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顶道途 天涯 顶道途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只见此蛋微微颤动,接着就是微弱咔的一声。

    自蛋中间部分开始裂了一道缝,缝隙慢慢蔓延,裂痕越来越大,自裂痕又渐渐分列,不消片刻在白蛋上布满蜘蛛网般的裂痕。

    蛋内似乎稍稍用力一般,右侧碎蛋壳随着用力皲裂,掉在地上出现了一个小洞。

    掉落的蛋壳越来越多,整个蛋顶也软塌塌的萎缩下来,有叽叽声伴随萎缩的蛋壳传来。

    可能是因为蛋壳萎缩砸到里面的家伙了。

    姜行怕里面的家伙被压的坏了,想要伸手扒开蛋壳。王国风却说到:“让它自己来 ,不用动手。”

    姜行无奈饶有兴致盘膝,望着跟前已经缩小到一半的一堆破碎蛋壳。

    叽叽之声频率越来越快,接着一个粉嫩嫩,肉嘟嘟如同小鸡脑袋模样的小家伙,顶破压在头顶的蛋壳露出脑袋。

    它紧闭着双眼,似是感知到姜行这边一样,朝着姜行小嘴一张一合兀自叽叽的叫,甚是惹人怜爱。

    这小家伙倒也聪明,挣扎了一会儿,实在挣不破困住自己的大堆破碎蛋壳。

    索性倒下身子就地来回翻滚,咔咔,终于挣开破碎的蛋壳爬了出来。

    此时它的全貌展现在姜行面前,迥然一只大点的小鸡模样,如正常的小奶狗一般大小,那么大的蛋竟然孕育出了这么一点小鸡如何不让人惊讶。

    这个小家伙身上布满半寸的极细白色绒毛,两只爪子跟身子一样粉粉嫩嫩的,肉乎乎的,脑袋上也隐隐白色绒毛,说实在的丑极了,但是看着它跌跌撞撞,晕乎乎的模样又让人忍不住的怜爱。

    姜行发自内心的笑了出来,朝着闭着眼晕乎乎转圈的小家伙道:“唉~,你个小家伙,给你起个名字吧,嗯,小鸡?嘿嘿,就这么定了,王前辈你怎么看?”

    王国风诧异,随后哈哈大笑:“小鸡!哈哈,好名字。”

    二人如此不服责任的哈哈大笑,惹得跌跌撞撞的小鸡又是几声反抗之声。

    二人玩笑之际,小鸡又挪回蛋壳堆里,虽然并未睁开眼睛,小嘴就如本能一样去啄破碎的蛋壳,说来也怪,小家伙的喙甚是坚硬,见它啄起蛋壳一个仰脖将它咽了下去。

    姜行看了片刻,那么大一摊破碎蛋壳估计让这小家伙啄完得要一刻钟左右。

    会心一笑之后,一翻手一个储物袋出现在姜行手中,这个高阶储物袋只有筑基修为的灵力才打得开,正是太阴山脉王国风的储物袋,当时自己修为不足无法打开,如今进阶筑基,灵力充沛足够打开此物了。

    “那,王前辈我可打开了。”

    王国风看到此物似是勾起了不少往事,沉吟后道:“开吧,是时候让它们重见天日了。”

    姜行向左侧了侧身子,生怕一会儿从储物袋拿东西出来,砸着正在一个劲奋力啄食蛋壳的小家伙。

    姜行沉入心神,注入灵力,叮叮当当一堆东西自储物袋飞出,置放在左侧的地上。东西砸在地上,吓了正在啄食的家伙身子一顿,听得再无响声复又开始“工作”。

    姜行笑了笑,收了已经空无一物的储物袋,望着左侧一堆乱七八糟的东西整理起来。

    对于这些好东西姜行非常有热情,一会儿就把它们分类,分为三堆分好。

    最左侧开始,几本关于修炼的小册,最让姜行挂念的是王国风主修功法,上清剑诀,后面一本大明王决的佛道功法,此决心法为辅,主修炼体之术。最后一本小册子是金系主修灵气功法,名曰金漫术。

    中间则是一些法器,可惜的是这些法器多数残破不堪,就说眼前这尊三足双耳的小鼎吧,已经折了一只耳了,不用看就知道是要不成了。

    还有一把通体乌黑合折的伞,抚摸其面料质感温润丝滑,疑惑之间打开此伞,嚯,在另一边伞面赫然一个巴掌大小的大洞。

    透过大洞看着洞顶,姜行凄然苦笑:“王前辈,这也太惨了吧,你好歹一个元婴大能,储物袋怎么尽是这些破烂货呀,这鼎,这伞,你看看还有这银镜也破了,还有这金锁都快成两截了,你瞅瞅,这玉牌直接就是两半了,啧,另一半也不知道丢哪了…………”

