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黑暗之路Ⅰ·无声之刃 天涯 黑暗之路Ⅰ·无声之刃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别来这里!”拉威尔尖叫道,然后又柔声补充了一句。“我求你了。”

    恩崔立只是盯着他,脸上的表情令人无法猜测他的心思。

    “你伤到了卡札·乔迪恩。”拉威尔继续说着。“你伤到了他的身体,更伤到了他的自尊。我得警告你,这才是真正危险的。”

    “乔迪恩是个白痴。”恩崔立反驳。

    “一个有一支军队的白痴。”拉威尔说。“巴沙多尼公会在街道上的力量是不可动摇的。它拥有最丰富的资源和手段,而我保证,这些全部都会被用来对付阿提密斯·恩崔立。”

    “也许那也会被用来对付拉威尔?”恩崔立邪恶地笑着。“因为他和那个猎物谈过话。”

    拉威尔没有回答这个问题。他只是瞪着阿提密斯·恩崔立,这个站在他房间中央,并且显然将给他带来灾祸的男人。

    “他们问你什么,你就回答什么。”恩崔立命令道。“老老实实地回答。看在我的面子上,别试图欺骗他们。告诉他们我是不邀而至来到你这里与你谈话,并且连一点伤害都没受到。”

    “你想要以此来嘲弄他们?”

    恩崔立耸耸肩。“那又怎样?”

    拉威尔无言以对。杀手浅浅鞠了一躬走到窗边,手腕一扭破解了一个机关,然后小心地钻了出去,没有触动任何的陷阱。最后,他无声地落在外面的街道上。

    这天晚上,他依然敢于走过黄铜赌局旁边,但只是迅速地通过,而并未尝试进入建筑。虽然如此,他还是有意让看门人知道他的到来。令他惊讶的是,瓦维尔·泰戈维斯从建筑旁边的一个秘门中出来与他谈话。

    “一名战斗法师。”她警告道。“莫利·帕里索。卡林港最负盛名的杀手。要敬畏他,阿提密斯·恩崔立。从他身边逃开。逃出这个城市,逃出卡林杉。”说着,她从另一个极其隐蔽的秘门钻入墙内,消失了。

    杀手注意到了她话语中的严重性。瓦维尔出来为他报信,而事实上,她得不到任何回报,反而可能失去所有——如果他依照她的建议逃出卡林杉,他又怎么可能报答她呢?因此他认为,她是受到巴沙多尼公会的命令而向他通报这件事的,或者退一步说,那名战斗法师并不在乎这件事的泄密,也就是说,就算恩崔立知道了也无所谓。

    他告诉自己,也许是这个战斗法师过于自大了,但这也没能让他轻松起来。一名战斗法师!一名专精于作战用法术的法师。他可能自大,但他有资格自大。恩崔立曾与许多法师战斗,也曾杀死不少的法师,但他知道自己处境的危险。一般地说,一名法师没有一名老练的战士危险,因为战士的天性就是随时做好战斗的准备。其实虽然法师的天性容易出神,通常也不会做战斗准备,但要这样也不难。通常一个法师必须提前一天知道战斗的发生,以便在早上准备适当的法术,而醉心于研究的法师一般不会准备战斗用法术。但如果法师是作为猎手而非猎物出现,他就永远不会这样毫无戒备。恩崔立知道,这次麻烦大了。他认真地考虑着是否要依照瓦维尔的建议,逃出卡林杉。

    自从杀手回到卡林港以来,他第一次感觉到没有同盟是多么危险。他知道,在魔索布莱城,没有组织的杀手很快就会死掉。

    也许在卡林港,事情也没什么不同。

    他向着他的新住处,一条巷子末尾的一座空屋走去,但马上又停下脚步重新考虑着。那名战斗法师很可能不会同时又精于预言系法术,但这不重要,恩崔立想着。莫利·帕里索是和巴沙多尼公会站在一边的。如果他需要以魔法观察恩崔立,公会必然会派出他们的占卜者与他合作。

    要去哪里呢?他不能就待在街道上,因为这样的话,法师可以用远距离法术攻击他,甚至还可以浮在空中,从上方使用法术攻击。因此他在附近的建筑物当中寻找着可以过夜并且可以掩藏自己的 5730." >地方,同时也知道,有许多双眼睛在观察着他的行动。

    这个念头令他颇为困扰。恩崔立推开一扇门,进入到一座仓库后面,似乎是空着的小房中,而与此同时,一个穿着袍子的身影随着一阵桔色的轻烟出现在他面前,他并没有过度.99lib?的惊讶。门在他身后轰然关闭。

    恩崔立瞥了一下周围的状况,发现这座屋子根本没有其他的出口。他不禁诅咒着自己的坏运气,但当他明白过来的时候,他知道,这不是因为坏运气,而是因为他没有同盟,对现在的卡林港也缺乏了解。他的敌人可以随时出现在他面前,无论他走到哪里。他们一直在牵着他的鼻子走,他们知晓他的每一步行动,并且显然已经选好了战场的所在。恩崔立感到,未经事<var></var>先了解就回到这个不好客的城市实在是愚蠢,他甚至不知道自己需要什么才能活下去。

