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顶道途 天涯 顶道途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你小子胆子不小啊,敢拿我王国风的东西!”

    姜行连忙回头望去,洞口空无一人。

    “不用看了,我在你识海里。”声音又响起。

    姜行一听在自己识海里,震惊不已,张嘴道:“识……识海!”

    听的中年声音冷哼道:“破练气期,你的识海不会感知么?”

    姜行连忙闭眼努力感知自己的识海,果然在自己的识海里有一缕白色烟雾状的东西,不受自己控制,自顾自的游荡。

    姜行连忙回道:“前辈,可是那缕白色烟雾?”

    “不错”

    “前辈烟雾怎会于我脑海中讲话?”

    “哼,等你到元婴了你自会知道,我来问你,你是何派弟子?”

    姜行一听对面说话竟似元婴修士,那岂不是大武山老祖般修为的人,震惊道:“我是大武山弟子,来参加太阴山脉试炼的。”

    脑海中那人听到大武山三个字似是气愤异常口气不善阴沉道:“大武山掌门张高机与你是何关系?”

    姜行一听对面说掌门就知道他在问大武山老祖道:“我只是外门弟子,见不得老祖,更别说有关系了。”

    脑海中那人又冷哼一声道:“灵兽山李天木,八极脉王门王力开,御剑宗孙克景,如今都还在吧?”

    姜行从未听说过这四人的名字,摇头道:“我不曾听说过这几人。”

    那人有些不悦道:“哼,你且跟我说说太阴山试炼是什么事!”

    姜行将一切原原本本讲了出来。

    那人许是触动了什么情感一般疯癫般哈哈大笑道:“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两百年了……哈哈哈哈……两百年了!”那人笑竟变得呜咽起来。

    只是一缕白色烟雾,却是没有眼泪的。

    姜行张口道:“我不明白前辈是什么意思,怎会笑中带哭。”

    那人平复下来跟姜行道:“两百年了你是第一个来到这儿的,我本该占你神魂,附你之体,没想到你竟然也有神识!之前你说将我入土我见你是好人,更加于心不忍,我不能再到外面去了,脱离你的识海我就会消散,我还有大仇未报因此要暂借你的识海,你可愿意?”

    姜行道:“若是对我识海,神魂没有损害我是愿意的。”

    “这点你不用担心,我自会与你神识保持距离,我还怕被你同化。”

    姜行点点头道:“哦,如此最好,前辈所说的大仇是指?”

    那人道:“与你讲讲也是无妨,不过你要先答应我一件事。”

    姜行道:“前辈先说什么事吧,我怕办不到。”

    那人冷哼一声道:“现在的你肯定办不到,我要你以后进阶元婴为我杀四个人,你可愿意?”

    姜行惊的下巴都掉了,连忙摇头道:“前辈别说笑了,我一个小小的练气期,筑基都困难,何谈进阶元婴的大梦,更别说替你杀人了。”

    那人嘿嘿一笑道:“我有信心年助你进阶元婴,你可愿以心魔起誓为我杀四个人?”

    姜行听他如此讲道,再无狐疑之色道:“若前辈助我进阶元婴,真有能力杀的那四人,我定办此事。”

    那人道:“好!我要你杀的人就是,张高机,李天木,王力开,孙克景这四人分别是大武山灵兽山,八极脉王门,御剑宗宗主及掌门!”

    姜行一听如遭雷击一般结巴道:“前……前辈……开……开不得玩笑。”

    只听那人幽幽道:“我本名王国风,两百年前我本是上京境十方楼的一位长老,游历到大明镜,遇上同等修为的孙克景,二人相谈甚欢,得知他是南域的御剑宗宗主,于是邀请我前去做客,我推脱不掉,随他进了御剑宗,他又叫来一人作陪,就是灵兽山的李天木,不料他二人早藏祸心,饮酒期间在我杯中下毒,我有一灵兽名曰毒灵雀此雀能识世间万千种毒,在我将要饮酒时告知我杯中有毒,我将毒酒泼于地上,质问他二人,岂料他二人恼羞成怒,我们三人当时就战在一处,我年轻时有一奇遇,偶得半部残卷,名曰上清念剑决,他二人不是我的对手,将他二人击退我也深知强龙不压地头蛇的道理,只想快快遁去,离开此地,不料行了千里之余,除了他二人又追杀来两人,一问原来是四大派首齐聚就为将我削首,夺我宝物,我双拳难敌四手,终是落败,一路法宝毁的七七八八,元气大伤,逃遁进入万里太阴山,好在这一身斗篷有隐匿气息的功效,我寻了此处山洞开辟了洞中洞,做好掩饰只为疗伤,谁曾想我低估了自己的伤势,几日便并入膏肓,想要元婴出窍逃遁,才发现中了灵兽山的噬婴蛇毒,元婴也不能出窍,近月余他们四人神念轮番在太阴山搜寻,我实在是无法逃遁,终是命陨在次,你以为他们联手设下的禁制是做何用的?他们是怕我没死,设下禁制怕我逃遁,美其名曰限制修士过度损耗资源,好歹毒啊,好歹毒!”

