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龙朝野史 天涯 龙朝野史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0围攻,上一群也太赖了吧
就在那妖邪即将咬到珏的千钧一发之际,敖业将身旁的妖邪给扔了过来。
狂化后的妖邪身体格外巨大,而且重量也远比其他的妖邪大。被敖业扔出去的妖邪带着巨大的惯性将扑向珏的妖邪给冲走。
“谢了!”珏立刻站起身来将匕首给拔出来。
丽萨送的匕首虽然不是什么非常优秀的匕首但也不是不能用,这东西更像是猎人的短刃一样。可是珏认为拿着匕首对付皮糙肉厚的家伙实在是浪费了。
珏将匕首放好,然后发动法术,将那种光刃集中在了手臂上。
敖业注意到了珏将匕首放起来的动作后就说:“这么珍惜你手中的东西吗?是什么重要的东西?”
“不算,但这是我在解除封印以后除了吃的穿的以外少有的几个实用性的礼物。”
敖业看着珏。不过现在他所关心的并不是珏将匕首收起来的事情,而是他手上的光刃。
“别走神!”珏大声喝道,然后就向着冲进来的狂化妖邪发起攻击。
光刃在与妖邪接触的瞬间就发出了“呲——”的声音,可是妖邪完全不在乎皮肤的灼伤,它们就像是疯了一样地向珏发动攻击,并且敖业发现对付自己的妖邪明显是将他当成了前往与珏对战的道路的绊脚石,主要的注意力完全不在自己这里。
珏用光刃与对手进行着战斗,虽然有伤害但是对于已经发疯了的妖邪来说完全就是小事。
妖邪向珏不停地撕咬。理论上来说这种狂化了的妖邪是可以释放出法术的,它们的灵性已经可以与一只训练有素的狗相比了。不过那种磨牙吮血的情绪控制了妖邪,它们恨不得将珏的骨髓都给吸食掉——即便珏的血对于它们来说是无法触碰的禁忌。
“珏,这帮妖邪怎么这么亢奋啊?!你这个银白之灾到底跟这些东西有什么仇?”敖业用爪牙将一个妖邪的嘴撕裂一边问道。
“这个你问造世者啊!他们就是一群巴不得我快点死的家伙,给我安排上这样的体质也没什么吧。”珏与妖邪陷入了缠斗。
狂化的妖邪一只两只还行,要是多了的话真心让人难以应对。
听了珏的话之后,敖业突然想起来了以前天音曾向他汇报的事情——《无名法书》中出现的《源之篇》中有这么一段话。
“灾,它生于混沌但是否定混沌,它掌控力量但是惧怕力量。它需要一个足够强大的意识来将其唤醒,它需要一个足够可怕的东西将它的软弱赶回它内心的深处。那些可怕的东西将会找到它,那些充斥着杀戮与血腥的东西将会纠缠它——即便那些东西知道自己无法与之对抗。那些东西来了,越来越来越近,越来越疯狂,越来越憎恨。
啊~对了,它们,它们就叫做妖邪!来吧来吧来吧,让你们的疯狂唤醒沉睡在灾心中的黑暗面吧!当它具备了足够强大的力量的时候,它就可以与我们一战了!啊~灾,你是那么的美丽,我们最可爱的人偶,我们最心爱的孩子……”
在敖业还在想那书中的话的时候,珏突然在手中凝聚出了一把光枪扔向了敖业,然后将试图从背后偷袭的妖邪瞬间消灭。
“你倒是看着点啊……”珏说道。
敖业看了眼神后。那只狂化了的妖邪被光枪瞬间贯穿,光枪本身所带的烧灼力量让妖邪的血液瞬间气化并使其身体胀裂。
列光束?!
敖业看着珏刚才的攻击心中不免一紧。
这是一种将法术实体化的一种法术,主要的表现方法就是将光变成具有攻击性的虚化物体。从前虽然中阶种跟高阶种可以使用出这样的法术但是因为攻击的方式太少所以就被淘汰了,但是在低阶种中却是很实用的法术,而且这个法术还是第一个被法器化的法术,因此当时亚特兰蒂斯的第一批量产型攻击法器就是这种继承了列光束的装备。不过伴随着亚特兰蒂斯的覆灭,这样的法术就成了失传的太古法术,虽然不排除有一些年长者会使用的可能,但是这种在当时难登大雅的法术一般的高阶种什么的是不会学的。
珏,你到底……存活了多少年?
敖业在心中想着。因为这种法术在盛行的时候是距今两亿年前的亚特兰蒂斯,除此之外就没有别的年代的文献记载过这个法术的事了。
可是现在并不是发呆的时候!
敖业猛地转身,然后用手中的爪牙刺向另一只妖邪的眼睛中。
妖邪的眼睛被爪牙给刺穿,它没哟因为疼痛而乱了阵脚。它咬着牙扭动着身体将眼球给拔了出来,之后凭借着嗅觉寻找着珏的位置。
你就不该来!
