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顶道途 天涯 顶道途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哦?林堂主以为不可?还是怕新人架了你的位置?做事就得有功必赏,有过必究,试问在坐所有人,谁能凭一己之力灭王蛮子而无伤,现在正是树立标杆的重要时刻,本宗也要面临改革,我要的是全宗皆可战,皆战皆胜,你却在这里给我玩小肚鸡肠,勾心斗角?”

    林豹脸色一变看向王风楚:“宗主,我不敢。”

    王风楚却是摆了摆手………………

    一屋的掌权人开始的勾心斗角,各自利益的争夺,都想安排人在的位置上,没想到最后便宜了姜行。

    姜行,段大牙二人在灶堂吃完了大餐,撑得也是行路都难,歇息了一刻钟带着段大牙到医馆里给他换了药,然后一块儿回了休息区。

    “姜行你以后发达了可不要忘了我呀,”段大牙靠在墙上打着饱嗝,翻着死鱼眼没来由的冒了一句。

    “什么发达了,别胡扯。那事是副堂主牵制在先我才有机会的”

    “别人咋没有把王蛮子弄死?你肯定会有奖励的,到时候我也沾沾光。”

    “去去去,看你那财迷样……”

    两人正说话间,熊烈就大跨步的进来了,身后跟着两个纵剑宗门人,一人端了一个托盘,上面皆有红布盖着看不清什么物件。熊烈看了看屋内众人,众人纷纷过来见礼。

    熊烈点了点头,望向姜行,咧嘴一笑,他本就宽口阔鼻,笑起来也甚是吓人。

    只听他道:“姜行,立了大功了,纵剑宗赏罚分明,你可以算是头一大功,我也不废话,宗主跟大家商量最终决定如下,白银一百两,升雷堂副堂主,入藏经阁机会一次。”

    众人都瞪着眼睛看着他,一百两银子那可是够平常老百姓过十几年的资产了,这赏赐倒真不吝啬,加上这副堂主,乖乖,这晋升也太快了吧。

    才刚来两三个月就当副堂主了,进藏经阁那更是人想都不敢想的,这世道本就是强者为尊,虽说这个年纪已经很渺茫的机会成为一流二流高手。

    但是能当个三五流武林好手有一技傍身也是大家的愿望。有进纵剑宗四五年乃至更多年没这么好的运气,这家伙才来三个月,真是让人又嫉又恨。

    姜行表情也是惊喜异常,没想到前几天还在想着藏经阁的事,现在好事就砸在他脑袋上了,他上前一步抱拳道:“多谢熊堂主。”

    “不用谢,你自己应得的,”熊烈又点了点头看着他指了指左边的托盘接着说“这是一百两白银,这是原来雷堂虞副堂主的宅邸的钥匙,就在堂主区那边,他不在了,你理应搬去那里住。”

    “还有这枚副堂主令牌,你的名字已经刻好,拿着即可去藏经阁换一本心怡的功法。好了熊某差事一毕,走了!”熊烈交代完事情后就离开了。

    姜行倒也慷慨给这屋内人一些散碎银子,也不废话,让留下的一个宗门人带自己和段大牙一块儿赶往新住宅。段大牙倒是美坏了,一个劲的叨叨,什么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姜行笑话问他是鸡还是狗。

    段大牙却一个劲在傻笑。

    原来的宅邸,是在堂主区比较偏的位置,虽说也叫区,但是这里一处宅邸占了将近十数里地,宅邸中规中距,十几亩地大小的地方,盖了一处大宅邸,大门两丈来高,横也有近半丈,进门先是一座大石屏风,又高又气派,上面全是雕的花鸟鱼虫倒也颇有雅兴。

    这大院子,迎面是正房左右有厢房,后面还有花园,确实挺漂亮,对于住大通铺的姜行段大牙来说,真的无可挑剔。这里还有原来副堂主留下的三个女丫鬟,和三个家丁,也都恭恭敬敬的垂手而立。

