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龙朝野史 天涯 龙朝野史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0这仅仅是走走过场罢了
就在冰千鸟还在兴致勃勃地向珏展示着当今自己的种种优势的时候,娜尔突然进来了。
“哇哦,金毛可以啊,抢占一手啊。”娜尔进来后就直接看到了坐在珏身上的冰千鸟。
“该走的流程都走完了,而且我家这边也给了许可,没什么可以怕的了。”
“就算是这样珏身上的罪名也依旧存在吧,毕竟他可是对公主出言不逊啊。”娜尔倒是像个没事人一样地走到珏身边,“不严惩以下的话王室的面子是过不去的啊。”
她拍了拍珏的肩说:“好久不见了呢,真没想到我们的重逢会在这种阴森的牢房中。”
“呵呵,我是已经习惯了。”珏干笑两声说道。
“天音的报告里面可没有关于珏对龙族有危害的话哦。”冰千鸟从珏身上起来说道。
娜尔看了眼冰千鸟,然后走到了珏的身边小声说:“你要小心哦,金毛现在有了先祖的许可说不定会比以前还要为所欲为,估计就要回到原来的金毛的样子了。”
以前的样子?
珏想起了以前冰千鸟那挺轻浮的样子。
就在这时候,又有人进来了。
“珏,你还好吗?”进来的是夏尼,看样子她应该是安顿好了欧阳踏雪和爱维了。
不过虽然珏是这么觉着的,但还是向夏尼提出了询问。
“夏尼,爱维是血族的真祖,很怕光的,你别让她住在一个容易被太阳照到的地方。”
“这一点我已经从血族保守党那边听到了,所以你就放心吧。”夏尼说道,不过她刚一说完爱维的事情后就又关心起了珏。“你没有事吧?你还真被卷入了内战了呢,真是可怕。”
从夏尼口中得知,在珏离开后,伐格斯洛就开始准备起了对龙族的报告。或许是听说了龙族对魔族的解释了吧,所以伐格斯洛在报告中对珏期间的功绩做了很详细的说明,其目的也是为了让龙族别真的为了给魔族一个交代而对珏下手。
“那么我可以回去了吗?”珏坐在椅子上问。
“这个……你还要再等等,蹲几天牢房吧,我们的程序还是要走的。”冰千鸟说这就离开了房间。
娜尔见冰千鸟走后就代替了冰千鸟坐在了珏的身上。
“你又要干什么?”珏见娜尔直接坐上来之后就问道。
因为平日里珏跟娜尔真没什么交集,所以珏并不认为娜尔是真心想要跟自己建立婚约的。
“这是哥哥的建议,说是平日里要跟你多多接触。”娜尔坐在珏的身上搂着他,她的表情看上去很不自然。
“如果你对我没意思的话就不要跟我签订婚约了,强扭的瓜可不甜。”珏说道。
你们几个能走几个算几个,最好全都走了。找个更好的人家嫁了吧,我就算了……
娜尔听了珏的话之后就愣了一下,然后她有些失望地说:“你觉得我不喜欢你?”
“是这样的。”
“……是吗?也许吧……毕竟我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喜欢你的。”娜尔说着就从珏的身上下来了。
诶?是我说话了吗?
珏愣了一下想。毕竟以前珏也不是没谈过恋爱,所以女生的一些小心思他也是知道的。
不过这对珏来说并不是什么大事,反正他本身也没有跟别人结婚的打算。
娜尔后来跟珏寒暄了几句后就离开了。而随后迎接珏的则是长达一周的牢狱生活。
不过说是牢狱生活也不算是,相比起珏以前蹲过的牢房来说,龙族这边的牢房待遇要比以前的强很多,伙食上基本上都是温饱水平的,比以前的苟延残喘要好上很多。而且也没有看管珏的人,是不是过来的人也就是冰千鸟以及娜尔。与其说是坐牢,还不如说是在度假。
不过让珏有些意外的是夏尼和敖丽并没有来看他。倒不是说珏有些寂寞和失落,而是他真的没想到敖丽跟夏尼会没有过来,对,绝对不是珏内心不爽。
不过龙族这儿样的囚犯待遇应该不是原本就这样的,他们很可能是因为珏现在还有用才没有对珏施行苟延残喘的生活待遇。
说不定真的要好好考虑一下跟龙族那些人的事情了……
珏在牢中这么想。
其实他不是不喜欢夏尼她们,毕竟长得好看而且背景雄厚身份显赫的女性能有几个?如果跟她们中的任何一个结婚的话,那么珏一辈子混到死都可以。
只不过我真的可以吗?
