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顶道途 天涯 顶道途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过了凛冬入了年关,段大牙一如既往赶回他秦淮镇的家里过年,如今的段堂主可不是当年的小人物了。他老家打铁的父亲早就关了买卖,享着清福。段堂主回家时,地方乡绅官员老远赶出来迎接。

    回家后段堂主自然少不了应酬推杯换盏,这家那家的攀亲拉关系种种,段大牙岁数也不小了过了年二十有二了,早前一个破打铁的拖家带口,围着个破铁匠铺又是干活又是休息,日子也过得紧紧巴巴的,现如今段堂主的房子早就推了重新盖的高门大院。也是雕梁画栋,气派不已。

    段大牙老是偷笑,说自己好像一个地主一般了。更别提说媒的老婆子就跟流水一样往段家窜。可想而知段大牙的老父亲心里跟开了花一样。

    过年时节宗里留得人还是很多的,大约两千余人,四大州为了地盘,偶有战事发生,流民还是有的,走投无路入了山门,落了草的也不少。

    姜行一再嘱咐人在精不在多,宗里早就不收人了,现在是优胜劣汰,姜行要的就是人人能打,能打能胜!

    不过山下因为生计等一些问题,还是有不少人赶来,宗里也是在山下设有十来口大锅每日食粥接济他们。

    傍晚的大年三十宗里自然是有福利的,热腾腾的饺子管够,又发了散碎的银子,三五两银子也够普通人家过个好年了。天虽然冷,但是这里的人们却是暖和的,人人喜笑颜开,其乐融融。说话冒着哈气大家拜年的样子让姜行忍不住失神。

    他也记不起多少年没回去了,走出小村子仿佛就在昨天,自幼算是孤苦无依,村子没有什么留恋的,只是过年了,老太太的坟头还是依旧荒凉吧,

    她也一个人,无儿无女,走的时候姜行三岁,就在破旧的床边,那年也是冬天,天冷的吓人。

    老太太艰难的伸出瘦骨嶙峋的手摸姜行的头,又摸他的脸,当时她估计也在想,这么冷怕是姜行也活不长吧,也好,也好,死了就不用挨饿,挨冻了。

    小小的姜行小小的声说“奶奶,我……饿”的时候老太太流着眼泪,咧嘴却笑了,是呀死了,也好,也好啊…………搭在姜行脸上的手无力垂下。

    家徒四壁,空荡荡的房间,如果说那还能叫做家的话,也许是屋里有张破床,床上一躺着已经僵硬的老人,床边有个小孩罢了。

    “奶奶,……奶奶……你醒醒啊……醒醒啊”小孩凄厉的喊叫,却无人应声。

    就如今天的寒风一般,呜啊!呜啊!的一样凛冽,刺骨。

    姜行的泪水不由自主划落了下来,许是该回去看看了。

    “怎么哭了?”侧面传来一女子声音。

    姜行伸出手在脸上抹了两下,并没有扭头望去,听声音他知道是谁。

    姜行呼了口气喉咙却不是什么滋味,竟然有些哽咽道:“呼,没有,风太大,吹的。”

    “你不会是想家了吧?”

    姜行由眼前的人群,抬头望向远方:“想家,也许吧。”

    “还没听你讲过你家的样子,跟我说说。”

    姜行扭头望向她此人正是王莹倩,此时他一身白色袄子显得胖乎乎的,头戴雪白的的帽子也不知狐狸皮毛还是什么的,加上圆圆乎乎的脸蛋,刚刚二十岁加上这身装束也是很可爱的。

    只是此女看着天真烂漫,原来是个刁蛮的小辣椒,再后来宗里突遭变故,身为宗主的父亲被自己青梅竹马一块儿长大的师兄杀害了,她最后斩杀了自己的亲师兄。

    二十岁从小娇生惯养的公主受到了这样的冲击。不得不说已经颠覆了她的世界观。好在事后看开了不少,只是性格变了不少,不似原来那样泼辣,可以说是有点冷。

    姜行叹了口气,摇摇头轻声道:“往事不堪回首,不说也罢。”

    王莹倩斜眼蹬了他一下:“小气鬼的样吧,走吧,该吃饭了,堂主他们都在等你了。”

    姜行回了声嗯,二人结伴去灶堂那里,本来各堂主等人都有自己的宅子,也算过年了大家一起聚下吃个饭,自家院子里属实有点小。灶堂这边有雅间比较大的一个房间,放三五张桌子也不算拥挤,

    等姜行二人推门进去的时候,一众长老堂主等人起来齐齐见礼。姜行笑着摆了摆手,示意大家坐下。

    落座后,灶堂那边就已经开始上菜了,不得不说过年了伙食确实好很多,不过大家也不在意这些,席间也有各种敬酒,姜行也不推诿,倒是坐在边上的王莹倩一个劲劝他少喝点。

    吃过饭后,撤去席宴,一位姓庆的教头,喝了点酒,正在兴头上,说着给大家表演一套剑法,请大家指点,引得满堂喝彩。

    在他表演的时候,王莹倩却是推门出去了,姜行示意大家继续,自己跟着出去看看。

    姜行跟着从来,王莹倩也没走多远,姜行问道:“回去啊?不待会儿了?”

