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重回我爸当校草那几年 天涯 重回我爸当校草那几年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co,最快更新重回我爸当校草那几年最新章节!

    23

    陆嫣刚把蛋糕带回家,迎面撞上肚子饿下楼搜寻食物的陆臻。

    陆嫣本能地将蛋糕往身后藏,但还是没能逃过陆臻的火眼金睛。

    “藏什么藏,老子都看到了,什么好吃的老实交出来。”

    陆嫣愁眉苦脸把蛋糕交出来,只说道:“朋友过生日,给我送蛋糕来的。”

    “什么朋友这么耿直。”陆臻夺过陆嫣手里的蛋糕盒,拆开,蛋糕的甜香四溢飘散。

    “正好老子饿了,替我谢谢朋友。”

    “哎,不是……”

    还没来得及阻止,陆臻这大嘴老王一口咬掉了半块蛋糕。

    陆嫣无语至极,看着他端了蛋糕盘喜滋滋地回了房间。

    为了报复他,陆嫣等他吃完了,才告诉他那块蛋糕是沈括的生日蛋糕,于陆臻冲进厕所里催吐了无数次。

    陆嫣冷眼看他,说太夸张了吧,至于么。

    陆臻摆摆手,有气无力地说:“吃他的生日蛋糕,老子宁愿吞皮霜。”

    “本来不是给吃的。”陆嫣撇撇嘴:“人家专程过来给我送蛋糕的。”

    “他干嘛要巴巴跑过来给送蛋糕?”

    “道歉咯。”陆嫣嘴角抿起笑意:“谁让他说讨厌我的话,肯定过意不去。”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离他远点。”

    那段时间,陆臻和沈括算是杠上了。

    见沈括已经开始自主创业,他也计划跟梁庭和秦皓凑凑钱,做点生意。

    他不想再被人说成是一无是处的富二代,沈括能做到的,他也能做到。

    在陆嫣看来,她爸叫嚣着要创业,也不过纯玩票的性质。

    陆臻真正开始创业,是在他大学时期跟陆简断绝父子关系之后。

    那时的陆臻,才算是真真正正一夜成熟了起来,从零开始。

    其实……也不算真的从零开始,因为奶奶孟知宁一直明里暗里在帮扶陆臻。

    这会儿陆臻嚷嚷着什么要做生意,也纯粹是不爱学习的吊车尾整天没事儿做闲得慌。

    陆嫣很想把她爸拉回学习的正轨上,以前陆臻苦口婆心教育她好好学习那一套,陆嫣部还给了陆臻,说得口干舌燥。

    没辙。

    真是天道好轮回,以前陆臻操心她的学习,头发都磨白了,这会儿,现在换她尝尝“当家长”的滋味了。

    陆臻觉得,要干就干一票大的,开个游戏室,现在游戏室生意多火爆啊,不仅能挣钱,自己也还能玩。

    陆嫣坚决反对老爸开游戏室:“绝对没有前途,未来年轻人都用电脑玩游戏了,这一批游戏室的老旧设备过不了两年,就会部被淘汰掉。”

    “小丫头片子懂个屁,我看游戏室前途光明得很,我进一批新设备,至少能用十年!”

    陆嫣翻白眼:“我有个不成熟的建议,未来二十年乃至三十年,世界都是属于互联网产业,咱好好学习,大学念个电脑专业,将来无论是做游戏还是做社交软件,或者支付软件,肯定都是大大的赚啊!真的,相信我,不做沈括都要去做的!”

    陆臻不相信陆嫣的话:“胡扯,什么互联网,看咱家那台电脑,除了扫雷和蜘蛛纸牌,还能玩什么!无聊死了。”

    “哎……”

    陆嫣好说歹说,没辙。

    活该破产!

    ……

    下午,陆嫣背着吉他溜达到天桥下,沈括依旧守在他的光碟摊前,手里捧着一本旧书,专心致志地看着。

    陆嫣瞥见沈括手上居然拿的是一本电脑编程的理论书。

    书的扉页贴着省图书馆的标签,应该是他问图书馆借来的。

    那日陆嫣随口提了一句,让他注意电脑方面的动向,没想到沈括竟然真的听进去了。

    再想想陆臻这蠢猪还一意孤行要开游戏厅,陆嫣真觉得……二十多年后沈括干掉她老爸,绝对是历史必然。

    “咳咳咳。”

    陆嫣站在摊位边,装模作样咳了半晌,沈括颀长漂亮的指尖衔着书页,头都没抬,淡声道:“感冒了去医院。”

    陆嫣蹲到他身畔,闷声说:“某人这么讨厌我,还请我吃蛋糕啊?”

