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龙朝野史 天涯 龙朝野史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0生日宴

    虽然版南国是有着浓重东土风格的国家,但是林风眠的生日会却和西洋的贵族宴会一样属于那种自助式的。

    “你不到人群里吗?看上去有不少能够在商业上帮到你的人。”嬴宁对身旁的琼问道。

    “不了。”琼倚着阳台上的栏杆晃着酒杯说,“这样的日子快要结束了吧……”

    “嗯?”嬴宁听后愣了一下,他并不明白琼这句话真正要表达的意思。

    不过琼好像看出了嬴宁的不解,她说:“嗯……就是我这个人格控制这具身体的时间应该不多了……”

    “你要变回珏了?”嬴宁问道。

    “不清楚,但……”

    如果惩戒可以找到我的话,就证明央首那边已经找到了能够连接到我意识的方法了,这也就是说……距离央首的封闭破碎,珏的意识恢复不远了……

    “跟你说了你也不会明白的,你跟我了解到的不一样。”琼叹了口气说。

    想要跟嬴宁解释“央首”这个概念的话很难的,到时候说不定会说出什么不该说的事情。

    “哈,如果我变回珏了,你会想我吗?”琼说着就把身子往嬴宁身上靠。

    “我会庆幸终于少了个麻烦的家伙。”嬴宁把琼推到一边说,然后他问,“但是珏还会保留着你这时候的记忆吗?”

    “应该吧。”琼说着就放下了手中的酒杯,然后从小腰包中拿出了口红稍微补了下妆,“雇你穿裙子和化妆会成为那家伙的黑历史吧。”

    “你不在意吗?珏以前干过的事情?”

    琼对着小镜子照了照,然后若无其事地说:“啊,有些中二的事情确实是令我不堪回首啊。”

    “你这家伙还真敢说啊……”

    就在这时候,林风眠走过来了。

    “琼小姐,很高兴你能来啊。”

    “哪里,感谢您能够邀请我。”琼笑着说道。

    这时候,林风眠看了琼身边的嬴宁一眼,并对他点头行礼。

    “琼小姐,可以聊聊吗?”林风眠说道。

    琼瞪着她的大眼睛看着林风眠,然后略带兴趣地让嬴宁在这里待命。

    嬴宁一点头,然后就离开了阳台。

    “琼小姐还真是厉害呢,这么快就爬上了这个位置。”林风眠上来就对琼的功绩进行赞叹。

    “啊。”琼不痛不痒地回应着,毕竟这种赞叹的词她已经听腻了。

    “那么琼小姐接下来打算怎么办呢?”林风眠又问。

    “接下来啊……”琼看着天空。

    对啊,我接下来要干什么呢……如果珏醒来的话,那么我这边也就没有再继续玩下去的机会了吧,到时候我的存在就成了一个传说了呢。

    “琼小姐?”

    “啊,抱歉,走神了……”琼说。

    “没事的, 琼小姐平日里那么忙,男的能休息一下也是挺好的。”

    那你还过来烦我?

    听着林风眠的话,琼在心中吐着槽。

    “您呢?陛下您有什么打算?我听说您是刚刚登基的,所以您有有什么打算?您又要将这个国家带向何方呢?”

    “……”林风眠没有说话,而是看着上方的月亮。

    不要在这里发表无声的感慨好不好?我可不希望在这里跟你吹冷风……

    琼双手拿着酒杯,然后用用侍从那边要来的吸管吸着酒杯中的酒水。她冷眼看着林风眠,以她的思维方式来看,林风眠这种优柔寡断的性格她很不喜欢。

    “我希望能够君临天下。”林风眠缓缓地说。

    好……中二……

    琼整个人就像是石化了一样地看着林风眠,她真的搞不懂这家伙到底在说什么。

    “君临天下?”琼用优雅而又不失嘲讽的笑容问道,“您的意思是说打败凡域的龙族,然后统一凡域吗?亦或是控制三界?”

    “啊,不,我说的有些失误。”见到琼误解了自己之后,林风眠马上纠正道,“我的目的是要让版南国在百越洲建立权威的政权,在凡域成为数一数二的大国。”

    “但现在龙族可是将版南国当成是百越洲的代表势力呢,要不然我哥哥也不会再前些日子里过来,不是吗?”琼这么说着。

    虽然听上去挺礼貌的,但实际上琼是在提醒林风眠他所要完成的目标早就被前人所实现了,反过来在嘲讽他有些没脑子。

    “这我知道,不过我所想要的国家是那种乌托邦一样的国家。”

    哈~又一个痴人说梦……敖业能这么想是因为人家是龙族,就算是不能把整个三界变成和平的世界也能把龙族内部整顿好,但你是人族,区区人族,拿来的本事?

