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龙朝野史 天涯 龙朝野史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0大天使长
瑶池,妖精一族所在的地方,自打失落神族被彻底掩埋在历史的烟尘中之后它们在这里进行着生活,同时也感受着来自自然的力量以便提升自己的能力从而进阶为天使。不过要想进阶为天使还是有很长的一段时间。
而在这里,最强大的几个天使在这里管理着这里面的圣洁力量以及妖精们。
“想不到一亿年的清净岁月还是被打破了。”在瑶池中央的一个燃着火焰的天使缓缓地说道。他身上透发着难以磨灭的强大力量,圣洁的气息像是关不住一样地不停的溢出。他的声音坚韧,就像是经过了烈火的淬炼一般铿锵有力。
“但是也带来了新的希望不是吗?”另一名声音缥缈的天使说道,“我们的使者过来了。”她的身边有像是雾气一样的东西,同时又有像是水雾一样的羽衣一般的东西环绕在她的身边。而她的身上还有微微的彩虹一般的光芒。那样子就像是云彩活了一般。
说话间,敖业在众妖精的指引下走到了这里。
“如此强大的力量,仿佛愤怒的大海正在向天地展现着自己磅礴的力量一般。啊,壮年的龙族,你此次过来的目的难道是为了彰显自己的强大吗?”另一个深沉的声音说道,他那声音仿佛大地一般,仿佛地震前那来自地壳内部的震动一般。他的身边漂浮着七颗不同颜色的宝石。
“参拜四位天使长。”敖业一个抱拳说道。
这里的气息是如此圣洁,这里的气氛让敖业感到自己像是回到了家中一般安心,这里的一切都是他儿时梦中所展现出来的东西。一切都是如此完美,敖业感到自己仿佛回到了小的时候,他几乎忘记了自己身为龙王的身份。
“米伽勒、拉斐尔、乌列,我们的使者过来必定是有他的目的的,我们怎么能这么说长久以来没有来过的客人呢?”一个身旁漂浮着水球,看上去圣洁无比的女性天使说道。
“又是加百列这么严谨吗?”火焰天使米迦勒说道。
“那么长久以来没有来的客人,我们的使者,龙族的王,你此次过来有什么请求吗?说说看吧,凡是我们能帮你的我们会尽力而为。”掌控着宝石的天使乌列说道。
敖业听后就微微低了一下头,他说道:“控制着妖精们的统领者,掌控着元素的天使,自然的代言人,各位大天使们,我现在很迷惘,希望您们那无穷的智慧可以指引迷途的我。”
“看来是一位在旅途中迷失方向了的旅人啊。”拉斐尔说道。从她身上吹出的威风拂过敖业的鬓角,就像是仁慈的母亲看待睡着的孩子一般。
“正是,当前我族正面临着一个难以判断的分叉口,我很希望能够从中找到答案。”敖业这么说道。
“不要一直站着,你贵为龙王。”掌控着宝石的乌列一抬手就在敖业的身旁创造出了一个大理石椅子。单单从材质的精细上看完全不会认为那是个经过法术构造出来的东西。
“多谢。”敖业说着就坐上了椅子。
“那么说说吧,”米伽勒说道,“是什么问题会困扰着拥有着足以撼动三界力量的龙族?即便是简单的政治问题也应该不会难倒你们吧?拥有着上亿年历史的你们有着足有优秀的历史课本。”
“说来惭愧,”敖业说着低下了头,“这是我们上亿年来从未遇到过的问题。”
“我等的智慧和你们是一样的,我们的智慧诞生的时间跟你们一样。只不过我们的记忆是连续下来的。”米伽勒说道,“如果你们历史中没有相应的答案的话,那么我们也难以回答你的问题。”
“不,我们没有经历过的事情在座的各位多少经历过。而且我相信经历了一亿年的讨论各位已经找到了一个解决的办法。”敖业十分认真地说道。
四大天使长听后相互看了看,他们大致猜出了敖业所要说的是什么了。
长达一亿年的考虑时间,同时还有着之前感受到的那种即便在别的世界也可以感受到的可怕的力量震撼。
“你说的是……”米伽勒的语气有些沉重,“灾,是吗?”
“灾……是说银白之灾吗?是的。”敖业说道,“他现在就在我们这里。而这也是我所困扰的事情。”
“想不到我们的使者给我们带来了一个很大的问题啊。”乌列听后低声说道。“那你是希望从我们这里要什么?”
敖业见到乌列的态度后就说:“我们的种族现在需要像银白之灾这样的人。”
“如果想要获得强大的力量的话那么向银白之灾寻求强大的血脉的话那会是一个愚蠢的决定。灾的血脉不该留存在世间!”米伽勒说道。
“倘若那种怪物真的留下了种子的话,那么我一定会将其消灭。”乌列说道,“一个就已经够受的了,我不能再忍受别的灾的出现了。”
“不,银白之灾本身就是混乱的合集,我自然不希望他的血脉流传下来。”敖业这么说着,“只可惜的是现在我族中有女性对其产生了爱慕之情。”
“爱慕之情?”拉斐尔听后怔了一下,“龙族中还有这种不顾种族纯粹的愚蠢女性存在吗?”
