上心头,他总觉得……陆嫣想给沈括当女儿去。

    警察把他们都带回警局询问情况,知道了事情的前因后果,立刻联系了何武仁的学校。

    同时,闻风赶来的陆简以为又是陆臻闯了祸,见到他以后,二话没说,抬腿便要踹。

    “臭小子,有给老子闯祸是不是!”

    “我没有!”

    陆嫣立刻挡在陆臻面前:“没有,这次不是陆臻的错,他是为了护着我。”

    民警见状也赶紧过来,向陆简解释了情况。

    得知儿子和女儿都吃了亏,陆简怒不可遏,要求警方必须严肃处理。

    因为何武仁已经成年了,又是学校请来的篮球外援,因此,警方拘留了何武仁。参与打架斗殴,他的篮球专业运动员的身份应该是保不住了。

    出了警局,陆简的司机将车开出来,说先将沈括送回去。

    沈括摇头,冷漠道:“不必。”

    “总之,谢谢护着我女儿,这次是出匆忙,下次我一定登门拜访,好好感谢。”

    陆简鲜少对谁这么客气,还要登门拜访,这是给沈括很大的面子了,毕竟……事关他最疼爱的宝贝女儿。

    沈括道:“举手之劳,您不必挂怀。”

    钟恺扶着沈括,街边拦了车。

    “沈括,……好好休息。”陆嫣担忧地说:“我明天来看。”

    “嗯。”

    他回头眷地望了她一眼,很快出租车驶了出去。

    陆简望着沈括,说道:“们的这位同学,看上去不太好相处啊。”

    陆嫣解释道:“他性格就是这样。”

    司机将车驶过来,陆嫣和陆简上了车,但是陆臻停在路边,没动。

    “我走回去。”他说。

    这会儿天上已经下起了绵绵的小雨,陆简隐隐有些发怒:“闹什么,快上车!”

    “不,我走回去。”

    陆嫣从老爸憋闷的表情里,看出来他似乎有点闹脾气。

    “陆臻,这次老子不和计较,别得寸进尺了,一天不挨打就皮痒是吧!”

    陆臻瞪着他,忿忿地说:“反正在眼里,我做什么都不对,出了事,第一反应就是我闯祸,别人的错也是我的错,我做什么都错!”

    “老子现在懒得跟废话,快上车!”

    “我偏不!”

    “不上车,就别回家了!”

    “不回就不回,那个家我也不稀罕!”

    陆嫣匆匆忙忙下车,拉住陆臻,低声道:“爸,有什么话,咱们回家慢慢谈,别在马路上……”

    “我跟他没什么好谈的!”

    陆简指着陆臻,气得发抖:“我看真是越大越没有教养!老子怎么生了这么个东西!”

    “说什么教养,养了我,但教了我吗?”

    陆臻愤怒地说:“在我八岁的时候就跟我妈离婚,问过我的想法吗,我想跟我妈,不同意,还跟妈打官司争抚养权,把我要过来,要过来管过我吗!从小到大,我闯了祸,就知道骂我,却从来没有问问我,为什么这样做!”

    陆简颤颤地跌坐在车座上,难以置信的看着陆臻,略紫的嘴唇微阖,想说什么,可是过了很久,却终究什么也没有说。

    小雨宛如纷纷扬扬的鹅毛,润湿了陆臻的双肩,红球服的颜色越发显鲜明,宛若一团在大雨中烧灼的火焰。

    一通发泄之后,他的情绪终于平复下来,陆嫣拉扯着他,将他拽上了车。

    回去的路上,陆简一言不发,一直在抽烟。

    陆臻皱眉,拍散了萦绕在陆嫣面前的烟雾,打开车窗说:“别抽了。”

    陆简立刻按灭了烟头。

    这还是生平第一次,他听进了儿子的话,也是生平第一次,他感觉到……儿子忽然长大了。

    至少,他懂得照顾身旁的女孩。

    回到家以后,陆简径直去了书房。

    陆嫣望着他上楼的背影,忽然觉得爷爷有点可怜,那个年代的父母其实绝大多数都……不太会当父母。

    在老一辈的观念里,孩子是靠养的而不是靠教的,他们没有特别现代的教育观念,让小孩一日三餐衣食无忧,就已经尽到了责任。

    今天晚上陆臻的爆发,让陆简渐渐意识到,自己的小孩并不是真的顽劣而麻木,他也有敏感的心思,也渴望得到父母的关注和理解。

    陆臻一个人盘腿坐在床上生闷气,陆嫣拿来干净的白毛巾,从后面裹住他的脑袋,一通胡乱擦拭。

    “我爸好委屈哦。”