    琼在心中想着。说实话,虽然珏本人对敖业的那个构想很鄙视,但他本人是很敬重敖业的,因为珏能够感受出敖业自身的强大以及王的气场。并且珏在被封印前还是听说过龙族的一些事情的,因此珏在突破封印后对完全变成一个现代化大都市的龙城很是震惊,也对敖业的政治手段很赞叹——虽然龙族的内政是又法芙娜家族控制着的,但要想调节龙族贵族间的关系的话还是要靠龙王的协调。既然龙族内部没有出现什么问题,就证明龙王是个很了不得的人。

    “……这个……实现起来很困难吧……”琼皮笑肉不笑地说。

    “我知道,但是我不想退缩。”林风眠握紧拳头,“父亲死于非命,我不知道他有做错了什么,但是我知道,只有完全和平的世界才不会出现流血事件!”

    “啊~好厉害~好厉害~”琼用平淡无奇的语调说,她有些后悔当初反问林风眠这样的话题了。

    “琼小姐呢?琼小姐有什么梦想吗?”林风眠问。

    “梦想……”琼的眼神瞬间放空了,她呆望着天空。

    如果珏的话,他的梦想就是将自己杀死,让他的灵魂得到毁灭性的破坏,但是自己作为珏的一个人格,能有什么梦想?

    在经过了很长一段时间的思考后,琼缓缓地说:“嗯……救人吧……”

    毕竟她除了背负着跟耶纳华玩这个游戏的同时,还要肩负着治疗分血症的重任。

    “救人?琼小姐打算救什么人呢?”

    “……不是救一个人,而是解决一个病……分血症。”

    “分血症?”林风眠听后愣了一下。

    果然,像是这种罕见的病你应该也没有听说过吧……

    琼在心中叹了口气,因为她觉得跟林风眠这家伙说这种事情简直就是对牛弹琴,而且还会引发一些不必要的话题。

    “是不是随性遗传,只会遗传到女性的疾病?”林风眠说道。

    “诶?”琼在见到林风眠的话之后直接愣住了。

    啥?这家伙听说过这种病?!诶?这种病不是很罕见吗?

    “您听说过这种病吗?”琼问道。

    “啊,在我的书房里有一些关于这个病的介绍。”林风眠说到。

    “那你可以把这些书给我看一看吗?!”琼听后十分激动,连敬语都不带地说道。

    “啊,可以啊……琼小姐懂医术吗?”林风眠微笑着说,他对自己终于能够说一些琼感兴趣的话题而高兴。

    “略懂!”琼说,“那本书是什么类型的?!什么时候写的!?谁写的?!”

    面对连珠炮一般的提问,林风眠有些应接不暇,他只能先让琼保持冷静,然后再慢慢说明。

    “书的写作时间应该是三百年前吧。那本书的作者已经不从得知了,只不过这本书记载了一部分疑难杂症的发病原理以及症状,不过对怎么治疗倒是没有详细的介绍。”

    “有解剖图吗?!有解剖图吗?!”琼追问道。

    “有是有……但是你看得懂吗?我是看不懂……”

    “当然!我看得懂!看得懂!还有!它的疾病机理是什么?有说吗?!”琼一脸兴奋地说道。

    林风眠用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琼——他本以为琼是不会接触像是医理以及解剖一类的知识,但没想到琼竟然对这些东西这么熟悉。

    “那……待会我带你去我的书房吧,我找给你看。”林风眠说道。

    “好!谢谢!一定!”琼激动地说。她发自真心地笑着握着林风眠的手,很是兴奋。

    这样的话,就不用牺牲任何一个人了!这样的话,就不用通过牺牲那些还有可能得救的人而救治这个病情了!

    “那么,一言为定了!”琼说着就一路小跑地离开了。

    这个……刚才的琼小姐……好漂亮……

    林风眠红着脸看着刚才被琼握起的手。

    就在林风眠还在回味刚才琼的表现的时候,琼又回来了。

    “还有什么事吗?琼……”

    正在林风眠还发愣的时候,琼一下子在林风眠的侧脸上亲了一下。

    “生日快乐!国王陛下!”琼说完就又跑出去了。

    “……小姐……”林风眠呆愣愣地说完了自己的话,然后摸了一下自己刚才被亲的脸。

    刚才那是……什么意思?……

    林风眠回头看了看跑走的的琼。虽然不明白琼这一下到底是什么意思,是出于感谢还是好感,但他可以确定的是自己现在很开心。

    伴随着愉快的心情,林风眠算是度过了他有史以来最开心的生日会了。

    “亲林风眠那一下真的好吗?”嬴宁在穷回来后就问,“会不会让他误解啊?”

    “误解就误解呗。”琼看着来去的人群说,“多少能让他帮我个忙。”

    “嗯?”嬴宁听后看着琼,然后又怀疑的语气说:“你……刚才那一下是无意中的吧?”

