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龙朝野史 天涯 龙朝野史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0猎手亦或是猎物
“仅此而已。”珏在将周围的妖邪消灭后就十分轻松地说到。
敖业并没有理珏,他走到周围观察起了四周妖邪的尸体。
“数量很多啊。”
“这就证明我们的决定是对的,或是说我的决定是对的。”珏走到敖业身旁,然后踹了脚离敖业最近的妖邪的尸体。“这些妖邪会成群出没就证明了它们的社会性已经形成。”
“也就是说这里就是存在强大的妖邪,是吗?”
“没错,如果有天南的话就可以加速妖邪社会的形成,如果有社会就一定会有天南。并且这些妖邪应该是位于社会的边缘。它们受到迫害就会离群,然后寻找新的土地生存。由于先前已经具有社会性了,那些离群的妖邪就会在别的地方建立新的族群,由此一来就必须有一个强大的家伙在族群中形成凝聚力,这么一来……”
“离群的妖邪中就会出现像是天南一样的家伙?”敖业顺着珏的意思走下去。
“不是像是,而是一定会出现天南。”珏这么说道,“人是被逼出来的,妖邪也不例外。”
“难以置信,没想到天南的成因竟然会以这样的方式得到答案。”敖业惊叹道。
珏听后愣了一下。
“嗯?你说啥?天南的成因?”
“啊,天南的行程原因一直都是一个未解的密。天南跟一般的妖邪存在明显的差距,而目前为止并没有人发现过天南的幼崽,因此在学术界的人对天南的定义存在很大的争议。”
“……我记得以前有过记录妖邪生态的书来着,没有流传下来吗?”
“没有,当前还没有一个对妖邪生态进行详解的书。当然,目前比较可靠的参照就是《百兽册》的残卷,里面有对妖邪的部分描写。”
“没有什么系统性的书籍吗?……”珏思考到。他知道,后世对于一些已经存在的东西的研究主要就是参考文献,而像是妖邪这样关系着民族安危的东西更应该被充分研究才是。
敖业看着珏思考的样子,就说:“妖邪那种东西本身就是很危险的,所以没有人敢赌上性命去观察对方。这也是为什么一直没有对妖邪进行描写的书籍。”
敖业的话让珏想起了以前那艰苦卓绝的生活。“没错,能活着就已经是很不错的了。”
妖邪这种生物智商并不高,但是其皮糙肉厚以及对战斗极强的适应机体使它们非常难缠,一只妖邪屠城的事情在以前屡见不鲜。高阶种对付它们都已经够吃力了更别说别的种族了。
“顺带一提,那本《百兽册》的编写过程也是学术界的争议之一。”
“嗯?”
“根据记载,那本书的编写年限大约是在两亿年前,那时候正是妖邪横行霸道以及亚特兰蒂斯将近灭亡的时候。像这种编写有关妖邪的文献在那种动荡的时代是很难写出来的,所以人们一直没搞懂当时的人是怎么编写出来的。不过当下最为有力的说法就是‘太古高等论’,也就是太古时代的人掌握着很多强大的技术,凭借着这些技术在当时完全可以保护人们并且允许人们对妖邪进行观察,神域世界树下出土的文物也表明在亚特兰蒂斯的时候确实存在法器的评级普遍很高的情况。”
路上,敖业跟珏讲述着当前的一些事情。在交谈中敖业总是觉得珏好像对以前的事情并不感兴趣,甚至对某些事情的描述就像是自己亲身经历过一样。加上珏这家伙本身就掌握着太古的法术以及高级法器的制作方法,这就让敖业非常怀疑珏的真实年龄。
难不成这家伙是亚特兰蒂斯时代的人?!可是那样的话珏至少就有两亿岁了啊……龙族和魔族当前的极限寿命也就一亿岁,神族中虽然存在接近两亿岁的人,但是那类人也仅仅停留在神族的传说层面……珏,你这家伙到底是什么来头?
不过一说起法器的事情敖业就想起来了。
“珏,你之前在百兵阵见到我的时候你在干什么?”
“嗯?干什么?”
“当时大晚上的你在外面游荡不太好吧,我当时是在例行巡逻参与百兵阵的安保,但是当时你并没有熟悉龙城吧?所以我很好奇当时你晚上在这里游荡的理由。”
“我当时是在参加拍卖会来着。”
敖业听后就眯了一下眼睛,因为他知道当时拍卖会里发生了什么——禁忌的法器在那里被倒卖,并且法器还不见了。
“拍卖会啊……你不是单单在那里进行拍卖的吧?”敖业问道。
珏听后就微微瞥了眼敖业。这个问题问得实在是太露骨了,直接暴露了敖业的目的。
怎么办?我要跟敖业坦白吗?