“那种畸形的怪物竟然会有人对其产生爱恋之情?!”加百列惊讶不已。
“可惜的是她们并没有发现那是银白之灾幻化而成的存在。”敖业说道,“他变成了一个人型。”
“这怎么可能……”米伽勒震惊地说道。
“千真万确。”带着敖业过来的天使说道,“我与幻化成人的灾进行过战斗。”
“当野兽拥有了智慧,那么这个世界就会受到来自这帮怪物的威胁。”拉斐尔说道。“看来这东西是学会了如何以一个可以被接受的状态出现于世。真是肮脏!”
“那你为什么不向那些即将陷入迷途的少女们说出他的身份?难道相较于种族的正统性你更在意的是自己的死活吗?”米伽勒说道。他的声音中带有一些愤怒。
“并非如此。”敖业冷静地说道,“银白之灾本身就是不稳定的存在,当初我们王种联手也无法与之为敌,最好的办法就是稳定控制他。这不单单是为了我族的延续,也是为了三界生灵的存活。”
“真是个为了生存而不择手段的家伙,但是也可以理解。”米伽勒平定了自己的情绪缓和地说道。
“所以呢?你是为了安抚灾而献出了那些女孩儿还是她们自己靠近了灾?”加百列问道。
“后者。”敖业说道,“人心难控,当我意识到的时候她们已经陷得太深了。而且年轻的丞相认为这是一个不错的情况并希望能够将其推进下去。”
“年轻人会犯错误是正常的事情,而我们要做的就是如何将他们给从斜路上给引回正道。”拉斐尔这么说道,“将迷途之人引向正轨是我们该做的事情。”
“但是人心是难以控制的,陷入情感之中的人是盲目愚蠢的。”乌列对拉斐尔的话提出了否定,“我们应该做的是将他们隔离开来,以免事情变得不可逆转。”
“我同意这个看法。”米伽勒说道。
“万事都要柔和一些,就像是你无法让倔强的牛跟着你的步伐一样,人也是如此。”拉斐尔倒对米伽勒的看法持否定态度,“人是可以教化的。”
“但是一个灾还不够让人感到绝望了吗?那是造世者派来的使者,造世者的反叛者,造世者为自己创造的敌人,承接着一切的天启。它是——”
“够了乌列,你说的有些多了。”一旁的米伽勒说道,“这不属于我们该讨论的范畴不是吗?”
乌列也陷入了沉默。虽然看不见他的表情但是可以感受出他有种惊慌失措的感觉。
“您刚才……说什么?银白之灾是造世者创造的?”敖业满心的疑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你不需要知道太多,因为你们是造世者的代言者”米伽勒冷冷地说道,而他身上的火焰也变得黯淡。
“不,请告诉我们……不,单单告诉我也行,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为什么银白之灾会出现在世间?!为什么您们的语气像是早就知道它的存在一般?!您们到底守护着什么秘密?!”敖业像是抓住了一个契机一般急促地说道。
但是此时的四大天使长们却陷入了沉默。他们不约而同地没有说话。
“你们……到底在隐瞒什么?……就连无名法书中也是存在着源之篇……”
“什么?”加百列听后发出了震惊的声音。
而其他三名天使长们也相互看了看。
“是可以说出什么了吗”敖业问道。
“……根据古老的协议,造世者对秘密的释放使我们可以摆脱这个无尽的束缚。”米伽勒说道。
“灾典。我本来以为我永远都不会听到这个东西了。”拉斐尔缓缓地说。
乌列看着敖业说道:“听着,壮年的龙王。在你们种族内的那个灾,是一个足以毁灭一切并且在久远之时就已经被封藏起来的怪物。它是毁灭的代言词,是让世界陷入混沌的执行者,是让一切变为虚无的疯狂者,是妄图挑战无上的狂妄者。你的族内藏着这个世界的祸害,这一点毋庸置疑!”
“那么我该怎么做?!”敖业问道。
“这是世界的规律,是必然的。”米伽勒无奈地说,“他是不灭的。”
“也就是说没有办法将其毁灭了吗?”
“不,造世者给予了我们守护这个世界的最后权利。”加百列说道,同时她身边的水也开始快速流动了起来。这倒也不是她要展示什么,而是她的情绪在发生变化。
“经历了一亿年的反省,我们找到了能够有效遏制灾肆意毁灭的手段。”加百列说着就将身旁的水凝结成了一条蛇的样子。“他是无限的,但是他并不是完整的。”
说着,她身旁的水就凝结成了像是无限一样的符号。
“这是不中断的,但也不是不可停止的。”乌列说着就在水的上方凝结出了一块水晶,然后一下子就将无限的符号给切断了。
“虽然这是不可能被完全屏蔽的,”加百列说着,然后她控制着水让其绕开了水晶。“不过时间并不是没有。这个时间会被延长。”
“您们是什么意思?”