    姜行听的目瞪口呆想不到几大派首元婴老怪竟能做出如此无耻之事当下义愤填膺道:“前辈,我若有能力以后定为你报仇雪恨。”

    王国风道:“空口无凭,我要你以心魔起誓。”

    姜行摇摇头道:“我不会。”

    王国风当下说道:“我以心魔起誓,誓为王国风报仇斩杀,张高机,李天木,王力开,孙克景四人,有违此誓日后定当心魔反噬而死。”

    姜行咬咬牙道:“我以心魔起誓,誓为王国风报仇斩杀,张高机,李天木,王力开,孙克景四人,有违此誓日后定当心魔反噬而死。”

    王国风哈哈一笑道:“我一辈子很少求人,多谢了小友”

    姜行讪笑道:“王前辈,我何不带你回你的十方楼,告知你的门派,派人过来替你报仇,岂不是比我要好得多。”

    王国风道:“我自幼在小门派出生,却是异灵根风灵根,修炼一日千里,再加上奇遇之后,更是目中无人,加入十方楼后楼内的人被我得罪的七七八八,纵然有说的上话的也是面和心不和,你若带我的消息回去,怕大都是会拍手叫好,岂会有人为我得罪大明境南域四大门派。”

    姜行一直有个疑问道:“王前辈,修真界不就是东海,南域,西峡,北疆四大地域,何来大明境上京境之说。”

    王国风冷哼一声道:“你知道什么?坐井观天!两三个大明境才勉强抵的上上京境,上京境灵气之充裕岂是大明境所能比的,上京境往东穿过无边海谁敢肯定就没有别的修仙之处?世间之大,莫以看洞口的小眼光来看,走的多了见的广了自然就明白了。”

    姜行点点头道:“王前辈讲的是。”

    王国风冷哼一声道:“两百年没见到人了,见到你话这么多,对了你是何灵根?”

    姜行摇摇头道:“原来一直在外门,一直未测过,听说测灵石在内门,一直没有机会测。打算筑基成功了就测灵根。”

    王国风道:“不用测灵石也可,等我稳固神魂到时候我为你测,我感觉神魂有些紊乱,需要稳固半个月左右,不到万不得已最好不要打搅我。

    姜行道:“知道了,王前辈。”

    王国风道:“嗯,把我埋了你就自行安排吧。”

    姜行忍俊不禁嘿嘿一乐道:“好。”

    神识里再也没传来王国风的声音。

    姜行将王国风的尸骸背出,寻了处空地,将它掩埋,拿出星辰剑劈了棵大树,为他做了个碑,碑上写五个大字——王前辈之墓。

    一切收拾完,准备往山脉深处走去,穿过山脉在山脉尽头的一座最高峰分别有三个传送阵。

    与此同时,五彩斑斓的蝴蝶带着一位青年在山脉中间,一处峡谷入口停下,入口五六丈宽,一眼望不到头,两侧山石俱有百丈之高,自谷内向外刮着罡风,吹的人脸生疼。整座峡谷都呜呜作响,蝴蝶被罡风吹得摇摆不定。青年伸出手蝴蝶落在他的手掌上。青年嘴角微微上扬,轻轻拍了拍蝴蝶的背,将它收入灵兽袋。

    迈步就往峡谷里走去,青年腰间一块碧玉腰牌,生起一块绿色的护盾,在峡谷的罡风中护着青年纹丝不动。

百度搜索 顶道途 天涯 顶道途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顶道途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大麒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麒麟并收藏顶道途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