    他提醒自己不要再去进行无意义的怀疑和猜测,同时拔出匕首,蹲伏下身子,专心地注意着附近的情势,他想要从门那里逃开,但马上又想到,那扇门一定已经被法术封闭了。

    “看看莫利吧!”法师大笑着,挥舞着他的手臂。他所穿的袍子那肥大的袖子飘浮起来,放出一道七彩的光。法师的手臂再一挥,向杀手打出一道闪电。但恩崔立的行动更快,他一个滚翻到了墙边,躲开闪电的攻击。他回头看了一眼门,希望这道闪电能把它轰开,但它仍然关着,并且看起来还很牢固。

    “噢!多么巧妙的身法!”莫利·帕里索称赞道。“但是,可怜的杀手,你希望把这种折磨的时间延长吗?为什么你不站在那里,让我迅速而没有痛苦地杀死你呢?”

    恩崔立冲了上去,手中的匕首闪着寒光,法师也不再嘲讽,而是再度开始施法。他没有做任何动作以防御这次攻击,而只是继续念诵着咒语,恩崔立的匕首直刺向他的脸。

    匕首停了下来,就如同它刺到了一面石墙上一般。恩崔立并不惊讶,因为任何一个明智的法师都会准备这样一个防御法术,令他惊奇的是帕里索的专注程度。恩崔立不得不佩服这位法师,他竟然能在匕首刺向他脸部的时候仍不中断施法,匕首在他眼前闪着光,他竟然连眼睛都不眨一下。杀手的攻击被石肤术挡住,结果他向后飞了出去,中途又被几颗魔法飞弹击中。

    恩崔立跌跌撞撞地移向墙边,同时不停翻滚着以试图躲过下一次的攻击,但莫利·帕里索已占到绝对优势,他只是?大声嘲笑着对手。“你能逃到哪里?”战斗法师问。“你还能躲过几次?”

    的确,如果他听信了法师的嘲笑,恩崔立一定没办法再战斗下去。许多没有这么强的战士一定会听信法师的话语而投降,因为看起来失败是必然的结果。

    但恩崔立不会投降的。他的冷漠已消散无踪。在这性命攸关之际,所有关于他的生命以及目标的疑虑也被抛诸九霄云外。他现在只活在这一刻。

    要战胜法师的第一步就是击碎石肤术,有了石肤术的保护,任何兵器都伤不了法师,但它只能抵御一定次数的攻击。杀手在旋转和滚翻之中抓住一把椅子,拆下它的一条腿掷向法师。这是毫无作用的一击。

    又有几颗魔法飞弹精准地击中了他,他不停地滚翻着也没能躲过。 4ed6." >他不顾疼痛再掷出另外两条凳腿,也全部击中了。

    很快,第四条凳腿也命中了目标。然后恩崔立把椅子的座扔了出去。这种程度的攻击即使在法师没有石肤术保护的情况下也不会造成任何伤害,但却能消耗石肤术的能量。

    恩崔立也为这次攻击付出了代价,莫利·帕里索打出一道闪电狠狠击中了他。他的肩膀被灼伤了,头发根根直立,心脏剧烈地跳动着。

    绝望而又疼痛的杀手发动凶狠的攻击,挥舞着匕首冲上前。“你能挡住多少次?”他咆哮着,一次又一次地将匕首刺向法师。

    法师以火焰回答了他。一层不甚猛烈的火焰包围了莫利·帕里索的全身。恩崔立注意到,这火焰没能挡住他的最后一次攻击,他的匕首穿过火焰并再次击中了石头皮肤,这没能对帕里索造成任何伤害,恩崔立则正相反。刚刚生效的法术火焰盾将这一击本应造成的伤害返还给了恩崔立,在他肋部划出一道深深的伤口。

    杀手吼叫着退后,有意地来到与法师还有门成一条直线的位置,然后灵巧地避过打来的闪电。

    杀手以滚翻躲过攻击后回头去看门,满意地看到它已被打破了。他抓起一把椅子掷向法师,同时转身准备从门口逃走。

    莫利·帕里索的呻吟令他不由自主停下脚步并再度转过身,他以为石肤术已经失效了。

    但马上就轮到恩崔立呻吟了。“噢,真是聪明!”他称赞道,因为他意识到对手的呻吟只是个诡计,目的是赢得施放下一个法术的时间。

    杀手又转向门的方向,但被一堵完全阻断他退路的火墙逼得退了回来。

    “干得不错,杀手。”莫利·帕里索诚恳地说。“阿提密斯·恩崔立果然没有让我失望。但是现在,哎呀,你死了。”他说着,同时抽出一根魔杖,将它指向恩崔立脚下,发射出一颗火种。