    沈括平静道:“买多了,吃不完。”

    “那明明就是独立装的小蛋糕,是特意给我买的吧。”

    “不是。”

    “就是!”

    “我说了不是,离我远点,我还是很讨厌。”

    陆嫣才不相信他,女孩的第六感通常都是相当准确的。

    沈括性格淡漠,讨厌一个人通常就是以冷漠相待,绝对不会恶言相向,更不会一而再再而三地强调。

    “沈括,当女生假装生气说讨厌一个人的时候,大部分情况都是喜欢他,难道也是吗?”

    “做梦。”他反驳得相当迅速。

    英俊的脸庞骤然泛起几缕不自然的潮红。

    陆嫣耸耸肩,不再继续这个话题。

    沈括那样的未来互联网大佬,整个北城都要尊一声“沈爷”的男人,将来他身边少不了有女人前赴后继地贴上去。

    陆嫣可要不起这样的大佬,而沈括也不可能喜欢她啦。

    她现在只想安安稳稳帮她老爸化解仇怨。

    陆嫣将吉他从盒子里取出来,对他说:“沈括,我给写了一首歌。”

    此言一出,沈括翻书的指尖蓦然一顿,诧异地望向她。

    “那天我食言了嘛,挺对不起,所以我为写了一首歌,唱给听啊。”她说着拨了拨吉他弦:“挺好听的。”

    这首歌的调子淡淡的,带了点小民谣的意味,宛若冬日里的阳光轻轻洒落在发梢间,暖暖洋洋。

    沈括从来不知道,这般温暖的调子,会是属于自己的歌。

    他的手依旧保持着捏书页的动作,但是他的视线抬了起来,落到了陆嫣身上。

    阳光在她的脸上打了一个光圈,耳垂因为燥热而染上绯红,宛若水樱桃一般,白皙的脸颊格外清透动人。

    忽然,他攥住了陆嫣的手腕,止住了她弹吉他的动作。

    音乐戛然而止。

    他的掌腹有茧,略带粗砺的质感,这样用力地捏着她,有些疼。

    “沈括……”

    她不解地看着他,挣了挣手腕:“弄疼我了。”

    果然,她白皙纤细的手腕已经漫上了一层红痕。

    明明近在咫尺,可这女孩……却是他可望不可即,不能肖想、也不能碰的人。

    他用力甩开了她的手,脸色沉了下去,冷声道:“别再做这样的事了。”

    陆嫣不明白他为什么忽然翻脸,明明刚刚听她唱歌的时候还……很温柔的。

    他压低了嗓音,淡淡道:“陆嫣,不要给我任何希望。”

    陆嫣嘴唇微启,有些不明白他的意思。

    沈括缓缓抬起头,漆黑无边的视线落在她的身上,英俊的五官无比冷硬,一字一顿道:“否则我这一生,都不会……”

    我这一生,都不会放了。

    后面半句话,沈括没有说出来,他的视线下移,落在了面前的钱盒上,盒子里有几块零钱,看上去真是……落魄。

    他有什么资格对她说这样的话。

    陆嫣不知道为什么沈括忽然又不理人了,他性格一贯如此,阴晴不定。

    “这首歌还没取名字,要是不喜欢,就当没有听到过吧。”

    陆嫣背起吉他,转身离开了。

    沈括坐在凳子上,薄唇轻轻抿了抿。

    他喜欢……

    好喜欢。

    ……

    陆臻打定了主意要开游戏厅,可是游戏厅需要购买的那些游戏设备,资金不是小数目。

    梁庭倒是听进了陆嫣的劝,觉得游戏厅不靠谱,奈何陆臻一意孤行,十头牛都拉不回来。

    周末下午,陆臻趁陆嫣和朋友出去逛街的间隙,偷偷溜进她的房间,四处翻找,想找找这丫头有没有藏私房钱。

    私房钱没找到,反而找到一张周星驰的电影光碟。

    陆臻挑挑眉毛,来到客厅,饶有兴趣地将碟子从取出来,放进了家里的VCD影碟机。

    然而接下来电视机里出现少儿不宜的画面,让陆臻整个人都懵了。

    他瞪大了眼睛,震惊无比,三观跌碎。

    立体声环绕音响加持,把他正在午休的老爹陆简都引出来了!

    “臭小子,、在在看什么!”

