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顶道途 天涯 顶道途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凝神,盘膝修习的姜行一动不动,不知静坐了多久。

    下一刻他似在空中若有感触一般缓缓伸出双手,双眼微闭,手指缓缓掐诀,口中微弱不可闻之声传来。

    三五息之后,一团人头大小晶莹剔透,兀自翻滚的水球出现在手中,他双手随意揉捏,手中的水球竟然也随他指尖渐渐发生变化,或扁,或椭圆,渐渐竟然变作方形。

    他慢慢睁开双眼,望着手中变幻的家伙轻轻一笑,双臂猛地一抖。

    唰!水球仿佛突然注入了不少水流一般,猛地涨成一人来高,转头般厚,常人展臂大小的晶莹水屏障。

    屏障之上波光粼粼,水气蕴蕴,兀自流转不已,离地约十寸高,也不落地,显得神秘莫测。

    姜行望着粼粼的屏障,将脸凑了过去,仔细感悟其间些微的冰凉之意。

    再次沉神入屏障之中,仿佛要从其内感悟出什么。

    一个时辰过去

    姜行仍是一动不动,又过了片刻,他睁开双眼自嘲的笑了笑,单手一挥,眼前的屏障哗啦一声凭空化作无有。

    冰灵根对属性灵力感悟,本应远在普通灵根之上,可是凭空摄取冰灵力,让姜行犹如大海捞针一般,按照莫老祖所说,冰灵力是从水灵力进化而来,因此只得从水灵力之中感应,以及提取冰灵力。

    可是从感悟凝炼水球,到如今自水球之中,对于冰灵力的感悟仍是毫无头绪。

    他只好继续修习沁泗决,希望修到高深之处,对于冰灵力的感悟会更加强烈。

    修炼无岁月,枯燥的时光不觉逝去。

    也不知是不是错觉,自从进阶筑基之后,身体所汲取灵力就仿佛永不到底一般,永远都是在吸取灵力,想以往练气期也会有灵力盈满之时,数月,多至年余便可自然而然进阶下一层。

    可是筑基期给他的感觉,仿佛就是在一条看不到前方的道路之上摸黑前行。至于是什么样的结果不由让他对自己也产生了怀疑。

    沁泗决相对于他现在筑基期修为来说,前期练气期倒还简单,可是到了筑基期的沁泗决也变得晦涩难懂。

    感受无法寸进的灵力,以及更是难懂的沁泗决,姜行只觉得心中郁结,幽幽的叹了一口气,一翻手灵兽袋那只小家伙自灵兽袋蹦出。

    一年时间小家伙早就大变样,原本白绒绒的白色绒毛,早就换作火红色的羽毛覆于其身,“小鸡”昂首而立,雄赳赳望向姜行。

    起初带着它下得山去觅食,后来姜行索性放它自己出去,待它吃饱喝足自己就会飞回。

    小鸡看了他一眼,一振双翅朝洞外飞去,姜行也站起身来抖了抖灰色长袍,迈步出了洞口。

    拾阶而上,一刻钟左右到得成森林的洞府。

    望着洞口的黄色荧光,姜行知他应是在闭关,朝里丟了一道传音符,继续朝山上行去。

    一盏茶功夫到了挂着任务堂大匾的大殿门口。

    看着三三两两,进进出出的人群,姜行挤身而入,大厅数十人嘈杂不已,多数人望向正堂中间挂着自房梁挂下的黑色幕布,幕布上密密麻麻写着种种任务,从高到底,不下于百种之数。

    高有结丹期,低有练气期,不过对于那种低级的任务,大多数是一经出来便被人抢去。

    结丹期的任务凶险自不必细说,因此多是结丹境修士接取,不过修仙界一直流传着的话也是至理,机遇也是与危险并存!