敖业想着就一拳打在了妖邪的胸上。
这拳经过了敖业的法术强化,在击中的地方造成了降温效果。寒冷的气息渗透了妖邪的皮肤,将它皮下的血液给冻了起来。冰晶化的血液对血管产生伤害,大量的冰渣尖角将血管给划出了一道道裂痕。如果一下两下倒没什么,但是随着划痕痕的增加,血管的承受能力就开始急剧下降。
并且寒气并没有因为将血液给冰冻上了而停止吸热,寒气冻结了血管并向妖邪的身体内部渗透。妖邪心脏附近的脂肪块因为含有大量的水而瞬间冻结,仍在跳动的心脏就成了与这坚冰脂肪块对抗的唯一动力。边缘并不圆滑的脂肪块与跳动的心脏相互破擦彼此攻击,最终心脏这个柔软的躯体没有能够对抗冰冷血肉的能力——破碎了。
在心脏完全失去动力之前所迸出的最后一次血液是那么的寒冷,寒冷到足以将这个身体给冰封。失控的血液带着极寒涌向已经冻结的血管,而血管的上方则是被冰渣堵得严严实实的血管瓣膜。
最终,高压的血液将冻得如同玻璃一样的血管及其上方的皮肤给冲碎,绚丽的血液如同烟花一般爆发出来,然后在空中散尽了最后一丝热,变成了如同冰凌一样的东西。
而这一整个过程所用的时间仅仅几秒钟而已。
珏在战斗的同时用余光看到了敖业的战斗。
好强,刚才那个法术真的好强。
珏在心中想。他知道刚才那个法术的等级绝对不是一般人可以玩的等级,这跟前年冬天在雪地里见到的天南所释放的法术是一个等级的。
简直就是个跟我们站在一起的怪物……
珏一边与妖邪战斗一边在脑海中模拟着跟敖业的战斗。
珏很清楚,敖业的力量绝对在高级水平之上,就算是冰千鸟夏尼谁的联起手来跟敖业打打赢的胜算也微乎其微。
敖业依旧在对不断过来的妖邪发动进攻。
“怎么会有这么多狂化的?!”敖业实在是受不了这么多的狂化妖邪的进攻了。
“谁知道呢……”珏的后背也被汗水打湿了。说真的,即便是珏也没有遇到过这么多这样狂化了的妖邪,要知道在野外碰到个妖邪都很难,更别说在妖邪中都是罕见的狂化个体了。
敖业跟珏的战斗范围越来越小,而那火焰也像是代表着珏的体力一样不停地收缩。
“这……这么多真是难以招架啊……”珏就像是刚刚洗完脸还没擦一样地说。
“……到底是怎么会儿事?明明报告上没有说有着么多狂化妖邪的……”敖业也有些扛不出了。
此时珏跟敖业的脚下所累积的妖邪的尸体已经堆积了近三米高。下面差不多有十几具妖邪的尸体。
最终,珏的体力达到了极限。
“抱歉!”珏突然从储物库中拿出了一个长枪插在地上支撑着身体,“看来……看来我的体力已经到极限了……”
珏这么说着,他的呼吸急促,汗水像是灌顶一样地流下来。
“你的体力已经到极限了?!”敖业 听后十分震惊,不过他还是将一个妄图冲过来的妖邪给消灭了。
“我……体力本身就不是很好……以前都从事一些非战场活动,就算是与敌人硬碰硬也会在体力耗尽前结束战斗……”珏说道,而此时他已经对要过来的妖邪无计可施了。虽然有保险措施,但是那样的代价实在是太大了。
“抱,抱歉……我估计没有能力再继续打下去了……”珏喘着气顺着长枪向下滑。
“喂!珏!别这么快倒下!”敖业大喊道。
但是敖业的呼唤对珏已经不起作用了,珏像是睡过去了一样地瘫在地上,一点儿反应都没有。
妖邪见珏已经丧失战斗力了,就发起了更疯狂的进攻。
敖业虽然还有一定的力气,但是他发现当前的局势真的可能会让珏死掉。
如果珏在跟自己消灭妖邪的途中出事儿的话那么自己对那些老一辈们就不好解释了。
于是,敖业卯足了力量将其爆发出来,他展现出了真正的力量——至龙化。
可怕的力量如同千米之高的大堤被洪水瞬间冲垮一般倾泻出来,即便是陷入半昏迷的珏也被敖业的这股可怕的力量所惊醒。
“……敖……敖业?!”珏惊讶地看着敖业。
这股力量是珏很久没有见到的等级,其力量足以珏所认识的大部分人给碾压。没错,是绝对的碾压。在珏所认识的强者中有一个分水岭,这个分水岭两侧的人有着极大的等级差距,差到分水岭以下的人在以上的人面前都无法撑过几秒的地步。
敖业展开了自己背后燃着黑色火焰的膜翼,他的骨骼开始咯咯作响,他背后神龙的尾巴强有力地摆动着。他身上那如同黑曜石一般的鳞片反射着璀璨的光芒,就像是黑宝石一般。鹿一般的角在他的眼眶上扎根,额头上犀牛一样的角仿佛一把尖刀直指苍穹。
“全部,都给我滚开吧!”敖业说到。
他的语言是那么的有力,强大的压迫力让周围的妖邪不免倒退数步。
敖业趁着妖邪退后的空隙立刻将珏给拖到了自己的身边。