    姜行自顾自的说着话,王国风却不答话,姜行感觉到气氛怪异,也就闭了嘴,只有那小家伙发出啄食蛋壳的咔咔声。

    沉默片刻,脑海中终是传来王国风稍显哀伤的话语:“姜小子我还要拜托你一件事。”

    “请讲。”

    “你手中的玉牌是我与挚爱伴侣的定情信物,如今数百年过去了,我也不过是一缕残魂,请你帮我找到她,若她已有另一半就做罢了,若她仍旧孑然一身,将此物还与她,让她不必再等我了。”

    姜行闻言仔细端详手中巴掌大小,四四方方的碧绿玉牌,仔细辨认上面刻有两个剩了一半的字,估计将另一半拿来,就可拼成完整的两个字。

    看了看残字按照猜测,上面应该是一个风字,下面是一个芸字。

    姜行一笑:“那倒不是事,只是她叫什么,在何门何派。”

    “她叫唐雪芸,是莲峨台一客卿,等你到上京境我自会告知你更多。”

    姜行恍然,怪不得看那玉牌上似乎是一个芸字,至于莲峨台是什么他也不想知道,见王国风不愿多说也不再问了。

    本来想嘲笑他一下,没想到倒是勾起他的伤心往事,也没了逗他的兴致。

    又往下翻了翻,一柄清灵宝剑自下面被姜行拽了起来,此剑四指宽,三尺来长,剑身寒光四射,也无剑鞘,这把宝剑也没逃了残损之劫,在后半部分剑刃处有一指甲盖大小的缺口。

    不过此剑剑柄似是整块玉石制成,剑柄竟与剑身相连,浑然一体,也无半点拼接痕迹,让姜行大为咋舌。

    “此剑名为上清剑,是我的本命法器。不过准确的说,所有按照上清剑诀炼制的本命宝剑都叫上清剑。”

    “那为何剑柄竟与剑身竟然为一体,这是怎样做到的?”

    “哼,等你有了结丹境修为,有了丹火就不会问这种幼稚的问题了。”

    姜行想起什么又问:“哎,王前辈你不是说当时没喝毒酒,是因为你的灵兽,我想起来当时你身上就没有灵兽袋呀?”

    王国风叹了口气:“于那四人一番争斗,法宝损失殆尽,灵兽也已身亡,无奈我只有往相反方向故意丢失灵兽袋来吸引他们的注意力,因此才有机会得以隐匿。”

    姜行赞道:“声东击西,也不失为一种好方法。”

    王国风似是不愿意提当年被暗算之事,把话引到自己的本命宝剑上:“我那把上清剑几乎花了我大半的积蓄,几十种顶级材料炼制而成,等你看看剑诀你自会明白其中之艰难。”

    王国风顿了顿又道:“如今剑身只是有些残缺,只需寻机会找块“奉罡晶”炼化将其填补即可。”

    “奉罡晶?稀有么?”

    “补剑上那点残缺要不了多少,拳头大小炼化就已足够,至于稀有么那是自然,拳头那点大约几十万灵石是要的。”

    “几……几十万?”吓的姜行忍不住惊呼。

    “是的。”

    姜行慢慢平复被吓坏的心灵,将上清剑收了起来,又翻了翻下面的东西,也有不少材料什么的,姜行暂时了解不多,自己身上储物袋也多,将那些材料和不认识的单独放,破烂法器单独放。

    再看右侧是一些瓶瓶罐罐一大堆丹药和一些长盒子。

    丹药拿起一看更是不忍直视,这些丹药都是给当初元婴期的王国风精进灵力之用,可是姜行如今筑基期修为的人,如何敢服用这些猛烈的丹药。

    因此这些也是鸡肋罢了,本以为打开王国风的储物袋是一场天大的机缘,没想到竹篮打水一场空,心中不由好笑。

    收了地上这一堆东西,正准备起身,右边吃蛋壳的小家伙应是吃饱了的模样,歪着脖,闭着眼,走两步摔一跤,似有感应一般朝姜行跌跌撞撞爬过来。

    姜行也不去动它,见它摔倒又爬起来,摔倒又爬起来,终于靠近了自己,把它的小脑袋,在姜行长袍所遮盖的膝盖处,亲昵的来回磨蹭,更显憨态可爱之相。

    姜行爱怜的伸出双手把它捧起来,在它小小的脑袋瓜上亲了一口。将它收进了灵兽袋。

    又把它没吃完的破碎蛋壳收了起来,诸事已闭,姜行轻耸两下鼻子,用力吸了两下。

    一股汉馊味涌入鼻子内部,引得姜行直咧嘴,筑基一个月,又稳固了将近一个月,两月时间身上已经馊臭难闻至极。

    当下起身,收了阵盘朝洞外走去,准备找一山涧之处好好洗漱一番。

百度搜索 顶道途 天涯 顶道途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顶道途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大麒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麒麟并收藏顶道途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