敖业也注意到了珏的变化。虽然问得方法十分拙劣,但是敖业要的就是珏的这种反应——那是心虚的表现。
“天音跟我说过拍卖会的事情,而我也知道你的事情。我想要的就是一个比较清楚的答案。”
敖业快步走到珏的面前拦住了他。
“要是在这里浪费时间的话可能抓不到天南哦。”
“即便没有你我也能完成,消灭天南只不过是时间问题。”
珏见敖业是铁了心的要他解释前因后果后他就叹口气并绕开了敖业继续走着。他说:“我拿着法器进行拍卖。当时的我从封印中走出来,身上并没有当前时代的货币,因此我需要用别的手段快速获得金钱。”
“那么法器是什么?等级如何?”
珏的眼神开始回避敖业,过了片刻他说:“就是让姬芸暴走的那个法器,那法器就是我做的,没想到被她给买了……”
敖业知道姬芸的事情,也听说过别人对姬芸手中法器的分析。那是一种已经试穿了的法器,其强大的力量的背后是以极高的暴走可能为代价,在太古时期经常作为敢死队的装备。
“为什么要将这种危险的东西拿出去卖?”
“来钱快,仅此而已。”珏这么说道,“而且我还想看一下在我被封印的这些年里三界的法器研究有没有得到提升。因为在我进龙城之前看到敖丽的法术实在是太糟糕了,简直不忍直视,我不禁想问这么多年过去了,法术的水平不进反退,这到底是为什么。”
敖业没有管珏说的话,他所在意的是另一个事情——根据拍卖会负责人所说,珏所带来的法器卖掉的只有一小部分,而剩下的大量库存还在。可是在天音的人到达这里的时候仓库里的东西都已经不见了。
那是非常危险的法器,如果不见了的话回到谁手里?难不成被珏给拿走了吗?亦或是在当时混乱的情况下那些东西被什么人给偷走了。
这种拍卖会一般情况下除了那些对法器感兴趣以外的王种是不会光顾的,大多数是低阶种这种需要外部力量进行强化的种族。如果这种法器落到了低阶种的手里,那么其后果不堪设想。
“我见到你的时候那个拍卖场正好被天音的人给查了,而你又从那里走出来,所以我很好奇你有没有将自己原先卖出的东西给拿走。”
“你是说库存里的东西吗?我虽然当时是个商人,但是我不是黑心的商人。卖出去的东西我是不会动的,所以我走的时候自然没有拿走任何东西。”
没有拿走任何东西?也就是说当时偷走库存的另有其人?……那可不妙啊,这样就真的不能排除低阶种得到了法器的可能啊……
“但是我们并没有发现仓库里的法器啊。”
“嗯?被买走呗。”
“不,当时并没有出售你的法器的记录。”
珏听后也一下子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
“……也就是说有人趁乱偷走了法器?”
“很有可能。”
珏皱了一下眉。他本人很讨厌低阶种,尤其是人族。如果低阶种真的得到了珏的装备的话,那么他们就有可能做出一些出格的事情。
嗯?等等!我做的法器……
珏突然间想起了好像在什么地方见到过拿着他做的法器的人。当时好像自己受伤了,而且嬴宁应该在旁边,还是个晚上……
珏努力想着,以为自己的会议很可能会帮大忙。但是珏的回忆被打断了。
“陷阱那里有结果了啊。”敖业像是感知到了什么一样地走到了前面的森林中。
敖业的举动珏自然不能放着不管,于是他停止了思考走了过去。
陷阱那里已经有结果了。很多妖邪被从地上突然窜出来的钢针给刺穿,如同被人处以酷刑一般。
敖业跟珏都看着那些被钢针穿起来的妖邪们。
“难以置信,单瓶法符就可以做到这般地步。”敖业赞叹道。
“啊,要是学得好的话你也可以。”珏平淡地说道。然后他看向了森林的深处。“那个天南正在寻找叛逃者们,它知道叛逃者早晚有一天可以达到他的这般水平,他必须消除潜在的威胁。”
敖业听着点点抬头,然后他就将手放在了腰间的爪牙上,他看着森林说道:“看来那家伙来了呢……”
珏也感觉到了动静。“又是被我吸引过来的吗?”
