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龙朝野史 天涯 龙朝野史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0终局
欧阳踏雪手中的禁断快速砍向了莉摩,其刀刃切开了莉摩的腰。
这本应该是致命一击的,但是欧阳踏雪在砍中的时候就呆住了。
因为她手中的禁断透过了莉摩的身体滑了出去,就像是砍在了幻象之中。
欧阳踏雪瞪大了眼睛,她一时间没能搞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不过由于她攻击的力道过大并且扑了个空,这就导致了她在空中直接失去了平衡摔了下来。
出现这种情况或许也是在珏的意料之内但没敢证实的事情,因此珏并没有很惊讶地看着莉摩。
莉摩眯了下眼睛看着珏。
“真是多亏了投影技术啊,要不然我可就死在这里了。”
珏看着莉摩没有说太多。
莉摩可能使用幻影这件事情珏不是没有考虑,因为全程莉摩就没有进行过攻击,先前的鳞粉投放也应该是通过了什么特殊的手段才完成的。
“用雾气来充当荧幕来完成投影吗?”珏冷淡地说道。然后他瞥了眼欧阳踏雪说:“欧阳踏雪,你现在这里呆着,剩下的事情我来处理。”
通过突破封印后的不断学习,珏已经对经典物理以及魂界的一些技术有了一定的了解,并且虽然对化学不是很了解,但他还是通过经验知道雾气的丁达尔现象的。
莉摩的幻影上没有法术的痕迹,所以珏只能推断莉摩使用了魂界的法术。
“果然,你的脑子就是灵活啊。”莉摩微微一笑,然后一个无人机出现在了莉摩的身边。
珏看着这那无人机,发现在其下面挂着一个类似蜂巢**一样的东西,里面还有多个装着白色粉末的东西。
“是雾吗?真是难以相信他竟然跟你联合在一起了。”珏淡淡地说道。
“你居然知道雾大人啊,看来你跟他真的有一些难言的关系呢。”莉摩说着坏笑了一下,“不过我很庆幸他是跟我站在一起的,毕竟很多强有力的东西就是他给我的呢。”
珏听后想到了被嬴宁杀死的格雷梵,因为在被杀死前他脖子上挂着的圣遗物被珏的眼睛给捕获了。
“也就是说你的本体并没有在在这里是的了。”
“自然。”莉摩一笑,“你很危险,所以我不会轻易跟你见面。”
莉摩这么轻松地说着,而这时候珏的耳朵动了动,他听到了远处的声音。
“看来你的跟班成了你的替代品了啊。”
“什么?!”莉摩听后就让无人机飞了出去。
过了一会儿,莉摩咬着牙说:“你,你竟敢,竟敢杀了梅洛!”
“你自己躲在角落里还好意思说?”珏瞥了眼莉摩,“你的自私最终会将你引导向覆灭的境地。”
“你这家伙!”
“对了,”珏突然打断了莉摩将要说出的狠话,“你听说过神篇的内容吗?”
“什么?”
“神篇——天谴。”珏冰冷地说道。
莉摩在听到珏说出了天谴二字后直接被吓得脸都青了。
天谴,神族的特有法术,并且只有非常强的神族才能使用。这种法术属于一种非常强力的诅咒,它可以无视距离甚至跨越世界产生效果。只要对方比施加者弱,他就无法抵挡天谴的力量。
“神明啊……即便是失火神明我也不认为我会输,只要有我的圣遗物在……”莉摩这么说着,但总给人一种最后的倔强一般。
珏闭上眼叹了口气说:“没想到你竟自大到这般地步,果然越是封闭的人就越是愚笨和自大吗?算了,反正你也活不长了,我不介意向你展示我的另一面。”
珏说着就睁开了眼,但是在他睁开眼的瞬间他的眼睛就发生了变化——完全不是先前的人眼,那是一双兽瞳。
“这!这个!”莉摩不敢相信现在的珏的样子,因为那个特征明显是兽人族妖族亦或是龙族的特征,但是如果珏是神族的话那么他就不会显现出其他种族的特征,因为王种的力量足以掩盖住其他种族的特征,就像欧阳踏雪再变为眷属后就不受血族控制了一样。
“你,还没有意识到吗?我,到底是谁?”珏说道。
一听珏的话莉摩就被吓住了。
“这,你的样子……”莉摩惊恐地看着珏,因为他身上的种种特征都在将他的身份向一个极端的存在引导。
“你莫非是银白之灾?!”莉摩说道。