    它爆炸了。火球充满了整个房间,恩崔立趴下来,用斗篷剩余的部分蒙住头,但他的头发已被烧焦,肺部也被灼伤。当然,处于火焰盾保护之下的莫利·帕里索没有受到丝毫伤害。

    恩崔立再站起来的时候已经有些眩晕。整个的建筑物都着了火,散发出的热量和浓烟充满了他的双眼。莫利·帕里索站在火焰之中,狂野地大笑着。

    杀手必须逃出这里。他根本不可能击败这位法师,甚至连在对方猛烈的法术攻击之下能活多久都是个问题。他转向门试图矮下身穿过火墙,但就在此时,一柄闪闪发光的剑出现在他面前的空气之中,重重向他劈来。他不得不向一边闪避并以匕首还击。恩崔立知道,莫利·帕里索根本无须操控这柄魔法剑,因此他还可以使用其他法术。看不见的对手发动凶狠的攻击,迫使恩崔立后退。那柄剑始终挡在杀手和门之间。

    但当恩崔立恢复平衡之后,那柄剑就不是他的对手了,他轻松地闪避着,并不时还以有力的反击。

    他知道,这柄剑的后面并没有一只手在控制着它,因此要击败它,唯一的方法就是攻击剑的本身,而这对杀手而言并不很难。但这时,又出现了另一柄同样的剑。恩崔立以前从没有看到过这种情形,从没有见过能同时塑造出两柄剑的法师。

    他尽全力躲避着,两柄剑则紧追不舍。他试图冲过它们,但它们实在太迅速了。他回头看了一眼帕里索。隔着火焰与浓烟,他看到法师仍处于火焰盾的防御之下,正用火球法杖轻轻抵着自己的脸。

    热量几乎压倒了恩崔立。他的周围全都是火,地板上,墙上,天花板上,无处没有跳跃的火焰。木头抗议般地噼啪作响,房屋的梁柱开始崩坏。

    “我不会离开的。”他听到莫利·帕里索的声音。“我会一直在这里看着,直到生命从你,阿提密斯·恩崔立的身上离去。”

    两柄闪光剑以完美的合作发起攻击,恩崔立知道,法师只差一点点就可以完全成功了。杀手极险极险地从两柄剑下面钻了过去,直接冲向门口。他用手臂挡住脸跳入火墙,试图从已被破坏的门逃走。

    他重重撞在一堵魔法的挡墙上,跌跌撞撞地又退回燃烧的屋子中间,两柄剑正在那里静候着他。莫利·帕里索冷静地以火球法杖指着他。

    但在这时,法师的身旁出现一只戴着绿色手套,而又没有其他部分躯体的手。它凭空出现,抓着一个看起来像一颗巨蛋的东西。

    莫利·帕里索的眼睛害怕地瞪大了。“是……是谁?”他结结巴巴地说。“什——?”

    那只手把巨蛋撇在地上,它爆出一大团粉尘,在空气中翻滚着,又变成微微闪光的七色云雾。这时恩崔立听到一阵音乐,其音量甚至超越了呼呼的火声。音乐的调子逐渐升高,然后突然又降了下来,变成了一阵又长又单调的嗡嗡声。

    闪光的剑消失了。火墙也消失了,虽然普通的火还在门上和墙上燃烧着。保护着莫利·帕里索的火焰盾也消失了。

    法师大叫起来,狂乱地挥舞双手试图施放另一个法术——恩崔立知道,一定是某个用于逃跑的法术,因为法师现在也和他一样,能够体会到周围灼人的热量了。

    杀手意识到,那堵魔法挡墙一定也已经消失了,只要他想,他就可以从门口逃离这里。但他无法将目光从帕里索的丑态上移开,法师看起来极其的无助而困惑。令屋内的两人都异常惊讶的是,法师周围的小火舌都变成了人形,它们围着帕里索跳起了奇异的舞蹈。

    法..师倒退着,被地上的一块木板绊了一绞,仰面倒在地上。人形的火焰像一群正在捕猎的饿狼一般扑向他,烧着了他的袍子,啮咬着他的皮肤。帕里索张大嘴想要叫喊,这时一个小火人从他的喉咙钻入他体内,令他无法叫出声来,也从内部烧焦了他。

    戴着绿色手套的手向恩崔立示意着。

    杀手身后的那面墙崩塌了,火星和余烬飞得到处都是,也切断了他的退路。

    恩崔立好奇而迅速地远远绕着那只手观察了一圈,并且意识到,这根本不是一只没有躯体的手,而是某人将手伸过某种形式的任意门造成的假象。

    恩崔立的双膝开始发软。他试图从着火的门冲出去,但上方传来的声音告诉他天花板马上就要塌下来了。如果他能够思考一下的话,他也许宁愿选择死亡,但在那一刻,仅仅是出于生存的本能,他跳过了那个任意门。跳入了他的拯救者的怀抱之中。

百度搜索 黑暗之路Ⅰ·无声之刃 天涯 黑暗之路Ⅰ·无声之刃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黑暗之路Ⅰ·无声之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R·A·萨尔瓦多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R·A·萨尔瓦多并收藏黑暗之路Ⅰ·无声之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