    他们也是知道了自己原来的副堂主已经不在了,等待的不知道是什么命运,万一再升上来的堂主,不愿意要这些人,那该何去何从。

    姜行询问得知,他们就负责维持整个院子,和堂主的生活,是纵剑宗专门安排的,每月也有纵剑宗专门发放的薪资,这就不用姜行来操心了那就好。他这人最烦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

    姜行段大牙逛了院子一大圈,最终决定,姜行住正房,东厢房由段大牙住,西厢房本来房间也挺多的,这些下人还住原来的西厢房。

    最后又忙活了房间一阵,将床铺被褥自然是换了新的。姜行拿起了他的令牌,这才是他的最终目的,什么金银他现在已经看不上了,想起了那惨死的双胞胎,暗叹世事无常,感慨唯有自己变强才是让人不在轻视你的资本。

    晚上才知道有一个家丁是专门管厨房的,自己府邸有厨房,怎么也比大灶堂的饭菜要好得多,让他炒了几个菜,跟段大牙喝了点前虞副堂主留下的酒,就早早睡去。只为明天早起藏经阁寻觅是否有说书老头所说的修仙术。

    清晨时分,太阳升起来,山上还是有些凉,树叶也以慢慢发黄,深秋时节已是将近,用过了早饭。段大牙现在已经有了新的身份,风堂的一个小队长,主管招募新人。

    自跟龙虎门一役后上面格外重视这些经过磨砺上过战场的人,现在人员储备是个问题,各个堂主各自负责一块区域,段大牙被安排自纵剑宗往东,一百里之内招人去了,段大牙高兴的狠,说这是个肥差。

    姜行则去雷堂报道,见到了雷堂堂主,林豹,名字虽然有些凶恶,人确实正经的文质彬彬,标准的国字脸,头有些大,身高也有五尺往上,宽肩膀,浓眉大眼,一脸的正气,等姜行来时,他也一脸严肃,简单的分配了任务,只是让他带领原来副堂主的一批人护卫山上安全,说白了不过就是巡山的。

    他倒乐的自在,领了一行五六个人巡山去了。风堂正厅端坐的林豹却哼了一声,扭头问后面的一位账房师爷模样的人:“子涯,你认为此人如何,”

    那位叫子涯的人不卑不亢:“堂主,我观此人,你安排他去巡山,此人倒也乐意,似喜欢这种轻松的活计,应该跟风堂那位关系不大。”

    “哼,熊老贼处处与我作对,若不是他会上多言,岂会安排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儿,来做这个位置,走一步看一步吧,以后会看明白他的…………”

    姜行带着一帮巡山的,计划好了巡山的路段,就让他们出发了,自己也算是堂堂副堂主,哪有副堂主自己跑上跑下的,那不成笑话了么,他可有自己的事儿做。

    藏经阁位于电堂堂的东边,一座单独的山峰,有一条索桥通过才通过而去藏经阁,藏经阁有三层,是纵剑宗为数不多的多层建筑。

    藏经阁有些破旧正如姜行过的这破索道一般,踩的木板咯吱咯吱的,有的木板已经腐朽破洞了,趴在索道边的铁锁上看了看,深不见底,四周全是飘渺的云雾,这摔下去不死也是重伤,姜行打了个机灵紧紧抓着铁索慢慢向门口挪去。

    穿过铁索桥来在了藏经阁的门口,姜行抬头看了看门上面的牌匾,确实藏经阁三个大字,就叩了叩门,屋内良久幽幽传出一声进!姜行推门而入。只见进门口右手的位置有张桌子,桌子后坐着一个人,往前走两步来到桌前。