“想不到你也没有我预料的那么笨啊。”珏哼笑一声说,“这样一来,你就没有办法被认定是比我强的人了吧。”
说罢,珏身上血红的纹理就开始变得明显了起来。
远古的咒文在珏的口中吟唱着,而这复杂的咒文虽然莉摩根本听不懂,但是一旁的欧阳踏雪却能够隐约知道其中的意思。
这咒文是神族的古老语言,是失落神族留下的文化遗产,同时也是刻在每个神族骨子里的咒文。
珏吟唱着咒文,他很喜欢看看到莉摩那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着急的神态。
她以为自己躲在了安全屋中,但是她没有意识到自己落入了自己造的陷阱里。
“不!不要再念下去了!”莉摩捂着头大声喊道,她能感觉到自己命数将尽。
可是珏的吟唱并没有停止。单单凭借珏的力量,他根本就不需要吟唱就能够发动天谴的效果,但是他深知在面对无法逃避的死亡的时候如果你与敌人明显的倒计时会发生什么。杀人诛心,珏就喜欢这样的感觉。
不过就在珏快要完成吟唱的时候,有东西突然飞了过来。
欧阳踏雪见到那飞行物体是飞向珏的时候马上就意识到了这东西并不是珏召唤出来的,于是她直接冲到了拿东西前将飞行物给击碎了。
但是在挤碎那东西的瞬间银白色的粉末直接扩散了出来。
珏也因为吸入了这粉末而无法继续释放天谴。
莉摩在见到珏的吟唱被打断后就松了口气。
“看来我真的不能与你为敌啊。不过我是不会罢休的,后会有期吧,但与到时候我能够从远处窥见你的尸体。”莉摩说着就消失了。
“切,逃走了吗?”珏砸了下舌头就将身上的飞翼给收了回来,并且珏的身体特征也开始恢复成了正常状态。
“主上!”就在珏恢复了原来的样子后,欧阳踏雪一下子从后面抱住了珏。她哭泣着,像是受到了惊吓的孩子寻求庇护一样地紧紧攥着珏的衣服,将自己的脸埋在珏的衣服中。
珏没有排斥,而是如同父亲对待女儿一般地温柔地抱住了她。
“很害怕吗?真是对不起啊,呆在我身边的人就会出现难以回避的不幸啊。”珏摸着欧阳踏雪的头仁慈地说道,“看来是时候该继续流浪了,或许只有这样才能够回避这个事情吧。”
“主上?”欧阳踏雪听后抬起头看着珏。
珏疲惫地一笑,说:“你现在大可去神族。当你报上修罗神的名号后你就可以继承其下的一些权力。生活一辈子的话应该……”
“主上!”欧阳踏雪听后直接打断了珏的话,她抱紧了珏,“我是不会离开您的!对我来说您没有给我带来不幸,反而将我从不幸中拯救了出来。所以……所以还请您不要妄自菲薄!”
珏看着欧阳踏雪说不出话来,他欲言又止了半天,最后他说:“我已经跟龙族断绝了关系,所以已经回不去龙族了,接下来可能就是流浪的生活了。”
“没事的,我会伴随您左右直到永远。我与您约定过,无论是版南国的时候还是与您的神格交流的时候。”
“这样吗?……”珏淡淡地说着。
就在这时候,雾气慢慢退散,而这时候也有人在旁边轻轻咳了一声。
“很抱歉在这个时候打扰你们,但是现在可不是在这里抒情的时候。”嬴宁一脸不屑地说道。
欧阳他续像是意识到了什么似的红着脸从珏这边离开了。
珏看着嬴宁。此时的他已经恢复为了以前的样子,而他的手中握着被腰斩的梅洛的上半身。
“想不到这个这家伙真能跑,想追上去真是太难了。”嬴宁不屑地说道。
真是不敢放松警惕啊,没想到连个庆祝战斗胜利的机会都能被欧阳踏雪给抓住。不敢大意啊。
嬴宁在情理上是站在夏尼这边的。嬴宁喜欢夏尼,甚至说嬴宁爱夏尼都不为过,但是他还是希望夏尼能够找到她认为的属于她的幸福,因此嬴宁在对待夏尼跟珏的关系的时候是以一个推波助澜者的身份来介入的。或许在嬴宁眼中,对夏尼的亲情胜过了爱情。
珏看着散去的雾气。
“看来是我们赢了呢。”珏说道。
大雾散去,保守党的士兵们已经将这里给控制住了,与先前不同的是在这里的战场上出现了一直没有露面的丽萨。
丽萨在见到了珏之后就跑了过来。
“珏大人,您说的任务已经完成了。”
珏点点头说:“直接给伐格斯洛汇报吧。”
欧阳踏雪一脸疑惑地看着丽萨,因为她根本就不知道为什么丽萨会在这里,而且所谓的任务是什么她也不清楚。
“对了,欧阳踏雪。”珏走着说道,“你不在的时候都在干什么啊?莉摩她们让你干什么了?”