“……真是个可怕的家伙……”珏躺在地上低声说着。
敖业确定了珏处在一个安全的位置后就拿出了爪牙。
妖邪们警惕着敖业,因为它们知道此时的敖业已经有着能够踏入怪物之境的能力了。如果与其硬碰硬的话很有可能暴毙。
它们与敖业对峙着,而敖业那如同裂隙一般深邃的兽瞳对妖邪来说仿佛隐藏着什么可怕的东西一样,随时都有可能将其消灭。
珏知道敖业一直威慑妖邪的原因——自己必须快点恢复回来体力,要不然敖业自身也会陷入危险。
珏调整着呼吸,他让自身的血液充分地与体内的组织进行物质交换,以此来唤醒这幅皮囊。
敖业拿着爪牙警惕着周围的狂化妖邪。
“看来你比这些家伙还要危险啊……”珏坐在敖业身旁说道。
“老老实实闭上你的嘴好好恢复体力。明明是个年轻人却要我这个老人帮你挡着。”敖业咬着牙小声说道。
珏看了眼敖业后背上那带有黑色火焰的膜翼。
跟那家伙真是像啊……
珏的脑海中闪过了一个人,一个跟嬴宁一样五大三粗并且有些憨的家伙。
“你的本源是什么?”珏问道。
“等以后我要杀你的时候你就知道了。”敖业说道。
忽然间,森林的深处传来了一声咆哮。而这声咆哮让那些狂化的妖邪们如临大敌,它们开始靠近珏和敖业。
“咻~看来你还不是最危险的家伙啊。”珏在地上轻松地说。
“你真是够贱的啊。”敖业不痛不痒地说,看来他已经习惯珏这个样了。
话音刚落,妖邪就冲向了他们。
敖业立刻调整爪牙的刀刃然后转动着身体,就像是**一样地转动身体向前三步。
刀刃在离心力的加成下轻松撕开了妖邪的皮肤,并且像是切水果一样的将妖邪切成了许多块。
这仅仅是干掉的第一只妖邪。敖业立刻催动法术,对下一只妖邪发动进攻。
如同珏在刚刚坠落的时候一样,敖业将手中的剑插到地上,释放法术。只见他的手臂上开始环绕着等离子体,并且这些等离子体开始聚合。
“等等!你是想把我也给杀死吗?!”珏见到敖业这个架势后整个人都不好了。
这种法术属于天崩级法术,是非常危险的法术,一旦使用就会造成千米计量的土地的损坏,而且如果控制不好的话更是会伤及自身!
“我自有打算。”敖业倒是没有理珏。
等离子体开始向内聚合,其光芒也越来越强烈。很快这些等离子聚合体就将敖业的手臂给笼罩了起来,如同一个发光的手套一般。
珏惊讶地看着敖业的操作。
这本身就是危险的天崩级法术的预备阶段,因为其可怕的威力而导致法术本身就存在着发动惯性——一旦启动就很难停下来。而想要控制法术的自发行为也就需要足够强的力量以及对法术极强的适应性才行,可是这一点珏做的并不是很好,这也是为什么珏会被法术连锁所影响而不能将其接触的原因。
就算是我一开始用的法术并没有发动,但那也是我所能控制的极限了。敖业这家伙……比我想象的不知道强多少倍!
珏瞪大了眼睛看着面前这个有能力将这天崩级法术完全控制的人。
敖业在完全控制住了法术后就一只手提着刀一只手维持着法术冲向了妖邪。不过此时的他并不是为了用刀击杀对手,他的目的是为了抵挡妖邪的攻击。
真正的攻击在那个发动了法术的手上。
敖业一下子挡住了妖邪的撕咬,然后用手掌一下子拍向了妖邪的身体。
就像是贴脸释放冲击法术一样,能量像是激光束一样地冲出了妖邪的身体并打出了一个大洞。
“敖业!小心后面!”珏突然发现了一个想要偷袭敖业的妖邪。不过珏发现的太晚了,此时的妖邪已经占据了有利的位置,它随时都能将敖业给撕碎。
太晚了!敖业一定没有办法调整过来的!
珏在心中暗叫不好。他知道,就算是自己以最好的状态在那里的话也不会占据足够的优势。即便自己有着能够打出音速攻击的能力,但这也是凭借着常年的战斗经验依靠猜想所打出的一击,要是想要人为控制的话是完全不可能的!
可是就在珏准备用刚刚恢复出来的一点体力进行施法的时候,敖业就像是跳帧了一样地突然移动到了那妖邪的身后。
啥?!

百度搜索 龙朝野史 天涯 龙朝野史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龙朝野史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伪俾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伪俾官并收藏龙朝野史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