    “嗯,”

    “我跟你一块儿回去吧,顺便给王宗主上柱香。”

    “好。”

    王莹倩让丫鬟先走,不必等他二人。二人一道从灶堂往堂主区走,天色已经大黑,姜行手里提着从灶堂拿出来的灯笼,橘黄色的小火苗在纸糊的灯笼罩子里发着微弱的光。风吹的小灯笼摇摆不定。

    姜行走在前面,王莹倩走在右后面,不多时到了一处拐角出,听得王莹倩道:“姜宗主可还记得此处?”

    姜行举目四望,不明白她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嗯?”

    “姜宗主可能忘了,这里是我第一次见到你的地方。”

    姜行恍然,当时自己刚刚得了练气决苦于练习,当时在这是碰到他们师兄妹二人。

    姜行不太明白她是什么意思顺口道:“嗯,想起来了确实是这里,当时………”

    “当时刘明亮跟我商量宗里举行比武的事情,意外到姜宗主我还很诧异你么年轻的人竟让就能当上副堂主,谁又能想到两年后你只手挽救纵剑宗于灭宗之难,又当上了宗主,我父亲他也…………,唉,下个两年后又会是怎样谁又知道呢?”

    姜行也不知道如何安慰她,停下脚步道:“王宗主如今大仇已报,世事无常,造化弄人,王姑娘你要想开点,人到最后其实都是要活自己的。”

    “姜宗主说的有道理,是呀,得活自己,”

    二人复又继续前行,一刻钟左右回到王家的大宅子。

    原来是宗主府不得不说确实比姜行的便宜堂主府气派的多。怪不得定了姜行当宗主长老一派要求姜行般到这里来。

    姜行也不在意这个。房子么,无非是个住人的地方么。

    门口两个看门的看到王莹倩回来,一个回去禀报,一个提着灯笼迎了过来。刚刚进门一位四十余岁的妇人从屋里面走来。

    王莹倩走向妇人喊了声“娘。”

    姜行知道原来是王风楚的妻子,姜行双手抱拳施了一礼道“王夫人,过年好。”

    “还不知道姜宗主大驾光临,蓬荜生辉,欢迎欢迎。”王夫人也是有礼道。

    “哪里,哪里,按理说早就该过来了。”

    “外面冷,快去屋里看茶。”

    姜行道:“王夫人客气了,我此次前来一是为了送王姑娘回来,二是来看看王宗主。”

    姜行说道此处,王夫人神色却是一黯。

    姜行心里咯噔一声,莫不是自己说错话了。

    王莹倩此时却吩咐丫鬟把自己母亲给送回去了。

    回头对姜行道:“家父不幸的消息,我母亲还是没能接受,每每念及此是家母总是伤心不已,身边离不开人。我只能一直在她身边照顾她,今天若不是风堂堂主一再邀请,我也是不会去的。”

    “哦,原来如此,看来王宗主跟王夫人的感情很深啊。”

    “嗯,父亲母亲这么多年从来没有红过脸,来姜宗主这边走。”王莹倩说着,伸出手做请的姿态。

    王风楚作为宗主,纵剑宗后山是专门有祠堂供奉的,不过王夫人几乎思念成疾,因此王风楚的排位就被王莹倩请了回来。

    王风楚的排位被请在院子西边的一个房子里,推门进去,屋里是灯火通明,王风楚的牌位正对着门,姜行走到跟前恭恭敬敬的拜了三拜,随后拿了香点上插在香炉里。

    姜行望着王风楚的排位道:“王宗主,过年了,也不知道你再下面过得怎么样?你我二人虽然了解不多,三年来一路提拔,才有了我,我记着你的好。我知道你最担心的是什么,你放心我向你保证只要纵剑宗在一天,你的家人绝不会受半点委屈。如果你泉下有知的话,保佑他们身体安康吧。”

    讲完,拿起桌子上的酒在他排位前洒了一杯。

    姜行走的时候,没有见老夫人,怕她难受,王莹倩送她送到门口。

    姜行提着灯笼道了声“再见。”

    寒风中,王莹倩看着姜行越走越远,慢慢的人影变成光点,渐渐消失不见,她还没有挪动一下脚步…………

百度搜索 顶道途 天涯 顶道途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顶道途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大麒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麒麟并收藏顶道途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