“那你可是把一个不得了的东西给引过来了。”
敖业将爪牙抽了出来,干脆的磨刀声是那么的刺耳以及让人血脉喷张。
有很多尖锐的目光从森林的周围看向珏跟敖业,它们就是一群磨牙吮血的野兽。
“如果在这里失败的话可是会让这一片的人受到威胁啊。”敖业警惕地说。
“啊,那还真是糟糕呢。”珏倒不以为然。对他来说人族的命根本就算不上是命。
森林深处的妖邪步步逼近,已经隐约能够看到他们的身影了。
“想不到有一天我会跟你一起杀敌。”敖业说道。
“哼,谁说不是呢。”珏说着就抽出了自己的匕首。
双方就这么僵持着。
终于,妖邪那边按奈不住了。伴随着一声咆哮,妖邪们从四面八方冲了过来。
大量的妖邪从四面八方涌来,如同潮水一般。
“你们这些畜生先给我冷静冷静!”珏说着就施放法术,用一个火焰圈将敖业跟自己围了起来。“这个东西能够将一些没有资质的家伙给消灭。”
“你还真是严格呢。”敖业说着就转动身体,将冲击火焰圈的一个妖邪直接斩首。
珏用法术将另一批冲进火焰圈的妖邪给消灭后说:“正常,这本身就是一个弱肉强食的世界。”
妖邪大批地冲进来,但是敖业跟珏都不是一般人物。那些好不容易突破火焰圈的妖邪最终还是被珏跟敖业给依次消灭。
珏看着敖业,他打心底里佩服着敖叶的力量。
那是如此的从容不迫,飞快地双刃将妖邪轻松斩杀,即便是尖锐的枪尖都难以刺穿的毛皮在敖业面前如同薄纸一般。
那些体格跟牛一样的猛虎型妖邪在冲破火焰圈的时候所展现出来的视觉冲击力足以让人心生畏惧,然是敖业并没有。他对那些站着火焰带着风的猛虎展开攻击,他的攻击虽然并没有什么过于亮眼的地方但却是那么的致命那么的干脆。仅仅是一些习武之人的基本功就能够对妖邪们产生不可估量的伤害。
如果这家伙拿出真本事的话……我有能力与其对抗吗?
珏看着敖业这么想到。
虽然在掉下悬崖的时候珏跟敖业打过,但是他能感受出来敖业好像也保留了实力,毕竟身为业龙的他连法术都没有放。而且珏能够明显感受出来自己的力量一天不如一天,就像是从地壳中爆发出来的岩浆一般,炙热正在不断地散去。
这是珏所希望的,因为自己如果变弱了的话就更容易被杀死。但是这也让珏有些不安——如果自己没有力量的话,那么妖邪中的邪天要靠谁的力量进行压制?像穆勇这样的邪天 珏不是不知道其威力,毕竟连夏尼这些上位龙族都难以招架,更别说一般的王种了。向敖业这样的人或许有能力将邪天消灭,但是天下又能有几个敖业?就算是靠叛逆监视者的话也不是长久之计——叛逆监视者当下或是说在 永恒的未来中的首要目的都是监视被封在魂界的叛逆者们的一举一动。
说道叛逆监视者,好像玄冥跟我见过面啊……但是为什么现在没有看到她?
珏隐约想起了自己好像跟玄冥见过面,但是他记不清玄冥跟他见面后都说了什么或是做了什么——就像是在梦里进行的对话一样。
“喂!珏!”敖业的声音将珏的思绪拉了回来。
珏的意识再次回归,而他看见的就是遍地妖邪的尸体。
“发生什么了吗?”珏问道。
敖业甩了一下手中沾血的刀,然后说:“看来有大家伙要来了。”
珏听后看了看周围。他本来以为是天南过来了,但是没想对方竟然是几个狂化了的妖邪。
“哼,这东西某些意义上比天南还危险。”
那些狂化的妖邪如同疯狗一样冲向敖业跟珏。
“想不到那天南竟然这么给脸,真是难以置信。”珏说着就一个跳斩冲上了妖邪的身上,然后用匕首直接刺入了那妖邪的脑袋中,并且凭借冲击击穿了那妖邪的脑干。
就在珏刚解决了一个妖邪的时候,另一只妖邪直接冲了过来。
哼,来啊。
珏这么想着,然后打算拔出匕首与之对抗。但是令珏没有想到的是那个刚刚死掉的妖邪由于头部失去了力量支撑,使得颈部的骨骼相互挤压最终让匕首卡住无法拔出。
完了!要被咬了!
珏这么想着,他的心头不免一紧。
狂化了的妖邪张开了它的血盆大口扑向珏。珏的身体暴露在了那妖邪的攻击范围内。
我怎么可能被你这种低等的东西给杀掉!
珏在心中想着就打算松开匕首直接用法术攻击妖邪。但是由于匕首没能刺碎之前妖邪的大动脉而是将其震碎,这使得那妖邪的颈部囤积了大量的血液。并且加上妖邪颈骨的相互挤压使得那里的压力特别大,最终在珏松手的瞬间爆发了。
这突然其来的一幕让珏猝不及防,他直接失去了平衡这个人毫无防备地暴露在了那妖邪的面前。
那妖邪尖锐的獠牙像极了珏还是银白之灾的时候所使用的毒牙。危险和致命的气息在那妖邪的身上蔓延着。
真是……百密一疏啊……

百度搜索 龙朝野史 天涯 龙朝野史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龙朝野史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伪俾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伪俾官并收藏龙朝野史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