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龙朝野史 天涯 龙朝野史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0不必要的东西需要清除
“……鸟……千鸟……”
恍惚的声音在冰千鸟的耳边萦绕,她好像听到了珏的声音。
“……嗯?珏?”冰千鸟睁开了眼。
……好像不是珏啊……这个穿铠甲的人是谁?
冰千鸟的眼睛很朦胧,她看到眼前的人是个貌似穿着一身铠甲且有着将领一般气质的人。
“冰千鸟。”
声音变得清晰了,冰千鸟也看清了面前的人——是珏没错,但是他没有穿着一开始跟敖业在一起时的休闲装,而是一身银白色的铠甲,他的手上拿着一把战戟。
“你可算是醒了。”珏在见到她醒了之后就松了口气,“这些天受苦了吧,一见到我的时候你就直接昏了。”
冰千鸟看了看四周,发现这里并不是原先的森林,而更像是一片荒山。虽然有几棵松树但是总给人一种鬼山的感觉。
珏警惕地看着四周,像是在躲避敌人一样。
“……夏尼姐呢?嬴宁呢?”冰千鸟问。
珏听后就疑惑地歪了一下头。“你这几天太紧张了吗?夏尼她还留在天应负责提防敌人余部的偷袭,过几天会和嬴宁的部队会和。而嬴宁则带人前往尤洛卡平原去跟绝地的军队进行会师,我们打算一同进攻天应南面的城市。你忘了吗?这明明都是你安排的部署啊。”
这……都是什么跟什么啊?
冰千鸟感到十分疑惑,珏说的话她一点儿都听不懂。
“欧阳踏雪呢?”冰千鸟这么问。虽然她不是很喜欢欧阳踏雪——出于一个女人对男性的亲近欲的讨厌,但是她还是决定问一下。
“……欧阳踏雪……谁啊?”珏愣了一下。
“欧阳踏雪你都……哎?”冰千鸟正想表示一下自己的惊讶,但当她认真审视珏的时候就愣住了。
此时珏的眼睛中并没有仇恨痛苦一类的负面情绪,也不会变得空洞。相较于之前那种活死人一样的眼神,此时的珏更像是一个正常的男孩子。
就在冰千鸟这么想着的时候,珏突然用额头贴到她的额头上。
“呀!你干嘛?!”冰千鸟吓得直接退了一步。因为平日里珏连动她们都很少,甚至说没有,这回儿这么主动还真是不正常。
而珏倒是在见到冰千鸟的反应后立刻护住了自己,就像是怕接下来冰千鸟会打他一样。
“我怕你发烧了所以想测一下你的体温。我手套都是铁,根本测不出来体温啊……别打我啊,刚才我的举动让我很害臊啊。”
冰千鸟见到珏的反应后就被这种违和感给搞得不明所以。
她所认识的珏珏对不是这样的人。她所认识的珏要更加的冰冷,那种冰冷是只会在特定的时间才会转化为一点微不足道但却能救命的温暖。这个珏简直跟个小男孩儿一样。
冰千鸟直接从腰间抽出了剑指着珏。
嗯?为什么我手中的武器会是把剑?我的鞭子呢?而且我怎么会知道我腰间配着一把剑?
“冰千鸟?你要干什么?”珏被吓了一跳。
冰千鸟……
“你不是珏……”冰千鸟摇着头说道,“你绝对不是珏!”
“冰千鸟?”珏从地上爬起来,冲向冰千鸟。“冰千鸟!该死,我承认是我没能及时找到你,但是你别疯了啊,我们还要靠你!”
他一把抓住了冰千鸟,然后捂着她的嘴将她按到地上。
“嘘——现在还不是胡闹的时候。”珏小声说着。
冰千鸟看着此时的珏。现在的他眼神空洞如同深渊,而在那空洞眼神的深处则是无尽的杀意——跟她所认识的珏一模一样。
“周围有敌人……”珏低声说着。他的语气坚毅,就像是平日里珏最某件事下定决心了一样。
他……就像是反过来的珏一样……
果然,在稍远处传来了重甲兵的声音,而且人数还不少。
珏透过树木的缝隙看着那些重甲兵,然后又看了眼刚刚从昏迷中恢复回来的冰千鸟。
“……你呆在这里,那些人我来干掉。”珏这么说着,然后他拿出了一个卷轴。“每次出征我都会写这东西。当前天下依旧混乱不堪,我们还需要你的军事才能。如果我死了就把这个给丽,我不希望她因为我的死而恨你。还有就是……如果我们成功了或是失败了,也请你让丽逃走,她未来的幸福是我最大的牵挂。”
珏说着就拿起了战戟准备走出去。
冰千鸟看着准备离开的珏,她的心中突然传来了一阵很强的悸动。她伸出手,下意识地拉住了珏。
被拉住的珏直接失去了平衡,摔在了冰千鸟的身上。
……
“啊!”冰千鸟因受到了挤压而直接醒了过来。
她发出的动静让一旁的敖业跟嬴宁看了过来。
“……干嘛啊?”珏也被冰千鸟的行为给搞得不明所以,他说着就从冰千鸟的身上爬起来。
“……啊?珏?”冰千鸟朦胧的眼神开始恢复光泽,她再次观察着周围的情况。
好像是在一辆马车里,好大的车厢啊,像列车一样……诶?珏他……
“珏,你的铠甲呢?”冰千鸟问道。
“铠甲?什么铠甲?”珏被冰千鸟这突如其来的一句给说蒙了。“我刚才的衣服因为沾了太多的血而收起来准备洗了,这一身衣服是飞龙帝给的。你说的铠甲是什么?”
