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迁提帝神话 天涯 迁提帝神话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曾经身为魔尊的殇奇,沦落到这种下场,能力也受到压制,一点点变弱,他开始身败名裂,亦德王让他在魔族的眼里成为了一个笑话。

    亦德王已经不信任他了,开始观察,让他一个人独自面对这么强的剑羽,殇奇决定逃出魔族的控制。

    “五日之后,赶来救我。”殇奇说完便晕了过去,奄奄一息。

    神殿三军的绅潜也已经晕倒在地,为了减少不必要的误会和争执,衷也假装晕倒了。

    过了几个时辰;

    “你这个废物,你不是魔尊吗?为什么被打的这么狼狈。”

    “但是你守护住了我的护座,这是你唯一的功劳。”亦德王站在晕倒的殇奇床边,冲着没有醒过来的殇奇喊道。

    “你们两个,也是废物,自以为是、让殇奇替你们扛起重任并且害死他?你们是怎么想的。”亦德王转身面相绅和潜也是生气的呐喊道。

    “衷也不是没打过…”绅此时很委屈的说。

    “你再给我犟嘴?”亦德王刚要伸手打他,随后就收了回去。

    “你们还在这里干什么?还不去疗伤?”亦德王说完,他们两个人就出去了。

    亦德王过了一会也出去了,来到了儿子的房间里面,一进来就说:“儿子,我回来了”

    面对自己的孩子,语气是那么的和蔼可亲,嘴角上扬,眼睛看着他的儿子,非常开心的说。

    “你母亲死的早,我要替你,称霸天下,以后天下就是你的,你听见了没有,亦洛王。”

    “叫父亲,快!”亦德王逗着儿子说着。

    此时侍卫进来了。

    “陛下!李屠欧殿下来了。”

    “叫他等我。”亦德王此时感觉就是亦正亦邪的感觉。

    一边走一边翻着书,嘴里又念叨着:“希望这个护座是真的,解恶如果没有骗我的话,我就会赢这场战争的胜利。”

    可是他来到了图书阁里面,没有去见李屠欧,然而是屠欧自己主动上来找亦德王了。

    “陛下?陛下?”里屠欧的声音越来越近了。

    “好了”亦德王听见之后便出去了。

    “你在里面干什么,没想到你还有着爱好,喜欢看书,我跟你的时候怎么没有发现呢?”李屠欧嘴里开玩笑的念叨着。

    “这场先遣战多亏你啊!我们才没有损失惨重。”亦德王开始夸奖道。

    “哪里哪里!都是您指挥教导的好。”李屠欧礼貌的回应着,但是暗地里面却是敷衍。

    “座!”

    亦德王坐在位于大殿中间的【宙浩魔王座】:

    位于到道克洛德纳新比城堡大殿中间,是道克洛德一爵的座位,高两米,宽一米六。是一头恶狼的模型,一副准备进攻的样子,头在右边,尾部在左后方,王座坐立在恶狼的怀里,有两只蓝色眼睛的模型在担胳膊地方的下面,靠背是一条九头蛇,她就是【相柳】。

    王座在三节台阶上面,右下方有一个属于道克洛德魔王宰相的座位,台阶下从右边开始是二爵然后是左边三爵,右边四爵,以此类推,直到九爵,在纳新比神殿里面都有位置。

    “我告诉你一件重大的事情。”李屠欧入座之后说。

    “说吧!”

    “我哥哥已经将我的所有基业传给了我,我现在是三爵了。”李屠欧说这句话的时候,眼神、语气各方面很是得意。

    “真的吗?”亦德王确定道。

    “那是必须的,我哥哥对我一直都很好。”李屠欧说完,脸色变了说道。

    “可惜他已经归西了。”李屠欧此时刻意的难过,并没有漏出真实的一面,亦德王注意到了。

    “你不要难过,我有时间我回去拜访的。”亦德王客套了一下,测试着他。

    “啊!这道不用了,我们的母亲正在他的墓前守灵,不能去额。”李屠欧此时直接反驳,毫无犹豫的转变表情。

    “那好吧!”亦德王皱着眉头思考的说。

    “对了陛下,您有孩子吗?”屠欧转移话题的问。

    亦德王机灵的回答:“我没有。”

    “哦!这样啊,好吧,我先走了。”李屠欧说完就起身走了。

    “两天过后来找我,非常重要的事情跟你谈谈。”亦德王看着他的背影明话说完,暗话心里说着:“你在骗我!”

    几个时辰后;

    贺王矛来到亦德王的身边,安慰的说:“陛下,您这么做都是为了我们,您没有必要这样难过。”

    “对不起,锤死了。”亦德王低下头,背后的贺王矛听后,惊呆了。

    “什么!我兄弟他怎么死的。”贺王矛伤心欲绝的跪了下来,失声痛哭着。

    “我一定会为锤报仇的。放心!”亦德王走了过来,扶起贺王矛擦干了他的眼泪。

    “我愿意一生一世效忠于您!我的魔王陛下。”贺王矛突然双膝下跪,发着誓言的样子,死死的终于亦德王。

    新比洛德城:

    葛纹和剑羽他们分离之后,自己一个人走在道克洛德魔族的领域上,蒙着面,戴着兜帽,以防被魔人认出是精灵。

    他来到了沟铄黑晨城,这里是七爵的领域,可是这里可以通向夏多诺斯非常的近。

    一路上还自言自语抱怨的说着:“这把镰可是我从我们古迹里捡到的,能力可不容小觑,剑羽哥竟然瞧不起我,回去我就跟我父亲打小报告。”

    夏多诺斯夏苗摄神宫:

