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顶道途 天涯 顶道途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莫老祖在传送阵外,距姜行也不过数步的距离,望着姜行满目的依依不舍。

    “姜行,形势所迫为师此一行将你送至东海域,切记为师嘱咐,遇事要冷静 能忍就忍,切莫因为小事儿犯险,经得起风浪方能成长,万物皆有其因果,也难说送你离开是对还是错,你要保重自己…………”

    离火上人听及此处,便知莫老祖是要将姜行通过传送阵将他送出服凤司,并且是千万里之遥的东海境!

    “老祖!不过区区两个山门之人而已,不至于这么慎重吧?”木旦余轻声道。

    凌空漂浮的沈仲同样开口道:“莫兄,有沈某与你同在,不必让弟子万里之外避难,你在担心些什么说与沈某听听。”

    莫老祖微微苦笑:“断子绝孙之仇不共戴天,你们还是小看了这段仇怨,素闻灵兽山孟巨公小肚鸡肠,瑕疵必报,若不是得到确切消息,他又如何会连同孟闻古同来此地,如果不能给他们一个交代的话,此事定不能善了。”

    “师傅!那你将徒儿送走岂不是…………”

    姜行的话还没说完,被莫老祖一伸手打断:“我意已决,无须多言!”

    言毕,莫老祖右手一翻,一把七寸来长,两寸来宽,通体一片漆黑的匕首悬浮在掌心之上。

    掌心黑色的匕首造型古朴,开刃处一道蓝光一闪而过,随着莫老祖右手缓缓抬起,漆黑的匕首同样缓缓升起。

    匕首轻轻飞至姜行近前,姜行望着莫老祖疑惑道:“师傅这是?”

    莫老祖点头道:“此匕名曰——流影匕!修仙一途前路茫茫,你且留着防身,气凝丹田,守住心神,为师要驱动传送阵了!”

    姜行只好收匕如储物袋,,忽的记起了什么惊叫道:“师傅,我还有灵兽在洞府中,可否让弟子将它带来?”

    莫老祖看了看姜行,对离火上人道:“离火,你去一趟他的洞府将他的宠物带来,速去速回!”

    “是。”离火自姜行那里接过山洞禁制的令牌,出了篱笆园,下的玄黄道,脚踩长剑极速遁去。

    不消半盏茶功夫,离火便回至众人近前,手中捧着一只正在酣睡如小狗般大小的彩色鸟儿,正是烈阳鸟。

    姜行接过烈阳鸟,对离火上人连连称谢,离火上人轻轻摆手,表示不必客气。

    “准备好了吗?”莫老祖再次开口道。

    将正自酣睡的烈阳鸟放入灵兽袋,眼神与莫老祖相交,随后重重点头,表示自己已经准备好了。

    莫老祖宠溺的之色一闪而过:“下次再见你,希望你会让我大吃一惊!”

    “师傅放心,姜行定不会辜负师傅这般对我。”姜行心中五味杂陈,忍下心中不舍,沉声回道。

    莫老祖双手法决翻飞,一抖袖袍,似之前的那枚红色顶级晶石一般的物体被他掷出,同样卡槽之处的晶石已经泯灭化作无有,这枚晶石正正卡在其位,动也不动。

    莫老祖右手再次一抖,一丈巴掌大小的黄色符箓猛地飞近姜行身前,轻轻贴在他的胸前,他手中法决一滞,望向阵法之中的姜行,姜行自知此时牵动术法一停,但万万没想到一股巨大的吸力瞬间自地面法阵传来,庞大的吸力直吸的他一个趔趄,空气仿佛一下子都被抽空一般,他一个急促的呼吸,下意识喊道:“师…………”

    ……傅字还没喊出声,人却消失的无影无踪,只有泛着荧光的传送法阵,以及那枚肉眼看的着,正在以极快速度消散的红色晶石……

    木旦余,离火上人几人望着消失的传送阵,面色俱是沉寂入水,倒是凌空的沈仲轻笑:“莫兄对这位弟子着实不薄啊,两颗顶级火属性晶石乃是你我都视之重宝之物,更无法谈其价值几何,沈某自问还是无法做到这一点……”

    莫老祖并不回答他的问话,缓缓的仰起头闭起双眼,几个淡淡的呼吸后,方才开口道:“两颗晶石难比我这名弟子万分之一,老夫相信他有搅动天下风云的那一天,沈兄,烦劳助我震退来人!”

    “沈某来便是履行你我之间约定,同进退共生死!”