“他的灵魂是不灭的。但是他的肉体是会被毁灭的。”拉斐尔说道,而她身旁的水雾也开始幻化成一个无限的形状,“刚才的是以前我们得出的结论,那是一个死循环。无论多少次他都会再次回来,无论多少次他都会带着更加深的仇恨归来。”
“不过肉体的再次回复是有时间的。”乌列说着就碾碎了那个水晶,然后将周围空气中悬浮着的晶体再次凝结,而这次的时间变得长了一些。
“肉体毁灭的越是彻底,他的回归就越是漫长。”米伽勒说着就燃出了一团火焰。那火焰在空气中摇曳,同时又在慢慢熄灭。
当乌列手中的水晶还没有凝结出来的时候,加百列手中的水再次流淌。
水冲向了加百列手中的火焰上, 但是并没能将其浇灭,反而被火焰烧成了蒸汽。
“这就是灾的弱点,也是他不愿意放弃肉身的原因——他的灵魂是如此的脆弱,但又是如此的强大。他的灵魂可以干扰现实,但是没有办法干涉现实。”
“那时候的他是痛苦不已的。”米伽勒说着就用火焰烘烤着那水。
水开始快速地消失,并且对火焰的影响越来越小。
“你们永远都不会知道,灵魂是脆弱的东西。”加百列说着就将水给收了回来,“灵魂随时都收到消失的威胁。他是痛苦的。”
“但是他的肉体既是他的保护所也是他的囚笼。”米伽勒说道,“他本身就是活在永恒的痛苦之中的可怜之人。”
敖业认真地听着,他好像看出了为什么天使长们要用这种方式来阐述他们对珏的理解——他们要严守他们与造世者之间的协约。
“在他的身体内仿佛有着一个可以真正达到无限的东西。那东西就像是一个可以自我无限复制的东西一般,但凡两者有一个存在,他就可以不断恢复。”加百列说着就将手中的水再次复原了。
“唯一能够将他消灭的方法难不成是——”
敖业刚刚悟出了那个条件的时候加百列却制止了他。
“即便是造世者,也无法看透一些专属于我们自己的东西。”加百列说着就将手放在了自己的胸口。
“原来如此……”
米伽勒看着敖业貌似领悟了他的话中话,于是就将手中的火焰凝聚成了一个像是晶核一样的东西。
“拿着吧,这是我们一亿年来所悟出的东西,在这里面或许有着能够将灾消灭的东西,而在使用的时候你也要知道,那个法术所涉及的并不是我们所能触碰的东西。”
“这是造世级的法术吗?”
“非也,这是将你的权利伸到造世者的专属领域之内的禁忌——对灵魂的剥夺。要怎么使用由你说了算。”
说完,米伽勒闭上了眼睛。
敖业将晶核收好,然后站了起来。但是他并没有离开。
“你还有什么事情吗?迷途的旅人,我们的使者?”拉斐尔见敖业没有离开后就问道。
“正是。”敖业说着就单膝跪地,“我现在只是以一个单纯地龙族的身份向大天使们请教。”
“看来是遇到了身为一介处世之人所遇到的难题了啊。”拉斐尔用一开始那仁慈的眼神看着敖业,“说说吧,迷途的孩子。”
“如果……如果灾将他的魔爪伸向了我所珍视的人,那么我该怎么办?”
“那么对方知道吗?她所在的危险?”米伽勒问。
“不,她并不知道,反而乐在其中。”
“欢乐并不是一件完全好的事情。多少年来有多少人在欢愉中走向终结,有多少国家在歌舞升平中走向衰落,又有多少事物带着能让人欢乐的面具而带来真正的痛苦?”乌列缓缓说道,“你觉得,她所处的环境到底是什么呢?”
“……我……不清楚。上都的战斗以及与银白之灾的战斗让我们元气大伤,我们需要一个有能力的人来带领我们走向复兴。”
“你有这能力,你能够领导龙族在上都的战斗中走向胜利,你能够让神族与魔族在战后不会对你们产生威胁,你能够快速平反上都残党的威胁这足以证明你的能力。”
“但是他是一个可以加速我们复兴的人。我希望……”
“欲速则不达,”拉斐尔说道,“饮鸩止渴并不是一件好事。倘若想要快速痊愈,将希望寄托在猛烈的毒药之上并不是一件好事。”
敖业听着,他知道其中的道理,但是……

百度搜索 龙朝野史 天涯 龙朝野史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龙朝野史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伪俾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伪俾官并收藏龙朝野史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