“我……怎么了?”冰千鸟问。
“你被天南释放的音波给震慑到了,虽然欧阳踏雪早早地攻击了天南,但是天南还是用尽了最后的一丝力气向你们发起攻击。”珏这么说道。
冰千鸟回忆了一下。
那记忆很破碎,貌似是珏说的那样。她们在找到珏的时候欧阳踏雪一马当先使用禁断进行攻击,之后虽然救下了珏但没能完全杀死天南。这也使得天南用最后的一丝力气释放出了超乎常理的音波。强大的音波震慑了所有人,而自己最后的一个记忆片段就是双耳流血的夏尼口吐白沫地昏倒在地。
“夏尼姐呢?”冰千鸟问。
“在你旁边啊,”珏指了一下,然后他说,“还有一件事,你可以松一下手吗?”
冰千鸟一看,发现珏正坐在自己身上, 而自己的手也紧紧抓着珏的手。在意识到自己的行为后冰千鸟立刻松开了手。
得到释放了的珏转了转自己的手腕,然后看着冰千鸟说:“做噩梦了?你突然抓住了我的手腕真是让人惊讶啊。而且你力气真大,直接就把我给拉倒了啊……”
听了珏的话之后冰千鸟不免臊红了脸。
“先休息吧。”
珏这么说着,然后他就站起来去跟在车厢前面的敖业他们谈话了。
“怎样?”敖业问道。
“看来记忆是被修改好了,但是她好像出现了不一样的反应。”珏说道。
“不会对身体有什么影响吗?”敖业又问。毕竟冰千鸟是龙族的金龙将军,手里的权利十分大,要是脑子有什么问题的话谁都不好交代。
“不会,顶多就是情绪上会受到短暂的影响。静养几天就好了。”珏说。
敖业虽然还有些疑虑但还是决定相信珏,他说:“冰千鸟的先祖们可是在这里的,你可千万别再他们面前走刀刃,要不然你没好果子吃。”
“知道了。”珏这么说道。
敖业听完了点了一下头,然后微微注意了一下冰千鸟那边,他走近了珏对他说:“你是不是会一些禁忌的法术?而且你怎么能给这么多人进行记忆修改?”
因为珏当时的很多情报都泄露了,嬴宁的形象也受到了损毁,因此珏决定将在场除了嬴宁跟敖业以外的所有人的记忆都进行修改。
不过冰千鸟的症状让珏感到一些奇怪。他职业修改记忆几百年,不可能失手,但冰千鸟的症状怎么看都像是出现了意料之外的幻觉。
珏这么想着,他根本搞不懂为什么冰千鸟会突然发这个神经。
就在他这么想着的时候,身后的欧阳踏雪也发出了很大的声音,就像是突然打了个激灵一样。
“主上!主上!”欧阳踏雪慌乱地喊着,她的手在空气中抓来抓去。
一旁的冰千鸟见到这个情况后马上试图稳住她的情绪,但是欧阳踏雪好像很排斥她一样地将冰千鸟给推开了。
冰千鸟那受过这样的气啊。本来欧阳踏雪就是一个奴隶,要不是吃了龙族无奴隶制的红利的话应该是最低贱的人,但是现在她是珏的贴身随从,二十四小时都能跟珏“腻(并没有)”在一起,但明明自己跟珏可是有婚约的(单方面的)。这相当于什么?当着妻子的面抢老公?而且还是丫鬟过来抢?!
冰千鸟趁珏不在意伸出手来打算给欧阳踏雪一巴掌。她堂堂龙族将军,统领龙族所有军队,在三界军武界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她怎么能允许这样的人随便无视她?!单单忍她在珏身边慌就是了,还敢推她。
臭**,你想趁现在向珏表现纤柔一面还早呢!