    陆臻将脑袋别向一旁,眼睛有些红。

    人有时候就是这样,别人不安慰还好,一安慰,更委屈了。

    陆嫣蹲在他身后,支起身子给他仔仔细细擦干了头发,然后靠着他坐下来:“其实吧……”

    “当和事佬就算了。”陆臻揉揉鼻子,不等她说完,就打断了她:“这一次我是不会妥协的,如果他一天不跟我道歉,我一天不会原谅他。”

    陆嫣叹息了一声。

    话是这样说,可是陆臻自己心里也清楚,想让陆简道歉,谈何容易。

    那个时候的家长权威极大,就算错了又怎么样,家长错了也是对的,跟小孩子道歉那更是不可能。

    “其实吧……以前我也讨厌过。”陆嫣继续没有说完的话:“不让我出道甚至不让我唱歌,还把我锁在房间里,一句解释都没有,我当时气得简直想跳楼了。”

    陆臻侧头望向陆嫣,不太相信:“我能做这种混账事?绝对不可能”

    陆嫣抿嘴一笑,将毛巾扔他身上:“哦,现在自己当小孩,就知道这是混账事了,当时我看还挺理直气壮呢!说家长做什么都是对的,小孩做什么都是错的。”

    “我……我这么做肯定也是为了好!”陆臻努力维护自己当父亲的尊严,狡辩道:“们这些小屁孩,什么都不懂。”

    “噢噢噢,为了我好。”陆嫣狡黠一笑:“那今天干嘛跟陆简爷爷发火儿,他还不是为了好,关心有错吗?”

    陆臻没想到这小丫头居然埋伏在这儿,挖了坑等他跳,他摆摆手,辩解道:“完不一样,不是一回事。”

    “怎么不是一回事了,老爸,也太双标了吧。”

    “不懂。”陆臻又生气了,转过身,抱着手臂不理她。

    陆嫣揉了揉他的脑袋,起身离开,回房间了。

    晚上,陆臻从房间里出来,看到陆简书房的灯还没有灭,他磨磨蹭蹭走过去,附在门缝间隙边,看到他坐在书桌前,手里捧着的是他和妹妹小时候的相册集……

    陆简皱着眉头,神情依旧严肃,就像他处理工作时候的样子。

    可是……陆臻分明从他眼角看出些许水光。

    不养儿不知父母恩,现在身边忽然多了这么个小丫头,陆臻设身处地将自己代入父亲的角色,发现郁结在心里的不甘和忿懑居然真的就这么……疏通了。

    父母和孩子不是天生的敌人,相互体谅也没那么困难。

    ……

    沈括的腿恢复得非常迅速,没多久便能够放下支撑拐杖独立行走了,他很不喜欢用拐杖,看起来像个瘸子似的。

    陆嫣说:“伤筋动骨一百天,他的左腿必须得到面的休息,才能恢复如初,也不想将来一辈子都落下病根吧。”

    因此,纵然不喜欢,沈括还是撑着那对拐杖,每日出入于校园。

    学校里永远不缺爱看热闹的好事之徒,而优秀者必定比平庸之辈更容易招来闲言碎语——

    “看他平时多牛逼,现在还不是变成了瘸子。”

    “年级第一当了瘸子,这也太惨了吧。”

    “会不会一辈子都当瘸子了。”

    “嘿嘿嘿。”

    ……

    沈括脚步微顿,不过还是头也没回,继续往前走。

    这些乌合之众,还配不上他回头看他们一眼,更配不上为了他们耽误时间。沈括的时间,每一分每一秒都很宝贵,都是他未来的筹码。

    他撑着拐杖走了两步,忽然听到身后传来一阵骚乱,男生们骂骂咧咧的声音响起来——

    “妈的,骑车不看路啊!”

    “抱歉哎,我没看到人。”

    清丽的嗓音传来,沈括脚步骤停,回头便看见穿蓝色背带裤装的陆嫣骑着她的自行车,出现在那堆男生中间。

    她把刚刚出言不逊的男生给撞了,轮胎将他的小腿磨破了皮。

    “这么多人,说没看到?”被撞的男生气急败坏:“谁信啊。”

    陆嫣无辜地眨眨眼睛:“我是没看到‘人’啊,只看到几只汪汪叫的畜牲,咦,是吗!”