    也有胆大的,三两个合伙,今日你帮我完成这个任务,明日我帮你完成,这些人往往也是喜欢挑战那些凶险的任务。

    剩下的筑基期的一个个任务,则是需要接取人仔细斟酌量力而为。

    偶尔会见有人上前拿出自己的腰牌,放在黑色幕布上,只见幕布上黄光一闪,一条师家湾猎杀筑基后期银癣蟒的任务嘎然消失,赫然是被那人接去。

    那人接完任务拿回自己的腰牌,转身就走,临出门时,自嘈杂的人群向他靠近又走去两个人,一行三人出了任务堂。

    姜行恍然,三位筑基期高手,合力之下面对后期的银癣蟒倒也是有不小的胜算。

    自上至下逐一看过,多数是赴极远之地斩杀异怪凶兽,或是采取及其珍稀的草药,唯有一条任务姜行对它有些兴趣。

    如今也有一年之期,按照入服凤司的规矩,每位筑基结丹境的修士每年需接取司内一条任务,完成任务之时即是发放俸石之时。

    若真愿意舍得弃近百块灵石,那自然是无需为了任务而劳费心神,可是姜行自问还是做不到抵御百块灵石的诱惑。

    他看上的任务倒也简单,按照任务描述来说,只不过是要去千里外“聚贤庄”,探查聚贤庄庄主“丰富”失踪之谜。任务建议筑基境中期。

    聚贤庄不过是西处千里,服凤司一附从山庄而已,历任庄主皆为服凤司司内派下之人,看来如今派去的庄主不知为何失踪了,因此所需要派遣一人去了解些事情。

    正在姜行思忖之时,从外面进来一个齐肩断了右臂之人,那人三十岁左右,面色苍白,双颊消瘦,眼睛鼓着,观其右臂随然止血,但仍能看得到森白的骨茬,和些许碎肉挂在其上。

    看其面色苍白估计是失血过多所致,见他穿过人群,径直走向左侧的柜台处。

    “黎师兄,顾某羞愧来于此处。”

    柜台后四十余岁的中年男子面容不改:“顾师弟此番样子任务怕是?”

    “说来惭愧,被斩马坡山匪斩去一臂,因此我想换个任务。”

    “顾师弟,任务堂规矩不用我再说了吧,你怎地如此不小心,较难的任务为何不叫上几位同门一同完成?”

    “唉,是顾某托大了,因此才落的此番境地。”

    “好吧,准许你换一个任务,但是若是完成俸石是会减半的,而且以后任务你就没有优先选择权,再者因为你的失败,有些任务你是接不了的。你可清楚。”

    姓顾的消瘦男子嗫嚅片刻,试探道:“黎……黎师兄,后面的我接受,只是俸石能不能不要如此苛刻?”

    黎姓师兄面色一板:“顾师弟,容许你换任务也是看在你折了一臂的份上,你莫要得寸进尺!”

    顾姓男子被吼的低下了头:“是……是多谢黎师兄。”

    说完递上腰牌给了黎姓男子,男子给他办了交换任务之后,顾姓男子捂着右肩低着头出了任务堂。

    原本嘈杂的人群因他二人交谈渐渐停歇下来,等那人离去之后,又恢复了嘈杂之声。

    姜行同样将刚才一幕,以及二人交谈尽收眼底,心中不由感叹服凤司制度之严。

    朝前走了几步来到黑色幕布处,掏出那面正面刻着姜行,反面展翅欲飞凤凰的土黄色腰牌,在幕布上轻轻一晃。

    心神指引着灵力到达聚贤庄那一任务处,略微一点,倏的一下,黑色幕布上那一条金色任务字条消失不见。

    嘈杂的数十人,本就指着幕布上百余条任务指指点点,眼见聚贤庄任务消失不见,一时间鸦雀无声,针落可闻。

    姜行接完任务,听得人群安静下来,转过身来只见四周众人都望着他,满脸的不可置信,或有同情可怜之色。

    在看右侧,那位黎姓师兄也是好奇的看向他。

    姜行不明所以,朝人群抱了抱拳,抬步穿过人群下意识让出的道路,出了任务堂。

    等得姜行出了任务堂,堂内一下子炸了锅。

    叽叽喳喳,乱乱哄哄的声音弥漫开来,隐隐约约听得到。

    “聚贤庄!”

    “他是谁!”

    “不怕死!”

    “敢接聚贤庄!”

    黎姓男子看向身旁一人冷声道:“刚才接任务那人是谁?怎么司内没见过此人。”

    “我也没见过………”

百度搜索 顶道途 天涯 顶道途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顶道途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大麒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麒麟并收藏顶道途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