    看到这人脏兮兮的,花白的头发,在看脸上的皱纹,估么也是年过花甲之人了,姜行说完了来由,这人正低头写些什么,抬头望了姜行一眼,问姜行要来了令牌验过真伪。

    面无表情张嘴道:“你可进去挑选一门武学,一楼拳脚,二楼刀剑兵器,三楼内功心法,期限为一个时辰,超过必须出来,否则取消你的机会,快去吧 计时开始,说着,他把原来摆在桌子上的香插在了香炉上点燃了。”不等姜行回话他复又低头写起来。

    姜行眉头一皱,不去理会这老头,转身往他身后的一排排书架走去,这书架一排排得有几十排,什么摆的全是书,各式各样的,有小的有大的,有用兽皮缝的也有纸制的等等什么样式都有,姜行一本本看去,不禁大开眼界,这里是一层打开的全是讲刀枪剑戟的用法。

    就刚才姜行看的那本无我剑法,讲的就是舍身的剑法,拼的就是以攻为守,你攻我非致命的地方,而我要的是一击毙命,姜行撇了撇嘴,想想都觉得非狠人不能练这套剑法。

    纵剑宗也不知道从那个小门派搜刮来的这么一套剑法。为什么姜行会觉得是小门派呢,在他看来再大的门派练了这套剑法也得折腾差不多。

    一行行一排排看完,他又上了二楼,这里果然全也是拳脚上的功夫,他正一行行看呢,楼下传来老头一句,还有半个时辰。

    姜行连忙停下了了,这**的功法这么多看完估计也得半个多时辰,只能加速浏览了,蓦地,他站住了,他想起既然这修仙之术,也是讲调节身体心法的,这不是跟内功心法一个效果么,念及此处,直接飞奔而入三楼。

    三楼则没那么多的书了,只有两排书架,姜行不敢耽搁,如果三层没有则还要在二楼寻觅,实在没有的话,怕自己空骗自己一场。

    姜行一本本的翻看,各种功法都有,内功有高有低,也讲了如果刚开始练会怎么样,其中有本,讲了初始练习,轻易可用肉身分石裂土,二十年后大成,落叶飞花皆可破敌,姜行也是神往不已。

    第一排书架没有第二排的时候,从上往下面,一直看最下面那一层书架上有一本让姜行动容的小册。

    乍一看小册就在最后一层,一个不起眼的阴暗角落,上面落满了灰尘,说它是一本灰书也不为过。

    轻轻掸去上面的灰尘,三个大字成竖排列。

    “练气决”

    姜行不由咽了口唾沫,翻开第一页,“气冲,而用之而不盈,渊兮,乃万物之根…………”

    看到此处实在是控制不住激动的情绪,双手也跟着颤抖起来,这一切似乎也太过虚幻一般。

    在往后看,后面确实晦涩难懂,姜行勉强看得懂一点,书中所讲气乃万物之始,里面皆是如何练就灵气的方法,方式。只有短短四页,再无其他。

    姜行如获至宝,苦苦寻觅终于找到,不待废话,转身下楼准备回去好好研究一番。

    门口脏兮兮老头,看到姜行拿了一本练气决,没好气的笑了笑。

    斜眼看了他一眼,张嘴道:“小子,我劝你换一本吧,这本破书,以前有人练过,屁也没练出来,最后回来苦苦哀求我,再给他换一本,我看你来了去一楼一直转圈看,就知道你来的时候怕是没熟人跟你讲过挑什么功法好,老朽这会当回好人,呐,一楼有王门主传下来的硫玲剑决,二楼,熊堂主练的焚天掌,都是不错的功法,你可以试试。”

    “多谢老先生提醒我想试试这个。”姜行执拗的说到。

    此时香正好烧完,正正的香灰无声而倒,在香炉里断成一截截的。

    “良言难劝该死鬼!罢了,做个登记走吧,”老头看了看香炉中的断灰,开口说到。

    姜行咧嘴一笑,做完登记一切事宜,就顺着原来的索道返回府邸。

百度搜索 顶道途 天涯 顶道途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顶道途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大麒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麒麟并收藏顶道途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