    懵逼的陆臻这才反应过来,连忙扑过去,手忙脚乱挡住电视机。

    “爸……”

    只可惜,挡住了电视屏幕也挡不住音响里传出来的一浪高过一浪的环绕立体声。

    “爸,听我解释……”

    陆简从楼上下来,一脚踹陆臻腰上,气得鼻孔冒烟:“还有没有点羞耻心!还在家里电视上放,被妹妹看见了怎么办!……老子今天非得要揍死!”

    陆简直接抓起脚上的拖鞋,追着陆臻打。

    陆臻抱着头一边躲一边辩解:“爸,我没有……这光碟不是我的。”

    “不是的是谁的!”

    “是……”

    “女儿”三个字哽在喉咙里,他顿了顿,哭丧着脸说:“是梁庭的。”

    “都不是什么好东西!一丘之貉”

    “爸……”

    那天下午陆臻是结结实实挨了一顿暴揍,满腔恶气没处发泄。第二天早读课还没下课,他气势汹汹冲到10班教室,直接将还在上课的沈括从教室里拖出来——

    “臭流氓!太不要脸了!”

    沈括猝不及防,结结实实吃了他一拳,半张脸都麻木了。

    陆臻宛若发了狂的豹子一般,冲过来将他按倒在地,暴躁的拳头疯狂砸下来。

    “敢给我妹看那种东西!”

    “老子要杀了!”

    沈括昨晚熬了夜,早上脑子晕晕乎乎不清醒,这会儿生生吃了陆臻一顿揍,清醒了不少。

    回过神来的他握住陆臻的拳头,用力一折、再一拐,陆臻分分钟被他扣在了地上。

    压制变成了反压制。

    沈括站起身,揪住他的衣领,将他按在了五楼的阳台上,半个身子都飞了出去。

    2班,齐玉嬛急匆匆跑进教室,将桌上昏昏欲睡的陆嫣摇醒:“醒醒,别睡了,沈括要杀陆臻!”

    陆嫣迷迷糊糊喃了声;“杀吧杀吧,杀了我耳根清净。”

    “哎呀,我没跟开玩笑,真的!快去看看啊!他快把哥从五楼推下去了!”

    陆嫣终于被她晃醒了,看到走廊上站了一排同学,都仰着头往五楼看。

    “妈呀,太危险了吧!”

    “他要是松了手,不就出人命了吗!”

    陆嫣打了一个激灵,顾不得其他,连忙起身冲出教室,跑上了五楼。

    阳台上聚满了看热闹的同学,陆嫣挤进人群中,看到沈括攥着陆臻的衣领,将他按在阳台的栏杆上。

    陆臻剧烈地呼吸着,手死死抓着沈括的衣角,生怕他真的放手。

    沈括嘴角带了瘀血,表情很冷,漆黑的眼眸透着森然的戾气。

    狂风四起,陆臻听到耳旁呼呼风声,身体颤栗了起来,脸色惨白,嘴唇哆嗦。

    他从沈括冷冽的眼神里感受到了愤怒。

    陆嫣不顾一切地冲上去,握住了沈括坚硬的手臂,哀求道:“别……别伤害他!”

    “嫣嫣,……让开。”陆臻嗓音都哆嗦了,却还硬要逞少年意气:“他有胆、胆子就把我推下去,不推不是男人。”

    沈括的手猛地松了松,陆臻惊慌中死死抓着他的衣角,身子又往外挪了几寸。

    “不要!”

    陆嫣被刚刚他松手的举动吓得眼泪滚了出来:“求求,求求不要伤害他,他是我唯一的亲人,求了。”

    女孩带着哭腔的话语,润湿了沈括的心。

    “他是我唯一的亲人。”

    终于,沈括还是心软了,将陆臻拉了回来。

    他受不住陆嫣带着哭腔的哀求,感觉心肝都被揉碎了一般。

    陆臻被他扔在地上,惊魂甫定,脸色惨白如纸。

    陆嫣连忙扑过去,抱住了陆臻的脖颈——

    “吓死了,我以为要死了!”