    此言一出,被撞得男生气得脸上都冒了青筋。

    陆嫣摆明了一副找茬的模样,不仅撞了他,还骂他是畜牲,这谁能忍!

    沈括走上前来,将陆嫣拉到自己身后,面无表情,眸子里似结了冰。

    这些人平日里是很怵沈括的,即便现在他腿受了伤,他们也只敢在背后说说闲话,不敢轻易和他发生冲突。

    且不说沈括打起架来六亲不认的架势,就冲他年级第一的名号,学校要处理起来也绝对是偏向他多一些。

    和他发生矛盾,怎么看,都是他们吃亏。

    “老子不和瘸子打架,省得别人说我们欺负残疾人。”

    “这次算们运气好。”

    男孩们一哄而散,陆嫣捡起地上的石头砸他们,愤然道:“们骂谁呢!有胆子别跑啊!”

    沈括忽然握住了她的手腕,稍稍用力,便将她手里的石头抖掉了。

    陆嫣不解:“……”

    沈括望向她,眸子里泛着一丝无奈和宠溺:“没有必要为了我做这些。”

    她是第一个帮他说话的女孩,也是第一个捡起石头帮他打架的女孩……沈括刻骨铭心,却也舍不得她做这些事。

    陆嫣性子就是这样,一定程度上,还是继承了部分她老爸的冲动易怒,同样,也是爱憎分明。

    她拍掉手上的泥灰,说道:“我就是不喜欢看见别人欺负,他们是这样,陆臻也是这样,谁欺负,我就对付谁!”

    沈括牵起她的手,摸出纸巾,一点点温柔地擦拭掉她手上的灰尘,敛这眸子柔声问:“为什么?”

    “啊?”

    他那双漆黑深邃的眸子,深深地望向陆嫣:“为什么对我好?”

    陆嫣眨眨眼睛,这个问题……她从来没有想过。

    对谁好,还有为什么吗?

    两个人近在咫尺,陆嫣甚至能感觉到他身体散发出来的热力,莫名的,耳垂有些泛红——

    “我……我对陆臻也很好啊。”她顾左右而言他,紧张极了。

    “知道,这不一样。”

    他是的亲人,我不是。

    沈括凝望着她,似乎不打算轻易放过。

    陆嫣当然知道这不一样,怎么会一样,她对陆臻的照顾和耐心,完是出于父女亲情,而且是相依为命的父女亲情。

    可是对沈括……

    陆嫣说不清楚,以前是觉得歉疚,想替陆臻做点好事,可是慢慢的……好像又不仅仅是歉疚,潜移默化中,似乎有什么东西悄然溜进了心扉。

    总不能是……喜欢他吧。

    陆嫣自己都被这个突如其来的想法惊到了。

    她不是什么都不懂的纯情小女孩,上一世她高中的时候,也喜欢过班上的帅男孩,知道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感觉。

    十八岁的沈括,沉默而隐忍,收敛了部的锋芒之后,依旧耀眼刺目,帅得让人挪不开眼。

    英俊而不自知、优秀还特别努力的男孩子,怎么能让她不喜欢。

    在沈括灼灼目光下,陆嫣感觉少女心事似乎无处遁藏,他何等玲珑的心思,在迟钝的她还没有察觉之前,他就已经察觉到了吗。

    喜欢就喜欢,有什么可耻,有什么说不出口,陆嫣不是扭扭捏捏的女孩,索性鼓起勇气,对他说道——

    “沈括,其实我感觉自己好像有点……”

    喜欢三个字还没说出口,沈括忽然打断了她,别开了目光:“算了,我开玩笑的。”

    陆嫣在他转瞬即逝的眼神里,看到了某种挣扎的情绪。

    “可……”

    “不早了,回去吧。”

    沈括抿了抿嘴,撑着拐杖缓步离开了。

    陆嫣望着他的背影,皱起了眉头,冲他喊道:“明明是先问的啊!”

    一句开玩笑,这算几个意思嘛。

    沈括听见女孩憋闷的质问,可是他不敢回头,心仿佛被抛入了深不见底的寒潭,下沉,不住地下沉……

    是,是他先问,也是他先动心,是他一点点地接近她,费尽心思去吸引她……

    可他终究没有底气。

百度搜索 重回我爸当校草那几年 天涯 重回我爸当校草那几年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重回我爸当校草那几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春风榴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春风榴火并收藏重回我爸当校草那几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