珏这么想着。因为他知道自己的罪孽是不会允许自己得到幸福的。幸福这类东西对珏来说就像是住在烂了根基的吊脚楼里一样——随时都可能失去一切并且在心中再留下一道无法愈合的伤疤。
珏这一个星期中一直在考虑着这个问题,他既希望是自己想多了又希望这不是假的。
最终,珏即便是被带到了内殿之内也没有想出答案。
那是珏被关了一周之后的事情了。珏如同犯人一般地被带到了凌云的内殿之中,而这一次迎接他的是龙王敖业。
不同于上一次见到敖业,这一次龙族这边并没有让珏跪下,当然,这不排除龙族上层知道珏是银白之灾而不敢刺激他的可能。但是珏这一次并没有像上一次那样叛逆,他选择了单膝跪地。
“平身吧,珏。”坐在王位上的敖业说道,“前一段时间辛苦你了。”
“为龙族办事不曾感到辛苦。”珏站起身来低着头说道。
敖业坐在王位上点了点头,但是他看上去并没有那么高兴。
“你先前的言论我们已经得知了。”敖业眯了一下眼睛,“无论是真是假,我们都不能将其轻视,所以惩罚是必须的。”
珏没有反驳。虽然他的话确实帮助了龙族找到了一个推卸责任的地方,但是珏的实行方式出现了问题——他不该通过个人来表达想法的,如果他能够直接跟烬锽说的话那么他不但不会接受惩罚,反而会被当成功臣对待。
本来打算这些事情结束后就直接走人的,但没想伐格斯洛会将爱维推到我这边啊……当初狠下心来不管就好了,这样就可以不用回龙城了。可是真要是那样的话我又能去哪里呢?
“从即日起将你外交官员的身份移除……”敖业在王座上说出了对珏的判决。
罢免我的职位吗?也罢,要是没有跟你们的关系的话我就可以选择离开了。
“此后将你的个人档案转入武官行列。”
嗯?啥?什么?
珏在听到了敖业的话之后以为自己是不是听错了,但是经过再三确认后他意识到了自己并没有听错。
“我……成武官了?”珏挑着眉问道。
敖业在上面点了点头,他说:“你在血族的表现充分体现了你在军事上的能力。我们经过对卡兰城的报告分析后得出了你在军事实力上的能力。虽然烬锽不希望将你的档案给放到别的地方,但是我们还是希望能够让你来在军队中进行一下实践,以此来判断你是否要待在军队中。任命你为龙族锐军。”
锐军是属于王种的军衔,其地位在龙族中和破阵是一样的(跟那个在第一篇中战死的辛广是平级军衔。),而在一般的低阶种军团中是可以担任六军统帅的大军衔。
“但是我并不是龙族出身,如果让我进入军队的话……”
“这一点你不必替我们担心。”
敖业说着他身后的冰千鸟就向前走了一步。
“你直属于金龙将军麾下,她会就你的能力进行评级。”
珏看了眼冰千鸟,发现她的眼睛好像在放光一样。而无意间看到的娜尔倒是有些阴沉。
虽然看上去可能是娜尔因为珏不是自己麾下而感到不爽,但实际上是因为在娜尔看来看管珏是一种特殊的荣耀,而如今自己跟冰千鸟都是将军行列的人,将这份工作交给冰千鸟是失去了一个向龙王展示忠诚的方式。
而在这时候,旁边的武官阵容中又出来了一个人。他高高瘦瘦的,看上去非常的秀气,甚至有些娘。
或许是发现了珏注意到了那个人,敖业对珏说:“你应该知道在锐军的上面还有一个官位吧。”
“是牙将吗?”
“是的,这个人就是金龙将军手下的牙将,接下来的时间中由我担任你的上司。”
“我是冰将军的牙将墨田妍。”
珏一听就愣了一下,然后问:“你……是男的是女的?”
“女的啊。”
“……”珏听后愣了好一会儿,然后看了眼一旁的娜尔,又看了看墨田妍,然后说,“你们龙族对性别的分别这么不清晰吗?我一开始还以为你是个娘炮。”
“娘炮……珏阁下说话方式还真是有点……那啥呢。”墨田妍很尴尬地说道,然后她还看了眼一旁的冰千鸟,就像是在说你的未婚夫是什么人啊。
虽然旁边的烬锽有些抑制不住自己的笑意,但是敖业显然没有心情管那么多的事情,他直接将话题继续了下去。
“接下应该就没什么事情了。”敖业说着就给旁边的烬锽使了个眼色。
烬锽虽然还在努力抑制住自己的笑意,但是在面对敖业的命令的时候他也不敢怠慢。他很快就走上前去大声说道:“今日的早朝到此结束,其余事项明日再谈。”
在听到了烬锽的指令后朝中的各位大臣们就陆续离开了。不过烬锽,冰千鸟以及敖业并没有离开。
虽然很想跟其他大臣们一起离开这里回去睡觉,但是当着敖业的面他也不敢轻举妄动,不得以只能一直跪在敖业面前。
等到所有人都离开后,有人从内殿的深处走了出来,是欧阳踏雪。
“我很好奇,”敖业在王座上问珏,“是什么让你的随从变成了神族眷属?”