    “沈兄言重了。”莫老祖顿了顿,看向一旁的言海红等人道:“你等不用关心此事,且去安抚司内修士的情绪,我与沈道友去会会他们!”

    “是!”

    “是!”

    ………………

    四人来时匆匆,去时得了莫老祖的话语,众人心中石头才落了地,出篱笆园时也沉稳了许多。

    莫老祖与沈仲相视一笑,莫老祖也不见有何动作,身躯径直朝南方上空飞起,沈仲紧随其后速度也是不慢。

    二人身后便是茫茫服凤司山峦,最高处山峰一只青色石雕敢觑天下的凤凰振翅欲飞,前面五人与他二人遥遥相对,两人乘一只通体雪白,唯有脑袋顶部一抹红的极大仙鹤。

    另外三人共同站立一柄亩许大小的银色宝剑,银色的宝剑在正午阳光的照耀下却丝毫也不显暖意,四周的温度反而因为凌利的剑意更有几番寒意!

    银色长剑剑尖处站立的正是大武山第一长老孟闻古!他见莫老祖与沈仲静静漂浮前方百余步远的距离,冷哼道:“莫道友,可让孟某好等啊!”

    莫老祖全无半点篱笆园内严肃神情,倒是面容含笑:“呵呵,两位孟道友,距上一届吴前辈主持的“四域会”一别应有三四百年未见了吧,二位近来可好?”

    孟闻古仰头道:“不好!你莫道友自己的孙子被人不明不白的杀了,你能好么?”

    “哦?听孟道友的意思,莫不是是你本家亲孙被……”莫老祖收起笑容,惊诧道。

    “哼!孟巨公,难道你孙子活过来不成?”孟闻古斜眼望向盘腿坐在仙鹤背上的孟巨公。

    孟巨公四五十岁左右,较常人低一头左右,尖嘴猴腮,头上头发灰白参半,却梳的一丝不苟,挽个发髻束于头顶,不见一丝凌乱,一身宽大的灰黑色道袍。

    孟然的父亲管理灵兽山,一度忙的无法顾及道侣,四百多岁才有了孟然,孟然降生使其不过区区练气期的母亲意外难产名陨。

    他父亲是个将生命,一切都奉献给灵兽山的人,道侣的死去对他打击不可谓不大,孟巨公担心儿子的状态,自幼便将孟然接至自己近前。

    孟然的父亲孟浩渠自那以后再也未寻过道侣,孟闻古只有这么一个可爱的小孙子,对他的溺爱自不必细说,辛勤指点他的修行,孟然指着天空中挂着的星星哈哈的笑。

    孟巨公第二日便用百余颗荧光石用灵力将其打造成星星状,整整挂满了一棵树,更是将灵兽山祖传烈阳鸟蛋交于他孵化,本就是打算烈阳鸟以后自然是要归他的。

    然而自己最疼爱的孙子却在一场小小试炼莫名其妙的丟了性命,孟浩渠一时间还不敢告诉自己的父亲,到了最后实在是瞒不下了,才吞吞吐吐将这件悲伤的事情讲出。

    孟巨公一听此话如遭雷击,双眼一黑,身子一歪若不是孟浩渠眼疾手快,他怕是要一头栽倒在地上。

    以孟巨公元婴期修为,周身灵气洗涤千百年,心性更是上上之选,万万想不到一则孙子死亡的消息对他打击竟会如此之大,千百年来乌黑的头发,昏迷短短的一夜之间,有一半已经变得灰白…………

    孟闻古讥讽的话语传来,盘着腿的孟巨公气的身子都微微有些哆嗦,沙哑尖锐的嗓音极大:“哈哈,古兄莫要激我,今日你我二人目的一样,谁说不都是一样,服凤司莫道友,我二人不远万里自南域赶到此地,只为你服凤司一名弟子!”

    “不知二位寻本司弟子所谓何事?”

    “你服凤司弟子本是南域大武山修士,在一次试炼之中,用恶毒手段先是残杀古兄嫡孙,又将孟某爱孙袭杀,我来问你,那你说我们寻他所谓何事?”

    莫老祖做恍然状:“原来如此,那人名讳为何?若本司有此人定会将他交于二位道友发落。”

    孟闻古,孟巨公二人咬牙切齿,异口同声道:“姜行!”

    “姜行!”

    “正是!”

百度搜索 顶道途 天涯 顶道途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顶道途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大麒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麒麟并收藏顶道途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