    琼听后脸一下字就红了,她低着头什么也没说。

    “还真是啊……”嬴宁见到琼这个反应后就不敢相信地说。

    “你……你怎么知道……”琼磕磕绊绊地问,毕竟能被嬴宁察觉出来自己意图的事情还真是不多见。

    “啊……因为你刚才说话的时候要比平时还要假,所以我就这么猜了。”

    “我平时说话的时候很假吗?”琼听后问。

    “不,”嬴宁摇了摇头,“应该只有知道你身份的人才会这么觉着吧,以前跟空大人聊天的时候他也说过,在知道了你是银白之灾之后总感觉你说的话不能相信。”

    “诶?空知道我是银白之灾?”琼听后愣了一下。

    “啊……呀……这……”嬴宁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其实……空和我一样都有监视你的义务……”

    “这样吗……”琼双手贴着脸,“我刚才真的是太开心了,所以就不清楚自己为什么会这样……”

    毕竟有人在自己被封印时候写过关于这种疾病的书,所以有些内容可能是自己并不知道的,这也许会对疾病的治疗提供新的建议。

    “是吗……”嬴宁看了眼身旁的琼,然后又看了一下大厅中央的林风眠。

    林风眠总是会在闲暇的时候往这边看。

    “看来你是真的引起他的注意了。”嬴宁坏笑着,“你现在一定没有能拒绝他的办法了吧,要是惹怒他了,你还能有好?”

    琼听了嬴宁的话之后就像是个霜打的茄子一样。

    嬴宁说得没错,琼刚才亲林风眠那一下虽然没有多少人看到,但她的举动确实是让林风眠心动了,如果随便拒绝林风眠的话就可能被冠上欺骗君王感情的罪名。虽然在法律里面没有明确的规定说这是犯法的,但在这君主专制大权集于一人的社会中,受到来自国王的社会惩罚也不是不可能。

    总之,现在琼算是下了局死棋。

    林风眠的生日会进行玩的时候已经是深夜了,琼也算是等到了能够和林风眠一起去找书的时候。

    “嗯……我记得是在这里的……”林风眠在自己的书橱上翻来翻去。

    不过现在的林风眠不同于以前那个文静爱书的他,此时的的他是拿了一本书后就直接扔到一边了,根本就不放回去,搞得地上全是书。

    额……这家伙喝多了还真是够野的……

    琼在一旁看着,时不时地躲一下飞来的书。

    林风眠在今天的生日会上借着酒劲儿喝了不少的酒,这也让他醉得不行。不过好在他还记得自己和琼之间的约定,在宴会结束后就带着琼到了他的书房。

    “啊~找到了!”林风眠很大声地说着,然后就拿到了书。

    “找到了吗?那请马上给我……”

    “亲我~”林风眠拿着书贴近了琼说道。

    琼听到这个要求后整个人愣住了,要知道林风眠这个人在琼心中的固有印象是懦弱胆小的家伙,所以他提出的要求着实吓到琼了。

    “那个……陛下?”琼眯着眼睛往后退了一步,“您是说真的吗?”

    “哎呀,别这么见外好不好?琼小姐不是在阳台的时候也亲过我吗?再来一下又能怎么样?”林风眠醉醺醺地说。

    琼虽然表现出了一脸的嫌弃,但她还是为了得到那本书的内容而亲了一下林风眠。

    “哈~给,琼小姐……”林风眠在得到了自己的报酬后很开心地将书给了琼。

    琼得到书后马上就看了起来。

    这……看不懂啊……

    琼再翻开书看了几页后就皱了皱眉。

    书中的内容十分详细,发病机理以及病患的解剖图都很详细,并且还将先人的知识进行了汇总,不过让琼感到疑惑的是这个书里面对染色体以及基因的介绍。珏被封印了足足一千年,而且在这一千年前也有近五百年的沉睡期(这一个会在以后慢慢说),但是魂界的医学知识是在珏的意识没有苏醒的这段空档期传入三界的,所以像是基因这样的术语对珏来说如同天书一般摸不到头脑——不过珏还是知道血脉这一类的名词的。

    “陛下!这本书可不可以借给我看一看?!”琼抱着书问道。

    “诶~要是想要看的话随时来这里不就好了……我一定会给你看的!”林风眠用时而高昂时而低沉的语气说着。

    你变醉了还挺会撩人的……

    琼在心中吐槽,但是有总比没有好,于是她就答应了。

    “好的,那到时候就麻烦了。”琼说道。

    “不过啊……”林风眠将手放到了琼的锁骨上,“让我摸摸。”

    “诶?”

    在发现了林风眠这看着自己的胸的时候,琼不免有一种恶心感。

    你这家伙是个闷骚啊……

百度搜索 龙朝野史 天涯 龙朝野史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龙朝野史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伪俾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伪俾官并收藏龙朝野史最新章节