    陆臻轻轻拍了拍她的背:“哭什么哭,没出息。”

    “我不能再失去,永远不能……”

    “他、他就是吓唬人,他才没胆子真的把老子推下去。”

    陆臻望了沈括一眼,沈括那漆黑的眸子里镀上了一层寡冷的寒霜。

    即便此刻想起来,陆臻也感觉脊背发凉,后怕不已。

    ……

    清早五楼走廊这一场风波,陆臻和沈括两个人都被叫到了教务处办公室。

    因为是陆臻率先冲进教室动手,还扰乱了早读课的课堂秩序,造成的影响极其恶劣。因此,即便是后来他让沈括教训了一顿,但两个人责任均摊,谁也别想逃。

    两个人都被罚,大中午顶着烈日在国旗底下擦拭礼台的墙砖。

    陆大少爷自然是五指不沾阳春水,坐在礼台阶梯上,拿着一片巨大的梧桐叶子给自己扇风,扑哧扑哧。

    沈括专注地擦拭墙砖上的污迹,炎炎烈日下,汗水顺着他高挺的眉宇落下来,他T恤胸前都湿润了一大片,丝毫未曾察觉。

    无论任何事,不管有偿或无偿,只要沈括下手去做了,认真和用心的程度绝对是百分百。

    陆臻瞄准了他,将手里的抹布朝他扔过去。

    沈括敏捷地偏头躲过,看都没看他一眼。

    “沈括,我说了,他妈不把我推下去就不是男人。”

    陆臻半躺在阶梯上跟个二大爷似的,冷声道:“真没种。”

    沈括漫不经心说:“陆嫣救了。”

    提到陆嫣,陆臻的火气就不打一处来,冲上前拎起沈括的衣领:“从今以后,的脏口不准提她的名字,不准见她,更不准和她说话!”

    沈括扯开他的手,眼角勾起一抹不屑的嘲意,喃了一个字——

    “滚”

    “他妈是不是还想挨揍!”

    陆臻说完就要动手,却被沈括反制住,重重按在了墙砖上:“看在陆嫣的份上,我放过,别蹬鼻子上脸。”

    “妈的!给我姑娘看那种恶心的碟片,老子以后还一次揍一次,完了我给讲!”

    沈括微微一愣,还没反应过来,就在这时,下课铃响,陆嫣撑着一柄小阳伞匆匆跑过来——

    “爸,热不热,我买了矿泉水,快解解渴!”

    沈括松开了陆臻,陆臻理理衣领,走过去兜过了小丫头,将她拉到一边:“这么热的天,瞎跑什么。”

    “给送水。”

    陆臻拧开矿泉水瓶盖,故意喝了很大一口,眼谴沈括:“真解渴啊!”

    沈括懒得理他,继续擦墙砖。

    陆嫣踟蹰了片刻,从包里摸出另外一瓶可乐汽水,递到沈括手边:“也喝水。”

    沈括微微有些诧异,他倒是没想到自己也有。

    “不必了。”

    “拿着嘛,我特意给买的。”陆嫣拧开瓶盖,将汽水递到沈括嘴边:“尝尝,很解渴。”

    沈括自小到大,真的从来、从来没有喝过可乐汽水,不知道那是什么味道。

    虽然也曾有过好奇,但是他更有自制力。

    汽水饮料是属于有钱少爷们的享受,不属于他。

    他柔声对陆嫣说:“自己喝,我不爱喝这个。”

    小丫头撒起娇来:“快拿着,这样我很没面子。”

    沈括顿了顿,终究还是接过了汽水饮料,仰头喝了一口。

    陆嫣脸上挂起了璀璨的笑意:“好喝不?”

    “嗯。”

    他喉结上下滚动着,小口小口喝着,感觉喉咙里仿佛有无数小气泡在跳舞。

    每一口,都极尽滋味。

    陆臻看不下去了,冲陆嫣嚷嚷道:“给老子买矿泉水,给他买汽水饮料!……谁才是亲哥!”

    陆嫣说:“今天是先找沈括的麻烦,我给他买水,赔礼道歉。”

    “什么都不知道!”陆臻气呼呼地嚷嚷道:“老子揍他是有原因的”

    “那说呀!要是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就得给沈括道歉。”

    “他……他……”

    陆臻指着沈括“他他他”了半晌,老脸臊得通红,偏偏就是一句话都说不出口。

    他没法当着陆嫣的面揭露沈括的“罪行”,太脏污了,说出来都脏了他妹妹的耳朵。

    “算了!算老子倒霉!”陆臻泄气地扔了抹布,指着沈括威胁道:“老子盯上了,要是敢对我姑娘做什么……”

    “行了行了,快走吧。”

    陆嫣冲沈括尴尬地笑了笑,赶紧将陆臻推走,省得他在这里瞎放狠话,让她之前讨好的劲儿白白浪费。

百度搜索 重回我爸当校草那几年 天涯 重回我爸当校草那几年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重回我爸当校草那几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春风榴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春风榴火并收藏重回我爸当校草那几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