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顶道途 天涯 顶道途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姜行一路向东,基本上就是白天赶路,晚上休息,离开了纵剑宗后带了不少金银细软,可是时常到一些荒郊野外的地方,有银子也没有地方花。

    晚上到无人烟的地方,只好寻个山洞或者在树杈上打个铺盖勉强将就一下。

    天气晴朗到还好,若是碰到天公不作美那就没有办法了。

    傍晚时分行至一个小村镇的时候姜行已经不打算走了,因为此时的天空阴云滚滚,也有些慢慢起风了,他可不想再被雨淋了。

    进了小镇,经过打听得知此处名曰下村镇。姜行又问了客栈在何处。随即下马牵着马儿一路向镇中走去。

    客栈就在镇前不远处,姜行刚刚行至客栈门口,客栈倒也气派,有四层来高。门口站着的小二紧步向前伸手来接姜行的缰绳开口道:“公子,吃饭还是住店呀?”

    姜行将缰绳递给小二道:“住店。”

    小二喜笑满面道:“好,我先带你安排客房,然后把你的马儿给你拉到后院喂饱了。”

    姜行点点头,表示满意。

    小二带他进了客栈,客栈一楼摆了十余丈桌子,板凳,看来这里是大堂吃饭的地方,也有三五桌客人正在吃饭,几人相谈甚欢的样子。

    姜行跟着小二从左边的楼梯上了二楼,二楼则雅致了许多,同样十来张桌子,环境却是雅静。又是爬上楼梯。

    小二看姜行四下观望道:“公子,一层二层,是吃饭的地方,三四层是住宿的地方,马上就到了。

    小二带着姜行在三楼左侧的一间房子停下,姜行对房子倒还挺满意,收拾还是挺干净整洁的,伸手从怀里掏出一些碎银子给小二。

    小二更是笑得合不拢嘴。忙问:“公子你要是饿了小的给你准备些吃的?或者需要洗漱什么的尽管吩咐我。”

    “嗯,准备点热水,我洗把脸,吃的,一会儿我下去自己看吧。”姜行点点头道。

    “好,那小的退下了,一会儿给你拿热水上来。”

    没等片刻小二带了一壶热水上来,随后又下去说是带马儿去后院喂食饮水去了。

    姜行洗漱完毕,天都微微暗了下来了,等在二楼落座外面已经下起了雨,点了两三个菜,又点了一壶酒,自斟自饮。

    菜刚刚上来外面的雨水竟然越下越大,姜行吃了片刻,站起身来手里端着酒杯,走到靠窗的位置,缓缓的推开窗户,缝隙倒不敢开的太大,怕雨水飘进来淋在身上,左手负在身后,右手端着酒杯,抬起头望向灰蒙蒙下雨的天空。不知不觉竟然回忆起在纵剑宗的种种,也不知此时段大牙过得怎么样的,王莹倩是不是还是那副冰冷的样子…………

    念及如此举起酒杯一饮而尽。

    烈酒入喉,缓缓的出了一口气,又往外看时影影绰绰看到镇外面一列列黑色的影子往这边走来。

    等走的近了才发现是一辆辆马车,跟着十余个披着蓑衣的人,在雨中显得不甚狼狈。

    姜行望着一行人有些感叹,天下熙熙皆为利来都不容易,一行人也停在了客栈楼下。许是要住宿的样子。

    小二打着伞跟他们带头的人说这话,不多时他们牵着马车往后院绕去,临行时领头的那人似乎看到楼上有人在看他,回头看了一眼。

    他的目光跟姜行目光相对,姜行不避也不闪,淡淡的点点头,领头披蓑衣这人视线也是极好在灰蒙蒙的雨天竟也看得清姜行,同样点点头回了一礼后扭头带着车队往后院去了。

    雨水有些许还是飘在姜行衣服上了,姜行轻轻掸了掸身上的水渍,关上窗户,回到桌边,继续吃喝。

    不多时,就听到楼下咚咚咚的脚步不停,一行十余人多是拿着淋湿的蓑衣在小二的带领下往楼上走去。小二后面走的第一个人,个子不太高比姜行低一头的样子,面容有些敦厚,肩膀很宽,皮肤黝黑看得出是长年在外奔走之人。上楼的时候往姜行这边看了一眼。

    姜行晃了一眼并不在意,自顾自的吃着,还是那个面容敦厚之人许是在客房里换了一身短打的衣服,可能原来的衣服被雨水淋湿了。那人又从三楼走了回来,径直来在姜行桌前。

    远远左手搭在右手抱着的拳上,开口道:“振远镖局,王四石,观公子仪表不凡,有心结识,还望公子赏光!”

    姜行站起身来,看着眼前之人,回了一礼,面不改色道:“王四爷,久仰,在下姜行,请坐。”

    王四石倒也洒脱拉开凳子就坐,开口道:“刚才在楼下与公子对视一眼,再到上楼看了一眼公子,深知公子绝非平凡之辈,因此有心结识,倒显得唐突了。”

    “王四爷廖赞了,有幸认识王四爷,也是我的荣幸。”

    王四石哈哈一笑道:“未请教姜公子是哪里的人?”

    “在下乃豫州人士。”

    “好地方!你们豫州第一大山积云山,山上纵剑宗跟我们振远镖局还是相熟呢。”

    姜行听到这里哈哈一笑,面容不改。

    此时小二又端了不少菜和几壶酒上来,姜行正纳闷,王四石笑道:“姜兄弟,我想交你这个朋友,这是我点的,今天你我二人把酒言欢。”

    姜行陪笑点了点头。

    想纵剑宗当时新任宗主举行大典我大哥二哥是去的,我因为在外押镖没来得及赶过去未曾谋面纵剑宗宗主。

    姜行听到这里倒是释然一笑道:“以后会有机会的。”

    “嗯,好像听说纵剑宗宗主跟你同姓,也姓姜,当时灭宗大战姜宗主一人力抗龙虎门青峰寨连手而不败,附近几多门派看不清形势谁也不敢插手,没想到后来被纵剑宗反过来吃了龙虎门,青峰寨听说也赔了不少钱给纵剑宗。”

    “哦,我也是听说了,具体赔多少外人是不知道的。”

    “嗯,外面谣传姜宗主已经禅让了,也不知是真是假。”

    姜行跟他碰了一杯一饮而尽道:“我虽在豫州只在秦淮镇离纵剑宗还比较远,因此对此事所知甚少。”

    “无碍,无碍,我们说些闲话,我只为交姜兄弟你这个朋友,我在楚州,若姜兄弟以后路过楚州一定要到我振远镖局来坐坐,好让我尽尽地主之谊。”

    姜行笑着称一定。

    二人又是推杯换盏,直喝的夜色已深,客栈都打了烊,才依依惜别,等王四石离开后,姜行叫来小二准备结账的时候,小二才告诉他王四石早就压了一锭金子在柜上了。

    姜行得知恍然一笑。

百度搜索 顶道途 天涯 顶道途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顶道途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大麒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麒麟并收藏顶道途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