    葛纹直接冲向了,夏苗摄神宫,去找了他的父亲,经过那……美丽的精灵王浮空殿廊,有一百米长,路的两边都是蓝色的瀑布。

    葛纹一上来就喊父亲。

    一路喊着父亲!父亲!。

    可是怎么也没有人回答,大殿里面也没有父亲的身影,不知道父亲去了哪里,终于他出来在外面瀑布的顶端看见了父亲。

    “父亲!”葛纹大喊一声,就上去了。

    “父亲你在这里干什么,你要跳下去?”父亲反手就来了一个巴掌。

    “说你这两天去哪里了,偷跑出去也就算了,怎么不把你妹妹带回来,还有弓羽怎么也没有回来?”父亲生气的大吼道。

    “您又不出兵支援,诺纹一心想要帮忙,我作为哥哥,我怎么能不去?”葛纹此时也是委屈的辩解着。

    “你们根本不明白我的用意,行了,事情过去就过去了,以后不准许再这做。”父亲说完后,又一次看向了宏伟的夏苗摄神宫。

    “还有,过几天跟我去一趟迁春焕。”父亲的情绪温和了很多,但是语气还是生气着。

    “干什么去?”葛纹问道。

    “去赴约!”父亲回复道。

    “对了父亲,剑羽让我给你带话。”葛纹说。

    “你见到他了?”父亲问。

    “对啊,但是他好像对我有偏见。”葛纹低下头。

    “你勾引了他的妹妹,而且我看,剑羽要是能收你,就是笑话。”父亲嘲笑了葛纹。

    “我爱弓羽,一心一意,不管剑羽以后怎么样,我都不会离开她。”葛纹一脸认真的样子将父亲都笑了。

    “你说你,别的事情做得不好,这件事情上面确实这么认真。”父亲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不是!!我……”葛纹很无奈的低下了头。

    “你这是要气死我?”说完父亲一下就把葛纹从瀑布的顶端推了下去,

    “啊!!!”葛纹大叫。

    眼看着就要到底了,摔到在路上可就粉身碎骨了。可就在快要落地的时候,安全的站在了精灵王浮空殿廊上,父亲也跳了下来。

    “你还记得,你和你妹妹训练的时候吗?”父亲问。

    “记得!”葛纹点了点头的说。

    “我总是说,走,我带你们去一个神奇的地方,你就不来,就是这里,你只是知道这是一个瀑布,但是你不知道这是一个训练的地方,你妹妹和弓羽之所以进步的那么快就是因为他们常常从这里训练飞跃。”

    “这飞跃跟我的武力有关系吗?”葛纹问。

    “有,因为这各瀑布……算了,说了你也不懂。”他父亲哎了一声转身就走了。

    “这是什么意思?”葛纹一脸无知的表情,可是剑羽让他说的他还是没有说。

    道克洛德纳新比神殿:

    殇奇还是躺在床上,亦德王慢慢的走了进来,让所有的御医都出去了。

    殇奇突然惊醒了过来,亦德王正弯腰看着殇奇,殇奇惊醒就掐住了纳新比的脖子。

    “你疯啦!”亦德王挣开之后,一脸嫌弃又痛苦的说。

    “对不起陛下,我做了奇怪的噩梦。”殇奇立即站起来跪下道歉。

    “没事了,我让你保护的护座你也保护住了,这就够了。”亦德王大度的说。

    “我现在已经没事了。”殇奇叹了一声放心的气息。

    “你跟我一起…吃个饭?然后一起去一趟二楼的古书室?”亦德王像是对待兄弟一样的语气看着殇奇说道。

    “陛下,您说什么我都照做。”殇奇站了起来,有礼貌的回应。

    “跟我走吧!”亦德王说完,两人来到了三楼的餐厅。

    “你们三个,应该也没事了吧!”亦德王看着神殿三军说道。

    “我们怎么可能没事,要不是殇奇的武器档了一下,我们三个就死了!”衷说完,殇奇冲着他微笑了一下。

    “可惜他的武器被画天神世给毁了。”衷再次。

    “好啊!”亦德王此时嘴里嚼着东西,却说着好啊!

    “正好,我这有一个上好的武器,用中裳柳大陆最好的裳泉钢制成的,旧的不去新的不来嘛!”亦德王的举动让大家很是惊讶,唯独衷一脸得意。

    然后殇奇和衷对视了一下,两人眼神中交流着什么一样。

    “听说【惊蓝熔炼重剑】跟他的生命是相连的,他的剑都毁了,他也快死了吧!”潜此时语气中带着很浓厚的嫉妒。

    “那把是假的。”殇奇说出了真相。

    “对了,我倒是也好奇,你是怎么活下来的,你的武器……”亦德王问道了重点,殇奇此时却是回答了实话。

    “是这样的,我的惊蓝熔炼重剑让我重新插进了三层火山里,就跟我失去了联系,我就接火山之力,打造了一把一样的,虽然远远比不过惊蓝熔炼,但是可以保护自己。”

    “哦?好吧!”亦德王呆萌的样子听完就不在意了。

    “陛下?您其实可以去掌管【惊蓝熔炼重剑】的。”殇奇话中有预谋的说。

    “还是算了吧,我听说啊,惊蓝熔炼在三层火山之间,真火、水银两种危险保护着它,我可没有那个本事。”亦德王,谦虚的回复。

    “昂!!!”殇奇意味深长的一个字,他和衷此时传递着什么消息一样,殇奇看懂了,但是话已经说完了。

百度搜索 迁提帝神话 天涯 迁提帝神话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迁提帝神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呼延靓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呼延靓天并收藏迁提帝神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