冰千鸟一下子控制住了欧阳踏雪,但是她立刻就发现了欧阳踏雪并没有醒。
做噩梦了吗?
冰千鸟这么想着,而她心中的怒火也慢慢消退。
珏也听到了声音走了过来。
“怎么了?”珏看着在那里抓来抓去的欧阳踏雪问。
“做噩梦了吧。”冰千鸟继续控制着欧阳踏雪说。
珏看了眼欧阳踏雪,又看了眼冰千鸟。
太奇怪了,为什么她们俩都会出现不正常的反应?
正当珏这么想着的时候,冰千鸟小声说:“这孩子……真的干掉了一个天南吗?”
珏点了点头。“啊,虽然那个天南有些奇怪,但是她确实是干掉了一个天南。”
冰千鸟听后脸色一沉。她用一听就能听出来的失落感说:“她有这么强吗?难道她是个超越者?”
“她离成为超越者还早的很呢,”珏说着就弹了一下欧阳踏雪的额头,“而且如果她是超越者的话那她从小儿就展现出来潜力了。”
“那她是为什么……”
“有一个不错的法器在手,所以灭个天南不跟闹着玩似的?”珏倒像是随便一说。
“靠法器吗?……”冰千鸟回想起了当时在武龙领之内的事情,那时候夏尼所用的紫金开山斧实在是太厉害了,就算是对方是天南也能够轻松击败。
“你的法器也很强,是那种能够随便变成各种武器的东西吧?”珏这么说道。
冰千鸟点了点头,但很快就反应过来并一脸疑惑地问:“你是怎么知道的?”
冰千鸟的这句话直接让珏闭上了嘴。
当时冰千鸟使用她的龙骨鞭的时候珏已经变成银白之灾了,所以那时候的珏是默认失踪的状态,因此珏是不可能知道冰千鸟的武器的。
“这……这个……”
珏直接语塞了。但是撒谎这件事情对珏来说已经是家常便饭了,于是他说:“是道龙跟我说的。”
“嗯?道龙?道龙跟你说这个干什么?”冰千鸟倒是一愣,她根本就没搞清楚为什么自己的武器会跟道龙扯上关系。
珏见冰千鸟这个反应也傻眼地反问道:“你的武器不是跟道龙有关系吗?”
“这个东西是我爹给我的,怎么会与道龙有关系呢?”
珏一听就意识到了自己可能说了一些不该说的事情,于是他就立刻想着下一个谎言。
不过可以说是天无绝人之路,就在珏绞尽脑汁在想该怎么将这个话题掩盖过去的时候夏尼醒了。
“珏?千鸟?你们……这又是哪?”夏尼看着四周一脸懵逼地问。
“车里啊,飞龙帝在得知了你们在寻找我的时候被天南给打昏了,于是就派人过来接我们——”
“飞龙帝该不会跟你见面了吧?!有没有?!”夏尼在珏说出了飞龙帝之后不久就立刻抓着珏的肩膀十分着急地问。
“……飞龙帝不是我联系的,是龙王敖业啊……”珏被夏尼这慌张的表现给吓了一跳。
平日里的夏尼都是那种很淑女的样子(除了在训练的时候是一个绝对的杀戮御姐),所以很少见到这么慌张的夏尼。
“答应我,千万,千万不要跟飞龙帝见面!”夏尼这么说道。
很懵,真的很懵。
珏现在真的开始怀疑自己的洗脑术到底有没有学好了,亦或是龙族女性的脑子跟一般的生物有不一样的地方,会使得他的记忆操控出现失误。
明明对道龙手下的处理都挺好的,为什么到了这帮女生的时候就出了这档子事儿?!难不成我的技术下降了?
内心中对自己的怀疑让珏原本的优越感开始受到打击。
“答应我啊!”夏尼一个劲儿地晃着珏。
“好好好,我答应你……”珏这么说着,他只希望夏尼的摇晃能够快点停,要不然自己真的有些吃不消。
或许是这边闹得太厉害了,一旁的欧阳踏雪苏醒了。
“嗯?……主上?”欧阳踏雪睁开眼睛,她看了看四周,然后将视线停在了自己的手上。“冰千鸟大人?您为什么抓着我的手?”
“啊啊,你好像做噩梦了,手一直乱挥。”冰千鸟松开手说。
“啊……噩梦啊……确实是个很可怕的梦……好像我把自己献祭了。”欧阳踏雪捂着头说道。
这帮人还在这里闹着呢,马车停下了。
“看来我们到了呢。”在车厢前面的敖业看了眼窗外说。

百度搜索 龙朝野史 天涯 龙朝野史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龙朝野史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伪俾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伪俾官并收藏龙朝野史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