珏没有说话,因为如果这个问题剖的太深的话会被问出来一些不得了的事情的。
“你有见到过神族吗?”
这是一个陷阱。
珏看出了敖业在给他设陷阱。因为如果自己真的在血族那里遇到了神族的话,为什么神族会将欧阳踏雪变成眷族?自己和神族又有着什么关系?自己会不会是神族一开始就安排好派到龙族内部的人?
珏看了眼冰千鸟,她好像并不知情,所以在得知了这个消息后就显得非常惊讶。
“有些事情……我只希望知道的人少一些……”珏不得已说出了这句话。
他知道,一旦这句活说出来的话就直接证明了自己是有隐瞒之事的。
“冰千鸟,你先下去吧。”敖业察觉出了这可能与珏的身份有关,于是就让冰千鸟先回避了。
冰千鸟听后就像是一个被抛弃的小狗一样露出了可怜兮兮的表情,但是在她走之前还是想敖业寻求了一件事情。
“吾王,我可以问珏一个问题吗?”
敖业点了点头。
“珏,你所要隐瞒的会影响到未来吗?”
珏听着冰千鸟的话。他知道冰千鸟所害怕的是珏会因为一些原因而不能跟她走到一起,这很少女,不应该是堂堂龙族军队大统帅该说的话。
不过珏最终还是点了点头,说:“如果出现意外情况的话,是的。”
冰千鸟听后非常惊愕,但还是稳住了情绪离开了。
等确定冰千鸟离开后,珏开口了。
珏将自己以前的事情,在变成银白之灾之前与神族的故事全给讲了一遍,而这也让敖业露出了罕见的惊愕的表情,就连一旁的烬锽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从原先的早朝到了傍晚,珏的故事讲了整整一天。
最终,珏将自己跟神族的事情给全部讲完了。
在结束了故事后,敖业他们都没缓过来,就连一旁的欧阳踏雪也一愣一愣的。
“还有什么要问的吗?”珏依旧跪着问。
虽说珏的语气挺平稳的,但是他现在的脚已经麻了。
“等,等等!”烬锽不顾在敖业面前地说道,“你,以前在神族经历过这么多事情吗?而且……还都是近代大事?!”
珏点了点头说:“没有一句假话。”
烬锽听后还是有些不敢相信地看着珏,他想不到自己的面前竟然是一个活着的传说。
“真是难以置信,没想到你竟还有着这种身份。”敖业也十分惊讶,虽然已经知道了他银白之灾的身份,但是没想到珏竟然还跟神族有着这般渊源。
欧阳踏雪倒是在一旁没有像烬锽和敖业这般惊讶,到不是因为在她的脑海中有着关于珏以前与神族的记忆,而是因为她无条件地信任着珏,不管珏以前怎么样她现在都信任着珏。
“所以,还有什么事吗?”珏问道。
“……神族知道你在这里吗?”敖业思考片刻后问。
珏先是摇摇头,然后又点点头说:“他们或许在几个月前还以为我死了,但是欧阳踏雪的出现势必会让神族注意到我的存在,因此现在我的位置应该已经被得知了吧。”
敖业欲言又止,最后他说:“今天就先到这里吧。”
说完,敖业就离开了。
等敖业走后,烬锽才反应过来这里就剩下自己跟珏和欧阳踏雪了,于是烬锽就有些不自然地说:“真,真是令人惊讶啊……没想到我一直使用的工具人竟然还要着种过去。”
“说工具人不大好吧……”珏这么说道,而这时候欧阳踏雪已经走过来将珏扶起来了。
“那么你接下来怎么做?如果神族过来接你的话你还要留在这里吗?”烬锽问到,“毕竟你是神族新朝的元老级人物。”
“看情况吧……在龙族呆着也挺好的。”珏说着,然后他又看了眼欧阳踏雪。他对烬锽说:“神族再过几天一定会派人过来的,所以到时候你可要做好准备啊。”
“你还真是敢一脸轻松地跟我说这种难办的事情啊。”烬锽挠着头无奈地说,“先前的一个魔族就够我受的了,现在再来个神族的话我可吃不消啊。”
“那你就想办法吧。”珏呵呵一笑。
随后三人就走出了内殿。但是令人没想到的是在内殿的外面,冰千鸟、娜尔以及夏尼和敖丽都已经在外面等着了。
“喂,不是吧,你们在这里等了多长时间?”烬锽见到这架势后就吃惊地问。
不过那些女生到没有理会烬锽,而是将珏给架了起来二话不说给带走了。
烬锽傻眼地看着同样一脸懵逼且远去的珏,然后无奈的摇摇头。
英雄难过美人关,银白之灾也是吗?

百度搜索 龙朝野史 天涯 龙朝野史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龙朝野史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伪俾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伪俾官并收藏龙朝野史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