欧阳踏雪听后脸直接红了,她整个人羞答答地说:“不,不是什么好事……”
珏听后到来了兴趣,不过他看着欧阳踏雪没有追问。
欧阳踏雪或许是受不了珏的眼神,于是说:“莉摩跟梅洛是俩同性恋,她们非要我在一旁看着她们亲热……”
“额……细节什么的我就不问了,抱歉。”珏迟疑了一会儿后就掐断了话题。
珏本人是不讨厌同性恋者的,但是莉摩让欧阳踏雪当旁观者他就有点受不了了。
不过莉摩现在又在那里呢?她能藏在那里?接下来她又会做什么?
珏这么想着,他能够感觉到事情还没有结束。
来到了伐格斯洛休息的地方后,伐格斯洛就看出了局势的变化了。
“我猜猜,现在使我们获得了胜利对吗?”伐格斯洛躺在病床上问。
“是的,”丽萨说道,“按照珏大人的命令,我们的人先北上将耶华忒拿下。由于耶华忒现在没有足够的守军,所以我们仅仅用了很少的损失就夺下了城池并切断了敌人的后退路线,可以说事情进展的很顺利。在经过了短暂的休整之后我们的人立刻向这里的主战场进军,果然在敌人最疲惫的时候介入了战场。”
“也就是说你们也在赌博吗?”伐格斯洛说道。
珏点了点头没有说太多。
珏这边的人并不算多,毕竟两万对四万,这差距实在是太悬殊了。而且还不能够确定丽萨的部队能否在规定的时间内到达主战场,并且耶华忒那里的守军如何都是未知数。这场战争赌博双方的筹码都是自己的全部主力。激进党将自己的未来作为赌赢的奖励,保守党将最低的战斗代价作为赌赢的奖励。
“对了,这个东西给你。”珏说着拿出了格雷梵当初带着的圣遗物。
“原石戒吗?看来格雷梵他……”
“嬴宁, 说说格雷梵吧。”珏对着一旁看戏的嬴宁说道。
嬴宁深吸一口气说:“格雷梵是个强大的对手,但是他遇到了错误的对手。”
伐格斯洛看着嬴宁,然后苦笑着说:“是这样啊,看来是你给了他最后的一击啊。”
“是的。”
珏看着窗外,他说:“现在就剩下东边还没有踏足了。”
“战斗还没有结束吗?”嬴宁听了珏的话之后问。
珏摇着头说道:“不是的,战斗主体已经结束了,但是内部的隐患还没有得到解决。”
“就像是外面的脓疮已经被割去了,但是体内的感染还没有得到救治一样。”丽萨低声说。
“也就是说我们还要再战斗吗?”欧阳踏雪大致理解了,于是就这么问道。
珏轻声笑了一下就走到了一旁的座椅上坐了下来说:“没那个必要,我们现在要解决的事情可不是这个。”
珏这么说着,然后他就看了眼一旁的伐格斯洛。
伐格斯洛也像是感觉到了什么一样表情变得凝重了起来。
刚才珏的意思是说他们该离开了吗?
伐格斯洛这么想着。
就伐格斯洛本人而言他不希望珏离开。因为当前局势血族的大量政治力量都处于疲敝状态,就连自己也没有多余的精力来处理这个烂摊子,而且还要有人将人手渗透到整个社会的黑暗面。
总之,现在伐格斯洛相当缺乏人手,所以他很希望珏能够留下来。
“你们先出去吧,我有些事情想要跟珏聊聊。”伐格斯洛说道。
珏像是完全料到了一样也对嬴宁和欧阳踏雪说出了相似的话。
人们走出去之后,伐格斯洛看着珏 问道:“珏,关于以后的事情……”
珏跟伐格斯洛进行密谈的时候,嬴宁接到了来自凌云的消息。
那是来自烬锽的消息,同时也被冠以了龙王密诏。
嬴宁看着上面的讯息,然后立刻将讯息销毁。
“欧阳踏雪,接下来准备一下离开时的物资吧,毕竟要是再跟上一次一样迷路了的话可是会很危险的。”嬴宁对和他一同等待的欧阳踏雪说道。
“嗯?如果那样的话不用等一下主上吗?”
“珏又不需要管所有的事情,没有这个必要。再说了,我又不是珏的属下,我也想要顺从着我的想法来买东西啊。反正你也是在这里闲着,倒不如帮一下我。”
听了嬴宁的话之后,欧阳踏雪迟疑了一下。由于升华为了神族眷属,所以欧阳踏雪可以透过神格与珏联系。在得到了珏的许可后欧阳踏雪就答应了嬴宁的请求。
“为什么这次你这么突然呢?”在市场上,欧阳踏雪问。
“嗯……有点心血来潮罢了……”嬴宁这么说着。
但是,真正的原因则是在讯息上嬴宁接到的命令——“不惜一切代价将珏带回龙城”。

百度搜索 龙朝野史 天涯 龙朝野史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龙朝野史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伪俾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伪俾官并收藏龙朝野史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